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3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直肉得她死去活来,不住的寒颤,抖颤着,嘴吧张着直喘气,连“哎呀”之声都哼不出来,他才轻抽慢插。

    阿碧此时才得喘气的机会,望着他媚笑,并擦其汗水,温情的吻着他,玉手爱抚健壮背肌道:“你怎么这样厉害,我差点给你捣散了。”

    “阿碧,你说我什么厉害”

    “讨厌,不准乱讲,羞死人”

    “你说不说”

    崔建新猛的**数次,紧顶阿碧的阴核,不住揉擦磨旋,直揉得阴核与嫩肉,酥酥的,心里发颤,连忙大至叫道:“我说

    我说”

    “好快说”

    “你的大鸡芭真厉害,差点给你捣散了。”

    他故意使坏,要征服她,还顶着揉旋不止,干得更粗野。

    “**被大鸡芭捣散了。”

    羞得她粉脸通红,但又经不起他那轻狂,终於说了,只乐得他哈哈大笑,他轻轻打了他一下笑说道:“冤家,真坏。”

    崔建新心满意足的,征服了这个尤物,继绩**。

    他经过多次冲刺,紧小的穴,已能适应,并且内功深厚,可以承受粗壮的棒棒,於是转动着臀部上下左右迎合着他直冲,阿碧浪哼,曲意奉承。

    他也把腰提起,挺动**,棒棒配合着她的磨动迎合,只乐得她,喜喜的**“心肝乖乖大鸡芭”

    崔建新低头看着阿碧的阴沪含着大棒棒进出**。

    荫唇收缩,红肉吞吐翻飞,猛挺急抽,运动自如,既香甜,又滑溜,有时尽谤插尽,有时磨穴口,子宫口又紧夹着gui头,酥快,痒到心底,也乐得直叫“你的功夫真好啊呀美死我了,加速的旋唔唔 “好**你这个又骚又yin的**使我舒服嗯用劲的夹啊”

    两人叫在一起,浪做一团,因得更加痛快淋离,伊伊唔呀呀的,yin声百出,浪态万千,那大gui头插进抽出,带着骚水yin精,越肉越多,流得满腹满腿,屁股地上都是,其滑如油**更加快速,舒畅抉乐,如疯如狂,勇猛大力玩乐,挺抬旋转如飞,吞吐**不停。

    她实在觉得不行了,浪得yin水成河,腰腿酸软,不动一动,全身如散的,“格格格”浪笑。

    崔建新抱紧娇身,压得紧密,继猛抽狠插数下,棒棒紧顶着阴核四周,子宫口和阴穴底处,在最嫩最敏感的软肉上,轻轻揉转。

    阿碧闭着双眼,品尝者这刻骨难忘的美味,美得她赞口不绝,口哀浪哼着,头在左右摇摆,身随其粗粗壮棒棒的**而摇动,她实在禁不住这内媚之功,心底内的扭痒,乐得忍不住yin水又泊泊的出了,急得阿碧**:“楚大哥唉呀嗯唔你饶饶我吧我不能再玩了。

    崔建新粗壮的棒棒,实在把她肉得太舒服了,阴精像开关似的向外流,通体酥麻,酸软无力,全身的细胞都在颤抖,真是有生以来,初尝这样的美味,从未领略的妙境,怎不使她乐极魂飞,死去活来。

    阿碧全身僵直的挺了起来,粉红的脸孔朝後仰起,沾满汗水的玉峰不停的抖动着。

    他见她两夹火赤,星眼含泪,话语已含胡不清了,周身都在剧烈的头抖,又烧又热的阴精,直射不停,觉得自己gui头酥麻似的,阴壁似颤抖的收缩,紧夹棒棒吸吻,脱阴昏死过去。

    连忙紧搂着,吻其唇,以舌伸入其口裹,向口中不停的运气吹吸气,才使其醒转,眼珠已能转动,渐渐恢复精神,然后托那润滑,紧弹的丰臀,又猛力抽、插揉数下,紧顶着花心,再忍不住精关,千股热热的阳精,射入张口的子宫里热得她寒颤连打,疲乏的不动。

    荫道里一道道的暖流满满的覆盖住崔建新的rou棒,崔建新忍不住一阵抖擞“噗嗤”

    一股浓浓的jing液直冲阿碧的荫道深处 一时间两人就像雕像般僵硬着,一种看起来很像连体婴的姿态,等着这份激情的**慢慢消退、慢慢消退、慢慢消退┅ 春色无边,不一会儿一股强烈的快感混杂羞惭之情,涌现在阿碧的脑海,接着她便娇躯阵阵急颤,在快乐与痛楚中,泄了身子阿碧张着一双媚眼,看着紧压着的他,方面大耳,威武雄俊,剑眉舒展,两眼紧闭,挺直重大的鼻子,下端放着一只不大不小的嘴,唇角微向上翘,挂着甜甜迷人的笑意,加之劲大力足,粗壮长大的棒棒肉得舒适,使女人若仙若死的内功,这样子真不知迷死了多少荡妇yin娇,她真爱他如命一般。

    阿碧想到前一刻自己还是黄花闺女,现在却赤身和楚大哥裸抱着,不禁羞红着脸,轻吻了他一下,又得意的笑了,再想到刚才和他舍死忘生的肉博,他以那美妙紧硬的大棒棒,真捣心灵深处,把她领入从未到处的妙境,打开人生奥秘,又不由心里乐陶陶,甜密密地直跳,手抚着他坚官的胸肌,爱不释手抚摸。

    原来阳物挺直坚硬,还插住末出来,现被yin液及温暖的穴儿滋润着更加粗壮长大,把阴沪内塞得满满的,大gui头顶紧子宫口,既刺激又快感,一股酸麻的味道,气呼喘喘的道:“心肝,你这宝宝使我又爱又怕,险险我又出了。”

    说罢嘴舔舌的,好像其味无穷。

    崔建新沉思中,静睁享受安宁中的乐趣,为其yin浪之声所扰,张目凝砚,娇媚丽容,手摸高隆**,阿碧乳峰被揉着,酥痒到心里,摆首挺胸,轻扭细腰,丰肥的**轻慢摆动,不时的前后上下磨擦,专找穴内痒处摩擦迎合。

    第233章

    曼陀罗山庄内,一间布置得颇有闺房气息的房间,布幔罗帐皆是粉红,衾褥俱是锦绣,屋内一几一台一暖椅,简洁而雅致,西有软榻,软榻上却坐有一位容颜娇美的女子,正是李青萝。

    地上也铺上了厚厚的羊绒地毯,踩上去,软软的,没有一点的声音,如女人的皮肤一般。

    整个地毯仿佛鲜花的海洋,因为上面秀满了各色的山茶花,娇艳欲滴。

    收到继先的来信,知道继先明天回来,李青萝甜甜的睡着了 夜已深,露亦寒,但依然有人第一时间将继先回来的消息告知了王夫人,这事情是绝对不能耽搁的,否则李青萝怪罪下来,那是谁也吃罪不起的。

    正在梦中的李青萝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睡眼惺忪的眼眸,被丫鬟叫醒的她没有任何生气的神情,相反是一脸的喜色,因为据丫鬟说,继先已经回到曼陀罗山庄了

    惊闻继先回来的消息,李青萝顾不得衣衫零乱,点燃黄铜宫灯,一脸期待的坐在桌前等他。

    不多时,门外响起“笃

    笃

    笃”

    的敲门声。

    “继先”

    李青萝的声音听起来竟然有些发颤,可见她的心情是多么不平静。

    一向心狠手辣的李青萝给人的感觉总是暴躁,对于男人,她除了讨厌还是讨厌,很难想象她居然深夜起床等一个男人。

    “青箩,是我。”

    继先轻声道:“我可以进来吗”

    “嗯,你快进来。”

    听见继先的声音,李青萝下意识的答应一声,但她从镜子看到了衣裳凌乱的自己,旋又慌乱道:“不要等,等一下”

    但是这后半句却已迟了,继先已经推开门,走了进来。

    随着继先一起进入房中的还有天边皎洁的月光,屋中景色一揽无疑。

    李青萝娴静的端坐在桌旁,神情有一些罕见的羞涩,单薄的贴身亵衣外罩着一件极其单薄的纱质清衫,冰肌玉骨若隐若现,双峰微颤颤的高高耸起,由于她刚刚睡醒没有整理好衣裳的原因,继先能够从领口处望见那道深邃的乳沟,蛇腰弱柳拂风不堪一握,整个屁股被包裹得浑圆挺翘。

    在凄美月光之下李青萝秀发披肩,身上虽全无簪饰,但天然去雕饰,这份清水芙蓉的自然美更是让人绚目神迷。

    继先看的眼睛都直了,双目神光隐隐,眼瞳深处流转着淡淡的白色光华,本来平缓的空气如同起了涟漪似的颤动了一下。

    如此美色当前,继先恨不得将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哪里有空闲注意其他事物,而李青萝被他看的心儿怦怦,仿如鹿撞,更是没有留意。

    李青萝微乱的衣衫虽然已经整理妥当,但是却根本不足以抵挡继先侵略性的目光。

    见继先傻傻的看着自己只穿着单薄睡衣的样子不说话,李青萝心中羞涩难当,这也是她为何阻拦继先进屋的原因。

    李青萝俏脸微红,终于败在继先直接而不加掩饰的目光之下,垂下螓首,嗔道:“你还看”

    这能怪我吗

    继先心中大呼冤枉,却也只能干笑两声,尴尬的低下头去。

    李青萝姿妩态媚,娇不胜羞,成熟风韵中又带着青春逼人的灵气,她下床点灯后连鞋袜都没有穿就这么坐在那里等他。

    身上穿的就是睡觉的那一套睡衣,一双**的纤足从睡裙摆下探出,**的肌肤,雪白的脚踝和玉趾的形态无一不美。

    注意到继先的目光贪婪的流连在自己的纤纤玉足上,李青萝强自镇定,默运小无相功压下心中的那一丝涟漪,微颌的螓首轻轻抬起,柔声道:“继先,你回来了。”

    李青萝见桌子上有自己的一剑贴身衣物,俏脸浮现一丝羞红,将贴身衣物放在一旁,反身而回。

    一频一笑均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古典美,轻薄的肚兜紧紧裹住了傲人的身躯,却若隐若现的透出了玉女凹凸错落的坡峦山谷,饱满的玉峰像一对熟透的仙桃,将肚兜撑的鼓鼓涨涨的,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衣而出。

    诱惑,这若隐若现的诱惑比之袒身露体,**相见,更为刺激。

    乍泄的春光让继先好不容易压制住的小家伙再次昂首,继先心中暗忖李青萝该不是在故意勾引自己吧

    李青萝抬起臻首撇到继先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自己高耸的胸部。

    “呀

    他在看我那里

    羞死人了”

    李青萝身子不由得发软,芳心纷乱。

    李青萝对自己的双峰很有自信,一双玉桃般娇滴滴、水灵灵的**,半球形的玉女峰硕大尖挺,线条格外的柔和,闪动着白莹莹的光泽;尖尖的樱桃微微的向上翘起,那**顶上小巧浑圆的嫣红两点,犹如漫天白雪中的两朵怒放的红梅傲然屹立,显示出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

    平日夜深人静之时,她总爱细细摩挲呵护,双峰之完美简直不似一个生育过的女人。

    “青箩,继先很想你。”

    说话时自然是要看着对方眼睛的,继先将目光从李青萝雪白光洁的美腿上移开,望着她的美眸,眼中尽是依恋与爱慕,看的李青萝心乱如麻。

    李青萝全力运转小无相功,但是心湖却始终不能平复,越想越乱,心中纷乱不堪。

    “这些时日,你去哪里游玩了”

    李青萝芳心微颤,美眸水雾朦胧,她不是不知道继先对自己的感情,也知道继先是一个好男人,但是她心中却有一道枷锁,这道枷锁不仅是来自于她本身,还因为她的女儿王语嫣,她本来就打算将女儿许配给继先,但偏偏继先喜欢她,最让扰乱她的心绪的还是,她对继先也心动了,继先不在的这些天,她天天想念,每天都叫人去打听继先的消息,每天晚上都是会梦到和继先一起的时光,还有和他接吻的羞涩,她都感到幸福,她吩咐丫鬟,如果继先回来了,无论自己在做什么都一定要告诉自己,这不,她收到丫鬟的通报,衣服都没有穿起床等继先了。

    “怎么不说话”

    李青萝拢了拢披散下来的乌黑秀发,这个简单的动作却意外的撩人心弦。

    李青萝心念一转,便知道继先心情不好是因为女儿,定是女儿对慕容复旧情为了,所以才会黯然神伤,但想到他居然同时喜欢自己母女,心中又忍不住暗骂继先不是东西,最后还是继先神情的那一丝黯然征服了她,不由出声安慰道:“继先,我已经决定了,我要将语嫣许配给你” 见李青萝如此在乎自己的感受,继先心中一阵感动,他也知道,李青萝不是对他没有感情,只是碍于两人的身份,她不敢面对而已,见李青萝关心的神色,继先不想在压制自己对李青萝的感情,伸出双手一把抱住李青萝的娇躯。

    “继先,放开我唔不要这样”

    李青萝张口欲言,继先却趁机吻住了她红艳艳的小嘴,将她拒绝的话都封堵在那火热的香唇中。

    在相拥接吻的一刹那,继先脑中最后一丝清明也烟消云散,他的心已经完全被心底的欲念填满。

    “嗯嗯唔唔”

    双唇不断摩擦,呼吸越发急促,继先紧紧的搂着李青萝,胸膛被两只饱满的巨ru压抵着,魂为之销,魂为之夺。

    李青萝放弃了徒劳的挣扎,主动将香舌探进继先口腔,他也不甘示弱的对侵入的敌人与以回击,两条灵活的舌头灵蛇般缠绵在一处,无休无止。

    继先的动作越来越大,左手在李青萝圆挺肥美的臀部使劲搓弄着,而右手则将她不能一手掌握的美乳塑造成各种诱人的形状。

    就在两人都快忍不住的时候任,李青萝突然犹如触电般用力一挣,飞快从继先怀中挣脱出来。

    第234章

    李青萝俏脸羞红,眼圈微微泛红,不敢抬头看他,臻首低颌,半晌后才轻言细语道:“我们不能这样,真不不能我已经决定将语嫣许配给你,我不能和你”

    美人如玉,语调凄凉,李青萝楚楚可怜的神态是个男人看了都会心疼,继先再次将她搂入怀中,不过这一次却没有再侵犯她的身体。

    李青萝此时心中正不断地受到道德和良心的谴责,自己真的是个yin荡的女人吗

    居然会对自己的弟弟,自己的女婿产生异样的感情。

    自从丈夫死后,李青萝便一直孤身一人,这些年除了继先以外,他对所有男子都不假辞色,但她是个正常的女人,她也有生理和心理的需要,每当午夜梦回的,她是多么渴望能有一个温暖的胸膛能够让她依靠。

    继先不但是自己的弟弟,也将成为女儿的丈夫,他们两人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两种身份却又使李青萝有一种打破禁忌的快感。

    李青萝凄婉的模样,让继先心疼不已,他歉然道:“青箩,对不起,但是继先控制不住自己,让继先好好的爱你好吗”

    见继先一副哀求的模样,李青萝觉得自己的话对继先的打击太大了,她不禁反省自己,自己这样做对继先的打击是不是太大了。

    李青萝那绝美的性感娇躯移动到继先身边,凹凸有致的性感娇躯此刻躺在他面前,眼眸之中只看见那熊熊的烈火,李青萝眼神不由一颤,她终于看到 继先对她的爱,她丝毫吧怀疑继先是爱她,那深沉的爱意倒映在自己眸子中,自己看到他仿佛置身在火海,被欲火折磨。

    李青萝一时竟然觉得不忍,她不由拉着继先的双手抚摸着自己那美丽的酮体,她不管那么多了,她想补偿继先,继先为她做了这么多,又那么爱她,自己也是喜欢他的,既然这样,自己为什么还要辜负他呢

    李青萝感到自己软软但耸起的椒乳让继先的手中不断的变换着各种各样的形状,此时她一脸温柔的看着兴奋的继先小心翼翼的为自己宽衣解带,把自己身上那睡裙剥离开来。

    顿时自己那平时只有自己一人独自欣赏的酮体暴露在继先的面前,但看到继先那欢喜若狂的神情,她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继先高兴,自己牺牲一点不算什么,就给继先一次吧,就当报答继先对自己的深情,明天就让继先和女儿拜堂成亲,等继先娶了女儿之后就不会再来找自己了,想到这里她心中不禁一酸,像是自己最重要的一件物品被人夺走一样,但她却不能去夺回,能和继先有一个美好的夜晚她也满足了。

    李青萝一件卸下了心中的负担,她羞涩的对继先说道:“继先,我我帮你。”

    “娘子,继先以后会好好爱你,呵护你的。”

    李青萝耳边传来了继先的情话,心中一颤,继先居然叫她娘子,继先居然叫她娘子,难道在继先心中自己已经是他的娘子了吗

    李青萝心中甜蜜的同时也带了一丝苦涩,她深情的注视着继先,见继先回以一甜甜的微笑,那笑意中蕴藏着无穷的爱意和温柔,这又是让她心中一颤。

    如果自己迟生二十年,自己会不会和继先一起生儿育女

    李青萝不禁幻想着来生。

    当继先赤身**的身体呈现在李青萝面前的时候,李青萝顿时羞涩万分,娇躯不由自主的颤抖着,酥胸也随之颤抖,蓓蕾也深色些,却没有那么粉红,反而粉粉的依然好看。

    丰硕高耸的一对椒乳凌空矗起似两座浑圆坚挺的白玉山峰,在交会处夹出了一道深深的乳沟。

    椒乳上那两粒红润的樱桃象两颗小巧的相思豆点缀其间,李青萝知道自己已春心荡漾,胸前那一圈诱人心动,淡粉红色的乳晕中间,蓓蕾已不自觉地肿挺翘立,像是已被体内的热情烧化,由粉嫩色泽烧成了**难收的艳丽,乍看更似一对夺目的红宝石。

    她察觉到继先的目光顺延令人瞩目的**蜿蜒而下,穿过平坦盈润的小腹和不堪一握的纤腰,一双修长均匀的**夹得那般无力,像是一用力便会左右分开,透明的亵裤掩盖不住那一丛油然的银亮。

    细密的芳草斜斜紧密地贴在肌肤上,在透明的亵裤下清晰可见,没有丝毫的杂乱,加上上头已有似有若无的分泌物,分外显得银光油亮,而芳草萋萋之下正是那成熟的**最神秘的三寸地带。

    李青萝见继先狂吼了一声,压在自己的娇躯之上,先是在自己雪白丰满的乳峰上来回狂野地抚摸揉捏一阵,他的掌心顶着自己那两颗硬硬的樱桃旋转搓动,另外一只色手向自己的**之间探去,扯下那近乎透明的亵裤,挺身对准自己萝那湿漉漉的幽谷杀入进去。

    她 不禁又是一颤,同时也期待即将来临的进入。

    她羞涩的闭上了眼睛,自己的**里面已经满满春水,外面只是泄露出去的一点罢了,里面如汪洋大海,却异常狭隘。

    她感到自己的软肉包裹着继先的gui头,轻微自然的蠕动肉壁,仿佛对于继先这外客进入荫道的欢迎。

    终于她的**迎来了继先gui头插入,继先半根棒棒却已经插到底了,寸步难行,周围的蠕动愈来愈大,李青萝眉头轻皱,嘴角哼出“哼唔”的声音,眼睫毛微微颤抖起来。

    她她疼得哼出了一声“嗯”不禁脸色有些惨白,只是被继先一插,痛的眼泪都快出来了,脸色稍微红晕了起来。

    “继先快拔出去,好痛啊继先别再进来”

    她开始摇晃臀部,双腿弯曲,想要把他踢出去,真的好痛,自己第一次都没有那么痛。

    难道每次都要承受那么撕心裂肺的痛苦吗,想到这里,她不要痛恨起段正淳来,第一次的时候,段正淳说只是第一次会痛,但现在她的第二次却比第一次还要痛,很明显,在她的心中,段正淳居然连这个事情都在骗她,而她还对他念念不忘二十年,她心中后悔极了

    这时继先捏住她的脚踝,扛在肩上,让她有气无力,摇摆臀部希望阻止对方,可是她越摆继先就越进入的快,快感也增多。

    “继先,你你快放手嗯啊好痛怎么可以这样欺负青箩啊”她紧紧的抽着藕臂,但却被继先紧紧的抱住,丝毫动弹不得,难移半分。

    “嗯啊好痛啊拔出去继先,姐姐求求你了啊”她咬着牙呻吟着,痛不欲生的滋味让她感觉到这苦恐怕与普空打斗还要艰苦。

    李青萝默默流着泪,滚滚泪珠嘀嗒在地,道:“继先,真的好痛。”

    可继先gui头已经到达了子宫里,正在释放**的他哪里能停下来了,轻微的抽搐带动滚滚肉壁的蠕动的舒爽,让他不禁快速**起来,也不管身下佳人的痛苦。

    **越来越快,她“哼哼”的呻吟,只是身下**却流水甚多,地面都湿润了起来。

    荫唇被剧烈的抽动,一出一进,荫唇被掀开,鲜红的樱唇沾满yin水,泛着水光。

    李青萝紧紧地抱着继先强壮的身躯好一阵子后,她才从晕眩中略微回转神来一些,她感到自己的子宫被一根炽热坚硬的东西顶得直跳,在他的大力抽送撞击之下,简直要就此泄了出来

    第235章

    渐渐的,李青萝就觉得后面的坚硬物体开始变得越来越硬,越来越胀大,同时给她带来的强烈刺激也越来越激昂。

    这些异样得快感也让她开始不由自主地更加抽搐着自己臀沟的肌肉,就好象一个逐渐收缩的橡皮圈一样愈发紧缩的包裹着继先的棒棒。

    李青萝也知道自己的这种变化会引来继先更加冲动的**,她感觉到自己的**越来越湿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