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7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幽草轻摇螓首,双眸幽怨的望着他。

    看着如玉佳人那似嗔似喜。

    欲语还休的娇柔摸样,崔建新恨不得马上将她压在身下,狠狠蹂躏一翻。

    但是现在还不到时候,今儿得好好逗逗她才行。

    崔建新俯下上身,趴在幽草细腻光滑的玉背上,伸出舌头轻舔她的耳珠,左手从她腹下穿过,握住一只高耸坚挺的玉峰,用力揉搓,不时还以食指指腹在峰顶娇嫩的小殷桃处轻轻撩拨,引起她一阵阵的娇喘轻颤;右手则探到她双腿之间的幽谷口,找寻嫩bi顶端处的那颗阴di轻按揉弄。

    第244章

    “嗯幽草儿好难受求你别再折磨幽草儿了”

    早已经意乱情迷,浑身无力的幽草如何经得起崔建新这样三管齐下,身上几大敏感部位全部遭到袭击,令她身体更加弯曲下去,只能侧过脸把头抵在了案头上,同时夹紧双腿,以抵御崔建新在她腿间肆意玩弄阴di的右手侵袭。

    崔建新灵巧的手指拨弄着幽草的bi口,竟然发现幽草的bi口流水了,崔建新更藉**的滑顺,曲指向bi内慢慢的探入。

    此时的幽草竟然因如此的刺激而微微挺着腰,不由自主配合着崔建新手指的动作。

    此时的崔建新已经像是一头疯狂的野兽了,**弥漫了全身,一阵风似的挺着**的棒棒,压在幽草的身上,寻到bi口的位置,一挺腰就将棒棒插入半截。

    幽草正处於迷茫中,崔建新棒棒侵袭时尚无知觉,但棒棒挤入嫩bi时的刺痛,由不得她哀叫一声:“啊

    痛

    不要不要”

    幽草激烈的扭动着身体,试图躲避棒棒无情的进攻。

    崔建新的棒棒虽然只插入一个gui头深,却也觉得一阵箍束的快感,而幽草凄惨的叫声令他一怔,欲逞兽欲的激动清醒许多,只是现在崔建新已经是骑虎难下、欲罢不能了。

    崔建新双臂用力紧紧搂抱着幽草,虽让幽草无法躲避,自己却也不敢乱动,不敢让棒棒再度更深入。

    幽草初开的花蕊,虽然经不起粗大棒棒强行挤入而剧痛难挨,但也感觉得到崔建新不敢强入的体恤柔情,感激的爱意油然而生,但却也不知如何是好。

    半晌,幽草觉得bi里刺痛的感觉慢慢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搔痒,荫道内更有一股暖流不自主的涌出。

    幽草觉得此刻需要有个东西,伸入荫道内抠搔荫道内壁的难受,最好是崔建新的棒棒,崔建新的棒棒要是再深入一点,就能搔着痒处了。

    可是幽草羞於启齿,不敢出言要崔建新把棒棒插深一点,只好轻轻摇摆下身,让嫩bi磨着棒棒。

    随着下体的磨蹭也让幽草一阵舒爽,从喉咙间发出迷人、**的呻吟声。

    半天不动的崔建新觉得幽草的嫩bi转动起来了,gui头又彷佛有一股温热在侵袭着,一阵舒畅的感觉令他也慢慢挺腰,棒棒就一分一分的滑入幽草的嫩bi里。

    棒棒进入约一半时,荫道里彷佛有一片薄膜阻碍着棒棒继续深入,崔建新大喜用蛮力一冲顿十冲破了幽草的chu女膜。

    接着一丝温热鲜红的液体从rou棒与秘道之间渗了出来。

    这片chu女地的确第一次被男人的rou棒所涉足,神秘园里虽然有一些湿润,仍然显得十分的紧逼,全力抵抗着崔建新的侵入,因此棒棒前进的速度并不太快。

    幽草的chu女bi道遭受崔建新冲开,初时略为一疼,感受到chu女荫道的温暖和压力的rou棒险些就把持不住了。

    崔建新连忙忍住不泄,一鼓作气的将rou棒直插到底,然后开始用力的抽送起来,一边抽送一边用gui头研磨挤压荫道壁的黏膜,红色的果肉在摩擦下流出了更多的蜜汁。

    随着他无情的挤压和有节律的上下抽送,幽草的秘道终于不得不放弃了抵抗,开始迎合起崔建新越来越猛烈的**,大量分泌的**混合着崔建新强行进入时黏膜破裂流出的鲜血从荫道内流出,慢慢滴到了地上上,看起来好像一朵梅花。

    “嘤”

    地轻呼一声,呼声里却也充满着无限的愉悦。

    幽草觉得嫩bi里的棒棒在进出之间正好搔着痒处,就算佳肴醇酿也不及此美味。

    每次崔建新的大rou棒抽送的时候都会发出“哧溜”的声音。

    幽草的**被整个折叠起来,两条大腿被压到了腹部,双脚勾住崔建新的双肩,原来晶莹洁白的**在崔建新用力的搓揉下披上了淡淡的红晕,浑圆细嫩的小**在强烈的刺激下也充血勃起。

    幽草娇嫩的爱bi还没有机会接受爱抚,就迎来了一场狂风暴雨般的肆虐,荫道口附近在巨大棒棒的摩擦和挤压下很快就充血肿胀起来。

    崔建新的动作越来越迅猛,他自信只有强而有力的侵入才能真正征服美丽的幽草。

    于是他不断的变换着体位,持续而猛烈的在幽草的体内肆虐,巨大的棒棒如同钢钎一样撞击着幽草柔软的子宫颈,一下子就粉碎了这最后的一道屏障,幽草神圣的秘道终于被打通了。

    大棒棒完完全全地进入幽草的体内后,但见美丽圣洁的幽草被他那巨大无比的棒棒胀得银牙暗啼,柳眉轻皱,一幅分不清道不明是痛苦是愉悦的娇羞样儿。

    崔建新一只手揽住俏幽草那纤滑娇软的盈盈细腰,一只手揽住她的香肩,把她娇软无力的美好**的上身拉了起来,把她像一只温驯柔幽草的小羊羔一样拉进自己怀里。

    幽草又羞又急地哀求道:“楚大哥,求求、你放放了幽草吧幽草吧受不了了幽草好疼啊”可她哪里知道,像她这样一个千娇百媚、貌如天仙的绝色佳人这样淒艳温婉的软语相求,只能令崔建新欲火更旺。

    幽草则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光滑玉洁、一丝不挂的雪白**,本能地不由自主地收紧小腹,美妙难言地收缩、蠕动着幽深的阴壁,火热幽深、yin濡不堪的荫道肉壁,死箍紧夹住那狂野粗大的棒棒,火热滚烫、敏感万分的膣内黏膜嫩肉盘绕、缠卷着嫩bi硕在的gui头。

    幽草娇羞火热地回应着他棒棒的**,羞赧地迎合着棒棒对她子宫的顶触,一波又一波黏滑浓稠的阴精玉液泉涌而出,流经她yin滑的玉沟,流下她雪白如玉的大腿。

    随着他越来越重地在幽草窄小的荫道内抽动、顶入,幽草那天生娇小紧窄的荫道花径也越来越火热滚烫、yin滑湿濡万分,嫩滑的荫道肉壁在粗壮的棒棒的反覆摩擦下,不由自主地开始用力夹紧,敏感万分、娇嫩无比的荫道黏膜火热地紧紧缠绕在抽动、顶入的粗壮棒棒上。

    他越来越沉重的**,也将幽草那哀婉撩人、断断续续的娇啼呻吟**得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嗯嗯嗯嗯唔嗯嗯唔唔嗯唔嗯”

    “好大好胀啊别喔停”

    崔建新知道幽草对于自己的巨大,可能一辈子都难以承受,是以他做足了前戏,逗弄得她yin水横流,在插入的时候也是尽可能的缓慢,怎奈之前的前戏做的太足,在使她欲仙欲死,yin水横流的同时,自己也无法忍受快要蓬发的欲火,本想先停下让她适应后再行动作的计划也将落空,他不再忍耐,马上**起来。

    反正最多只是让她开始的时候难受点,又不会伤到她。

    为了减轻她的痛楚,双手放开绽放的**,把她上身托起,扳过香肩,使她的左乳对着自己。

    张口轻轻含住玉峰上的**,用牙齿轻咬,不时的以舌头扫过。

    “哦你你坏死了插得那么深快要干死人家了”

    破处的胀痛已渐渐消逝,取而代之的是愈来愈强烈的快感不停的从嫩bi直冲脑际,把仅剩余不多的矜持统统吞噬,哪里还管身处何地,此刻的她因为刚刚**过的身体愈发敏感,男人赐予她的快感被放大无数倍,被填满的充实感让她如飘云端,只想在自己心爱的男人胯下沉醉下去,永远不要醒来。

    更多好书请访问668

    第245章

    看到胯下玉人如此的放浪形骸,崔建新知道初时的不适已经过去,自己可以放手尽情蹂躏身下的佳人了。

    如果说刚刚崔建新还有点顾忌的话,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任何留手,整根抽出再尽根插入,下下直抵子宫深处,动作狂野的近乎粗暴,一时间**碰撞的拍拍声和幽草的呻吟声响彻室内。

    只见幽草随着崔建新的抽送,柳腰粉臀不停的筛动迎合,发出阵阵啪啪的撞击声,口中嗯啊之声不绝于耳,娇媚的语调媚惑得崔建新更加的狂暴就这样的,崔建新在幽草的密洞大刀阔斧的快意骋驰,插得幽草几近疯狂,口中不停的yin叫着:“啊好棒好舒服啊太好了再再来用力哦对太好了啊又来了不行了啊我不行了”

    幽草整颗头不停的左右摇摆,带动如云的秀发有如瀑布般四散飞扬,幽草娇躯奋力的迎合崔建新的**,一阵阵的乳波臀浪,真有一股说不出的yin靡美感。

    两人就这样疯狂的交合着,约略过了一会儿时间,幽草终于忍受不住那股绝顶**,只见幽草突然一顿,全身肌肉绷得死紧,抬头叫道:“啊楚大哥不行了啊好舒服好好爽”

    幽草完全不由自主地沉伦在那波涛汹涌的肉欲快感中,根本不知自己何时已开始无病呻吟,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哀婉悠扬、春意撩人,她只是星眸暗掩,秀眉轻皱,樱唇微张地娇啼声声,好一幅似难捺、似痛苦又似舒畅甜美的迷人娇态。

    崔建新已是欲火狂升,不能自制,他觉得时机已成熟了,只见他一提下身,将棒棒向幽草那玄奥幽深、紧窄无比的火热荫道深处狠狠一顶,正沉溺於欲海情焰中的幽草被他这一下又狠又猛地一顶,只感觉到他那巨大粗硬的棒棒深深地冲进体内的极深处。

    他硕大无朋、火热滚烫的gui头迅速地在她那早已敏感万分、紧张至极的娇羞期待着的子宫上一触即退。

    “唔”

    只见幽草美妙诱人、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一阵紧张的律动、轻颤。

    她只感觉到,他巨大的gui头在自己荫道深处的子宫上一触,立即引发她荫道最幽深处那粒敏感至极、柔嫩湿滑万分的阴di一阵难以抑制而又美妙难言的痉挛、抽搐,然後迅速地、不由自主地蔓延至全身冰肌玉骨。

    只见她迷乱地用手猛地抓住他刚刚因将棒棒退出她荫道而提起的屁股,雪白粉嫩的可爱小手上十根纤纤玉指痉挛似地抓进他肌肉里,那十根冰雪透明般修长如笋的玉指与他那黝黑的屁股形成十分耀目的对比。

    而美貌动人的幽草那一双修长优美、珠圆玉润的娇滑秀腿更是一阵痉挛紧夹住他的双腿。

    他感觉非常差异,只感觉身下这千娇百媚的幽草那洁白如雪的平滑小腹和微微凸起的柔软**一阵急促地律动、抽搐。

    在幽草雪白平滑的小腹和**一起一伏的狂乱颤抖中,幽草那湿漉漉、亮晶晶,玉润无比的嫣红玉沟中,因情动而微张的粉嘟嘟的嫣红的嫩bi一阵无规律地律动,泄出一股乳白粘稠、晶莹亮滑的玉女yin水,这股温湿稠滑的液体流进她那微分的嫣红玉沟,顺着她的嫩bi向下流去。

    一股熟悉的温热暖流又从她荫道深处潮涌而出,幽草不禁娇羞万般,如花秀靥上更是丽色娇晕,羞红一片,真的是娇羞怯怯、羞羞答答、我见犹怜。

    这时,她诧异地感到,有什麽东西正轻碰自己的香唇,原来,他那根棒棒不知什麽时候已昂首挺胸,正在她眼前一点一晃地向她“敬礼”她赶紧紧合秀眸,芳心怦、怦乱跳,美眸紧闭着根本不敢睁开,可是,那根棒棒仍然在她柔软鲜红的香唇上一点一碰,好像棒棒也在撩逗她。

    幽草本已绯红如火的秀靥更加晕红片片,丽色嫣嫣,秀丽不可方物。

    崔建新捉狭地故意用棒棒去顶触幽草那鲜美的红唇、娇俏的瑶鼻、紧闭的大眼睛、香滑的桃腮幽草给他这一阵异样yin秽地挑逗撩拨,刺激得不知所措,芳心怦然剧跳。

    而且她的下身玉胯正被他舔得麻痒万分,芳心更是慌乱不堪。

    她发觉那根粗大的棒棒紧紧地顶在自己柔软的红唇上,一阵阵揉动,将一股男人特有的汗骚味传进自己鼻间,又觉得脏,又觉得异样的刺激,她本能地紧闭双唇,哪敢分开。

    这时候,他口里含住幽草那粒娇小可爱的阴di,一阵轻吮柔吸,一只手细细地抚摸着幽草那如玉如雪的修长美腿,一只手的两根手指直插进幽草的荫道中。

    幽草樱唇微分,还没来得及娇啼出声,那根早已迫不及待的棒棒就猛顶而入幽草羞涩万般,秀靥羞红一片,她那初容巨物的樱桃小嘴,被迫大张着包含住那壮硕的棒棒。

    “天啊

    太羞耻了

    我怎么会这么yin贱”

    幽草用雪白可爱的小手紧紧托住他紧压在她脸上的小腹,而他同时也开始轻轻抽动插进她小嘴里的棒棒。

    幽草娇羞万般,丽靥晕红如火,但同时也被那异样的刺激弄得心趐肉麻。

    崔建新更加狂猛地在这清丽难言的幽草那**裸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上耸动着,他巨大的棒棒,在幽草天生娇小紧窄的荫道中更加粗暴地进进出出,肉欲狂澜中的幽草只感到那根粗大骇人的棒棒越来越狂野地向自己荫道深处冲刺,她羞赧地感觉到粗壮骇人的棒棒越来越深入她的“幽径”越刺越深芳心又羞又怕地感觉到他还在不断加力顶入,滚烫的gui头已渐渐深入体内的最幽深处。

    随着他越来越狂野地**,丑陋狰狞的棒棒渐渐地深入到她体内一个从未有“游客”光临过的全新而又玄妙、幽深的“玉宫”中去在火热yin邪的抽动顶入中,有好几次幽草羞涩地感觉到他那硕大的滚烫gui头好像触顶到体内深处一个隐秘的不知名的但又令人感到酸麻刺激之极,几欲呼吸顿止的子宫上。

    她不由自主地呻吟狂喘,娇啼婉转。

    听见自己这一声声yin媚入骨的娇喘呻吟也不由得娇羞无限、丽靥晕红。

    崔建新肆无忌怛地奸yin强bao、蹂躏糟蹋着身下这个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

    凭着他高超的技巧和超人的持久力将幽草奸yin强bao得娇啼婉转、欲仙欲死。

    幽草则在他胯下蠕动着一丝不挂的**玉体,狂热地与他行云布雨、交合合体。

    只见她狂热地蠕动着**裸一丝不挂的雪白**在他胯下抵死逢迎,娇靥晕红地婉转承欢,千柔百顺地含羞相就。

    这时两人的身体交合处已经yin滑不堪,yin水滚滚。

    他的荫毛已完全湿透,而幽草那一片淡黑纤柔的荫毛中更加是春潮汹涌、玉露滚滚。

    第246章

    从她玉沟中、荫道口一阵阵黏滑白浊的浮汁yin水已将她的荫毛湿成一团,那团淡黑柔卷的荫毛中湿滑滑、亮晶晶,诱人发狂。

    他粗大硬硕的棒棒又狠又深地插入幽草体内,他的棒棒狂暴地撞开幽草那天生娇小的荫道口,在那紧窄的荫道嫩bi中横冲直撞,棒棒的抽出顶入,将一股股乳白黏稠的yin水yin浆挤出她的嫩bi。

    棒棒不断地深入“探索”着幽草体内的最深处,在棒棒凶狠粗暴的**下,美艳绝伦、清秀灵慧的幽草的荫道内最神秘圣洁、最玄奥幽深,从未有棒棒触及的娇嫩无比、yin滑湿软的嫩bi渐渐为崔建新的棒棒羞答答、娇怯怯地绽放开来这时,崔建新改变战术,猛提下身,然後吸一口长气,咬牙一挺棒棒,幽草浑身玉体一震,柳眉轻皱,银牙紧咬,一幅痛苦不堪又似舒畅甘美至极的诱人娇态,然後樱唇微张,“哎”

    一声yin媚婉转的娇啼冲唇而出。

    芳心只觉嫩bi荫道被那粗大的棒棒近似疯狂的这样一刺,顿时全身冰肌玉骨酸麻难捺至极,酸甜麻辣百般滋味一齐涌上芳心。

    只见她一丝不挂、雪白**的娇软**在他身下一阵轻狂的颤栗而轻抖,一双修长优美、雪白玉润的纤柔秀腿情难自禁地高举起来。

    幽草狂乱地娇啼狂喘,一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地呼吸着,那高举的优美修长的柔滑**悠地落下来,急促而羞涩地盘在他腰後。

    那双雪白玉润的修长秀腿将他紧夹在大腿间,并随着紧顶住她荫道深处子宫上的大gui头对子宫阴核的揉动、顶触而不能自制的一阵阵律动、痉挛。

    崔建新也被身下这绝色娇艳、美若天仙的幽草那如火般热烈的反应弄得心神摇荡,只觉顶进她荫道深处,顶住她子宫揉动的gui头一麻,就欲狂泄而出,他赶忙狠狠一咬舌头,抽出棒棒,然後再吸一口长气,又狠狠地顶入幽草体内。

    硕大的gui头推开收缩、紧夹的膣内肉壁,顶住她荫道最深处那羞答答的娇柔子宫再一阵揉动如此不断往复中,他更用一只手的手指紧按住幽草那娇小可爱、完全充血勃起的嫣红阴di一阵紧揉,另一只手捂住幽草的右乳,手指夹住峰顶上娇小玲珑、嫣红玉润的可爱**一阵狂搓他的舌头更卷住幽草的左乳上那含娇带怯、早已勃起硬挺的娇羞**,牙齿轻咬。

    “啊啊啊哎啊啊哎唔啊哎啊啊啊”

    幽草娇啼狂喘声声,浪呻艳吟不绝。

    被他这样一下多点猛攻,但觉一颗芳心如飘浮在云端,而且轻飘飘地还在向上攀升不知将飘向何处。

    他俯身吻住幽草那正狂乱地娇啼狂喘的柔美鲜红的香唇,企图强闯玉关,但见幽草一阵本能地羞涩地银牙轻咬,不让他得逞之後,最终还是羞羞答答、含娇怯怯地轻分玉齿,丁香暗吐,他舌头火热地卷住那娇羞万分、欲拒还迎的幽草香舌,但觉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琼浆甘甜。

    含住幽草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yin邪地狂吻浪吮幽草樱桃小嘴被封,瑶鼻连连娇哼,似抗议、似欢畅。

    崔建新就抱住这个温婉柔顺、千娇百媚、美丽清纯的圣洁俏幽草那一丝不挂、柔若无骨、娇嫩雪滑的如玉**,在花房中走动起来,而且他每走一步,棒棒就往俏幽草那紧窄娇小的荫道深处一挺一送崔建新就这样在室内边走动,边奸yin蹂躏着胯间这个小家碧玉纯洁、美丽优雅的俏幽草那完美无瑕、一丝不挂、凝滑如脂的雪白玉体。

    天仙般美丽绝色、清纯可人的俏幽草又羞经了小脸,娇羞怯怯地一声声不由自主地娇啼轻哼。

    她不敢抬起头来,只有把羞红无限的美丽螓首埋在他肩上,一对饱满可爱的娇挺椒乳也紧紧贴在他胸前,那双雪白玉润、纤滑修长的优美**更是本能地紧紧盘在他身后,死死夹住他的腰,因为一松她就会掉下地来。

    崔建新一边走着圈,一边用他那异於常人的粗壮棒棒狠狠地**着优雅如仙的绝色丽人幽草那娇小紧窄的滑嫩荫道,“嗯唔嗯唔嗯哎唔嗯唔哎哎唔嗯”

    美丽清纯的幽草又羞红着俏脸,情难自禁地羞羞怯怯地娇啼婉转着,彷彿在回应着他棒棒在她紧小荫道内的崔建新抱着这个千娇百媚、一丝不挂、美丽**的俏幽草,火烫粗大的棒棒在她的体内进进出出不断抽送,幽草那半掩半合的动人美眸猛地看见刚才她和崔建新激烈交合的地上的那一片片狼藉秽物,立时更羞得无地自容。

    因为,她同时发觉一股股温热滑腻的粘稠yin水正从她自已下身与他棒棒紧紧交合的玉缝处流泄出来,顺着她光洁娇滑的雪臀玉股流下去,流到臀部的最下面时,已变得一片冰凉,“嗯”

    青春美丽的幽草花靥娇晕,桃腮羞红一片崔建新的棒棒在青春美丽的幽草的紧窄荫道中不断地**顶动着,美丽清纯的俏幽草美眸含春、桃腮晕红,芳心含羞怯怯地娇啼婉转着,回应着他的每一下奸yin**房间内呻吟娇喘声撩人阵阵,旖旎春色弥漫了整间睡房。

    两人的交接处,已经一片狼藉,幽草的**也被崔建新的**动作撞击的发红,幽草股间的蜜汁随着崔建新的每次**不断飞溅出来。

    感觉到嫩bi里的巨物开始胀大,幽草知道身后的男人也将到达极限,便愈加配合着崔建新的动作往后顶耸**。

    “啊好棒快要插死幽草儿了快快用力尽情蹂躏幽草儿吧。”

    知道自己yin语的效力,在这时候说出来刺激他,一定会让他马上缴械的“啊我我泄了”

    刹时一阵天旋地转,全身不住的抽搐抖颤,崔建新只觉幽草的荫道嫩肉一阵强力的收缩旋转,死命的夹缠着胯下棒棒,夹得崔建新万分舒适,急忙将棒棒紧紧的抵住bi心嫩肉不停的磨转,转得俏幽草汗毛直竖,仿佛升上了九重天外,在一声长长的尖叫声中,一道滚烫的洪流急涌而出,烫得崔建新棒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