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1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名字怎地如此古怪”

    李青萝出神半晌才说道:“继先既然清楚,不知如何分别,愿闻其详。”

    崔建新道:“那本大白花而微有隐隐黑斑的,才叫作满月,那些黑斑,便是月中的桂枝。

    那本白瓣上有两个橄榄核儿黑斑的,却叫作眼儿媚。”

    李青萝闻言喜道:“这名字取得好。”

    段崔建新又道:“白瓣而洒红斑的,叫作红妆素裹。

    白瓣而有一抹绿晕、一丝红条的,叫作抓破美人脸,但如红丝多了,却又不是抓破美人脸了,那叫作倚栏娇。

    起来请想,凡是美人,自当娴静温雅,脸上偶尔抓破一条血丝,总不会自己梳装时粗鲁弄损,也不会给人抓破,只有调弄鹦鹉之时,给鸟儿抓破一条血丝,却也是情理之常。

    因此花瓣这抹绿晕,是非有不可的,那就是绿毛鹦哥。

    倘若满脸都抓破了,这美人老是与人打架,还有什么美之可言”

    李青萝倒给他弄得没有法子,但听他说这四株茶花居然各有一个特别名字,倒也十分欢喜,但想到崔建新也自己这个专业认识还熟悉这些山茶花,不免愤愤不平,也在找个机会在崔建新炫耀一下自己的养花本事,得意的说道:“继先,你去过大理,大理茶花最多,你觉得我这花比大理怎么样”

    崔建新点头道:“大理的山茶花的确数不胜数,品类之多,数量之多,可谓是甲天下,不过青箩这种茶花,据我所知,大理人确是不种的。”

    李青萝笑吟吟的道:“是么”

    她明显不相信,当年的那个人告诉她,这种茶花大理人都很喜欢的,因为那人是大理人,她当初也就坚信不疑。

    崔建新道:“青箩不信,大可待见到段兄弟时再问段兄弟,段兄弟不但是大理人,也是那人的儿子,他最是清楚不过” 李青萝脸上变色,表情甚是复杂,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见崔建新点头默认,她火冒三丈,恨不得去挖段正淳的,心里暗道:混蛋。

    继先说得对,他根本不值得我为他伤神,竟然一直在骗我,越想越是气愤,她甚至在诅咒段延庆,因为此时她想亲手杀了段正淳,却被段延庆先杀了。

    女人啊,是不能跟她讲道理的

    李青萝带着崔建新游览观赏,指着楼前一株五色斑斓的茶花,说道:“这花旁的玉栏干,乃是真正的和阗美玉,很美,很美,继先你觉得怎么样”

    李青萝啧啧称赏花旁的栏干,就如品评旁人书法,一味称赞墨色乌黑、纸张名贵一般。

    她的神情极为得意,似是在炫耀,这是她认为最好的一本花了。

    但崔建新明显让她失望了,鄙夷的摇摇头,那种不屑让李青萝气得肺都快要炸了。

    这株茶花有红有白,有紫有黄,花色极是繁富华丽,李青萝向来视作珍品,这时见崔建新竟然颇有不屑之意,登时眉头蹙起,眼神就差没有露出杀气了。

    崔建新对李青萝的反应,心中了然,笑道:“请问青箩,此花叫作什么名字”

    李青萝气忿忿的道:“我就叫它十色茶花。”

    崔建新微笑道:“我觉得大理人给她取的名字就甚好,叫作落第秀才。”

    李青萝本来就气愤,听得崔建新说什么都打算反对的了,“呸”的一声,道:“这般难听,多半是你捏造出来的。

    这株花富丽堂皇,那里像个落第秀才了”

    崔建新笑道道:“青箩你倒数一数看,这株花的花朵共有几种颜色。”

    “一共有十七种颜色。”

    李青萝虽然不明白崔建新如此问法有何意,但还是仔细数了一遍才道。

    崔建新略微诧异的看了李青萝一眼,赞许道:“青箩倒是数得仔细,一般人都只能数出十五种颜色,青箩果然是有心人。”

    见李青萝高傲地仰着小脑袋,崔建新一阵好笑,说道:“大理有一种名种茶花,叫作十八学士,那是天下的极品,一株上共开十八朵花,朵朵颜色不同,红的就是全红,紫的便是全紫,决无半分混杂。

    而且十八朵花形状朵朵不同,各有各的妙处,开时齐开,谢时齐谢,青箩可曾见过”

    这十八学士在大理也是很罕见,崔建新也是当初在寻找无量山山洞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

    李青萝怔怔的听着,摇头道:“天下竟有这种茶花,我听也没听过。”

    崔建新道:“比之十八学士次一等的,十三太保是十三朵不同颜色的花生于一株,八仙过海是八朵异色同株,七仙女是七朵,风尘三侠是三朵,二乔是一红一白的两朵。

    这些茶花必须纯色,若是红中夹白,白中带紫,便是下品了。”

    李青萝不由得悠然神往,抬起了头,怒色自言自语:“原来他只是用一些俗花来唐突我,亏我当初还相信他的话,这些年还在念着他,亏大了”看着侃侃而谈的崔建新,她心里不由感叹:如果我早年遇到的是继先,那该多好

    “呸”自己真是不知羞涩,竟有这种念头,继先只是自己的弟弟,自己不应该多想的,我们是不可能的。

    可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可以做自己儿子的男人有感觉,不,继先是自己的弟弟,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想到这里,李青萝不禁脸色一红,红晕都蔓延到耳坠了,犹如万紫千红的鲜花,甚是好看。

    真是不知羞耻,李青萝暗道。

    崔建新继续道:“八仙过海中必须有深紫和淡红的花各一朵,那是铁拐李和何仙姑,要是少了这两种颜色,虽然是八色异花,也不能算八仙过海,那叫做八宝妆,也算是名种,但比八仙过海差了一级。”

    李青萝道:“原来如此。”

    崔建新又道:“再说风尘三侠,也有正品和副品之分。

    凡是正品,三朵花中必须紫色者最大,那是虬髯客,白色者次之,那是李靖,红色者最娇艳而最小,那是红拂女。

    如果红花大过了紫花、白花,便属副品,身份就差得多了。”

    有言道是“如数家珍”这些各种茶花原是段誉家中的珍品,他说起来自是熟悉不过。

    李青萝此时终于对崔建新心服口服,真不知道他是从那里知道这些,不由听得津津有味,叹道:“我连副品也没见过,还说什么正品。”

    崔建新指着刚才那株五色花茶道:“这一种茶花,论颜色,比十八学士少了一色,偏又是驳而不纯,开起来或迟或早,花朵又有大有小。

    它处处东施效颦,学那十八学士,却总是不像,那不是个半瓶醋的酸丁么

    因此大理人都叫它作落第秀才。” 李青萝闻言,不由得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道:“这名字起得忒也削尖酸刻薄,我看哪,这根本就是继先想出来”言下之意,是指崔建新太挑剔了,崔建新心中知其气愤,便任她取笑。

    到了这一步,李青萝实在对崔建新无语,他不但会一些足以流传千古的诗词名句,能为曼陀罗山庄的各类山茶花作诗赋词,更甚者比起她这个养花人更熟悉花的习性等,世上有几个聪明人,却是不奇怪,但偏偏崔建新的武功又是高强之极,虽然没有真实体会崔建新全力出手的情景,但她心中,隐隐有一种感觉:崔建新的武功可能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不过,现在值得崔建新全力出手的还真没有几个,当然,那些高龄老怪物除外。

    崔建新、李青萝两人在唠嗑扯淡。

    崔建新这个时候充分发挥他的口水攻势,把一些后世的笑话传说,统统绘声绘色的将出来,把个李青萝笑得花枝招展,美不胜收。

    第182章青箩招婿

    远远的王语嫣就听到母亲的笑声,她现在面对母亲的时候甚至不知道用什么心态,她的母亲现在甚至比自己还要年轻,比自己更加的美丽,随时表现出一个女人的天真和娇憨。

    这个时候的女人是最美丽的,王语嫣性子淡,从来没有人说过她漂亮,也不知道什么叫做漂亮,但此刻的她就感到自己的母亲很漂亮。

    但是明明已经人到中年的母亲,怎么可以一夜之间返老还童。

    难道那个楚先生真的有什么仙法不成

    不过,她也没有多想,母亲的变化也是她期待的那样 “青箩,语嫣很喜欢慕容复吧”

    崔建新眼睛望向不远处的王语嫣。

    阿朱每天都会出去打听慕容复的消息,然后回来告诉王语嫣。

    似乎,这已经成了她最期待的一件事了。

    “嗯,那小子就知道骗我们家语嫣,找机会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李青萝咬牙彻齿的道,她不喜欢慕容复,以前就总觉得他城府极深,不是好东西,现在想来,更确定他只是利用自己的女儿而已,但奈何女儿极爱那小子,每每想到这一点,她就心烦意乱。

    崔建新道:“慕容复是江湖上的两大年轻高手之一,号称“南乔峰,北慕容”更是青箩的外甥,青箩为何待他如此”

    “他慕容家的人全是疯子,一心想要做皇帝,皇帝是那么好做的么

    他们想死,我可不想他们连累语嫣,最可恨的是,那小子心思全在复国大业上,从来没有在乎过语嫣,每次来找语嫣都是为了练功,只是苦了语嫣。”

    李青萝恨恨的道,这些年为了女儿,她没少操心,但女儿和她当年一样,都是死性子,而慕容复又却是当今武林的风云人物,女儿看上他,这也没有办法,如果慕容家那小子不是想着复国大业,一心对语嫣好,倒是个乘龙快婿,他们两个郎才女貌最适合不过了,可是,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可是了

    不得不承认,这世上比起慕容家那小子还优秀的男子确实不多,我该怎么办才好

    难道真的要语嫣重复自己当年的痛苦吗

    对了,继先主意甚多,不如让他对啊,我怎么想不到啊,继先不就是一个好的人选吗

    慕容家那小子比继先差多了,这些天语嫣对继先的态度似乎也不错,看来他们两个有希望,我要想哥办法促成他们的事才行,免得她整天想着慕容家那小子。

    想着,想着,她的一双美目就那样闪闪发光的看着崔建新,就像是一只大灰狼盯着小黑羊似的。

    李青萝的动作,崔建新当然感觉到,一时间感觉怪怪的:不会是她想要在这里将我就地正法吧

    这也太太爽了吧

    嗯,青箩像她娘

    “继先,你觉得我们家语嫣怎么样”

    崔建新正想说我愿意,却不想李青萝问他这个问题,望向李青萝时,发现李青萝笑得很奸,至少崔建新是这样认为的。

    这里面绝对有阴谋,这是崔建新第一时间的感觉。

    “语嫣的美貌倾国倾城,天下无双,只是比起青箩还稍逊一筹。”

    李青萝放下心事后,越活越年轻,几乎与王语嫣是一个样子印出来的,但比之王语嫣又多了一缕成熟的气质,崔建新这样说确是诚心之语。

    “你少来哄我,我跟你说正经事呢,语嫣是我唯一的女儿,也是我最操心的一件事了,但她的性子,想必继先也了解,我想你去劝劝她,让她不要跟慕容复来往。”

    李青萝美目盈盈,一副期待的眼神,叫人难以拒绝。

    她想起那一晚的事情,生怕崔建新对她死心不改,便打着做他丈母娘的主意。

    只是每晚,她都会感叹:如果早点遇到继先那该多好

    那么,现在的语嫣就是自己与继先的女儿了,自己也会幸福一生。

    “只怕她不听劝。”

    崔建新闻言只得苦笑置之,他何尝不想王语嫣的心从此不挂着慕容复,最好一心想着他。

    “阿朱、阿碧两个一天整天说你如何厉害,怎么这点小事都不会答应姐姐呢”

    李青萝哀怨的盯着崔建新,似乎你不答应我就发飙的样子。

    “反正,语嫣现在是我心肝宝贝,我就把他交给你了。”

    李青萝一副耍无赖的样子。

    交给我

    怎么像是交代遗言的样子

    崔建新心里纳闷。

    见王语嫣进来,李青萝忙招招手,笑吟吟道:“语嫣,过来坐下,娘亲问你,让继先教你练武如何”

    王语嫣摇摇头,默然不语。

    她的想法与段誉一样,要不是为了慕容复她也不会去强迫自己去看那些自己不愿意看的秘籍的,她的心思全在慕容复身上,对李青萝的问题也提不起兴趣,如今她从阿朱的口中得到慕容复去丐帮可能遇到危险,恨不得长着一双翅膀飞到慕容复的身边。

    李青萝今天不再是那一身淡黄绸衫,而是换成了绿色裙子,看起来就像一个青春美丽的女孩,曲线玲珑,前凸后翘,柳眉如画,整一个绝世尤物,微怒道:“语嫣,可是慕容复那小子又来啦”

    如今的李青萝一般都不会动怒,除非是关于慕容复那小子的事情。

    她也知道女儿不喜练武,但也只是想给崔建新找个机会而已,一方面她不喜欢慕容复这个人,另一方面,她也不想崔建新对她有非分之想。

    这不是说她不喜欢崔建新,只是她已经没有那方面的心思了。

    “娘,表哥现在在丐帮,哪会赶回来”王语嫣摇头,她倒是希望表哥能为了她赶回来,可是在表哥的心中,最重要的还是复国大业。

    李青萝皱眉,心中一叹,知道女儿已经是情根深种,如今唯有希望崔建新能夺走女儿的心,毕竟崔建新比慕容复顺眼多了,哼了一声道:“让他别再来了,以后你不准再见他”

    “娘”

    王语嫣忙叫一声,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她每天最期待的就是见到慕容复,如今李青萝让你以后不要再与表哥见面,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李青萝瞪她一眼,态度强横,不屑冷笑:“哼,他们慕容家全是虚伪的东西,名气虽大,却一点儿不中用,老子是这样,儿子也是这样,只会躲在暗处耍阴谋诡计,遇到大事,只会缩成乌龟,只怕到时那小子把你卖了,你都不知道” “不会的,表哥是喜欢语嫣的”王语嫣忙分辩道。

    李青萝冷笑,脸色铁青道:“我看你是无药可救了,总之我不会让你再见他的” “娘”王语嫣第一次对抗母亲,心中很是委屈,大叫道:“我和表哥你情我愿,而且表哥有那么优秀,你为什么要拆散我们。”

    王语嫣说着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那小子有什么好的,走路都不着地,自负得紧,完全不把天下人看在眼中,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派头,一遇到高手就趴在乌龟壳里不敢出来,我看继先要比他好多了”

    李青萝满脸的不屑。

    王语嫣玉脸通红,又气又恼,不服气道:“表哥他是天下两大绝顶高手之一,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楚先生虽然也很厉害,但在江湖上却是无名小辈,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虽然她不否认崔建新的确很优秀,武功也很高强,但她也不相信崔建新会比慕容复优秀,武功会比慕容复厉害,毕竟崔建新在江湖上没有丝毫名气,而慕容复在她的眼中一直都是最完美的。

    “怎么,我说得不对”

    李青萝冷笑着看一眼她。

    崔建新笑吟吟在一旁看着,见李青萝不断地向他打眼色,他还是也不插嘴,弄她们母女二山面红耳赤,针锋对方芒。

    只是王语嫣不善争辩,眼见着不敌母亲。

    “咳”

    见她委屈得想要哭,崔建新终于不忍的清咳一声,打断了李青萝的话,笑吟吟道:“语嫣姑娘,我与乔峰乃是好友,他的武功高深莫测,为人豪气大方,是个汉子,那慕容复嘛,我没有见过,但能够与乔峰齐名,想必也差不到哪里去的,既然语嫣喜欢他,青箩应该欢喜才是。”

    王语嫣脸色一缓,听到崔建新的赞美,心中雀跃之色顿生,伴随而生的是愧疚之色,刚才为了突出慕容复的优秀,她可是特意遍地崔建新,没想到崔建新丝毫没有恼怒自己还替自己说好话,眼神向崔建新流露出感激之情。

    李青萝听崔建新这么一说,气个半死,枉自己这么帮他,他却好,一点也不领自己的情。

    崔建新见两母女变化复杂的神色,心中已然料到,微笑道:“不过,依我看来,青箩的担心也不无道理,慕容复的心思不在儿女私情,而是在什么复国大业上,对于语嫣,他未必放在心上,只怕是可惜了语嫣的一片深情,所以,语嫣应该体谅你娘亲,你娘都是为了你好”

    第183章

    “男子汉大丈夫当以事业为重,表哥他有雄心壮志,这是好事呀”

    王语嫣急忙说道,听到崔建新这么一说,也觉得自己做得过了,又说道:“娘,我知道你是为女儿好,但表哥真的不是你想的那种人的”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你表哥是什么人,娘亲还不知道吗”

    李青萝见她开口闭口都是为替慕容复求情,想不气也不行,心中甚至想到: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都白养了么

    崔建新微笑不语,只能够说,王语嫣的确很天真、很单纯。

    “我说得不对么”

    王语嫣疑惑的问,心中发虚。

    一双美目向崔建新求助般扫来,刚才崔建新为她解围,她是很感激的。

    “语嫣,你呀,听娘亲的话,娘亲不是害你”见王语嫣依然一副倔强之色,她只叹了口气道:“你真是个傻丫头”

    李青萝摇头感慨。

    见她如此痴情,李青萝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不,直到中年,她也还是是如此痴恋着那个负心人,最终却是一腔真情付流水。

    她想到此,心中一醒,抬头打量着王语嫣道:“语嫣,娘亲劝你,嫁人,不一定非要嫁给自己喜欢的,嫁一个喜欢自己的也是幸福的”

    王语嫣秀脸一红,羞道:“娘,语嫣哪里说要嫁人啦”

    她见崔建新似笑非笑的眼神瞄向她,脸蛋之上的红晕更是羞到了脖子下面,自己与娘亲争吵、说这些私事,却让崔建新这么一个外人在旁看着,脸皮极薄的她顿时感到脸上一阵火辣。

    李青萝见女儿这样,也想起自己年轻 的时候,不由一阵轻笑,难得的温和道:“好了,娘亲给你一年的时间,如果一年之后,你还喜欢你表哥,娘亲就不反对” “娘”

    王语嫣急道。

    她喜欢表哥,就算一百年后也不会变心,但如果一年不能见到表哥,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见两母女的争吵似乎又要炙热化,崔建新笑道:“青箩,照我言,既然语嫣愿意就随她吧,当年你也经历过,想必能体会这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滋味。”

    王语嫣甚是感激的望着崔建新,觉得他最是能够通情达理了。

    李青萝摆摆手道:“总之我是不准语嫣去见他的,不过,他若来,让语嫣见一见也无妨。”

    王语嫣长舒了一口气,虽然觉得母亲的话刺耳,但母亲能让表哥来,就是一个好消息。

    想到自己以后能够与表哥在一起,对崔建新的感激越来越深,只是她又不知道用什么来报答崔建新,一双星眸注视着崔建新良久,始终是想不到什么办法来报答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楚先生是好人。

    李青萝不经意瞥见了崔建新望向女儿的时候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觉得甚是疑惑,不由将目光移向女儿的方向,顿时恍然大悟:这继先果然有一套,好人都让他做光了,不过,效果似乎很不错,看样子,这事能成。

    就让我再帮继先一把吧。

    李青萝见女儿与崔建新“眉目传情”之后,心情大好,笑道:“语嫣,继先最近要学琴,娘亲见你平时弹得不错,你就教教继先如何”

    王语嫣正愁找不到报答崔建新的机会,听李青萝如此说,喜道:“是吗

    语嫣自然是愿意的,只是不知道楚先生会不会嫌语嫣弹得不好。”

    她虽然嘴上如此说,但说的弹琴之道,她还是有点骄傲的。

    崔建新笑道:“语嫣愿意教,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呢”

    王语嫣是他内定的老婆,如此良机岂能错失

    何况学会弹琴后,说不定以后还可以卖弄风骚一番,这是吸引的绝招啊

    李青萝看着二人的背影,摇头叹息,心中一阵苦涩,她想自己可能是对崔建新有好感了,但她知道她不能,趁现在还没有酿成大错,早点断了这段情比较好,想到那天晚上不由一阵阵叹息,纵使那晚有着蛇毒的原因,但她何尝不是愿意的,如果换做是别人,就算她中了春药,她也不会假以颜色。

    想到崔建新那一次的放肆,她心头顿时涌起阵阵羞色,却是升不起恼怒之色,摇摇头叹道:真是个小坏蛋,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或许语嫣才是他最好的选择吧。

    大厅内布置得极为雅致,碧绿的地毯,仿佛茵茵绿草,踩在上面与厚软的草一般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