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5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姚伯当道:“怎么”

    有崔建新在身边,阿碧对这些武林高手也不甚害怕,柔声道:“任谁都难保有病痛伤残,小时候不小心摔一跤,说不定便跌跛了腿,跟人交手,说不定便丢了一手一目。

    武林中的朋友们身上有什么拐伤,那是平常之极的事,是不是”

    姚伯当只得点了点头。

    阿碧又道:“这位诸爷幼时患了恶疾,身上有些疤痕,那有什么可笑

    男子汉大丈夫,第一论人品心肠,第二论才干事业,第三论文学武功。

    脸蛋儿俊不俊,有什么相干”

    姚伯当不由得哑口无言,哈哈一笑,说道:“小姑娘的言语倒也有些道理。

    这么说来,是老夫取笑诸兄弟的不是了。”

    阿碧嫣然一笑,继续道:“老爷子坦然自认其过,足见光明磊落。”

    转脸向诸保昆摇了摇头,道:“不行的,那没有用。”

    说这句话时,脸上神情又温柔,又同情,便似是一个做姊姊的,看到小兄弟忙得满头大汗要做一件力所不胜的事,因此出言规劝一般,语调也甚是亲切。

    诸保昆听她说武林中人身上有何损伤乃是家常便饭,又说男子汉大丈夫当以品格功业为先,心中甚是舒畅,他一生始终为一张麻脸而郁郁不乐,从来没听人开解得如此诚恳,如此有理,待听她最后说“不行的,那没有用”便问:“姑娘说什么”

    心想:“她说我这天王补心针不行么

    没有用么

    她不知我这锥**有一十二枚钢针。

    倘若不停手的击锤连发,早就要了这老家伙的性命。

    只是在司马林之前,却不能泄漏了机关。”

    阿碧已经知道了他的秘密,见他还在装疯卖傻但又不想青城派被他的诡计蒙骗,便打算道破这一切:“你这天王补心针,果然是一门极霸道的暗器”

    诸保昆身子一震,下意识道了一声“哦”司马林和另外两个青城派高手不约而同的叫了出来:“什么”

    诸保昆脸色已变,心急事情一次败露便解释说道:“姑娘错了,这不是天王补心针。

    这是我们青城派的暗器,是青”字第四打的功夫,叫做青蜂钉” 崔建新微笑不语,阿碧想性子他是了解的,也就在一旁看戏,反正有他在谁也奈何不了阿碧,除非是天山童姥这等人物现身,否则,就算是慕容博从少林寺回来,崔建新也不惧,这段时间,崔建新一刻也没有浪费,功力已大有长进,加上霸王令、六脉神剑等绝招,如果不是面对那些绝世高手,他都有一战之力。

    阿碧微笑道:“青蜂钉的外形倒是这样的,你发这天王补心针,所用的器具、手法,也确和青蜂钉完全一样,但暗器的本质不在外形和发射的姿式,而在暗器的劲力和去势。

    大家发一枚钢镖,少林派有少林派的手劲,昆仑派有昆仑派的手劲,那是勉强不来的。

    你这是”

    阿碧对崔建新非常信任,崔建新这样说那么就是了,只是她还没有说完,诸保昆便按捺不住性子,眼光中陡然杀气大盛,左手的钢锥倏忽举到胸前,只要锤子在锥尾这么一击,立时便有钢针射向阿碧。

    旁观众人中倒有一半惊呼出声,适才见他发针射击姚伯当,去势之快,劲道之强,暗器中罕有其匹,显然那钢锥中空,里面装有强力的机簧,否则决非人力之所能,而锥尖弯曲,更使人决计想不到可由此中发射暗器,谁知锥中空管却是笔直的。

    亏得姚伯当眼明手快,这才逃过了一劫,倘若他再向阿碧射出,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如何闪避得过

    但诸保昆见她如此丽质,毕竟下不了杀手,又想到她适才为己辨解,心存感激,喝道:“姑娘,你别多嘴,自取其祸。”

    就在此时,一人斜身抢过挡在阿碧之前,却是崔建新,见这诸保昆要对阿碧不利他当然不能视若无睹,不过见这人后来因为一念之仁动手慢了不少,才没有动怒而已,否则,诸保昆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也亏了诸保昆因为阿碧刚才的良心发现,要不小命就糊里糊涂的交待在这里就太冤枉了但诸保昆毕竟向阿碧出了手,崔建新不可能就此放过他,“滚”诸保昆只听这一声当头棒喝便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凌空倒飞,将后面的椅子压碎,受了些皮肉之苦,这还是崔建新手下留情的缘故。

    崔建新使的正是自创的霸王爪,众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见武功高强的诸保昆倒飞出去,细心的人只见崔建新的左手微微弯了一下,由于崔建新刚才出声怒斥,大家都知道是他所为,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以音攻击,知道的也被他拿神鬼莫测的手段吓坏了。

    手掌微微弯一下,就让一个高手毫无抵抗之力,就算南乔峰也没有如此手段吧

    阿碧见崔建新第一时间站到自己面前保护自己,心中一阵甜蜜,想道:楚大哥很在乎我呢。

    她呆在慕容复身边,也算得上见识过各家各派武功,但对楚大哥这一招还是感动不可思议,不过看到崔建新是因为她险些遇险而动怒,心中犹如抹了蜜一般。

    她对诸保昆的出手并不恼怒,微笑道:“诸大爷,你不下手杀我,多谢你了。

    青城、蓬莱两派世代为仇。

    你所图谋的事,八十余年之前,贵派第七代掌门人海风子道长就曾试过了。

    他的才干武功,只怕都不在你之下。

    所以你就算杀了我,也没用的。”

    她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有楚大哥在,你是杀不了我的。”

    青城派众人听了这几句话,目光都转向诸保昆,狠狠瞪视,无不起疑:“难道他竟是我们死对头蓬莱派的门下,到本派卧底来的

    怎地他一口四川口音,丝豪不露山东乡谈”

    “青蜂钉”是青城派的独门暗器,“天王补心针”则是蓬莱派的功夫。

    诸保昆发的明明是“青蜂钉”阿碧却称之为“天王补心针”这一来青城派上下自是大为惊惧。

    要知蓬莱派和青城派一般的规矩,也是严定非山东人不收,其中更以鲁东人为佳,甚至鲁西、鲁南之人,要投入蓬莱派也是千难万难。

    一个人乔装改扮,不易露出破绽,但说话的乡音语调,一千句话中总难免泄漏一句。

    诸保昆出自川西灌县诸家,那是西川的世家大族,怎地会是蓬莱派的门下

    各人当真做梦也想不到。

    司马林先前要王语嫣猜他的师承来历,只不过出个题目难难这小姑娘,全无怀疑诸保昆之意,哪知竟得了这样一个惊心动魄的答案。

    这其中吃惊最甚的,自然是诸保昆了。

    原来他师父叫作都灵道人,年青时曾吃过青城派的大亏,处心积虑的谋求报复,在四川各地暗中窥视,找寻青城派的可乘之隙。

    这一年在灌县见到了诸保昆,那时他还是个孩子,但根骨极佳,实是学武的良材,于是筹划到一策。

    他命人扮作江洋大盗,潜入诸家,绑住诸家主人,大肆劫掠之后,拔刀要杀了全家灭口,又欲奸yin诸家的两个女儿。

    都灵子早就等在外面,直到千钧一发的最危急之时,这才挺身而出,逐走一群假盗,夺还全部财物,令诸家两个姑娘得保清白。

    诸家的主人自是千恩万谢,感激涕零。

    都灵子动以言辞,说道:“若无上乘武艺,纵有万贯家财,也难免为歹徒所欺,这群盗贼武功不弱,这番受了挫折,难免不卷土重来。”

    那诸家是当地身家极重的世家,眼见家中所聘的护院武师给盗贼三拳两脚便即打倒在地,听说盗贼不久再来,吓得魂飞天外,苦苦哀求都灵子住下。

    都灵子假意推辞一番,才勉允所请,过不多时,便引得诸保昆拜之为师。

    第149章

    都灵子除了刻意与青城派为仇之外,为人倒也不坏,武功也甚了得。

    他嘱咐诸家严守秘密,暗中教导诸保昆练武,十年之后,诸保昆已成为蓬莱派中数一数二的人物。

    这都灵子也真耐得,他自在诸府定居之后,当即扮作哑巴,自始至终,不与谁交谈一言半话,传授诸保昆功夫之时,除了手脚比划姿式,一切指点讲授全是用笔书写,绝不吐出半句山东乡谈。

    因此诸保昆虽和他朝夕相处十年之久,一句山东话也没听见过。

    待得诸保昆武功大成,都灵子写下前因后果,要弟子自决,那假扮盗贼一节,自然隐瞒不提。

    在诸保昆心中,师父不但是全家的救命恩人,这十年来,更待己恩泽深厚,将全部蓬莱派的武功倾囊相授,早就感激无已,一明白师意,更无半分犹豫,立即便去投入青城派掌门司马卫的门下。

    这司马卫,便是司马林的父亲。

    其时诸保昆年纪已经不小,兼之自称曾跟家中护院的武师练过一些三脚猫的花拳绣腿,司马卫原不肯收。

    但诸家是川西大财主,有钱有势,青城派虽是武林,终究在川西生根,不愿与当地豪门失和,再想收一个诸家的子弟为徒,颇增本派声势,就此答允了下来。

    待经传艺,发觉诸保昆的武功着实不错,盘问了几次,诸保昆总是依着都灵子事先的指点,捏造了一派说辞以答。

    司马卫碍着他父亲的面子,也不过份追究,心想这等富家子弟,能学到这般身手,已算是十分难得了。

    诸保昆投入青城之后,得都灵子详加指点,哪几门青城派的武学须得加意钻研。

    他逢年过节,送师父、师兄,以及众同门的礼极重,师父有什么需求,不等开言示意,抢先便办得妥妥贴贴,反正家中有的是钱,一切轻而易举。

    司马卫心中过意不去,在武功传授上便也绝不藏私,如此七八年下来,诸保昆已尽得青城绝技。

    本来在三四年之前,都灵子已命他离家出游,到山东蓬莱山去出示青城武功,以便尽知敌人的秘奥,然后一举而倾覆青城派。

    但诸保昆在青城门下数年,觉得司马卫待己情意颇厚,传授武功时与对所有亲厚弟子一般无异,想到要亲手覆灭青城一派,诛杀司马卫全家,实在颇有不忍,暗暗打定主意:“总须等司马卫师父去世之后,我才能动手。

    司马林师兄待我平平,杀了他也没什么。”

    因此上又拖了几年。

    都灵子几次催促,诸保昆总是推说:青城派中的“青”字九打和“城”十八破并未学全。

    都灵子花了这许多心血,自不肯功亏一篑,只待他尽得其秘,这才发难。

    但到去年冬天,司马卫在川东白帝城附近,给人用“城”字十二破中的“破月锥”功夫穿破耳鼓,内力深入脑海,因而毙命。

    那“破月锥”功夫虽然名称中有个“锥”字,其实并非使用钢锥,而是五指成尖锥之形戳出,以浑厚内力穿破敌人耳鼓。

    司马林和诸保昆在成都得到讯息,连夜赶来,查明司马卫的伤势,两人又惊又悲,均想本派能使这“破月锥”功夫的,除了司马卫自己之外,只有司马林、诸保昆,以及其他另外两名耆宿高手。

    但事发之时,四人明明皆在成都,正好相聚在一起,谁也没有嫌疑。

    然则杀害司马卫的凶手,除了那号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姑苏慕容氏之外,再也不可能有旁人了。

    当下青城派倾巢而出,尽集派中高手,到如苏来寻慕容氏算帐。

    诸保昆临行之前,暗中曾向都灵子询问,是否蓬莱派下的手脚。

    都灵子用笔写道:“司马卫武功与我在伯仲之间,我若施暗算,仅用天王补心针方能取他性命。

    倘若多人围攻,须用本派铁拐阵。”

    诸保昆心想不错,他此刻已深知两位师父的武功修为谁也奈何不了谁,说到要用“破月锥”杀死司马卫,别说都灵子不会这门功夫,就是会得,也无法胜过司马卫的功力。

    是以他更无怀疑,随着司马林到江南寻仇。

    都灵子也不加阻拦,只叫他事事小心,但求多增阅历见闻,不可枉自为青城派送了性命。

    到得苏州,一行人四下打听,好容易来到听香水榭,云州秦家寨的群盗已先到了一步。

    青城派门规甚严,若无掌门人的号令,谁也不敢乱说乱动,见到秦家寨群盗这般乱七八糟,都是好生瞧他们不起,双方言语间便颇不客气。

    青城派志在复仇,于听香水榭中的一草一木都不乱动半点,所吃的干粮也是自己带来。

    这一来倒反占了便宜,老顾的满口唾沫、满手污泥,青城派众人就没尝到。

    崔建新两人突然到来,奇变陡起。

    诸保昆以青城手法发射“青蜂钉”连司马卫生前也丝毫不起疑心,哪知崔建新一眼便看破,告诉阿碧后,善良的阿碧更是一口叫破。

    这一下诸保昆猝不及防,要待杀她灭口,只因一念之仁,下手稍慢,已然不及。

    何况“天王补心针”五字既被司马林等听了去,纵将王语嫣杀了,也已无济于事,徒然更显作贼心虚而已。

    这当儿诸保昆全身冷汗直淋,脑中一团混乱,一回头,只见司马林等各人双手笼在衣袖之中,都狠狠瞪着自己。

    司马林冷冷的道:“诸爷,原来你是蓬莱派的”

    他不再称诸保昆为师弟,改口称之为诸爷,显然不再当他是同门了。

    诸保昆承认也不是,不承认也不是,神情极为尴尬。

    见识到崔建新的武功,他可不敢再灭阿碧的口了,他在青城派潜伏多年,自然不是愚蠢之辈,知道刚才崔建新已是手下留情了。

    司马林双目圆睁,怒道:“你到青城派来卧底,学会了破月锥的绝招,便即害死我爹爹。

    你这狼心狗肺之徒,忒也狠毒。”

    双臂向外一张,手中已握了雷公轰双刃。

    他想,本派功夫既被诸保昆学得,自去转授蓬莱派的高手。

    他父亲死时,诸保昆虽确在成都,但蓬莱派既学到了这手法,那就谁都可以用来害他父亲。

    诸保昆脸色铁青,心想师父都灵子派他混入青城派,原是有此用意,但迄今为止,自己可的确没泄漏过半点青城派武功。

    事情到了这步田地,如何能够辩白

    看来眼前便一场恶战,对方人多势众,司马林及另外两位高手的功夫全不在自己之下,今日眼见性命难保,心道:“我虽未做此事,但自来便有叛师之心,就算给青城派杀了,那也罪有应得。”

    当下将心一横,只道:“师父决不是我害死的”

    司马林喝道:“自然不是你亲自下手,但这门功夫是你所传,同你亲自下手更有什么分别”

    向身旁两个高高瘦瘦的老者说道:“姜师叔、孟师叔,对付这种叛,不必讲究武林中单打独斗的规矩,咱们一起上。”

    两名老者点了点头,双手从衣袖之中伸出,也都是左手持锥,右手握锤分从左右围上。

    诸保昆退了几步,将背脊靠在厅中的一条大柱上,以免前后受敌。

    司马林大叫:“杀了这叛徒,为爹爹复仇”

    向前一冲,举锤便往诸保昆头顶打去。

    诸保昆侧身让过,左手还了一锥。

    那姓姜老者喝道:“你这叛徒奸贼,亏你还有脸使用本派武功。”

    左手锥刺他咽喉,右手小锤“凤点头”连敲三锤。

    秦家寨群盗见那姓姜老者小锤使得如此纯熟,招数又极怪异,均大起好奇之心。

    姚伯当等都暗暗点头,心想:“青城派名震川西,实非幸至。”

    司马林心急父仇,招数太过莽撞,诸保昆倒还能对付得来,可是姜孟两个老者运起青城派“稳、狠、阴、毒”四大要诀,锥刺锤击,招招往他要害招呼,诸保昆左支右绌,倾刻间险象环生。

    他三人的钢锥和小锤招数,每一招诸保昆都烂熟于胸,看了一招,便推想得到以后三四招的后着变化。

    全仗于此,这才以一敌三,支持不倒,又拆十余招,心中突然一酸,暗想:“司马师父待我实在不薄,司马要师兄和孟姜两位师叔所用的招数,我无一不知。

    练功拆招之时尚能故意藏私,不露最要紧的功夫,此刻生死搏斗,他们三人自然竭尽全力,可见青城派功夫确是已尽于此。”

    他感激师恩,忍不住大叫:“师父决不是我害死的”

    便这么一分心,司马林已扑到离他身子尺许之处。

    青城派所用兵刃极短极小,厉害处全在近身肉搏。

    司马林这一扑近身,如果对手是别派人物,他可说已然胜了七八成,但诸保昆的武功与他一模一样,这便宜双方却是相等。

    烛光之下,旁观众人均感眼花缭乱,只见司马林和诸昆二人出招都是快极,双手乱挥乱舞,只在双眼一睐的刹那之间,两人已折了七八招,钢锥上戳下挑,小锤横敲竖打,二人均似发了狂一般。

    但两人招数练得熟极,对方攻击到来,自然而然的挡格还招。

    两人一师所授,招数法门殊无二致,司马林年轻力壮,诸保昆经验较富。

    顷刻间数十招过去,旁观众人但听得叮叮当当的兵刃撞击之声,两人如何进攻守御,已全然瞧不出来。

    更多好书请访问668

    第150章神鬼莫测霸王爪

    孟姜二老者见司马林久战不下,突然齐声唿哨,着地滚去,分攻诸保昆下盘。

    凡使用短兵刃的,除了女子,大都均擅地堂功夫,在地下滚动跳跃,使敌人无所措手。

    诸保昆于这“雷公着地轰”的功夫原亦熟知,但双手应付司马林的一锥一锤之后,再无余裕去对付姜孟二老,只有窜跳闪避。

    姜老者铁锤自左向右击去,孟老者的钢锥却自右方戳来。

    诸保昆飞左足径踢孟老者下颚。

    孟老者骂道:“龟儿子,拚命么”

    向旁一退。

    姜老者乘势直上,小锤疾扫,便在此时,司马林的小锤也已向他眉心敲到。

    诸保昆在电光石火之间权衡轻重,举锤挡格司马林的小锤,左腿硬生生的受了姜老者的一击。

    锤子虽小,敲击的劲力却着实厉害,诸保昆但觉得痛入骨髓,一时也不知左腿是否已经折断,当的一声,双锤相交,灵星闪爆,“啊”的一声大叫,左腿又中了孟老者一锥。

    这一锥他本可闪避,但如避过了这一击,姜孟二老的“雷公着地轰”即可组成“地母雷网”便成无可抵御之势,反正料不定左腿是否已断,索性再抵受钢锥的一戳。

    数招之间,他腿上鲜血飞溅,洒得四壁粉墙上都是斑斑点点。

    崔建新见阿碧皱着眉头,撅起了小嘴,知她厌憎这一干人群相斗殴,弄脏了这雅洁的房舍,微微一笑,看她能忍耐道何时,毕竟这里是她的地方,他也不好随便出手,师出无名。

    诸保昆一招“李存孝打虎”使将出去,当当两声,恰好挡开了司马林和姜老者击来的两锤,跟着转身,歪歪斜斜的退出三步,正好避过姜老者的三下伏击。

    姜老者这一招伏击锥锤并用,连环三击,极是阴毒狠辣。

    诸保昆这三步每一步都似醉汉跟跄,不成章法,却均在间不容发的空隙之中,怡好避过了对方的狠击,两人倒似是事先练熟了来炫耀本事一般。

    这三下伏击本已十分精巧,闪避更是妙到颠毫。

    秦家寨群盗只瞧得心旷神怡,诸保昆每避过一击,便喝一声采,连避三击,群盗三个连环大采。

    青城派众人本来脸色阴沉,这时神气更加难看。

    诸保昆走这三步“张果老倒骑驴”时,全没想到后果,脑海中一片混混噩噩,但觉死也好,活也好,早就将性命甩了出去;没料到青城、蓬莱两派截然不同的武功,居然能连接在一起运使,就此避这这三下险招。

    他心中的惊骇,比秦家寨、青城派诸人更大得多了。

    诸保昆想也不想,小锤和钢锥在身前一封,便在此时,司马林和孟老者双锥一齐戳到。

    三人原是同时出手,但在旁人瞧来,倒似诸保昆先行严封门户,而司马林和孟老者二人明明见到对方封住门户,无隙可乘,仍然花了极大力气使一着废招,将两柄钢锥戳到他锤头之上,当的一击,两柄钢锥同时弹开。

    诸保昆更不思索,身形一矮,钢锥反手斜斜刺出。

    姜老者正要抢上攻他后路,万万想不到他这一锥竟会在这时候从这方位刺到。

    “曲径通幽”这一招是青城派的武功,姜老者熟知于胸,如此刺法全然不合本派武功的基本道理,诸保昆如在平日练招时使将出来,姜老者非哈哈大笑不可。

    可是就这么无理的一刺,姜老者便如要自杀一般,快步奔前,将身子凑向他的钢锥,明知糟糕,却已不及收势,噗的一声响,钢锥已插入他腰间。

    他身形一晃,俯身倒地。

    青城派中抢出二人,将他扶了回去。

    司马林骂道:“诸保昆你这龟儿子,你亲手伤害姜师叔,总不再是假的了吧”

    司马林怒道:“你有本领,便杀了我”

    诸保昆这招“月下过洞庭”本来大步而前,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