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7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如果自己就这样离开,他也不会原谅自己,这对阿朱来说是绝对是一种伤害。

    第195章

    “我哪有”阿朱娇躯往崔建新怀里缩了缩,感到了无边的温暖与幸福,她很贪恋这一种感觉,崔建新猜得对,纵然阿朱愿意与别人分享他一个男人,但她一样会伤心难过,甚至会失眠痛哭,而不像现在这样轻松、幸福,她想了想道:“楚大哥,你答应我,去爱阿碧吧,阿朱不会怪你的,真的。”

    她觉得自己不能这么自私,她不能让阿碧一个人伤心,她知道阿碧与情郎认识时候比她还早,如果不是那天晚上的错误,现在躺在他怀里的就不是她而是阿碧了,现在自己不能满足楚大哥,为何自己不能大方一点,既可以让楚大哥开心,又可以让阿碧阿我幸福呢

    她这样一想,反而这个人开心多了

    “我等你睡着再去好不好”

    崔建新知道阿朱这样说,已经是下定决心了,自己的确喜欢阿碧,将阿碧变成自己的女人也是迟早的事,既然阿朱也不介意,他更不会扮奥特曼去装13。

    “嗯,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

    情郎如此体贴她,顾及她的感受,她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呢

    就算情郎再要她一次,她也不会拒绝。

    楚大哥如此待我,我不能让楚大哥难受才行,她心道:我要快点睡着,让楚大哥早点可以发泄出来。

    于是,房间里很快只剩下她平稳的呼吸声,是的,没有理由会这么快就睡着的,她是装睡。

    崔建新看出来,并不着急,将她轻手轻脚的放到床上,只牵着她的手,规规矩矩的,没有其他的动作。

    阿朱心道:为什么楚大哥还不走

    带着这个疑问,她慢慢地睡着了,睡着前,她还能感受到自己的手背楚大哥牵着,脸上不知不觉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一直残留到东方既白。

    “坏蛋,楚大哥坏蛋,坏蛋楚大哥”阿碧忍受这种折磨很久了,她的房间在阿朱房间的隔壁,而崔建新的房间在她房间的隔壁,王语嫣的房间在崔建新房间的隔壁,导致的后果是,阿碧经常听到阿朱忘情的娇吟,听着阿朱越来越高昂的嘶叫,阿碧不由在心底呐喊:今天晚上又睡不着了。

    经过阿朱已经崔建新的影响,她身体也有了感觉,开始渐渐知道一些男女之间情事,不由心道:真的有那么快乐么

    她不禁对阿朱阿姐的话怀疑了起来,怎么听那声音怎么也不像是快乐的声音

    反而像是哭泣,阿碧越来越奇怪,好奇心越来越重。

    她的手已经懂得伸到大腿根部获得快感,也懂得伸到酥胸之上抚摸,更懂得学阿朱阿姐那样低声呻吟,每次之后都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这次她听到隔壁阿朱阿姐的声音后,又睡不着了,她也幻想着自己被崔建新宠幸,幻想这是阿朱阿姐,享受着阿朱阿姐得到的快乐。

    她感到一只大手开始肆无忌惮的在自己身上抚摸起来,被抚摸的感觉不断触动阿碧的神经。

    这只手掌很大很滑很热,摸的感觉很特别,这其实很舒服,但这种色狼行径又使阿碧十分厌恶,整个感觉很复杂,心中感叹:幻想的感觉都如此真实,不知道楚大哥真正宠幸自己是什么样的感觉

    她闭上眼睛,感觉手掌逐渐上移,那只大手掌摸着摸着已经摸到自己私处,虽然隔着衣服,但好真实的感觉

    阿碧尽量夹紧大腿让他不容易活动,没想到他居然一把将她左腿拉开,手掌继续隔着睡裤抚摸自己的私处。

    阿碧强忍着仍旧没有动,片刻后阿碧竟然感觉到下体已经流出yin水。

    他见她没有抗拒,动作更大胆,手直接伸进她的小裤裤去摸阿碧的下体。

    当他发现阿碧已经湿了,变的更兴奋,粗糙的手指在阿碧荫唇上来回磨擦,并不时去触摸阴核。

    这感觉比刚才隔着短裤抚摸要强上数倍,顿时一股电流直通脑门,阿碧不禁全身酸软,只能闭着眼睛轻喘。

    过一会儿男生右手绕过阿碧背后,一巴掌盖在她右乳上,左手则继续抚摸她私处,将阿碧整个人搂在他怀里蹂躏。

    自己是一个坏女人吗

    怎么贪恋这些羞人的事

    好舒服,好真实的感觉

    阿碧渐渐迷失了

    他下手不轻不重,弄得阿碧yin水不断流出。

    不知什幺时候阿碧的肚兜已被解开,男生的右手已伸进上衣内直接搓揉阿碧的ru房,并轻捏她已变硬的**。

    阿碧的胸部不算小,却被他的大手一盖就盖去十之**,在他粗糙的手掌搓揉下又痒又舒服。

    另一只手把大腿根部搓了好几下,用手试着要把她的花蜜挖出来似的。

    男生使劲地去舔她的耳根,使得阿碧脑中的每一个细胞都像被翻过了似的。

    大概是阿碧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刺激了男生的xing欲,男生似乎已经等不及了,又去舔她另一个耳沟,阿碧扭动上体,轻微发出梦呓般的声音来。

    嗯喔阿碧一边呻吟,一边扭动着身子,一双粉腿缓缓张开,同时白色裤裤中的裂缝也早就流出**,令人懊恼的是从白色裤裤之中不断流出的yin液早已黏腻地贴在大腿内侧了。

    男生的手指按住洞穴一来一去的搓弄,还用手指在臀部的裂缝及花瓣突出处给予按摩。

    使原来张开的两腿深处,感到一阵阵痉挛的喜悦。

    “嗯好痒喔都湿透了”

    从阿碧那**中滴出了一滴滴的花蜜来,湿濡了男生的指缝,散发出浓厚的女人香味。

    “喔喔唔”

    她尽量调整自己的呼吸,不让别人听到她呼吸急促的声音,否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房里藏有男人呢,她知道楚大哥武功盖世,自己很小的声音他都能听到的,她可不想楚大哥误会自己偷男人。

    但酥胸及下体所感受到的甜美感受却是无法隐藏的,真实太美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舒服,“喔”

    腰身一边摇动,一边有很令人不好意思的反应,因为**已经变得又硬又红。

    “啊喔”

    随着一声声呻吟的声音,体内的花蜜早已不断喷出。

    激情的再移到脖子、耳朵去轻轻咬着,阿碧的身心早已随着他的舌头完全陶醉了。

    他的唇一边吸着耳垂,一边那只手掌一把提起阿碧的娇嫩ru房。

    “嗯楚大哥啊碧要”由于太过舒服,使阿碧一再呻吟不断。

    阿碧还不知道,他并不是她以往想象的那个他,而是真真实实、实实在在的他,他就是来的阿碧房间的崔建新。

    “逼,要”

    崔建新心中疑惑,想不到阿碧也是一个闷骚型的少女,于是他不在温柔,动作变本加厉,右手将阿碧屁股一抬,左手便去扯她的裤裤,阿碧这时开始惊恐,这已经大大的超出她的感受,真的也没有这么真啊

    原先以为只是自己想象被楚大哥轻薄的情景,哪想真的有人在轻薄自己。

    因此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裤裤,企图阻止“色狼”的动作。

    但此时这个“采花贼”已色胆包天,不但不停止,反而更用力拉扯。

    阿碧心中一惊手一软,内裤被一下扯掉,无力的挂在她右脚踝上。

    崔建新把阿碧搂进怀里,不等她反应,他把阿碧放倒在椅子上,立刻吻上她的小嘴,舌头迅速钻进她的嘴里,不停搅动她柔软的舌头。

    两手也没闲着,先将阿碧的上衣及往上推让白嫩的ru房完全外露,接着一手摸阿碧的ru房,另一手扒开她双腿,中指则不断攻击阿碧的阴核。

    “丫头,是我。”

    崔建新见阿碧惊慌地挣扎,知道她已经醒过来,便不再逗她,听到这个如梦似幻的声音,阿碧甚至还以为甚至梦中,愣住了

    微闭着眼睛身体有点微微颤抖。

    崔建新清楚地感觉到阿碧身体丰满的柔韧感觉,皮肤细腻的光滑滋味,崔建新翻身压到了阿碧身上,阿碧双腿自然的向两边分开,崔建新硬挺火热的荫茎碰触到阿碧大腿根部的皮肤,阿碧能清晰的感觉到崔建新荫茎的坚硬和粗大,心里微微一颤,抬起双臂抱住了崔建新的脖子,微微闭着双眼,努起粉红精致的嘴唇等待着崔建新的亲吻。

    从最近的角度看着阿碧妩媚清纯的脸庞,崔建新清楚地闻到阿碧脸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大大的眼睛微微的闭着,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动显示着内心的一点点紧张,精巧的鼻子小小直直透着一种艺术品的精致,圆润的瓜子脸嫩白中透着一丝绯红,粉红柔软的嘴唇有着清晰柔和的唇线,崔建新越看越是喜爱,只在梦想中出现的场景终于出现在自己面前,心爱的美人离自己如次之近,崔建新不断的吻着阿碧的秀发,额头,鼻子,脸蛋,终于把嘴唇印在阿碧颤抖柔软的红唇上。

    崔建新弓起身子,从阿碧的脖子吻到阿碧胸前,舌尖舔着阿碧乳罩边缘露出的丰满ru房,手伸到阿碧身下,阿碧微微欠起一下身子,崔建新把阿碧的肚兜拽出来,一对丰满的ru房颤巍巍的在崔建新面前袒露,浑圆匀称,乳晕几乎分辨不清只有淡淡的粉红,小小的**已经有点硬了起来,也只有黄豆粒大小,崔建新双手一边一个握住阿碧的ru房,轻轻的揉捏着,那种柔软和丰满的肉感和阿碧娇柔的喘息让崔建新不时的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忍不住弯下头去,舌尖触到阿碧**的边侧,舌尖围绕着**转着圈,不时的舔一下娇小的**,忽然张嘴含住了阿碧的**,吮吸和用舌头舔唆着,阿碧身体微微弓起,扭动了一下身子,发出含混不清的呻吟,双手抚摸着崔建新的头发。

    第196章

    崔建新好久才恋恋不舍的离开阿碧的ru房,手还在揉搓着那丰满和坚挺,嘴唇亲吻着阿碧细嫩平坦的小腹,慢慢向下移去,亲吻着阿碧内裤的边缘。

    火热的嘴唇让阿碧浑身不时的有一种颤栗,崔建新一边嗅着阿碧诱人的体香,手指慢慢的将阿碧薄薄的内裤从阿碧腿间拉下,随着小裤裤的一点点脱落,几根乌黑卷曲长长的荫毛从内裤边缘露出,阿碧抬起一条腿,让崔建新将内裤从腿上拉下,随着一条长腿的屈起和放下,大腿根部神秘的地方闪现出一片嫩嫩的粉红。

    崔建新双手爱抚着阿碧修长的大腿,伸出舌尖轻轻的舔唆着阿碧荫毛的边缘和大腿内侧娇嫩的皮肤,阿碧的荫部肥肥鼓鼓的,粉红娇嫩的大小荫唇两侧两片肥厚的嫩肉在两面鼓起,阴沪上只有稀疏但是乌黑很长的几根荫毛,大荫唇和小荫唇包裹着的已经湿漉漉粉红的荫道口都是嫩嫩的有一种淡淡的红色,没有一丝荫毛。

    阿碧心里的矜持想把崔建新的手从自己那里拿开,又有一种很刺激的舍不得的感觉,几乎有点僵硬的叉开着双腿,任由崔建新舌尖从荫唇上滑过,舔到了阿碧嫩嫩的荫道口,那里有一种湿漉漉的仿佛要滴出水的粉红感觉,阿碧呻吟了一声,向旁边躲闪了一下,崔建新一边闻着阿碧下体这时散发的一种有点腥有点咸的气息,一边将自己的嘴唇向阿碧水帘洞的洞口贴去,阿碧见崔建新要吻自己那羞人的私处,阿碧身子一下弓起,想躲闪却又想将自己身体在敞开一些让崔建新去亲吻,一种异样的刺激袭满了阿碧全身,就在这时,阿碧的水帘洞溢出了些少红色液体。

    崔建新呆住了、愣住了,这种场面,谁能hold住

    正在关键时刻,女方竟然月事来了,来得如此突然,崔建新简直有一种吐血的感觉,同时他也在庆幸,庆幸,幸好自己慢了一步,否则,等自己吻上去的时候,阿碧的月事才来,那么他就杯具了

    阿碧也愣了,好不容易,怨天怨地怨自己,就是不怨崔建新,好不容易等到楚大哥来宠幸自己,自己却来了月事,这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莫大的惩罚啊,更何况她现在被崔建新弄得七上八下的,一下子要停工,这可折磨大了

    “楚大哥”

    她害怕,她甚至害怕崔建新会怨她,发出的声音甚至带了一丝哭腔,娇躯也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喜欢,楚大哥爱抚你的感觉吗”崔建新温柔的安抚她道,心中却在呐喊:贼老天,你是特意和我作对吗

    难道让我尽兴的射一次真的有那么难么

    “嗯”果然,听到崔建新提起那种羞人的事,她生不起其他的情绪,整颗心一下子被羞涩充满,声音细如蚊呐。

    “丫头,今晚楚大哥抱着你睡,好吗”

    崔建新话一说出口就后悔了,长夜漫漫,抱着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却不能吃,这是何等的煎熬

    可是为了让碧丫头安心,也只好这样了

    “楚大哥你真好。”

    阿碧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那是幸福的泪水,是开心到极致的泪水。

    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的脸蛋一下子红透了,连带脖子也染上了一片红晕,娇艳欲滴,甚是好看,道:“楚大哥,我明天就可以了,我明天给你好不好”

    她的语气带有一种期待的韵味,眼神透露的也是盼望,此时此刻,此时此景,难道还有一个男人会说不

    当然,崔建新也不会。

    问题是,一般女子的月事回来几天的,阿碧作为一个少女自然也知道,但此时她选择性地遗忘了。

    “好,都听丫头的,现在你要听楚大哥的,乖乖的睡觉”崔建新宠溺的捏了捏她的瑶鼻,惹得她一阵娇嗔。

    “嗯。

    阿碧都听楚大哥的,楚大哥不用管阿碧的。”

    她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在崔建新的怀里躺着,一时沉醉在自己的思绪之中:她不仅不像表小姐一样美,也不像阿朱一样聪明,本来她是没有资格去爱楚大哥的,但是有些感情是没有办法说放就放的,她只能偷偷地爱着楚大哥,没想到这一切,在今晚都实现了,她是那样的幸福,唯一遗憾的是她还没有把身体交给楚大哥,她的身体是楚大哥一个人的,就算楚大哥有多少女人,我阿碧有今晚就够了。

    渐渐地,她带着一丝未来的憧憬睡着了

    幸好,她很快就睡着了,否则崔建新也不知道要受多大的煎熬。

    从阿碧房间出来,已是三更天了,但他的**仍然未得到解决,心里不禁苦笑连连,貌似性能力太强了也不太好。

    难道去王语嫣那里将她给做了

    这样不好吧

    七天之约,慕容复定计不来的,那样王语嫣应该会对他失望而埋下了一颗绝望的种子,如果现在就去把她给上了,那岂不是前功尽弃

    反而让她觉得慕容复比自己还“君子”毕竟慕容复还没有碰她,而自己却要果然想不通,难道去妓院找一个清官

    貌似也不错

    总不能人老子忍受浴火的折磨吧

    还是去洗一个冷水澡

    对,我是要为王语嫣守身如玉的。

    想着想着,崔建新只觉脑袋昏昏沉沉的,正伸个懒腰,却同时听见自己的背后传来了一个激情消魂的声音:“我知道你了,还不进来”

    伴随这一声音是一个“扑碰”的声音。

    不过,这被崔建新忽略了,在他的耳朵里只听见了那个少妇的声音。

    额

    叫我么

    崔建新大喜,想不到自己正想去妓院找个清官泄泄火,就有一个极品送上门来了。

    难道是仰慕自己的人

    崔建新心道。

    已经**昏心的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几个人认识他,何来仰慕之说

    崔建新听得这一明显是带着极强的挑逗性的声音,浴火更加强烈了,身体像是发高烧一样,一脚踹开大门,当然,他还是记得关上门的。

    不过,他并没有看见门口的旁边有一个穿着粗衣麻布的年轻人,更不知道这人是被他刚刚伸个懒腰无意中撞昏的。

    他只知道里面有个美人在呼唤他,等着他去安慰。

    “难道人家不够美吗

    要考虑这么久

    人家等你等到花都谢了”床上的少妇埋怨道。

    只见那美少妇玉体横陈,媚眼迷离,绯红的脸颊上看起来更加的更加亮丽娇美,如画的眉毛,小巧的鼻子,性感的红唇,娇美的脸蛋儿,全身肌肤白嫩细腻如滑,身段匀称修长,细细的腰肢,浑圆的屁股,高耸的酥胸,可以说女人的美丽和少妇的风韵她全有了,少妇只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肚兜以及一条同样是粉红色的亵裤,胸前那一对诱人的尖挺ru房高耸,在粉红色肚兜的掩盖下,朦胧的只看到她那丰满的ru房,乳晕在衣上顶出两小个点,古代的肚兜似乎尚且还不能完全掩盖丰乳,淡红色的乳晕从肚兜边缘微露,这肚兜算得上是比较暴露的一种了,崔建新甚至看到了那里露出一条很深的乳沟,稍一扭动腰肢,白嫩的ru房即半露出来。

    崔建新见到这美女,眼睛一亮,少妇眉梢眼角,皆是春意,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便如要滴出水来,少妇圆翘的臀部,修长细致的**,柳眉凤目,瑶鼻桃腮,红红的嘴唇略微宽厚,却更添性感,丰满高耸的酥胸,把肚兜撑的鼓鼓腾腾,深深的乳沟惹人遐思,纤细的腰肢,丰腴的美臀,凸凹有致,少妇成熟女性的迷人身材让崔建新看得口干舌燥。

    胸前两只洁白的ru房象汤碗一样浑圆光滑,让人浴火大盛的是,她的左手在不绝地搓揉着本身的ru房,纤细的玉指轻轻挤捏着乳峰那粒熟透的红樱桃,右手则是推波倒乳地把另一粒樱桃送给两片薄薄的湿唇。

    平展光滑的小腹下面微微隆起的小山丘,让人联想。

    此时天仍未亮,屋子里仍然漆黑一片,崔建新能看见妇人,但少妇却看不见崔建新。

    见崔建新向她歪歪斜斜的走来时,她也颠颠倒倒的向崔建新投怀送抱。

    **昏心的崔建新当然不会不解风情,解开她的肚兜,也把她的裤裤子扒掉,哇

    好一个漂亮迷人的小骚娘们呀

    她丰满的ru房,平滑的小腹,浑圆修长的大腿,小小半透明的小裤衩下,隐约露出黑黑的荫毛白嫩诱人的丰满**令人心痒“哎呀,你真色急”少妇嘴里极为消耗的撒娇道,但心里却咒骂道:“整一个胆小鬼,一点用也没有” 崔建新轻轻把她扒得精光,看着她俊俏的脸蛋,白嫩的皮肤,高耸迷人的乳峰,红红的奶头象两颗葡萄镶嵌在她的大白ru房上,两条修长浑圆的大腿,黑黑的荫毛,柔嫩的小骚bi儿,崔建新轻轻揉摸她那一对丰满柔软的大白ru房,吸吮着她红嫩娇小的**,她竟毫无知觉。

    在她不知不觉中,她那一对丰满的大白ru房早已被我玩了个够。

    第197章

    崔建新轻薄地掰开她那两条丰腴白嫩的美腿,终于露出了俊俏小娘们的小骚bi儿,只见她荫部稀疏乌亮的bi毛下,就是崔建新用来泻火的小肥bi儿了

    崔建新轻轻揉捏她那丰腴白嫩的大腿,用手指抠进她红嫩嫩的小bi缝,轻分开她那两片肥嫩的荫唇,目不转睛的盯着鲜嫩的小bi洞

    小bi洞里又红又嫩,露出她那层层迭迭的嫩bi儿肉,崔建新用手指从外到里的玩弄着她的小骚bi儿,又轻抠进去,里面嫩滑柔软,崔建新的手指向她的小骚bi儿深处抠去。

    她小骚bi儿嫩嫩的,bi儿里的嫩肉温暖湿滑,崔建新尽情yin荡的玩弄她的小bi儿,她的小bi儿里竟流出好多又粘又热的骚水儿,直流到了她那娇嫩的屁眼。

    崔建新的手指在她的小bi儿里尽情抠弄,她那嫩嫩的小bi肉早被崔建新玩弄个遍。

    昏睡中的她被崔建新玩弄得竟发出〃嗯嗯〃的娇吟,崔建新更yin荡的掰开她那肥嫩的荫唇,露出她小bi儿上端那颗红嫩的阴核,用手指轻轻勾弄着,那颗红嫩的阴核竟自变得硬涨起来,一缕yin水竟泊泊流出 盯着这迷人的小骚bi儿,崔建新的大鸡芭早已硬涨起来,猛用力一插,“唧”地一声,整个九寸长的大鸡芭蘸着骚水,钻进了这俏娘们儿的小嫩骚bi儿

    小娘们被崔建新cao得发出〃哎呀

    〃的一声娇吟,竟自微睁媚眼,顿时羞涩得粉面绯红,崔建新yin笑着,从她的小骚bi儿里抽出沾满骚水的大鸡芭,顶着她那红嫩的小bi豆,磨了起来。

    小娘们挣扎着,但她早已被崔建新按住,崔建新用的大粗鸡芭轻轻磨着她这时早已张开的小嫩骚bi儿,只见她两片粉红的荫唇嫩嫩的,一股骚水儿正从她的bi儿里流了出来。

    崔建新yin笑着,调戏她:〃嘻嘻,妳的小bi儿舒服吧

    〃小娘们挣扎着,粉脸臊得通红,娇羞地哀求崔建新:“啊好大好胀啊你饶了人家吧”

    崔建新这时yin性大发,岂能放过这小娘们

    崔建新紧紧地按住她柔嫩的娇躯,崔建新用大鸡芭对着她那红红嫩嫩的小阴核,揉弄个不停。

    她虽然是一个少妇,但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挑逗过,一时间风骚的她变得娇羞了起来,用手捂住羞红的脸蛋,大大叉开一双白嫩的大腿,随崔建新玩弄她的小骚嫩bi。

    崔建新这时伏到她的身上,一面轮流吸吮揉弄着她那两只白嫩丰满的ru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