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8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终于忍不住**的冲动,一把就抱住李青萝,双手环抱着李青萝柔腰,强行亲吻着。

    崔建新双唇紧裹李青萝玉唇,舌头向其口中乱顶,李青萝紧咬牙关,不让其进入,崔建新只得在外亲咂,觉那李青萝双唇如柔嫩光滑,甘美爽口,李青萝口中清香不时传人崔建新鼻中,沁人心脾。

    李青萝被崔建新亲咂得哼哼唧唧,不停晃动娇躯,感觉口中被堵个严实,气儿亦喘得不畅,崔建新那舌儿在李青萝口中乱冲乱撞,如撒泼之兔儿一般。

    过不多时,李青萝终于败阵,启开玉齿,李青萝感觉崔建新那滑溜溜舌儿立即伸了进去,在口内四处探试。

    李青萝那甘美之香津亦流了许多於崔建新口中,甚是甘甜,如那久酿之蜜儿一般,遂吞下几口於肚中。

    李青萝口儿原不甚大,被崔建新这一个舌头送时,就把个小小樱桃口儿塞得个满满当当。

    李青萝感觉那舌儿在自己口中翻飞,着力勾弄自己那舌头。

    李青萝待了一会,自己的舌头被崔建新所俘,也将自己舌尖吐在崔建新口里,那舌尖刚往崔建新口中一伸,遂被崔建新舌头紧紧搭住,着实吮咂,啧啧有声。

    直咂得李青萝面如火炽,浑身痒麻,李青萝虽然已不是chu女,但从没接吻拥抱,今被崔建新一拥一吻,浑身痒麻,毫无反抗只力,红脸道:“继先,再不住手姐姐生气了。”

    “青箩,你好美”崔建新艰难的蠕动着喉咙吐出这五个字。

    “我们不可能的,你快放开姐姐,否则姐姐会恨你一辈子的。”

    崔建新此时也想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李青萝中了蛇毒,虽然被崔建新吸出来了大部分毒素,但蛇性本yin,李青萝受到了其中的影响,再加上**被压抑了二十年,是以刚才才会被崔建新有机可乘。

    李青萝能够在这种情况醒了过来,知道她对这种事情有一种本能的反抗,这已经是她的底线了,要想再进一步,必须得到她的心。

    崔建新细细地上下打量怀里的李青萝,不由得再次惊叹这如同青春少女的动人美貌李青萝:细长的柳眉、明澈的双瞳、秀直的鼻樑、娇润的樱唇和光洁的香腮,那么恰到好处的集合在了同一张成熟脱俗的美靥上,还配合着一份让人无法抗拒的迷人气质;乌黑柔顺的披肩长发,越发的衬托出成熟少妇向少女气质的转变。

    婀娜妩媚;一条合体贴身的淡黄色绸缎包裹着李青萝婷婷玉立的身体上,完美的勾勒出纤细修长,苗条窈窕的优美曲线;冰雪般白皙、凝乳般光洁的肌肤拥有着那么强烈的诱惑力,尤其是低下几乎完全显露的修长双腿,晶莹洁白、光泽动人得如同皎月一般,让崔建新直瞧得魂不守舍,真是一位成熟优雅的绝色丽人

    “继先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子汉大丈夫,继先得出了一个结论,事情的发生源自于姐姐长得太美了,所以,这一切都是姐姐惹的祸,不关继先的事。”

    “好了,姐姐也没说怪你,扶姐姐回去吧”她脸蛋红的厉害,可不敢再叫崔建新背她了。

    见李青萝没有追究的意思,崔建新心中一喜,帮她整理一下后,便搀着她走。

    崔建新的确恨不得抱着李青萝大杀四方,不过如果他这样做的话,恐怕李青萝与他之间“纯洁”的感觉会出现一丝裂痕,这是他所不愿的。

    崔建新不知道的是,李青萝为了解决他们之间“纯洁”的关系,已经做了一个决定。

    第177章

    阿朱把一个可爱的枕头扔进崔建新的怀里,崔建新张开怀抱接住,并余势不停的扑向阿朱。

    阿朱小嘴惊恐的张大,当崔建新把她抱在怀里的时候,身体深处就震动了一下,抱住她柔软清香的身体时,体内顿时洋溢着一股温暖的感觉,并从里面慢慢的渗透到外面。

    崔建新微笑道:“抱着你真是舒服。”

    在被李青萝挑起浴火后,崔建新只好潜入阿朱的房间,找阿朱泻火,谁叫他现在只俘虏了阿朱,小建新同志不由感叹: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恩,人家也是呢,真想被你永远抱着。”

    虽然开始的时候阿朱恨崔建新强bao了她,甚至还以为崔建新是一个恶魔,经过后来的接触,她也发现崔建新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可怕,反而凡事都尊重自己,顺着自己,渐渐的,她也接受了崔建新,很享受崔建新对她的关心呵护,这是她从小到大都没有感受过的感觉。

    这些天崔建新也时常找她做运动,两人已经到了如胶似膝的地步了。

    而且由于就是在他胯下失去了chu女圣洁的童贞,也由于正常的生理需要,小丫头虽然刚开始时只是被迫含羞承欢,每一次都被崔建新强bao奸yin得欲仙欲死,最后也只有在他胯下娇啼呻吟、婉转相就,再最后已经是非君不能了。

    虽然崔建新为了取得李青萝的好感,时常陪伴她赏花赋诗什么的,但只要一有机会,他都会把小丫头奸yin得婉转娇啼、**迭起,在大厅里在书房的书卓上在花园里在湖上,曼陀罗山庄到处都留下了他们**交欢、合体交媾流出的yin精秽物。

    甚至有一次,崔建新趁阿朱煮饭时,偷偷潜入厨房,搂住小丫头娇柔纤软的细腰,行云布雨,小丫头又羞又怕,挣扎不从,可当他解开阿朱小丫头的衣服,握住她两只柔软饱满的**一阵抚搓时,小丫头不由得娇躯酸麻,修长的美腿一软,就被他紧搂着压在了身下,他解开小丫头上衣,解下小丫头的腰带。

    居然就在大白天里,厨房里,把小丫头脱得一丝不挂。

    他在小丫头的香唇、桃腮上一阵狂吻,然后含住小丫头娇挺雪白的ru房狂吮浪吸,更把那早已昂首挺胸的rou棒待小丫头的下身流出了粘稠滑腻的**yin水,荫道变得yin滑湿濡后,就深深地顶进小丫头的荫道中有力地抽动起来。

    想起遇到崔建新之后的种种荒唐,阿朱小丫头每次都羞红满脸,每次想起她都觉得不可思议,决定了下一次绝对不依时,到最后还是一样的结果,任君采撷。

    阿朱本来是要回燕子坞的,但由于阿碧心里挂着崔建新,要留在这里,她便和阿碧共进退。

    其实她自己也不愿离开崔建新,再加上崔建新也不让她离开,便留在这里。

    何况,她也不知道如果失去了崔建新的霸王枪,她会如何

    这些天,她已经习惯每天晚上都有个色狼潜入她的房间的感觉了。

    阿朱在崔建新怀里,娇懒的伸个懒腰,搂住崔建新的脖子道,芬芳的口气,中人欲熏。

    崔建新低头看见了直直挺立在自己眼下不及七寸的ru房,嘴里溢出津液来,看到阿朱小丫头痴迷的双眼,崔建新缓慢的吻上,单薄的白衫被崔建新的津液瞬间濡湿,清晰的露出里面红润的蓓蕾,崔建新轻轻的含住,牙齿慢慢的稔动,比刚才舒服百倍的感觉升起。

    阿朱小丫头微微的闭上眼睛,身体软成了一团面,但是胸部却是极力挺立在崔建新的面前。

    崔建新一手托住她的后背,让她的ru房可以更挺拔。

    一手搅住她的细腰,不让她滑落下去。

    崔建新缓慢的把她放在了地毯上。

    把嘴换成了手,缓慢的揉磨着,让她转换着形状。

    崔建新轻轻的吻住了阿朱小丫头粉红的小嘴,两人的舌头立刻纠缠在一起,馨香的津液在两人口里传递,迸发出醉人的**。

    吻了片刻崔建新开始问她娇嫩的耳垂,阿朱小丫头颤抖了一下,脸上升起一股酡红,动情的凝视着崔建新的双眼,从她的眼里,崔建新看到了浓浓的情谊和微薄的雾气。

    知道她已经情动。

    轻轻的咬着她细腻的脖子,崔建新把手伸到了她的下体,却被她扭动的身体躲过了。

    而是摸在了她细滑紧致浑圆的大腿上。

    玉瓷一般的触感让崔建新留恋。

    单薄的白衫,紧紧用几根带子系住,崔建新轻易的就解开,掀开白衫的瞬间崔建新的双眼微微迷住,白亮的光芒,让他有些不能逼视。

    挺拔直立的玉瓷ru房骄傲的顶着两颗蓓蕾,挺立在崔建新的面前,颤巍巍的晃动。

    她里面竟然是不着寸缕,崔建新眼睛下望就看到她平坦光洁的小腹和黑亮的下体,以及紧紧夹在一起的双腿。

    都让崔建新的目光留恋。

    崔建新缓缓的含住**,后脑被阿朱小丫头抱住,按在自己的胸前。

    崔建新的双腿去分开她的双腿,却被她滑腻的大腿阻挡,崔建新忍不住把手放在了她黑亮的下体处,稔动着根根茅草,就感觉到了油腻的液体。

    手就在软嫩丰腴的下体按了一下,阿朱小丫头立刻轻吟一声,伸开了双腿,崔建新的双腿乘机插入,阿朱小丫头再加紧的时候,就只能夹住崔建新的腰了。

    在崔建新的不断的抚弄下,小丫头滔天欲潮立时奔腾泛滥,一泻千里,不可阻止,软绵要倒崔建新伸手扶其腰,抱之在怀,为其解衣宽带,片刻裸侣露,真是个妙人儿,无处不迷人心智,看得心动,呆视不已。

    阿朱小丫头她已一丝不挂,**畏依,酥胸如脂,王乳高挺,那峰顶上档创的两粒紫葡萄下那圆圆的小肮之下,两山之间,一片令人回肠荡气的创乔丛丛芳草,盖着迷人灵魂神妙之境,全部活色生香地呈现地在他的眼乔前,娇媚望他荡笑不已,丰满润滑玉体,扭糖似的摄动,紧紧的贴着。

    这时崔建新已周身血液沸腾,热流潮水般的清白下体,他那一根玉茎便“突”一下像旗杆似的直翅了起来。

    崔建新急环抱着小丫头,如雨点般吻其娇客,两唇相合,热烈的吻、吸、允、含,四肢还抱紧紧的。

    阿朱小丫头这些天经过崔建新的调教,身体已经变得异常敏感,这下更被崔建新引发得不可收拾,那股娇艳媚劲,欢喜如狂,兴奋的奉献整个热情给情郎。

    崔建新觉是时候,将大gui头抵住阿朱小丫头穴口,轻轻的展磨,嘴含王乳,吸着。

    阿朱小丫头被棒棒抵得,一股深流慰心,口吸ru房,身上有舒舒畅快之感,但奇痒赞心。

    不觉轻抖,呻吟哼哼。

    他借yin液润滑之力,棒棒破关屯排往裹伸入,壁道渐裂直至花心,血液yin精顺流而出。

    崔建新小丫头如此娇媚艳丽,其情如火,骚浪现形,崔建新奋提起欲火,大刀阔斧,如狂风暴雨,使劲**。

    两人如猛虎博斗,战得天翻地覆,天地变色,阿朱小丫头这时**被揉得要破,搞得魂失魄散,俱酸、甜、麻、痛於身,媚眼横飘,娇声yin浇叫,呼吸急喘,以一双抖颠的**,磨着健胸,腰儿急摆,阴沪猛抬,双腿开合,夹放不已,高大肥嫩,丰满的**,急摆急舞,如旋旋鬃转,每配合其猛烈攻势,无不恰到好处。

    崔建新眼视阿朱小丫头娇容骚浪之状,嘴吻其诱惑的红唇,只手紧搂她,吸腹挺动,粗壮长大的棒棒,用劲的插其迷人之洞,发泄**,享受娇媚yin浪之劲,偿视艳丽照人之姿,无尽无休,纵情驰乐。

    这时两人已到高吵潮,乐得有点疯狂,如昏如醉,那汗水、yin液,喘气都不顾狠命的大父干。

    终至欢乐之顶,二五jing液互合,畅快的休息着,闭目沉思。

    崔建新想刚才,她那骚浪yin媚,如火如荼的动作,内媚之劲,阳揪烫具夹吻得舒畅,其娇艳见之眼花了乱,玩得心胸皆酥,痛快灵魂出,烫行陶醉的昏沉沉,那股味儿,可说初尝到。

    阿朱小丫头yin媚之气已解,觉得身行形飘荡,神游太虚,再想到欢乐之境,又羞又喜,这可爱的人儿,给佑侣于毕生难忘美梦,舒适痛快,自己怎么那处骚荡,赤体纵送,毫无顾侣虑。

    崔建新粗大的手,抚摸舒适,粗大的棒棒,肉得痛快,迷人眼神,照浇照射入心胸,心神荡动不已,那当儿真好,不觉四肢夹紧他,她抱得浇乙紧紧的,似怕他跑亖,并送上香舌。

    他知其娇情,故意吊其味口,以乙衣服擦去汗水,温柔的吻,含允着细嫩的舌头拥抱温存着。

    “好舒服,也好难受呢,真是让人家欲罢不能”阿朱小丫头手抚摸其面,注视着情郎,一对修长舒展得像两支长剑,一张大行创小适度的嘴,展露出一丝密样的微笑,两须和额角,皆着一些汗水,创粗壮的臂,紧搂着,纠缠着,其粗壮的棒棒硬挺着,还插在穴里。

    崔建新壮实健美的身体压住阿朱小丫头,那男性所特有的,突起的胸肌,随着均称的吸吸,一起一伏,显得那么壮而有力。

    崔建新用力吸阿朱小丫头的红唇,然后用舌尖拾逗着阿朱小丫头充满暖香、湿气和唾液的芳口中。

    他先是在阿朱小丫头的小嘴里前后左右转动,时时与她湿滑的舌头缠在一起。

    一会儿,崔建新感觉舌头有点儿发麻,刚从阿朱小丫头嘴里抽出来,没想到她滑腻柔软的丁香妙舌却伸出来钻进崔建新的嘴里,激情的用舌尖四处舔动,在崔建新的口腔壁上来回舔着,崔建新热烈地回应起阿朱小丫头的丁香妙舌热烈地交缠着。

    阿朱小丫头玉体颤抖,更用力的和崔建新的舌头纠缠,追求无比的快感,嘴对嘴的吸吮对方嘴中的残留唾液。

    崔建新含住阿朱小丫头滑腻柔软鲜嫩的丁香妙舌,如饥似渴地吮吸起来,如饮甜津蜜液似的吞食着阿朱小丫头丁香妙舌上的津液吞人腹中。

    经过一个香甜的长吻,两人嘴唇分开,阿朱小丫头双臂仍然挂在崔建新脖子上,霜塞雪的香腮粉红恍如桃花绽放,娇羞地张开秀目,凝视着崔建新,万分娇羞想离开崔建新的双唇时,崔建新即刻搂着她的螓首,不让她的双唇离开他的嘴,继续吮吸她嘴中的香液,把滚烫的舌头挑进她嘴里,接着再次开始挑逗起她的香舌。

    阿朱小丫头亮晶晶的美目闭得紧紧的,洁白细腻的玉颊发烫飞红,呼吸越来越粗重,玉臂将崔建新抱得更紧。

    身体的摩擦让崔建新明显感到阿朱小丫头胸前那对饱满涨鼓鼓的**在上下起伏,激荡着他的**。

    他不禁更用力愈加贪婪的吸吮着阿朱小丫头湿滑柔嫩的香舌,吞食着香舌上的津液,似乎恨不得将阿朱小丫头的丁香妙舌吞入肚子里。

    崔建新有意将胸口贴紧阿朱小丫头涨鼓鼓的富有弹性的圣母峰极力挤压着,大手隔着衣服按住阿朱小丫头的胸前蓓蕾,一阵狂捏,只觉触手绵软盈盈一握,嘴唇贴住她湿热的双唇。

    弄得阿朱小丫头心慌意乱,春兴萌发。

    另一只还停留在大腿上的色手也展开了行动,爱抚上阿朱小丫头丰满浑圆的大腿,然后慢慢的将手探入她双腿之间,径直抚摩揉捏着阿朱小丫头最隐秘之处。

    阿朱小丫头的鼻里传出一阵阵的咿唔之声,臀部有意无意的轻摆回应着他手指的动作。

    樱唇启张之际,一阵阵香馥馥如幽似兰的馨香自她芳口和琼鼻呼出,**之间感觉痒酥酥的,热乎乎的,且直沁心扉,让人意乱神迷。

    看见阿朱小丫头千娇百媚令人沉醉的娇羞之态,差点让崔建新忍不住把她就地正法。

    当崔建新继续用力吸时,阿朱小丫头感觉到疼了,丁香妙舌在崔建新嘴中挣扎着直欲收回,但是无济于事。

    阿朱小丫头看崔建新不停止,急得使劲哼哼,头左右摇动。

    崔建新也适时的张开嘴放开她香舌头来,阿朱小丫头傲挺的酥胸不住的起伏,不停地喘气,温热清香的呼吸喷在崔建新脸上,崔建新感觉很是舒服。

    阿朱小丫头被他揉搓得娇躯轻轻颤抖,麻酥酥的感觉刺激着空虚好久的芳心,羞羞怯怯却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惬意,欺霜塞雪的娇颜红霞弥漫,媚态横生,春意盎然,美眸眯着,红唇启张急促地喘息:“坏大哥,你想让我透不过气来啊”

    崔建新意犹未尽地舔着嘴边的液汁,道:“不会的,我可以帮你呼吸。”

    阿朱小丫头羊脂白玉般的玉靥隐含春意,秋水盈盈的美眸娇媚的看着崔建新道:“想的到美,我不会在上你当了。”

    接着又低声惊呼一声,道:“快把你的手拿开。”

    说着不等崔建新动手,就急不可待的抓起他的色手,抽离自己的隐秘之处。

    崔建新看着带有丝丝水迹地手指,邪笑道:“小猪猪,你这么快就湿了。”

    阿朱小丫头一听,连忙夹紧了双腿,抓住他的色手,想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娇怒嗔道:“你才是小猪猪。”

    崔建新道:“我是小公猪,你是小母猪。

    〃阿朱小丫头脸上挂着羞涩的微笑,当她的目光和崔建新四目交接的时候,美丽的大眼睛微微眯起。

    白皙的脸颊浮上红晕,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带动高耸酥胸轻微起伏,崔建新轻轻拉起她的小手,用含情幕幕的眼光看着她,道:“宝贝,你真美。”

    阿朱小丫头的手心泌出不知何等心情的汗水,用亮丽的美眸娇媚地一看他,嗯了一声,算是回答崔建新哪充满异样色彩的三个字,此时是无声胜有声。

    第178章

    阿朱小丫头看见崔建新色色的目光盯着她**扫视,不由娇嗔妩媚的白了他一眼,像是在怪他只看不动。

    崔建新仿佛接受到了她的信息一样,把丫头的苗条娇躯抱在怀中,将嘴巴慢慢的压近她樱桃般的性感小嘴。

    阿朱小丫头闭上眼睛,微微撅起嫣红的嘴唇,崔建新马上用嘴封住她柔软的嘴唇,四唇相接轻柔厮磨,阿朱小丫头张开小嘴,滑嫩的舌头伸进了崔建新的口腔,围着崔建新的舌头打转,崔建新吸吮她的香舌湿吻,阿朱小丫头将她的小手更紧的抱着崔建新的腰,崔建新的双手从她纤细柔软的小腰缓慢的向她圆润滑翘的雪臀移去,停在柔软滑腻的臀瓣上大力的揉捏,阿朱小丫头的嘴唇间马上发出阵阵呻吟。

    崔建新的双手紧接着从她圆润滑翘的雪臀缓缓上移,手从后背绕到胸前轻轻的抚摸,隔着薄薄的白色玫瑰花肚兜感觉出娇挺柔软。

    阿朱小丫头轻轻扭动窈窕**,崔建新将下身靠近阿朱小丫头嫩白的大腿,舌头围着她的舌头打转。

    阿朱小丫头嘴唇里传出来的嗯嗯声更响,温软的**发热发烫。

    激吻过后的阿朱小丫头把头靠在崔建新厚实的肩膀上,崔建新看着浑圆的**包夹出深邃的乳沟,崔建新满心欢喜地将丫头白玉半球形丰硕的嫩乳隔着白色玫瑰花肚兜握入手中揉搓,接着用嘴贴上白色玫瑰花肚兜包裹的饱满酥胸,闻着嫩白乳肉散发的醉人**,伸出舌头舔动罩杯中央微微硬立的蓓蕾。

    抬起头看着她的酥胸,高耸的酥胸是那样的嫩白,粉红**挺立。

    此时的阿朱小丫头是无比的性感,饱满酥胸耸在白皙酥胸上,柔滑的玉臂垂在乳峰两侧,使原本深邃的乳沟更加诱人。

    崔建新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将脸伏于阿朱丰盈香馥馥的酥乳中间。

    嘴贪婪地吸吮着她粉嫩的**。

    她蠕动着娇躯情不自禁的低呼着崔建新的名字,在崔建新背上热情地抚摸着,崔建新的唇在娇挺的红润**缠绵,阿朱小丫头按着崔建新的头贴在滚烫的肌肤上,手指在崔建新的黑发中穿梭,小嘴里快乐地呻吟着。

    阿朱小丫头吹弹可破的脸晕红,隐生春情,樱口中发出的呻吟声渐高,呼吸粗浊。

    崔建新也是**渐起,神魂飘荡,更为用力地吸吮舔舐着蓓蕾,揉按着酥乳。

    忽然,阿朱小丫头修长圆润的嫩腿缠在他屁股上,将崔建新的屁股用力向下压,使硬挺的宝贝紧紧地抵压在她芳草萋萋鹦鹉洲上。

    虽然隔着小裤裤,但阿朱小丫头犹感觉到崔建新宝贝的硬度和热度。

    她顿时再次春潮涌动,将浑圆挺翘的粉臀在下转动,以使宝贝磨擦着骚痒的蜜谷,虽是隔靴搔痒,却也聊胜于无,略解骚痒。

    片刻,欲火高涨的阿朱小丫头竟化被动为主动,用尽全身的力量把崔建新翻身压下,然后狂热的低头将嘴唇附上他的结实的胸口,伸出香舌去反舔起崔建新的蓓蕾,学着他围绕着蓓蕾打转、吮吸、轻咬。

    崔建新是着实被阿朱小丫头的举动吓了一跳,一直以来他都认为大学讲师的她是温柔端庄大方高雅的,可没想到**难耐之下的她会变得轻浮放荡急切。

    他拂弄着她顺滑的秀发,右手绕到她的脑后解开水晶发夹,释放亮丽的秀发,使她更加性感动人。

    渐渐的阿朱小丫头的身子慢慢的往下移去,伸出白净的纤纤玉手,微微颤抖着把崔建新的裤头脱了下来。

    那根男性的庞然大物立刻跳了出来,威风凛凛地昂然而立,又粗又长的粉红色的巨物。

    阿朱小丫头用滑滑的小手轻轻抓着崔建新翘得老高的霸王枪捋上捋下地滑动,千娇百媚地白了他一眼,樱桃小嘴地吐气如兰地道:“是没见过像你这么大的。”

    “你还见过比我小的么”

    崔建新笑道。

    “我”

    阿朱粉脸通红,她就见过崔建新的霸王枪,只是心理面觉得大,但是不是比其他人大就不知道了,不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