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2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终于在丫头的引导下崔建新进入了她迷人的狭窄中,探索她的神秘,侵入她的极境,把她那最艳丽的春情激发,一道幽幽的情爱磁性光环又在这个女人身上无形无影中现出,让崔建新狂挺而入,崔建新身体的**狂潮也一**高涨,把身下的人儿推上节节高涨的情潮至境,丫头也星目迷离,人的意识开始迷散,分不清方向了,哪里还顾得着还在前面的阿碧,她还有一丝丝的理智,她还不敢大声呻吟 她双手紧紧的抱着崔建新的熊腰,皓齿紧紧咬着下唇,不敢让自己发出yin荡的呻吟声

    她那娇媚的月容之上泛起了激情的晕红,琼瑶小鼻微微喘息着,冒出一滴滴的香汗,鼻翼扇动气若幽兰。

    偷情带来的那种强烈的兴奋感让她深深迷醉,那根霸王枪直顶住了她的花心,惊恐与羞耻的感觉犹如xing欲的摧化剂一般,渐渐地将她那一丝丝的理智一步一步地淹没掉,但她还是紧守着心中的一丝清明:不能叫出来,因为她再叫出来的话让阿碧听到,她知道,如果不是那个美丽的错误,此时在崔建新身下呻吟的就是阿碧了,所以她只好默默的承受着崔建新的攻击带来的快感,强忍着不能呻吟的难受,她不敢面对阿碧。

    第164章湖底戏珠

    崔建新双手紧紧抱着丫头的臀部,腰部也一下一下的**着,但因为空间的原因幅度不是很大,但那种偷情与征服的快感,让他比往常更要兴奋不已,在一直不停的**爽快中,彻底地征服身前正在默默承受着自己**的丫头

    不过他也不是胆大包天,只想在阿碧不知情的情况下与阿朱玩人类最喜欢的游戏,貌似这样才能带给他最大的快感。

    崔建新搂着丫头那柔美的腰臀,霸王枪紧紧插在她的花源深处之中,然后慢慢的抽出,又轻轻的插入,他腾出一只手来拨弄丫头硬起的酥胸,微微一用力,丫头忍不住一声娇呼,微微闭上的那双明眸一下子睁开,她瞪着在做恶作剧的情郎,看着他脸上的坏笑,眼睛里的邪异,她媚眼如丝地作了一个娇嗔的表情,随即拼命咬住自己的下唇,忍住崔建新带来的巨大快乐强制压制住不让自己发出那yin秽的呻吟声,但这样却瘙痒无比,比起体内的空虚还要来得难受,但她也不想失去体内的充实感

    渐渐她已经忍不住低声娇哼着了,但还是丝毫不敢呻吟大大声

    崔建新给她的强烈快感让她那丰腴微隆的**用力向前挺动,以求更大的快感。

    崔建新也抱住她的美臀挺动,滑润窄迫的深渊紧紧地包裹着崔建新入侵的火热。

    她轻轻地扭摆着丰臀,迎合着情郎

    丫头螓首摇晃,娇喘吁吁,娇靥含春,她的俏首无力的靠在崔建新的肩膀上,下身还在配合的挺动,这种偷情的刺激却比任何时候都有来得兴奋。

    这时候的阿碧突然自然自语了起来:“奇了怪了,怎么船突然摇晃起来了

    现在的风并不大呀”

    这句话让阿朱羞得无地自容,但小手也不放松紧紧的抱住崔建新,以让他的霸王枪更加贴近自己的瘙痒之源。

    崔建新道:“丫头,舒服吗”

    “嗯但也很难受”丫头那吹弹可破的脸蛋之上泛起了一圈又一圈的红晕,媚目如春,性感的小嘴忘情地呻吟,艰难的吸着空气,然后舒服的吐出来,如兰的香气散发在空气之中。

    那挺在胸前的丰硕压在崔建新的胸膛,气喘吁吁,气若幽兰,小嘴微开微合的,眼里春情荡漾,娇躯颤抖不已,因为空间的原因,崔建新并不难施展平生所学,只能缓缓的抽动着,虽然可以很深入的抽动,但阿朱感觉还是不够。

    崔建新也明白,自己抽动得太快,否则,分分钟都会沉船的。

    此时丫头美艳媚荡的小嘴急速地呼着气,只见她星眸半闭,红唇微张,性感的檀口不断喷出如兰般的香气,那种**蚀骨的神情真是勾魂摄魄。

    崔建新迅速吻住了她的香唇,舌头顶入她的口中,丫头没有抗拒而是主动的迎上小舌头而他缠绵。

    丫头用力地拥着崔建新,用两条粉臂紧缠住他的脖子,诱人的香唇狂吻着他,不知谁才是主动。

    他如饥渴的沙漠游民喜获甘霖般狂吸猛吮她檀口里的甘露津液,啧啧之声此起彼落,更与她的香滑舌头纠缠扭卷,两人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粗重起来。

    崔建新忘情地含着丫头滑滑腻的小舌头,疯狂吸吮她口腔里的唾液玉津,更用舌头与丫头的香滑舌头纠缠扭卷,热情的深吻着。

    丫头主动地回吻着崔建新,口液源源不绝绝地送入对方的口里,两人皆忘情地纠缠一团。

    直到两人都吻到呼吸困难,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分开的舌头还互相牵着一丝银丝。

    丫头的脸蛋无比的羞涩通红,腹下有着一团团的烈火燃烧着,花蜜不受控制不断地涌。

    看着丫头**的脸蛋,还有她强自忍住不敢发出的呻吟声的表情,崔建新抑制不住自己的爱意,温声道:“丫头,你叫出来吧。”

    丫头使劲的摇摇头,喘着粗气道:“阿碧会发现的。”

    崔建新见阿碧那快要扭曲的小脸蛋,心痛不已,问道:“丫头,你真的很难受吗”

    阿朱懒得说,给他一个白眼,意思表达的很清楚:这不是废话吗

    知道阿朱的想法,崔建新不再废话,眼睛遇到一样的光芒闪过,似乎在想些不可告人的阴谋诡计,紧接着便听见“扑通”一声,那是有人掉进了湖里的声音,紧接着而来的又是扑通的一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跌下水了

    没有,没有谁跌下水,第一声音是阿朱被崔建新推下湖水的声音,第二个声音是崔建新下水的声音,不错,崔建新想要在湖底与阿朱共赴巫山**,只有这样才能让阿朱尽情的欢爱,只有这样,崔建新才能得到无限的激情。

    这么大的动作,阿碧当然不可能毫无觉得,听见有人下水的声音,又感觉到船上浮起来了,顿时知道怎么回事,连忙急道:“楚大哥,你们怎么了”

    说着她居然也想往下跳,崔建新心中一惊,连忙道:“阿碧,你快把船稳住,在船上等我们,阿朱扭到脚了,失足在湖中可能有危险,我先潜下去找她”阿碧闻言,虽然有点不明所以,但也得答应,这种事情她也不敢马虎,焦急的在船上等着崔建新和阿朱。

    阿朱被崔建新推下水后便立即想到崔建新的意图,便在原水中等着崔建新,崔建新找到了阿朱后当然不会这么快将她抱上船,拉着她的手潜到湖底,感觉到湖底的压力让阿朱几乎抵挡不住,连忙运气内力,气聚丹田,将内力护住全身,顿时身上出现了一个直径一米大的光圈,将两人和湖水隔离开来。

    屏住呼吸的阿朱得到氧气的补给连忙贪婪的呼吸着,但崔建新没有给她多少时间,才吸入几口新鲜的氧气,便被崔建新吻住小嘴。

    在崔建新我舌间突破她那两片柔腻的芬芳之时,一股香津玉液立即灌入了他的口中,阿朱柔滑的舌尖本能的闪躲著崔建新那灵舌的搜寻,她的头部开始摇摆,如丝的浓黑秀发搔得我脸颊麻痒难当,崔建新忍不住用手扶住她的头深吻探寻,“唔”

    阿朱玉颊羞红如火,娇羞地轻啟玉齿,崔建新火热地卷住了阿朱柔嫩香甜的娇滑玉舌狂吮浪吸。

    “嗯嗯嗯”

    阿朱娇俏的小瑶鼻火热地娇羞轻哼。

    此时的阿朱已是媚眼如丝、眉黛含春,肚兜已被崔建新往上推,一双敏感坚挺的玉峰,毫无屏障地落入了崔建新的手中,在崔建新时而温柔、时而强猛的揉搓抚爱当中,阿朱乳上的蓓蕾已然绽放,雪白**上那两点娇媚粉嫩的红点,仍诱的人心痒难搔。

    偏偏崔建新的技巧还不只此,在春心荡漾的阿朱默许当中,崔建新的手已滑入了阿朱衣服内。

    阿朱感到自己的背后被崔建新的一双大手顺肩胛到腰际不断抚摸,被抚摸过的地方热乎乎的感觉久久不去。

    在深深的蜜吻中,崔建新感觉到阿朱抬起了一条腿,骨肉匀称的小腿磨擦著崔建新的**的腿肌,她的胯间已因小腿的抬起而大开,因为内力光圈的原因,在水里的崔建新和在陆上一样,只是内力的消耗太大而已,这也能让崔建新清楚的看到她胯下粉红色的花瓣。

    丫头现在的表情可是非常的羞涩抚媚,她的媚眼迷蒙而朦胧,晕红的双颊,像一个娇羞的小姑娘的粉脸一般憋得通红通红的,仿佛天边那火海般的晚霞,充满着神秘般的美感,极具诱惑力。

    崔建新低下头吻上了她下腹部细嫩的皮肤,接着往下移动,接着崔建新拨开阿朱那令人着迷的小嫩穴,伸长舌尖舔上她的小花瓣,阿朱被崔建新这一舔,全身一阵抖颤,不由自主的将双腿叉开,将红嘟嘟的小嫩穴对着崔建新的眼前再次开始流出了一股又一股的yin水。

    从崔建新的手指的湿润感,崔建新可以知道阿朱的嫩穴已流了相当多的yin水了,于是崔建新用手指夹住阿朱嫩穴裂缝上的阴di突,一边夹一边又压又抚摸着。

    “喔好舒服喔啊美死了啊美死了”

    当他的两根手指轻轻捏住阿朱那敏感万分、娇滑柔嫩的阴di揉弄轻搓时,一声又一声、一串又一串迷乱狂热而又羞答答的娇喘从她的樱桃小嘴发出,她的玉体欲火如焚,那下身深处的幽径越来越感到一阵强烈的空虚和酥痒,一股渴望被充实、被填满、被紧胀,被男人猛烈佔有、更直接强烈地**刺激的原始生理冲动佔据了脑海的一切思维空间,少女芳心欲念高炽,但又娇羞万般,只见阿朱那秀美的娇靥因熊熊的肉欲yin火和羞涩而胀得火红一片,玉嫩娇滑的粉脸烫得如沸水一样,含羞轻掩的美眸半睁半闭崔建新的指尖滑入触碰到阿朱滑溜的花瓣, 阿朱的花瓣摸起来相当的柔软,而嫩穴裂缝上充满了yin水,像是在引导着崔建新的手指进入似的滑润,于 是崔建新将手指插入阿朱的花瓣里,也让阿朱发出了喘息声,激烈的分泌着yin水。

    “喔啊嗯我啊再插进去喔快我的**痒了啊”

    崔建新将中指往阿朱嫩穴深处插,感受到阿朱**里的嫩肉紧紧抱住的感觉,崔建新一边搅动着阿朱的yin水 ,一边 用大拇指及食指挑逗阿朱饱满的**上的阴di,崔建新用大拇指由上方压住阿朱敏感的阴di。

    第165章

    “啊对楚大哥嗯快玩阿朱的小豆豆啊对嗯就这样喔好美啊啊 美死阿朱了啊”

    舒适的美感让阿朱忍不住的抬高她的臀部,用腰在空中划着圆,身体也激烈的扭动着,让崔建新更兴奋的用插在阿朱的中指和压在阿朱阴di上的拇指强力夹住,有韵律的做着压迫。

    “啊不行喔太舒服了啊楚大哥快喔我受不了了嗯啊用力喔再用力啊”

    崔建新的手指有节奏的强弱运动,似乎让阿朱产生了很大的效果,她一边仰头呻吟着,一边分泌更加浓稠的yin水。

    “啊不楚大哥快我受不了了啊”崔建新用手指挑逗阿朱的嫩穴,看着被自己双手挑逗而大胆扭动的阿朱,崔建新真有点受不了,阿朱隆起的**上长着整齐的荫毛,而茂盛的荫毛下非常诱人的如红色瀑布的花瓣,正泛着光泽。

    “喔楚大哥嗯快阿朱求求你我的**好痒啊快我的**好难受 ”接着崔建新掰开阿朱的双腿,将脸埋在她鲜红色的嫩穴上,崔建新伸出舌头,用舌尖舔上阿朱的嫩穴,崔建新的 舌尖一触 碰时,阿朱浓郁的yin水就这样进了崔建新的嘴里,紧接着崔建新将阿朱的花瓣扳开,让舌尖伸入里面,这让阿朱的腰扭动了起来。

    迷失在**之中的阿朱已经顾不着羞涩了,只想尽情的发泄内心的**。

    “啊就是这样喔就是这种感觉快快舔阿朱的**嗯啊快用力舔阿朱的骚 穴 啊好美啊”

    崔建新像用舌头舔舐着阿朱的yin水,然后让舌尖越过阿朱嫩穴上方的阴di,在舔舐了几次后,阿朱的阴di开始闪着光泽,激动的叫声也变成陶醉的声音。

    “喔好美啊嗯阿朱美死了啊对用力舔喔快嗯再用力舔”

    每当崔建新的舌头舔上阿朱的嫩穴时,阿朱的嫩穴就渴求般的张开哆嗦着,温暖的yin水也无止境的溢出,于是崔建新双手放在她的大腿内侧,使劲的往外压,如此一来,阿朱嫩穴上的裂缝就被挤压到崔建新面前,看着阿朱闪耀着光泽且扭曲的花瓣,崔建新忍不住的开始吸吮着阴di,用舌头按摩它。

    “喔好啊啊楚大哥快啊舔我的小豆豆啊用力喔好美啊啊美死阿朱死了啊”

    看着阿朱摇动着的嫩穴裂缝,崔建新更将想把手指插进去,于是崔建新将阿朱膨胀的像红豆的 阴di含在 嘴里,旁边的手指则滑溜的插入阿朱的嫩穴,崔建新先将中指伸入阿朱的花瓣,再用其他手指将阿朱的荫唇掰开, 然后将中指干进阿朱的嫩穴。

    “哦好啊啊楚大哥快插进去啊阿朱的**不行了啊痒死人家了啊 崔建新插入阿朱嫩穴里的手指往里弯时,阿朱**里的嫩肉像是迎接崔建新似的蠕动起来,于是崔建新的手指 立刻往阿朱嫩穴更深处插,这让阿朱更yin荡的叫了出来,yin水也像溃提般的流了出来,让她的大花瓣到小花瓣都闪耀着美的光辉。

    “啊啊楚大哥嗯啊阿朱不行了喔阿朱要泄了啊 ”

    阿朱拱起了臀部摇晃着,嫩穴里遍布皱褶的嫩肉,像是争先恐后的夹住崔建新的 手指,崔建新知道阿朱快泄了,于是崔建新更用力的吸吮着阿朱的阴di,也更用力的用手指插着她的嫩穴。

    “啊不行喔泄了啊阿朱又泄了嗯美死阿朱了嗯好爽啊”

    在湖底,阿朱终于不用顾忌内心的羞涩,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表现出来,只觉欢悦无比,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崔建新的舌尖在阿朱的嫩穴里转了起来,这让阿朱激动的双手死紧的抱住了崔建新的头部,往她的小嫩穴上按得紧紧的,让的崔建新的舌尖碰到她的阴di,于是崔建新对着阿朱的阴di舔着、吸着

    喔喔嗯阿朱爽死了啊喔阿朱要啊啊 这时,崔建新突然将舌头抽出,“啊啊啊”

    感到空虚难耐的阿朱发出一声声“难受”的呻吟,娇躯扭动不已,表示空虚寂寞需要充实,崔建新将中指插入,阿朱的私处十分紧迫,紧紧容得下一根手指,崔建新的中指与阿朱的下体紧密结合得丝丝不漏,那根中指在阿朱雪白粉嫩的修长美腿忽进忽出,入则尽根,记记贴肉,出则缓快交替,湿润的手指有时全部退出那茵黑柔毛掩盖的桃源秘处,有时则正好卡在那因挤迫而喷张的两片肥厚的大唇肉上。

    崔建新兀自勤奋地耕耘,我手指用力,抖动如狂,插得越来越深,抽得越来越急。

    “啊好美喔啊我美死了嗯我受不了了啊好舒服喔”

    阿朱欲仙欲死的娇吟**,偶尔混合著粘湿手指**之际带起的yin水飞起、滋滋动人的水声,不由忽感浑身酥软,宛似失去了全身的力气,纵然闭上眼睛,脑海裡想象着崔建新的手指变幻成霸王枪在鲜红蜜壶中进入出没的情景,挥之不去。

    阿朱此时似乎完全迷失了自我,在崔建新的手指的拨弄下蠕动迎合,娇息喘喘,螓首左右摇摆,秀髮飞散,一双星眸似开似闭,贝齿紧咬的红唇鲜艷欲滴,雪臀好似波浪起伏般连连扭耸旋顶,当然手指还不够充实,她需要的是那种几欲要涨破自己的私处的那种充实感,她正自不知如何是好之际,忽然只见崔建新的手指猛地向阿朱做一连串连环进击,手指用尽了力量,同时附上一丝内力来使得她的私处不那么疼痛,他的手指**如风,噗滋声不绝於耳,中指在热烫的紧密小蜜壶内轻旋廝磨,轻刮她的肉壁。

    突然,一**快感欲浪如怒潮卷来,阿朱再也撑不住,尖叫一声,四肢锁紧崔建新的中指,一道热滚烫辣的阴精涌出,阿朱玉体一阵电击般的酸麻,幽深火热的湿滑荫道膣壁内,娇嫩yin滑的粘膜嫩肉紧紧地箍夹住那火热抽动的中指,一阵不由自主地、难言而美妙的收缩、夹紧,“唔唔唔轻轻点唔唔轻点唔啊喔什什麼啊唔好好多唔好好烫喔”

    阿朱的呻吟的频率加快,是刚才的好几倍,紧接着她的子宫内射出了股宝贵的阴精,美貌如仙、清纯可人的绝色少女玉靨羞红,芳心娇羞万分。

    射出宝贵的阴精后,阿朱花靨羞得緋红,玉体娇酥麻软,滑嫩粉脸娇羞含春,秀美玉颊生晕。

    娇躯全身乏力,将要跌倒之际被崔建新抱住,便靠在崔建新的怀里喘着粗气。

    “楚大哥,你真棒美死阿朱了”

    阿朱那双醉人而神秘灵动的眉眼此时半病贾ざ8艚廾舷虑岵缥伤拱愕墓馊蟊嵌宋12乖螅且砜希哂琶赖娜岽轿17徘岽缰ダ及愕挠南闳绱悍绨阆诖藿ㄐ碌牧成稀br >

    崔建新那颗悸动如鼓的心被她的**之弦抽打得血脉賁张,胯下充血盈满,胀成紫红色的大gui头肉冠将她那阴埠賁起处的浓密黑丛中充满蜜汁的粉嫩花瓣撑得油光水亮。

    顾及到她才刚刚泄身,崔建新便忍住一会儿,等她恢复过来,再宠幸她。

    当然,崔建新不会完全停止动作,一边已将他的右手转移至阿朱饱满挺耸的玉峰下方,他技巧地碰触著阿朱那充满弹性的大**,便放肆地捧住阿朱沉甸甸的右乳,轻搓慢揉地缓缓爱抚起来。

    崔建新拥抱著阿朱软滑细腻的娇躯时,一阵阵少妇的幽香迎面掩至,阿朱娇媚的喘息,鼓鼓的酥胸不停的起伏,这一切让崔建新都欲火沸腾。

    他吻住了阿朱微张的红唇,将娇嫩嫣红的柔软唇片含在嘴中,极尽温柔地用自己的渗透吮吸舔弄,双手更是扫过她唇片的每一寸肌肤,舌头顶开了她的牙关,与主动迎上来的丁香小舌相互交缠,舌尖与舌尖激情顶撞,时而又展转缠绵。

    随后他飢渴的辗转狂吻著阿朱娇嫩的红唇,舌头在她檀口内肆意四处乱舔,双手在阿朱凹凸有致、香滑细腻的娇躯上乱揉捏摸,已勃起的棒棒不停的向她股间挤压顶撞著。

    意乱情迷的她禁不住樱唇微张,迎入了男人极具侵略性的舌头

    她的凶相小舌主动伸了出来跟他纠缠在一起,津液互渡,两人舌来舌往,相互交缠着,亲吻着

    当两人的嘴唇分开之时,一跳银色的丝线在黄橙橙的油灯映照之下变得十分旖旎

    这时的崔建新,身体之中的欲火的已经膨胀到了一个极点

    霸王枪也威武到了极点,已经练到最高境界,百战不殆。

    感到崔建新内心的怜惜,阿朱不禁心中甜蜜,自己得到了这么大的欢乐,而情郎却因为她的身体不能承欢忍耐到了现在,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她脸色通红却坚定的道:“楚大哥,我可以的,你插进去吧。”

    见崔建新爱怜的眼神,她只想楚大哥狠狠的在她的体内发泄,就算将她鞭笞得遍体鳞伤,她也无怨无悔。

    她一手引导著崔建新有比鸡蛋还粗的坚硬大gui头趁著蜜液的湿滑刺入了她的花瓣,崔建新深吸一口气,抑制著内心澎湃的欲浪,将那已经胀成紫红色的大gui头触碰到她胯下已经油滑湿润的花瓣,gui头的肉冠顺著那两片嫩红的花瓣缝隙上下的研磨,一滴晶莹浓稠的蜜汁由粉艷鲜红的肉缝中溢出,崔建新的大gui头就在这时趁著又滑又腻的蜜汁yin液,撑开了阿朱的鲜嫩粉红的花瓣往裡挺进,感觉上那肿胀的大gui头被一层柔嫩的肉圈紧密的包夹住。

    “啊”

    阿朱本以为自己能受得住,但进来后才知道,那根本不是她一个小姑娘能够对付得了的,但她不想崔建新担心,只好忍住极大的疼痛。

    崔建新知道自己膨胀到了极点的霸王枪不是阿朱能够受得了的,但强烈的**让他没有停下,怜惜阿朱的他,慢慢的**起来。

    阿朱娇靨羞红、含羞脉脉,雪白玉体裸裎,就如一朵娇羞万分、清纯可人的深谷幽兰,崔建新胯下的棒棒不由得又挺胸抬头。

    崔建新把这千娇百媚的绝色尤物娇软雪白的玉体紧紧压在身下,双手分开阿朱修长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