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5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啊青箩,我的娘子我要射啦我们生个女儿吧”

    “啊继先姐姐要泄了”

    李青萝顿时感受到继先gui头大量温热jing液如喷泉般冲击自己**,如天降雨露般滋润了她那如久旱的**,她酥麻难忍,一刹那从子宫泄出大量的yin水,只泄得她酥软无力,满足地伏在继先身上,香汗淋漓、娇喘连连,李青萝疯狂的呐喊变成了低切的呻吟。

    正在这时,她听到女儿的声音“娘亲,起床啦”李青萝一愣,睁开眼睛,一缕清辉从窗户照射进来,伸手一摸,自己的下体全湿了,甚至床单也湿透了,那些yin水还没有干,她的衣衫也几乎是半裸的,居然是梦

    李青萝顿时羞涩万分,她居然做了一个那么真实的梦,而且是那么yin秽的梦,她居然梦见自己和继先欢爱,而还是她自己主动的,见女儿要进来,她一惊,如果让女儿见到自己这个样子她就不用做人了,连忙道:“语嫣,你快去叫幽草去接继先,继先今天要回来了。”

    “是,娘亲”王语嫣听见娘亲的声音有些奇怪,但没有多想,转身去叫幽草了,她比崔建新回来早一天,因为崔建新要和阿朱阿碧聚聚就,而她也想念母亲就不和崔建新一起留在阿朱阿碧哪里,她也需要有些时间来想想这段时间遇到的事情。

    第238章

    大雨过后,被梳洗一新的曼陀罗山庄看着格外的惹眼。

    “不知道我的青箩有没有想我”

    崔建新看着眼前的曼陀罗山庄轻声道。

    “楚先生。”

    正在年轻人皱眉头的时候,不远处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不一会,一个长相清秀,眼里还有丝丝稚嫩的女孩子跑了过来,可能是走的太急了,脚上都是泥巴,脸颊上还有一点点的小泥点。

    看到女孩子过来了,崔建新有些心疼地骂道:“你这丫头,怎么还是这么莽撞,都多大了”

    丫头正是幽草,她心里对崔建新是哪个感激啊,要不是崔建新,她亲自种下的山茶花就要被夫人毁了,要不是他,夫人现在对待她们这些下人也不会有如此好脸色。

    幽草笑嘻嘻地来到崔建新的身边,一把抱住崔建新的胳膊,幸福笑道:“楚先生,你回来啦,我去告诉夫人,我想,夫人一定很开心的。”

    崔建新被她一碰,小心肝一跳,感觉腹部一热,一股热流在身体里转了一下,急忙守住精神。

    感觉耳朵边上的那阵阵的热气,以及崔建新身上的男人的气味,幽草感觉自己都要麻醉了,这种味道真的很好闻,自己永远都不要分开这种东西。

    “先不要走,我想和你呆一会。”

    崔建新一把拉住正要向李青萝报信的幽草。

    幽草脸红地挣开手却挣不开,“嗯”

    听说崔建新希望跟她多呆一会,她心里没由来一阵高兴,只是天生的矜持让她不敢让崔建新牵着小手。

    在她的心中,崔建新无疑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了,论才情,崔建新出口成诗,论武功,深不可测,而且待人温和,完全不像慕容公子那般给人一种阴深的感觉,以前慕容复在她眼里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因为慕容复是慕容家的家主,天下闻名的北慕容,而如今崔建新横空出世,无论哪一方面都远远胜过慕容公子,最重要 的是,崔建新完全不像慕容公子那般,不喜欢她们这些丫头,相反,崔建新经常关心她们这些丫头们,每次夫人骂她们,都是崔建新维护她们,在曼陀罗山庄这些丫头的心中,崔建新无疑是她们的救世主,梦中情郎。

    “好了,我要走了

    你快点放开我的手。”

    幽草使劲拉着崔建新,让崔建新的身体莫名地上火,只好笑着想要把手拉开。

    可幽草这次是怎么也不会放手了,很多人都知道楚先生今天回来的,如果在这样下去肯定会被许多人看见的,她情急之下本来一直是一只手,后来看到崔建新的力气很大,立即把另一只手加了上去,结果崔建新一松劲,幽草因为惯性直接就要往山下滚了下来其。

    看来要是真的滚了下来,不死也得层皮。

    幽草也没有想过竟然是这样的,没有办法,只好闭上眼睛,心中想着崔建新。

    突然,一个温暖的怀抱在自己下去的身体下面,一下子把自己的身体接住了。

    这下子,幽草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双手搂住崔建新的脖子哭了起来。

    “别哭,别哭。

    都是我的错。”

    崔建新急忙道歉道,同时双手搂住幽草的蛮腰,把这个可爱的女孩子抱在怀里。

    可这一抱不要紧,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炽热起来,想要放开却又被幽草死死地抱在怀里,低头却发现幽草那红润的嘴唇,长长的睫毛,不由自主地吻了下去。

    幽草吓了一跳,刚要挣扎,却又被崔建新的双手紧紧抱住,感到腹部有一根棍子一样的东西死死地顶着,心中一荡,就把自己迷失在这种热吻中去了。

    一吻到幽草的轻柔的嘴唇,崔建新突然眼睛里都是红色的血丝,全身突然莫名地燥热起来,看来怀里的这个女孩子对自己的刺激不是一般的大。

    崔建新本来还是很轻柔地吻着,可是身体的燥热让他的双手开始在幽草的全身走动。

    感觉到自己的部和小巧的乳鸽被自己最爱的情郎握在手里,幽草羞红了脸,的羞涩让她想要挣开,可是对崔建新的迷恋却又感觉到那股子麻醉在全身散开。

    矛盾的想法在脑子里乱窜,让她的呼吸也开始极度的紧促,小脸也憋得通红,感觉像是要窒息了一般。

    正在崔建新想要把手伸进去女孩薄薄的衣服里的时候,不远处一声清脆的鸟叫把崔建新从的深渊里拉了回来。

    一把推开怀里的女孩,崔建新喘着大气坐在一边。

    而幽草也是满脸的通红,站在一边的草上,心中有些感谢那个鸟鸣也有几分失落。

    两人在清凉的空气里呆了一会,还是崔建新先缓过劲来,有些抱歉地走到幽草的面前,“幽草小宝贝,你会怪我唐突佳人吗”

    崔建新说完就要给自己几个耳光。

    幽草此时顾不得自己的羞涩了,一把抓住崔建新的手,着急地解释道,“楚先生,不要,你不要这样,幽草没有生气呢

    其实其实幽草也是愿意的,只是这里会被人看见。

    我。”

    “那你还叫我楚先生”

    崔建新笑道,原来这丫头一直喜欢他,有点意思,对于喜欢他和他喜欢的女人,他都会尽量呵护,不舍得让他们受委屈,他觉得这是作为一个男人最应该做的事情。

    “那我叫你什么”

    幽草有点羞涩的道,她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快,脑袋晕乎乎的。

    “你觉得你应该叫我什么呢”

    崔建新邪邪的看着他,神情充满笑意,有时候调戏一下小姑娘,会觉得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楚楚大哥,我叫你楚大哥好不好”

    幽草吞吞吐吐的道,似乎叫楚大哥是一件很让人尴尬害羞的事情似的。

    呵气如兰,香风习习,随着幽草急促的喘息,微颤颤的玉峰急剧起伏,真是“乳峰渐腴迷人眼”春光无限,养眼之极。

    崔建新痴痴的目光流连着幽草纱衣下那峰峦起伏,玲珑剔透的景致,目光灼灼,似欲喷出火来。

    幽草终于感到不妥,崔建新不但不说话,甚至连一点声响也没有,几乎使她生出船上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感觉。

    见崔建新火辣的目光在自己高耸的酥胸扫来扫去,灼灼逼人的样子着实让幽草耳红心跳,她不禁偏过臻首,嗔骂道:“色狼”

    虽然嘴上骂着崔建新,心中却对崔建新露出对自己色色的眼神而欢喜,小姐比我漂亮千万倍,阿碧阿朱也比我漂亮,他能对自己起色心,证明楚大哥是喜欢自己的,想到这里,幽草就甜蜜得不得了,心中对崔建新的举动那是羞涩不已,但偏偏不愿拒绝怕伤了楚大哥的心。

    被人当面称为色狼,但崔建新脸上毫无愧色,好象幽草口中所说的色狼不是他一样。

    男人可以风流但却不能下流,崔建新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正色道:“圣人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被情郎灼热的眼神注视着,幽草心中羞怒难耐。

    第239章

    曼陀罗山庄的南面有一座建筑奇特的花房,哪里栽培的全是一些极品山茶花,平时没有几个人到这里来,对崔建新来说,这里是偷情的最佳地点。

    崔建新霸道的拖着幽草的小手直接向前走去,小妮子一颗心全挂在他身上,虽然他并未应允自己的要求,她仍没有挣扎,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

    幽草半依半就的随崔建新进入这花房中,她知道,这花房平时只有楚大哥和夫人才能进去。

    这花房的地毯铺得很干净,进来的时候要拖鞋,在这里躺着过夜也完全不是问题,周围被花香熏陶着,绝对是一个好睡处。

    幽草起伏有致的丰腴娇躯隐在柔美衣衫之下,此时她倚崔建新而坐,玉臂不知如如何自处,娇躯微倾,目光也不敢抬起。

    滚圆丰满的**由于坐姿的原因更显柳腰纤细,不足一握,下面高耸挺翘的美臀和圆润修长的**完全是上帝的杰作。

    崔建新看着幽草身上单薄衣衫勾勒出来的撩人曲线,心痒难止。

    他可是倡导婚前性行为的坚实拥护者。

    幽草轻轻转过身子,两人四目相对,交织碰撞出爱的火花。

    幽草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挣扎,男人的大手已经从一旁伸了过来,握着她纤细的手臂向自己这方一扯,将她整个粉腻柔嫩的娇躯揽在怀中。

    崔建新虎躯一翻,霸道的将幽草美妙的女体压在身下,两人凹凸处紧紧贴合在一处。

    在这样亲密无间的肢体接触下,出于女性的矜持和自我保护的本能,幽草剧烈的挣扎起来,娇羞道:“楚大哥,你千万不要乱来。”

    女人总是喜欢口是心非,心中叫楚大哥不要乱来,心底深处却隐隐带着一丝期待,几许鼓励。

    都说chu女身上会有一股特有的幽香,这话不错,但不但是chu女,每个美丽的女人身上都有她们特有的体香的,是以有些采花贼每天作案就是靠着自己的鼻子。

    幽草身上那一股淡淡的香味,渐渐的熏陶着崔建新陶醉的心,这种空谷幽兰般的香味和香水乃至汗香或沐浴香津味道都不一样,如果非把它描述成形的话,诚如老金先生所说:若有若无,往来无形;呼之有觉,寻之不得。

    身体的接触摩擦和处子的幽香不断刺激着崔建新的**,幽草娇言软语使他更加兴奋,身体某部分正飞速的发生变化。

    崔建新一边享受着胸乳相贴的美妙感觉,一边用居高临下的眼神逼视着幽草,鼻端呼出的气息全部喷在她娇嫩红艳的脸颊上,低声笑道:“幽草小宝贝,你喜欢楚大哥这样对你吗”

    幽草俏脸蛋绯红,娇羞万分的道:“你你不要这样叫我”

    崔建新脸上带着发自内心的笑容,调剔道:“那我叫你什么

    小宝宝,小草草,还是小幽幽

    要不,我叫你幽草娘子”

    “啊,不要,这种感觉好奇怪,楚大哥,求求你不要再说了”崔建新一愣,却是没有想到这幽草居然如此经不起甜言蜜语的调剔,就这样潮吹了,虽然是轻度的潮吹,但对于一个小chu女来说,已经是很敏感的了。

    崔建新笑而不答,眼睛审视着身下美人冰冷娇艳的俏颜,他看的很仔细,这也是他第一次这么近的看她。

    秋水为神玉为骨,芙蓉如面柳如眉,俏脸绯红,肌肤晶莹剔透,既有明艳动人的姿色,又有小家碧玉的温柔娴静,那种娇羞万分的纯真让崔建新一阵心动。

    崔建新低头俯首将火热的唇压在幽草柔软香甜的瓣唇上,动作温柔而亲昵,似欲平慰她心中的惊羞。

    “唔唔”

    面对崔建新突如其来的热吻,幽草全身肌肉倏然绷紧,柔软的娇躯僵硬如石,美眸中掠过一丝恐惧。

    没有想到初吻在刚才的慌乱中被崔建新夺走,但那只是短暂的一刹那,短到幽草根本来不及反应,那感觉也很飘渺,除了惊愕与羞乱没有更多的感觉。

    崔建新吻着身下美人花般娇艳的芳唇,吸吮她的舌尖,把嘴里的唾液送入她芳香的嘴里,或红舌尖砥住她的灵舌,他吻的霸道而炽热,舌头遍尝她可爱小嘴的美妙。

    此时的崔建新实战经验虽然还谈不上丰厚,但是和几个美人圈圈叉叉下来,**的手段,巧妙的挑逗却也不是幽草这未经人事的雏儿能够抗拒的。

    一股股强烈的快感如同平地惊雷般,不停在她脑中灵台炸响,幽草在心中赞叹:“原来接吻是如此的美好。”

    但这羞人的快慰旋又被强烈的羞耻感觉压下。

    幽草眼中尽是羞涩,崔建新却在这无尽的羞涩中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崔建新知道自己是真心喜欢幽草的,虽然不一定是爱,但却会好好的待她,不让她难受伤心,他承认自己是个花心的人,他喜新却不厌久,虽然他将来可能有有许多女人,但是他却有信心让自己的所有女人得到幸福。

    想想那些达官贵人,皇室宗亲也真是可笑,明明没有能力家中却有姬妾成群,老婆二奶一大堆,不出问题才是怪事

    每朝每代的皇帝更是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八十一御妻并佳丽八千,更有宫女数以万计,如此恐怖而庞大的一个数字,就算皇帝天天不下床,一年能谁睡几个女人

    几万女人却只有数百人能够被皇帝宠幸,你要其他人怎么活,她们也是人,正常的女人,所以王宫成了天下最yin乱丑恶的地方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但是崔建新却不一样,他天赋异秉,霸王决的锻炼已经一身贯通全身经脉的内力,完全有能力应付床地上无休止的征伐,虽然不知道比之黄老书中的心种魔**谁更胜一筹,但是相信也只在伯仲间。

    幽草纤柔的小手本能的推拒着紧紧贴压在自己娇躯上的男性身体,似欲摆脱崔建新的魔爪,小红帽又怎么是大灰狼的对手,何况是崔建新这只武艺高强的大灰狼。

    流氓学武术,谁也抗不住,所以幽草的抵抗收效甚微,甚至有些欲拒还迎的味道,越是挣扎肢体越是纠缠在一起。

    崔建新一只手将幽草的两只玉手纤臂一并握住压在头上,另一只手肆无忌惮的在她高耸的酥胸搓揉起来,感受着那丰满之处柔软而有弹性的玉峰带来的美妙触感。

    小巧可爱的琼鼻中不时逸出令人面红耳赤的细喘娇吟,在崔建新面前,幽草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柔软娇嫩的雪白**滚烫如火,仿佛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而比身体风火热的是她一颗处子之身的幽草身体敏感无比,哪怕是最轻微的摩擦碰处身体也会有感觉,何况是像崔建新这样亲密无间的爱抚**。

    第240章

    两人这一吻足足吻了十分钟奕奕不舍的分开,崔建新放开幽草已经有些发麻的腻嫩香舌,任它回到美女的主人口中。

    幽草看着崔建新柔情似水的眼眸,羞不可仰的闭上美丽的大眼睛,微张着红艳艳的小嘴,娇喘吁吁,胸前两团胀大的嫩肉硬硬的顶在男人胸口。

    香艳火辣的深吻虽然结束了,但是崔建新的动作却仍在继续,乘热打铁,占领战略高地,这才是奇兵之道。

    崔建新用牙轻咬着幽草娇嫩的耳垂,更将舌头伸入耳孔中伸缩着,留下一串爱的湿痕。

    即使是贞洁少妇现在差不多也快投降了,何况是幽草这个小妮子,崔建新放开压住她双手的手臂,获得自由的手臂没有继续挣扎而是双臂一环,用力箍住男人的颈项。

    幽草浑身不可抑制的颤抖着,眉头紧锁,一副难奈的表情,檀口中不住发出“嗯嗯”的声音。

    幽草又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身体也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迷失的感觉。

    所以被崔建新稍这么一挑弄,幽草身心均涌起一股既陌生又兴奋的感觉,美妙滋味,**荡魄。

    不行,自己和他无名无分,怎么能够和他做这种羞人的事,她的身体只属于自己的丈夫幽草脑中乱哄哄的,矜持,娇羞,迷惑但是这些都在崔建新火热霸道的亲吻下烟消云散,脑中变的空荡荡的,大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仿佛一只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迷途羊羔,任崔建新予取予求。

    崔建新见佳人春心已动,于是不再满足眼前这样隔靴搔痒式的爱抚,他熟门熟路的轻轻解开幽草的纱衣,这古代的衣服穿起来步骤烦琐恼人,但是脱起来却是异常方便,加之崔建新这人从来都是勤学好问,从善如流的好学生,当然要不了几次就熟悉了,不过这家伙好端端的学脱女孩子衣服做什么

    各位看书的小朋友千万不要学他,嘿嘿在攀上幽草那雪白腻滑的**时,崔建新差点忍不住狂呼起来,她身材的比例真是太完美了,婀娜娉婷的娇躯却拥有令人想象不到的丰耸,配上纤细柳腰,修长美腿,简直是魔鬼身材。

    他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对我,幽草感觉自己的身体就象一团燃烧的火,玉背弓起,双峰向上挺起,心底深处渴望更进一步的接触。

    崔建新十八般武艺轮番施展,他再次将舌头探入幽草檀口中,双手大力的揉搓着对方带给他绝美体验的丰隆**,情挑chu女。

    “唔唔”

    悠长的颤音令人魂为之销,魂为之夺。

    幽草秀挺的琼鼻“咿咿呀呀”盈盈一握的蛮腰不住扭动,娇嫩身躯痉挛般颤动不休,丰满椒乳在崔建新手变幻着姿态。

    快感如潮水般淹没幽草十八年片尘未染的芳心,这一刻,九天仙女坠下凡尘。

    幽草缠住崔建新颈项的双手向下滑到他强健有力的虎腰,香滑湿嫩的可爱粉舌生涩的迎接着崔建新双唇那暴风雨般的洗礼,虽然笨拙又没有技巧,但是却不乏激动。

    崔建新眼中柔情依依,他慢慢将幽草身上的衣裳剥去,迷失的佳人很快就与他**相对了。

    幽草的身子白皙如雪,如同最精致的美玉,崔建新虽然不知道女人的罩杯是怎样划分大小的,但幽草外形完美的娇乳看上去绝对不会比后世身材火辣的艳星差多少,并且浑圆坚挺,色泽诱人。

    金灿灿的阳光照在幽草**的酥胸上,那点嫣红骄傲的挺立在崔建新的目光之下。

    崔建新此时也是急不可奈的褪尽身上衣衫,幽草只偷瞥了一眼就羞涩的闭上眼睛,不敢再看,空气中飘散着浓浓的爱欲味道。

    崔建新搂着幽草地火热娇躯,幽草闻着他身上充满阳刚味的男子气息,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身体软软的瘫倒在他怀中。

    在这一刻,他们忘了时间,忘了空间,只觉拥有了彼此便拥有了世上的一切。

    崔建新温香满怀,尽享温柔,他肆意品尝着幽草檀口的纯香,舌头在她小嘴里翻江倒海,四处搅动。

    幽草心中甜蜜,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袭上心间,她双手环抱着崔建新虎腰,紧闭的美眸满是幸福与甜蜜。

    崔建新紧紧的吸吮着幽草的香舌,将那甜美芬芳的玉液香津吞入腹中。

    一个花心的人总有无数花心的借口,崔建新不想找借口,因为他从来没有否认自己花心的事实,但是这一刻他的心中却只有一个女人,就是在他怀中的幽草。

    良久,崔建新才放开香唇红肿的幽草,双眼满是柔情地凝视着她,声音缓慢而坚定:“幽草,楚大哥会让你幸福的”“嗯。”

    小妮子被崔建新的话感动的一塌糊涂,美眸隐含泪光,纤纤小手紧紧拽住他的衣裳。

    紧紧将幽草柔软娇嫩的身子抱在怀中,崔建新不住的说道:“我的小草,前世一万次的回眸只为今生的牵手,所以一旦牵手,就让我们牵一辈子吧”

    崔建新这百无禁忌之人当然什么都敢说,反正甜言蜜语又不要本钱,那些肉麻到掉渣的话,听的幽草心中又羞又甜,心儿扑嗵扑嗵跳个不停。

    幽草浑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两人拥吻的迷人感觉使她俏脸似血般鲜红,心里除了崔建新已容不下任何东西。

    崔建新动作轻柔的抚摩着幽草顺滑的秀发,低头凑到她耳边,调笑道:“幽草的嘴儿可真香。”

    “楚大哥”

    幽草大羞,娇媚的模样可爱极了。

    崔建新温柔的注视着幽草,她身上传来的芳香又传入了他鼻中,如兰似麝,让人迷醉,但他的目光却又有几分玩味神色。

    幽草身上一袭红色柔纱映衬着雪白的肌肤,丰满酥胸饱满鼓胀,蛮腰盈盈不堪一握,身段凹凸有致,迷人的臀瓣圆耸挺立,说不出的诱惑。

    第241章

    在崔建新火辣而直接的目光下,幽草很快败下阵来,但她却倔强的没有移开目光。

    幽草身体的变化当然瞒不过崔建新的眼睛,甚至她的心理活动也被他完全掌握,分毫不差,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