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6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崔建新眼看幽草已是情难自禁,春心荡漾,而且一股如兰似麝的芬芳更是直冲鼻端,他快忍不住了。

    开弓没有回头箭,干了

    当幽草与崔建新软软的唇瓣相触时,一股电流由薄唇传递回幽草脑海里,她在一瞬间怔了怔,崔建新突然睁开双眼,抱住幽草的脑海,吮吻住她的薄唇,不停的用舌头在上面轻添唇缝,幽草吱吱唔唔的哼吟起来,玉手不停的推顶着崔建新结实的胸膛可就是挣脱不开。

    崔建新的舌头很快就撬开了幽草贝齿,湿热的舌头碰触到的瞬间,只见幽草慌乱地张大眼睛,刚开始的她羞涩难耐的想吐出口中的入侵者,他不仅舌尖不断猛探着幽草的咽喉,舌头在她的黏膜上不停的刮弄吸吮着甘甜的津液,舌尖时不时乱搅起来,逼得她只好用自己的香舌去阻挡那强悍的需索,当四片唇瓣紧紧地烙印在一起以后,俩人的舌头便毫无选择的更加纠缠不清。

    幽草尝到接吻的妙处,张开了薄唇,被崔建新勾出光滑香软的小舌头,让他吮吸着,两人吞吐纠缠了一会儿,幽草浑身已经软绵绵的火辣辣的了。

    口舌纠缠下香津四溅,那丰润性感的樱唇就像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让崔建新百尝不厌。

    舌头纠缠下让她咿咿呀呀再说不出话来,芳唇微翕,丁香暗渡,与崔建新的大舌纠缠在了一起,不瞬间,幽草的喉里发出了微微的呻吟。

    崔建新的大舌不受控制的再次滑入了幽草毫无防备的檀口里,寻着那温腻的丁香小舌不住的纠缠挑引。

    这时候的幽草早已神昏意迷,小香舌忘情的与崔建新纠缠在一起,相互吮吸彼此的唾液。

    崔建新微微松开幽草被吻吸鲜红的薄唇,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崔建新吸吻着她软软的薄唇,唇香被崔建新吸吮着,百吃不厌。

    在口舌纠缠下,幽草任由崔建新唯所欲为,最后还不由自主的反抱着崔建新的熊腰,火热的回应崔建新激烈的索吻起来。

    幽草可以感觉到崔建新的舌头,狂野而大胆的伸进了自己的口中,加以撩拨侵犯自己软弱无助的小香舌。

    此时她却不但不抗拒,反而迎合崔建新的动作,微动自己的香唇兰舌。

    一直到崔建新和幽草二人都快要透不过气来,两人的嘴唇才再次分开,中间还连系着一条透明的唾液银丝。

    崔建新贪婪的舌头再一次温柔挤开佳人紧闭的贝齿,将那灵动的小香舌给吸入口中,与其交缠起来,津液流转于两人齿间,灵活的小香舌仿若精灵一般的钻进崔建新的嘴中和崔建新的舌头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崔建新感到佳人口中的甜美,虽然被阻可是还是心满意足的离开了那令自己迷恋不已的甘甜。

    口中的舌头与佳人的小香舌进行着激烈的纠缠,口中津液来回流转,终于佳人喘着气将螓首离开,软到在崔建新的胸怀中娇喘吁吁,微闭翕合迷离的双目。

    崔建新把幽草侧抱起来,嘴唇又一次吻在她薄薄软软的香唇上,舌头立刻就钻入她丝毫没有防备的口中,与佳人躲躲闪闪的小香舌纠缠在一起,那满是淡淡香气的佳人口中的胰液在两人口间流转。

    幽草的小香舌也不在是躲闪着崔建新舌头的追逐,而是慢慢的生涩的迎合着崔建新在自己口中的掠夺,将自己的小丁香与崔建新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舌头趁佳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下子的就突破佳人贝齿的防线进入那香甜檀口中,不停的用舌尖掠过佳人檀口中每一个地方都留下了他唾沫的痕迹,幽草想要说的话,就变成了从瑶鼻中发出嗯嗯的诱人的声音。

    幽草的吻很是生涩,崔建新费了好大的功夫都没能将自己的舌头全部挤进那薄唇小嘴之中,舌头在幽草的檀口内活蝓很困难,若不是靠着唾沫的滑腻,可能连动也不能动就被她檀口包裹着了。

    最后崔建新实在是没办法了,一只魔手猛地插进幽草不知什么时候又紧紧的闭合在一起的双腿之间。

    神秘的三角地带受到突袭,幽草不禁惊呼一声,小嘴张开最大,不过立刻就被崔建新给攻了进去,舌头在舔着幽草檀口至深处,一股酥麻的感觉传遍了幽草全身上下每一寸冰肌。

    幽草满脸震惊的神色,睁大迷离浓情的眼睛,羞赧的看着崔建新,灵巧的小香舌面对崔建新滴水不漏的攻击那是节节败退,不敢与崔建新进行短兵相接,惹得崔建新在其樱桃小嘴中追杀起那逃匿的香舌来。

    最终躲不过霸道的崔建新的索取亲吻,幽草羞赧的将自己鲜嫩多汁的小香舌送了上来,让崔建新细细品尝着。

    两人一番口舌纠缠,短期是吻的天昏地暗,就连生涩无比的幽草也被崔建新给调教的有了那么一丝意思来。

    慢慢的抬起头来,两人分开,一丝透明的银丝还连着两人的嘴唇上,幽草的晶莹红艳的唇瓣有些肿胀,可见刚才崔建新所用的力道之大。

    崔建新在幽草身上胡乱的爱抚起来,幽草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泛红眼圈,泪水流转,咬了咬红唇,道:“不要这样好么,公子”

    崔建新并没有理会幽草的呼唤,一双魔女在她的椒乳上轻轻揉捏了起来,幽草仰头呻吟了几声便软到下来,身子四肢都乏力无比,连动一动芊芊玉指都极为艰难。

    幽草无力的玉手揽在崔建新的脖子上,被崔建新推到,幽草嘤哼:“嗯不要。”

    崔建新看见幽草丝丝雏皱的衣裳外露春光,崔建新干脆就把她全身上下的衣衫都剥离开来,露出她雪白的皮肤,她的肌肤真美,白得像雪,光滑如缎,在明亮的篝火下,发着幽光。

    她的肩膀圆滑丰腴,腰肢偏又纤细。

    两条**修长圆润,有象牙的光泽。

    但最叫崔建新丢魂的是她的美臀。

    与腰连接处,是优美自然的两条弧线。

    而美臀本身又是丰腴的,结实的,翘翘的,臀沟深深,藏着最秘密的三角地带。

    那里是崔建新最向往的地方。

    在崔建新的爱抚之下,幽草的双手抬起来紧紧的抱住了崔建新的脖子,薄唇纠缠在一起不断的摩擦、吮吸,滑软跳动的舌尖在两人唇舌之间滑动,阵阵绵软的娇喘呻吟从两人紧紧贴在一起的嘴唇间飘出,让崔建新浑身热浪翻涌,左手按在了幽草丰满挺立的椒乳上,虽然隔着肚兜,但那种柔软丰满的肉感更有一种让人探索的诱惑。

    亲吻爱抚一会,崔建新抬起头看着幽草。

    只见她美貌如花,面如芙蓉,楚楚可怜,眉清目秀,温柔可人,秀发如云,眉目如画,气质高雅,桃腮绯红,正挂着羞涩笑意。

    崔建新目光落下到她的椒乳上,果然不错,和崔建新想象的一样高耸、挺秀,是苹果型的,那两粒蓓蕾嫣红嫩得仿佛透明。

    小腹下有稀疏几根毛绒绒的荫毛,荫毛不多但根根卷曲,荫毛下是鲜红的**,看起来美丽极了。

    第242章

    崔建新手顺势就握住了幽草小巧的椒乳,柔软又有着青春的弹性,崔建新的手伸到了幽草的褒裤下,摸到了她光滑的**,她浑身发抖紧闭着眼睛,任由崔建新乱摸,配合发出几声舒服的呻吟。

    崔建新手在**上抚摸往上继续探索,魔手伸进了褒裤内,摸到了她的荫唇,幽草浑身一抖,呻吟了一声,美臀的股肉一紧,把崔建新的魔手夹在两腿中间,**之下,崔建新感觉到那里湿乎乎的,粘滑无比。

    崔建新手继续轻轻的按抚轻揉她的荫唇,湿乎乎的yin水弄湿了崔建新的手指,崔建新轻轻的抬起幽草的美臀,软软弹性十足的美臀抚摸起来真舒服,他轻轻的褪去她的褒裤,扔到地毯沿边。

    低头一看,幽草粉嫩的一双荫唇总是紧紧的闭着,现在被抚摸的微微的敞开着,露出了里面红嫩嫩的嫩肉,而且整个荫部都有一种充血一样的红色,湿乎乎的一大片。

    看着幽草肉鼓鼓的荫部,崔建新不由得心头一阵狂跳,手不由自主的就抓住了她的脚踝,在她圆润的小腿上抚摸着,肌肤滑滑软软的触感让崔建新更是心潮起伏。

    幽草感觉到崔建新的手摸着自己的小腿,微微的挣扎了一下,可是这舒服、刺激的感觉使她渐渐放弃了挣扎,任由崔建新的手肆意的抚摸着自己圆滑的小腿。

    崔建新已经把手伸到幽草最柔软、温润的荫部揉搓着。

    幽草的**微微的用力夹着崔建新的手,同时在轻轻的颤抖着。

    崔建新的手指已经感觉到了幽草下身的湿润和热力,一边将手伸到她荫毛下边摸了几下。

    柔软的荫毛,娇嫩的肉唇,摸到了幽草的肉唇之间,已经感觉到那里已经是又湿又滑,很温热。

    幽草下身很湿润的,而且荫唇上非常干净,嫩嫩滑滑的,粉嫩可爱,果然还是chu女之身,摸了几下,崔建新的棒棒就已经硬得发涨了,迫不及待地就分开了幽草的双腿,压到了她双腿间。

    微微的几下摸索就找到了幽草最敏感的阴di,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轻柔的搓弄着她最敏感的顶端,电麻一样的感觉和仿佛一股水一样的流动在她的心里荡漾。

    崔建新双手爱抚着幽草修长的大腿,低下头,伸出舌尖轻轻的舔唆着她荫毛的边缘和大腿内侧娇嫩的皮肤,她的荫部肥肥鼓鼓的,粉红娇嫩的大小荫唇两侧两片肥厚的嫩肉在两面鼓起,**上只有稀疏但是乌黑的几根荫毛,大荫唇和小荫唇包裹着的已经湿漉漉粉红的荫道口都是嫩嫩的有一种淡淡的粉色,没有一丝荫毛。

    崔建新舌尖轻轻的触到了幽草的荫部,她第一次感受到男人嘴唇呼出的热气喷到自己最隐秘敏感的部位,她心里想把崔建新的嘴从自己那里拿开,又有一种很舒服、很刺激的感觉让她舍不得作出一丝无谓的反抗,几乎有点僵硬的叉开着双腿,任由崔建新舌尖从荫唇上滑过,舔到了她嫩嫩的荫道口,那里有一种湿漉漉的仿佛要滴出水的粉红感觉,她呻吟了一声,向旁边地毯沿空位躲闪了一下,崔建新一边闻着她下体这时散发的一种有点腥有点咸的气息,一边坚决的将自己的嘴唇印在了她小荫唇包裹的地方,她身子一下弓起,想躲闪又想将自己身体在敞开一些让崔建新去亲吻,一种异样的刺激袭满了她全身。

    此时的刺激让幽草有一种羞臊含着yin荡更有一种新鲜的刺激滋味,清晰的感觉到崔建新的舌尖热热的碰触着自己身体里嫩嫩的肉。

    崔建新的手已经伸进了幽草的肚兜松散内,隔着薄薄的肚兜,握住了她丰满柔软的**。

    幽草浑身软软的靠在崔建新的身上,崔建新摸了两下,她就发出了微微急促的气喘声,隔着薄薄的丝织的肚兜,崔建新都能感觉到小小的蓓蕾**在一点点勃起发硬。

    崔建新的手像蛇在她肚兜内抚摸着幽草滑嫩的乳肉,从前到后,从后到前,慢慢的滑到了她肚兜的下边系节,竟然一下就找到了她肚兜的系带,熟练的挑开了肚兜,手从两侧竟然是温柔的握住了她的一对丰腴饱满的椒乳,一边轻柔的抚摸着,两个大拇指在蓓蕾上慢慢的划着圈子。

    一阵阵酥麻、痒痒的快感让幽草呼吸不断急促,浑身阵阵发软,一对小小的蓓蕾**也完完全全骄傲的立了起来,硬如石子。

    当崔建新的手忽然离开了她的椒乳的时候,幽草竟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空虚寂寞感。

    崔建新眼中欲火此时更加炽烈起来,他二话不说,将帅气的脸颊朝着那深邃的乳沟深深埋了下去,吮吸着那淡淡的**,他就像头饥饿多日的小野狼,忙碌而贪婪地吻舐着幽草的饱满椒乳,吸吮住她那软中带硬的蓓蕾**。

    而这时已然气息紧屏、浑身颤抖的幽草,却像是猛然清醒过来一般,她忽然双腿一夹,杏眼圆睁,一边伸手推拒着崔建新的侵袭、一边匆忙地低呼道:“啊啊楚大哥不行不要你不能这样喔唉不要楚大哥真的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人家楚大哥你醒醒”

    但已经yin兴勃发的崔建新怎么可能就此打住

    他完全不理幽草的挣扎与抗议,他以为幽草只不过是由于女性的矜持才会微微抗拒而已,第一次的时候大家都这样。

    崔建新的湿热舌头在她的椒乳上不停的舔弄,急促而灵活地刮舐和袭卷着她的蓓蕾**,留下道道唾液的痕迹,而且崔建新的舌尖一次比一次更猖狂与火热。

    幽草的蓓蕾**在崔建新的嘴里和舌头的卷弄下更加肿胀,已经硬凸在崔建新的嘴里让他一品甘香。

    每一次舔舐而过的舌尖,都叫幽草又急又羞,而且打从她内心深处窜烧而起的欲火,也熊熊燃烧着她的 理智和灵魂,她还没有经过任何处事,但从书籍上了解而来的信息让她知道自己随时都会崩溃,也明白自己即将沉沦,她仗着脑中最后一丝灵光尚未泯灭之际,拼命地想要推开崔建新的身体,但她不用力还好,她这奋力一击反而让身体失去平衡,整个人差点摔下了,幸亏崔建新眼疾手快,抱住了她的酮体,把她的**压得扁扁的,乳肉向外面溢出来。

    崔建新嘴角延带一丝诡异的笑意,随后便松开了环抱住幽草双臂,软到在一旁,故作昏迷过去,而幽草也愣神看着自己**的娇躯酮体,半天还没有回过神来。

    幽草害羞的秀眸紧闭起来,不敢张望,心跳扑通地乱跳,差点跳到嗓子眼了。

    更多好书请访问668

    第243章

    崔建新看了一眼幽草,松开了手,半跪在她身前。

    小心翼翼脱去幽草的靴袜,一双白玉小脚立时显露出来,“嗯”

    崔建新贴上鼻子细细嗅了起来,幽草被崔建新弄得奇痒无比,重心一偏侧躺在了地毯。

    崔建新并没有闻到什么异味,反而从幽草的玉足上嗅到淡淡的清香味,崔建新连连称赞,“好香啊,幽草就连玉足都这么香,嗯。”

    幽草被他说的无地自容,脸色涨红欲滴血,简直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可突然玉足下传来阵阵快感,让她一时全身发麻,逼不得已才抬头睁眼一看,原来崔建新将她芊芊如细的脚趾含在口中吸允起来,发出“滋滋”声响,且品尝的津津有味,幽草已全身发麻,感觉快感由足下源源不绝的传来,忍不住呻吟了几声:“别不要楚大哥不可以那不干净”

    崔建新倒是心灵嘴巧,花言巧语对着幽草,道:“幽草,你的身体没有不干净的地方”

    幽草被崔建新这样一说,心里倒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而且从玉足上传来的快感不断增加,不由的有些萌动起来“幽草别叫那么大声,会被人听见的,”崔建新嘿嘿一笑,接着道:“等会儿我让你更舒服”

    崔建新把幽草小足稍稍上抬,伸出舌头在幽草洁白如雪的脚窝下舔起,舌尖舔过那透明的肌肤,上面还有绿色的血管微凸起。

    幽草痒的难忍,本能的把脚一缩,可被崔建新紧紧握住脚踝,动弹不得,幽草生怕被李萍听见,便不愿喊出声来,紧咬贝齿忍耐搔痒。

    崔建新看到后,舔的更加起劲,唾液粘的幽草满足皆是,不时还用鼻尖磨蹭脚窝,幽草顶住快感巨大冲击,忍不住激烈的快感电流,她松开红唇娇喘连连,“嗯不要这样楚大哥。”

    崔建新舌头在幽草的玉足逗留一会便径直往上进攻,舌头在美腿上留下道道湿湿的痕迹。

    魔手在幽草荫部轻轻的抚摸起来。

    荫部突然被摸,幽草全身颤抖了一下,赶忙抓住崔建新的魔手,崔建新松开了魔手,嘴巴吻了上去,品尝她鲜嫩多汁的荫部。

    舌尖不停的在荫部上挑逗,整条湿热的舌头钻进了她的荫道内,幽草舒服的呻吟了起来,一双玉璧抱住崔建新的脑袋,摇晃着青丝秀发,扭动着美臀,让舌头进入更深。

    按住她那含羞欲滴的娇嫩阴di,一阵抚弄、揉搓,幽草被那强烈的刺激震憾得心头狂颤,情不自禁中娇哼出声,马上又粉脸羞红万分,秀靥上丽色娇晕。

    “幽草我的好幽草你这个迷死人的小小妖精你就不要抗拒了再说你抗拒的了吗让我好好爱你吧”

    崔建新边喘着粗气边说道。

    “喔不要楚大哥别别这样至少不要在这里这条船经常有人来的”幽草的语气越发急促,双手护住胸前,紧紧抓住崔建新的左手。

    “别别担心宝贝听不见的我们玩点刺激的嘛你小声一点就就行了”

    嘴上说着话,手上可也没停.“不不要要是让人知道了我以后怎么见人唔”

    崔建新低下头用力吻住怀中佳人越发红艳诱人的殷唇,不让她继续发出抗拒的声音。

    “唔”

    奈何嘴巴被崔建新吻住,他的舌头还极具侵略性的突入自己口中,与自己的香舌纠缠。

    说不出任何一句完整的话,身体的力气也早已经流失殆尽,幽草差点就站不住,软倒在地。

    极其熟悉幽草身体反应的崔建新知道,她已经无法抗拒自己的狂猛攻势,怀中的美娇娘早已经是玉面绯红,星眸半闭,呼吸急促的浑身发颤。

    如果自己不扶住她,怕是早已经软倒于地了,心中得意于自己的手段,手上却是毫不停歇的继续攻城略她。

    他伸出左脚探于怀中佳人臀下,让她好坐在自己腿上,以免她滑到地上,左手揉搓的右乳,拇指和食指轻轻夹住那娇嫩的**波动把玩,右手大刀阔斧的抚上佳人洁白细嫩的修长**,上下抚摸。

    早已浑身瘫软的幽草,如何能经的起他如此的强猛攻势,只能任由他把玩爱抚,最多就是在他放开她殷桃小口的时候拼命呼吸空气,哪里还有力气挣扎和求饶。

    再说此刻她脑海一片空白,至于李萍会不会被听到等等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我的小妖精,你还真是敏感呢。”

    崔建新见她被自己逗弄的如此狼狈,在她拼命呼吸的当口,不禁戏虐的调笑她。

    这个冤家,可真会磨人啊,为什么自己会变得如此敏感,如此yin荡呢。

    可那又酥又麻的感觉真的好舒服。

    “啪”

    的一声,伴随着幽草的痛叫同时响起。

    崔建新高举的右手轻轻的落下,给她来了下不轻不重的。

    雪白粉嫩的**被拍打的泛起一阵臀浪,那诱人的风景让崔建新心头的情火更加炽热。

    “不要你欺负人家”

    被打的地方仿佛有股酥麻的热力,迅速向四周蔓延,幽草只觉得自己下身的密bi又湿了几分。

    抬起头吐气如兰的娇声抗议。

    “不要谁叫你那么不自觉

    不惩罚惩罚你,以后还怎么治得了你”“啪”

    又是一下,比刚刚的力道重了点。

    其实,崔建新怎么会舍得打她呢,熟悉幽草身体的他知道**乃她身上的敏感区之一,轻轻的来几下,这种微痛伴随着酥麻的火热感觉,只会更快的催发她体内的欲火。

    所以他也只不过是拿着惩罚的借口和她**而已,不然也不会用这么轻的力道了。

    幽草心里又何尝不知,她爱煞了崔建新,此时此刻,也乐的配合,不过,长这么大还真没有被人打过屁股,现下被自己心爱的男人以那么强势的手段压制着,乖乖的翘起**挨打,那强烈的羞耻感伴随着酥麻火热的感觉冲击着她的感官,使她一阵晕眩。

    下体的幽谷口终于拦截不住体内的热流,一股温热的泉水冲出谷口,流到大腿上再由大腿滴落地面。

    “好好了求你不要幽草给你好啦你就饶了幽草儿吧”

    在强烈的羞耻夹杂着阵阵酥麻的快感不停的冲击下,幽草只有服软求饶。

    “哦,是吗

    终于学乖了吗

    不过我没有听清楚你刚刚的保证,你说给我什么”

    没有继续拍打佳人的**,崔建新改用手掌轻轻的抚摸着被自己拍打得微红的雪嫩**,口中继续调笑着幽草,一副似乎不羞死她决不罢休的样子。

    轻轻转过螓首,清澈明亮的眸子望着满脸坏笑的崔建新,知道他不会那么轻易就放过自己,虽然羞极,却也无可奈何,幽草也只有轻启朱唇说道:“人家知道错了给你干人家。”

    说道最后声音越来越低,头也越垂越低,仿佛说这么一句话,已经耗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幽草感觉好羞耻,这么羞人的话居然出自自己口中,为什么自己会变得这么yin荡。

    心中有着些微委屈,可当自己说出这么yin荡的话得同时,身体的快感却越发强烈,甚至还越发兴奋起来。

    感觉心中的那团烈火,越烧越旺,仿佛会很快把自己吞噬一般。

    “嗯,这才是我的乖幽草儿,来让楚大哥疼你。”

    知道这已经是她的极限,暂时不宜再继续调教下去,免得过度羞耻击溃她的心理防线,使她彻底崩溃。

    那就得不偿失了。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