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84)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此时看着屏幕中的可心,她此时呈现着半蹲的姿势,背对着思建,就仿佛是女人小便解手时候的姿势,臀瓣连带着**裂开,此时**口抵在思建直挺挺的**上,两片**已经分开将思建**顶部的马眼覆盖,只要可心轻轻往下一坐,她身体最私密的部分就可以把思建最私密的部分吞没。ΒaΠzh01记得去符号但是可心此时却停止在那里,眼睛闭着,银牙紧咬,不知道再纠结着什么,或许是在纠结自己要不要这么主动,也或许是在心里给自己默默的打气,自己能否第一次主动的把这根比我不知道粗壮多少倍的**吞入自己的**之中

    我看着似乎静止的画面,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这毕竟是可心主动的第一次,如果她这么主动的坐下去,那就意味着她已经沉沦了,而且是主动的沉沦。如果说前几次可心可以被原谅,那么我可以以可心是被强迫的,不情愿的理由来原谅她。但是现在她一旦坐下去,主动和思建 完成结合,我还有什么理由来原谅她以对思建的母爱太深厚来原谅她不管怎么样,如果可心坐下去,我就失去了原谅她最后一丝的希望

    “哈啊”正在我思考的时候,耳麦中突然传来了可心的娇呼声,因为画面静止,我刚刚在低头的沉思,没有去看电脑的画面,所以听到声音我抬头的时候,发现可心和思建已经再次结合在了一起,只是不同的是,可心仍然保持半蹲的姿势,而且半蹲的高度也没有发生改变,唯一改变的是思建挺起了胯部,臀部离地,胯部顶端的**已经深深的插入到可心的**之中,与此同时,思建的双手扶住了可心的腰部,而可心也抓住了思建扶住她腰部的双手,此时可心的脸上带着惊慌和迷离,而思建则闭着眼睛透出一丝陶醉的神情

    俩人终于还是再次结合了,虽然我刚刚知道这种可能性最大,但是此时还是不由得心中一痛。既然已经结合了,我就不再关心下面的抽送和射精了,我现在关心的是谁是主动的一方,看到结合在一起的那个景象,貌似是思建主动的,我刚刚到底错过了什么没有办法,我只好把录像的时间回退一下

    录像回到了刚刚我思考之前,可心半蹲在思建身体的上方,此时闭着眼睛纠结和犹豫着,而思建则躺在地上很舒服的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可心,光滑的玉背,浑圆的臀部,不断轻轻收缩的菊花,一切都是美不胜收,让他怎么欣赏都欣赏不够。只是此时让思建最喜欢的还是可心的**,此时她的**和**就抵在自己的**之上,由于**再次暴露在外,刚刚习惯了可心**里的火热和紧凑,此时暴露在空气中的茎身感觉到一丝凉意,只有**顶端的马眼能够感觉到可心的一丝热度。

    思建此时内心是急切的,他一直盼望着可心能够主动一次,主动的用自己的**把自己的**给完全接纳,但是此时可心停止沉默的时间似乎有些长,时间越久,思建就越不安心,他或许能够猜到可心此时内心的纠结,或许还有一丝担忧,如果这样下去,会不会让可心清醒过来之后拒绝和他接下来的温存这是很有可能的,因为让可心暂时迷失最好的办法,就是用自己强大的生殖器和性能力把可心送上一个个**,所以时间越久,可心的**就降低的越多,最后所有的前戏功亏一篑

    “噗呲”想到最后的思建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忧,所以为了避免出现意外,他只能暂时放弃让可心主动的打算,他没有用手帮忙,只是简单的把胯部使劲往上一顶,**瞬间破开可心的两片**钻入可心火热的**之中,进入**后,冠状沟、茎身,知道思建的**根部消失在可心的**之中,思建胯部黝黑浓密的阴毛抵在可心的**之上,整根粗长无比的**在一瞬间消失在了可心的**之中。俩人虽然真正**的次数不多,但是可心的**此时似乎对思建的**一点都不排斥,插入到整根消失一气呵成,没有一丝的停顿,看到刚刚的过程,思建挺起胯部插入的过程中是无比的轻松,相当的自然。

    这种形如流水的插入,一来是可心的**十分的湿润,里面还残留着第一次射进去的精液,还有刚刚分泌摩擦变白的**;二来是刚刚可心用两根手指捏住思建的**,而且在没有目视的情况下,光着感觉把思建的**对准了自己的**口,没有一丝的偏差。在思建和可心“默契”的配合下,才让这一插显得是那么的顺畅

    在思建突然插入的一瞬间,正在闭眼纠结的可心猝不及防,或许她正在专注精神思考纠结着,空虚不久的**突然被狠狠的冲击所填满,这种突如其来的刺激和惊吓把她吓的惊呼出来,只是这声惊呼与普通的惊呼不同,里面还带着一丝舒爽和满足产生的娇吟。思建插入的太快,而且也太顺利了,可心根本来不及反应,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口已经触碰到了思建的阴毛,**已经完全把思建整根**吞入。可心在思建紧跟插入后反应过来的时候,似乎条件反射般的想站起来,一来是收到了惊吓,二来或许是内心还没有完全接受,准备思建的**退出来

    只是思建没有给可心这个机会,当思建尽根没入之后,似乎想到可心会把握不了身体平衡,所以“贴心”的伸出双手扶住了可心的细腰,但是没有想到他的这一扶还真扶对了,可心的身体没有失去平衡,但是却成功的阻止了可心的起身,让自己的**实实的插在可心的**里。本来准备起身的可心被思建突然束缚住腰部,这一起一扶,反而让可心失去了平衡,她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只好扶住了自己唯一能够抓稳的东西思建的双手这一幕发生的就在两秒钟之间,就变成了我刚刚抬头看到的那一幕

    “不要啊”等我看到刚刚俩人结合的画面后,接下来就发出了可心的一丝尖叫。原来思建保持插入的姿势,而可心扶住思建的双手,可心愣住了,被突然插入,条件反射的起身被束缚住,可心此时刚刚反应过来,反应过来后,可心似乎因为没有考虑好,也似乎是因为刚刚俩人性器分离的时间太长,可心恢复了一些理智,她此时扭动着胯部想要起身把思建的**退出来,但是她再次抬起臀部,刚把思建的**根部退出一点点,就再次被思建紧随起来,把好不容易抽出的一点点重新送进去

    “啪啪啪”把可心好不容易抽出去的一丝茎身重新插进去后,思建就赶紧“补救”起来,胯部开始由下往上使劲快速的顶动,连带着**开始连续不断的在可心的**里抽送,胯部撞击着可心的阴部啪啪作响。

    “不要不行啊不啊哈”在思建最初抽送的时候,可心还在挣扎,她抓住思建的双手作为支撑点,胯部使劲往上提,而且胯部左右的扭动着,看的出来,可心正在竭尽全力的想要把思建的**“甩出”自己的**,但是思建的禁锢让她无法得逞。而随着思建疯狂的抽送,时间越来越久,可心的拒绝声音就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哦哦不要哦不啊啊啊啊”可心的拒绝声音越来越少,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最后消失不见,最后只剩下连串的呻吟和**声,还有俩人最私密部分相撞发出的啪啪声

    “呼呼”女上男下,男性主动挺起胯部抽送,这是非常考验一个男人的腰部力量的,不过这对于思建来说似乎是小菜一碟,年轻力壮,而且带着非洲黑人的基因和血统,让思建挺动胯部显得一点不费力,而且频率是那么的均匀,没有一丝的紊乱。而思建这条小狼狗挺动着他的“狗公腰”,像是在进行一场马拉松长跑,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让自己保持挺动五次呼吸一次的频率

    可心被思建扶住细腰半蹲在思建的上方,像是在女性小便一样,此时可心确实在像小便,胯部不断的流出液体,只是流出的液体不是尿液,而且和异**媾流出的**,流出液体的部位不是尿道口,而是可心的**口,而且胯部中间的**口,正在有一根青筋环绕的粗壮**不断的进进出出的,这根**在可心的**中时而消失,时而重现

    “啊啊啊啊”可心此时大声的呻吟着,如果不是思建扶住她的细腰,不知道她能否保持这个姿势。她闭着双眼,脸上的纠结和不情愿虽然没有完全消失,但是已经所剩无几,大部分的还是舒爽的**,她的身体被思建撞击的上下起伏着,头上的秀发不断的上下翻飞,而且胸前的一对**不断上下甩动着。**每次向下摔打的时候,乳肉都会拍打**下方的肋骨上,发出“噗噗噗”的声音,而胯部后方的臀瓣,此刻被思建撞击的嫌弃一阵阵波浪。臀波、乳浪、头发甩起的发浪,小颖身上最迷人的女性特征都在“淘气”的飞舞着

    “啪啪啪啪”俩人交合撞击的声音还在不断的响起,而且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清脆。随着时间的推移,可心已经完全没有了拒绝,脸上最后的一丝犹豫和不情愿也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有享受的**。

    交合了一段时间后,思建察觉到可心的拒绝**正在消失,而且他的双手似乎察觉到可心的腰部似乎正在轻微的主动起伏,配合着自己的抽送,每当自己向上顶的时候,可心的腰部就会往下坐,每当思建把胯部回落的时候,可心也会提起自己的胯部,你来我往,似乎让俩人抽送的尺度和空间大了。

    思建察觉到这些后,眼中不由得露出一丝激动,而且还带着兴奋,同时他眼中闪过了一丝犹豫,不知道他的脑子中正在酝酿着什么,似乎也在纠结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