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随着一声娇羞轻呼,一股乳白粘稠的阴精从秦红棉幽谷深处的子宫内流射而出,顺着浸透在幽谷中的霸王枪,流出幽谷,流出臀沟,沿着玉股,浸湿刀白凤中沾染着的沙发。

    秦红棉已是香汗淋漓、娇喘吁吁,她被崔建新干得欲仙欲死,床上地上已是yin精**斑斑,狼藉秽液不堪入目崔建新从来没有想到,与一对师姐妹同时也是一对岳母同床会带给他如此强烈的冲击,那种超越伦理的禁忌快感让他激动的快失去理智了,她们两人让他获得了前所未有的享受,满足了隐藏在他内心深处的某些黑暗的**,这种**在每个人的内心当中都会存在,只是一般人都不大可能会有机会去实践,潜藏在崔建新内心深处的**不禁想到了更多的激情疼爱。

    第131章人家还是第一次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是木婉清的内心最真实的写照,当然,崔建新也是同样的想念木婉清的。

    走到木婉清的房间,发现房门是开着的,崔建新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木婉清应该不是那种粗心大意的人,这也不符合她的性子,接着崔建新就听见一声声低泣的声音,循声望去,正是来自木婉清,此时她正趴在自己的香榻之上默默的哭泣着,那种伤心的样子,可把崔建新的心都哭碎了,崔建新隐隐感到,木婉清的伤心应该是与自己有关,难道是

    崔建新不希望是这样。

    崔建新默默的走到她的身边,伸出双手将她搂入怀中,她也顺从的让崔建新搂抱着。

    她就那样躺在崔建新的怀抱里伤心的抽泣着。

    过了了一会儿,声音渐止,木婉清抬起头来,伤心欲绝的看着崔建新,问道:“为什么”

    此时她的眼睛哭得红肿,满脸梨花带雨的,甚是伤心,表情带有一种绝望、不舍、茫然,此时崔建新终于能够肯定,木婉清果然是知道秦红棉与自己的事。

    本来她只是想去看看师傅秦红棉的,哪里想到自己会听到这么yin靡的一幕,没错,只是听到,因为她已经没有勇气去看了,她心底深处有一个美好=的想法,她希望那声音不是听到师傅的,更希望那声音不是听到楚郎的,但她怎么可能会听错,她是如此的熟悉他们的声音。

    本来她听到情郎的声音,她是应该高兴的,情郎回来了,她不应该高兴么

    但那可是她的师傅,这要她如何接受 崔建新知道此时解释是没意义的,唯有紧紧抱住她,感受她的温暖,他不能分手,他害怕自己一放手,木婉清就会冲动的离开。

    “是真的吗”

    木婉清希望崔建新能亲口告诉她,让她的幻想彻底破灭。

    “婉儿,我需要你”

    崔建新默认了。

    木婉清听到情郎如此说真是既伤心又感动,伤心的是,情郎背叛了她,与甘宝宝欢爱,她还能接受,因为这是钟灵所犯下的错,她是默认的,但现在对象是她的师傅,她如何能释然

    秦红棉将她抚养成人,在她的心里面,秦红棉就是她的娘亲,母女共侍一夫

    她虽然不懂人情世故,但也知道什么叫做乱lun。

    而感动的是,从情郎的话语中,她听出情郎对她的眷恋与爱意,既然这样,情郎为什么要背叛她呢

    师傅也不应该是这种人才是事情为什么会这样

    她开始反思了

    感觉到木婉清的情绪慢慢的回复过来,崔建新一喜,温柔的看着木婉清,眼神充满了爱意,哪怕是梁朝伟的一双电眼恐怕也有所不及,崔建新扶着她的肩膀道:“婉儿,你能听我解释吗”

    听到情郎如此期待的语气,如此充满爱意的眼神,如此温柔的声音,木婉清如何拒绝得起来,何况她本来就愿意相信自己的情郎,木婉清也没有说话,只是一双本来失神的眸子此时正充满生机的,期待的看着崔建新,希望他能告诉自己一个自己能够接受的理由。

    崔建新于是将那天的事情完完本本的告诉木婉清,其中并没有一丝丝的参假,因为那天他是的的确确不知道那黑衣女子就是秦红棉的,不过,就算知道他也不会放过她的。

    “是真的吗”

    木婉清想再确定一次。

    “当然是真的,难道你连你师父也不相信吗”

    听到崔建新的确认,木婉清终于放下心了。

    “我我”崔建新知道她还是很难接受与自己的师傅分享一个男人,为了安慰她,将她的娇躯搂紧一点,柔声道:“婉儿,你体谅一下你师傅,好吗

    难道你希望你师傅又回到深山幽谷里居住么

    你师傅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自己地方幸福,你难道忍心吗

    相信我好么

    我会对你们好的”

    “既然我师傅爱上了你,我当然不能如此不孝,楚郎,你让我离开好吗,师傅这些年的确过得很苦,我相信你能好好的照顾她的。”

    木婉清这时终于做了一个决定,如果是对象是别人,她一定会争取,而且是不择手段,但如今面对的是听到师傅,她不敢不想也不能,只好选择离开。

    “那你呢,难道你就没有为自己想过

    你真的舍得吗”

    崔建新真的很无语,说了这么多,木婉清终究还是木婉清。

    “我我”她一咬牙,樱唇也像是要咬破了,隐隐约约的於痕可见,却终于说出口:“只要师傅能幸福,我就心满意足。”

    崔建新本来就知道,秦红棉在木婉清的位置很重,但 不知道秦红棉的教育竟能让木婉清做出如此大的牺牲。

    “放屁,我不允许”崔建新突然的暴怒,让木婉清吓了一大跳,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崔建新发这么大的火,在她的记忆中,崔建新似是那种玩世不恭的人子,将一切事情都不放在眼里,他会生气,但不会暴怒,崔建新突然变了一副模样让木婉清有点不适应。

    木婉清不知道,崔建新的确不会发脾气,那是因为没有事情触犯到他的底线,而他的底线就是他的女人。

    “婉儿你听着,我不允许,我绝对不允许让一个我深深爱着的而又深深爱着我的女人离开我,无论是什么原因也不允许,如果你要固执的离开的话,我发誓,永远都将不再见你师傅,你要明白,在我的心里,你和你师傅一样重要,都是缺一不可的,你是很伟大,你成全了你的师傅,但又有谁来成全我,你难道没有想过我的心情,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对我来说很残忍

    还是你认为我们的感情对你来说是可有可无的吗”

    “我我没有,我”木婉清被崔建新说得惊慌失措起来,她真的没有想那么多,她只是单纯的想师傅过得好一点而已,她没有想过要伤害任何人,更没有想过情郎会受到如此大的伤害,“可我该怎么办”

    木婉清这次是真的六神无主了。

    “婉儿,不要离开好吗,我会想你的,你师傅知道的话,也不会好过的。”

    崔建新知道木婉清那傻傻的小脑袋想的是什么,要不是实在害怕她会离开,也不会发这么大的火,他实在是太在乎她了。

    “楚郎,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真的对不起,以后我不会了。”

    木婉清终究是爱着崔建新的,她也不忍伤崔建新的心。

    崔建新欢喜若狂,突然抱起木婉清转了几圈,大笑了起来:“好好,婉儿不走了,哈哈” 木婉清此时的心中也是甜丝丝的,情郎如此在乎她,她能不幸福吗

    “楚郎,我们以后都能这么幸福吗”

    木婉清贪婪的躺在崔建新的怀抱中,她发现自己也像钟灵妹妹那样,很喜欢这个怀抱,但她却不能和钟灵妹妹争。

    “当然能”崔建新肯定的说。

    “如果,如果我坚持要离开,你真的会不再见我师父吗”

    木婉清突然问一句。

    崔建新笑道:“小傻瓜,没有如果,我要抓住的东西,我是永远不会放手的,即使偶尔失手,最后还是会紧紧握在我的手心 你是跑不掉的,你注定了只能是我的女人,所以,你还是乖乖的留着我身边的吧”

    “你真霸道”木婉清嗔道。

    “那你喜欢吗”

    崔建新笑道。

    “喜欢”木婉清的声音犹如蚊子般的大小,不过凭崔建新的功力,当然能听的清清楚楚。

    “婉儿,你知道天为什么会离我们这么远吗”

    崔建新的眼神充满了挑逗,接下来应该是有什么事要发生吧,似乎也顺理成章。

    “我这么会知道这个”木婉清理所当然的白了崔建新一眼,然后期待崔建新的下文,崔建新这样说必定有他的理由,她很清楚这一点。

    “我知道。”

    崔建新淡淡的说道,眼底深藏了一股不知名的笑意。

    木婉清惊讶的看着情郎,虽然她知道自己的情郎懂得很多,但她却不相信他连天文地理也精通,一双凤眸正发光的盯着崔建新。

    “因为神了解我们的需要,所以把天放得离我们那么远,而把女人放得离男人那么近”崔建新理所当然的说道。

    “强词夺理”木婉清瘪瘪嘴娇道,她开始感觉到一丝丝的凉意了,会内功的她,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感觉的,难道是自己的内力退步了

    不对啊,自从与楚郎欢爱以来,自己的内力不但没有退步,反而增强了不少。

    虽然崔建新没有强大的双修功法,但当崔建新与人交合时,金丹却能自动运转,当女子的元阴进入崔建新的体内时,就会被金丹吸收,然后转化为真气,当崔建新she精法时候就会将其中的一部分真气送回到女子的体内,但由于没有合适的双修功法,功效不显著,但时间长久了,也是能够感到内力有了不少的增长的,只是没有那些双修功法所记载的那么厉害就是了。

    “婉儿,既然神把你放得放得离我那么近,那么,我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呢”

    崔建新yin笑道。

    “做点什么”

    木婉清看到崔建新充满**的眼神后,终于反应了过来道:“色狼”木婉清起身准备逃跑,但崔建新怎么会如她所愿,他可是有准备的。

    她正疑惑今天晚上的楚郎怎么变得那么浪漫而温柔了,还以为他变了,原来骨子里的银荡性子一点也没有变。

    “你你不要碰我,我我。”

    木婉清吱吱唔唔的说不出话来,她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可以威胁到崔建新的。

    “我我什么,你倒是说出来呀,我倒要看看你能怎么样

    美人,你就服了我吧,待会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做欲仙欲死了。”

    崔建新一副yin相的道,十足十一个街头小混混,而木婉清就是一个良家了,可惜的是这里并没有英雄,良家惨遭蹂躏是迟早的事情。

    “你你,你待会能不能温柔点,人家还是第一次。”

    木婉清扭扭捏捏的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脸蛋红彤彤的,娇艳欲滴,可爱极了。

    额,崔建新这次是被雷到了,他怎么能想得到木婉清会突然爆出这么有才的一句话来,这实在是太经典了

    第132章修炼

    高莫高于无量山,古柘南郡一雄关。

    分得点苍绵亘势,周百余里皆层峦。

    嵯峨权奇发光泽,耸立云霄不可攀。

    无量山,绵延百里,雄奇险峻。

    只见高耸的崖壁上,一条玉龙飞流而下,碎玉喷珠,大气磅礴。

    蛟龙入深潭,形成一个清凉的大湖。

    瀑布四周植被茂密,云气氤氲,绿树苍翠欲滴,那是人间少有的绿,那是无量山之绿。

    位于山涧之间有一道自然的鬼斧神工,哗哗之声不绝于耳,横将过去是一堆堆的乱石,那瀑布从天而降,似是万马奔腾,毫不留情的撞击在那堆乱石上。

    那从极高之处倾落下来的瀑布,那巨大的冲击力砸在岩石上,出滔天的轰隆声,卷起千层浪,甚是壮观,升腾的水雾,被阳光的折射在半空时而隐现绚丽的彩虹,甚是美观。

    不知道这些瀑布要是冲击在一个人的身上,那会怎么样

    本来这里是不该有人存在的,现在却有一赤膊着上身的身影,在那威力巨大的瀑布底下,任凭那咆哮着的瀑布冲击着他的的身体。

    那人的体格很是健壮,全身肌肉的线条非常完美,符合黄金比例的身高,如果京城的一些怨妇看到这么一个猎物,必会疯狂。

    只见那人的身躯泛起一层诡异的淡淡的金黄色,整个人就像是别一个金黄色的光圈包围着,此时他正爆着一根根盘旋如蚯蚓般的青筋,一看就知道这是非常有爆发力的那种,他在干什么

    不错,他现在就是在用身躯来硬抗那从天而降的瀑布的冲击,每一次的冲击对他来说都是一种严格的体力考验,更是一种心性的考验,毅力的考验,承受着这来自大自然的天威不是谁都坚持得下去的,每一下都能让你产生放弃的念头,但他没有想过放弃,一个月了,他终于能够在大自然的天威之下坚持不懈,当你看到巨大的瀑布落下时,谁都会以为,那人会被冲垮吧,他没有,只见他脚步微微下滑,很快又被他给顶了上去。

    这是人力与自然力量的抗衡,人定胜天。

    旁边一块空地之上有一个女子的形影,不,这不能说是一块空地,因为这里到处都是大小不一的石头,只见那女子翩然若惊飞的鸿雁,婉约若游动的蛟龙。

    容光焕发如盛夏的桃花,体态轻盈如春风中的杨柳。

    她时隐时现象轻云笼月,浮动飘忽似风吹落雪。

    远而望之,明洁如朝霞中升起的旭日;近而视之,鲜丽如绿波间绽开的新荷。

    她体态微小,肩窄如削,腰细如束,秀美的颈项露出白皙的皮肤。

    既不施脂,也不敷粉,长眉弯曲细长,红唇鲜润,牙齿洁白,一双善于顾盼的闪亮而精灵的大眼睛,两个面颧下甜甜的小酒窝。

    她姿态优雅青春,举止时而温文娴静时而活泼好动,情态柔美和顺,声音清脆如莺。

    她脚着鹿皮做成的小鞋子,穿着一件薄雾般的粉红色裙子,隐隐散发出幽兰般的清香,在一块又一块的石头上徘徊。

    忽然又飘然轻举,且行且戏,但那双精灵闪了的大眼睛总是瞧着瀑布低下的半裸男,不用说大家也知道,此女正是钟灵小丫头,而正在硬抗瀑布冲击的肌肉男正是崔建新。

    一个月了,崔建新除了与秦红棉甘宝宝木婉清三女颠鸾倒凤之外,就是和钟灵到这里修炼,本来崔建新是想着一个人来着,但钟灵小鬼头太缠人了,硬是要跟着崔建新,于是崔建新也就把她带来了,但为什么其他的几女没有来呢

    那是因为她们都被崔建新搞垮了身子,只要有点力气,崔建新都不会放过她们,她们现在就算是有力气也只能装作没有力气了,虽然她们很迷恋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但也不能不要小命啊

    如果丢了小命,以后都不能享受那种温柔了。

    你别看崔建新刚才站在瀑布之下,面临瀑布的冲击只是轻轻的退了一步就没事了,刚刚开始的时候,崔建新甚至不敢站在刚才的那个位置,只是选择站在那里的边缘,因为那里承受瀑布的压力要比中心地带小的多,但是即使如此,刚才开始的时候,崔建新还是会被那强大的冲击力给弄的酿颤不堪,每一次都被直接甩飞出去,惊得钟灵那弱小的心灵大起大落不已,就是这样,钟灵想到自己,她害怕在某一天会成为楚大哥的累赘,所以她这些天也很用心的练习凌波微步,但心中最大的牵挂还是她的楚大哥,就在这种有意与无意之间,竟然极为符合凌波微步的精髓,将凌波微步连至大成,虽然在速度这方面,钟灵会略微输给崔建新,但胜在精妙,让对手完全弄不清你的意图,以钟灵凌波微步的造诣,像段延庆慕容复这厮是奈何不得钟灵的了,打你打不到,跑你又跑不过,这就是凌波微步最大的优点。

    一个月过去了,崔建新的功力一点点的增加着,而他所站的位置也悄然的生着改变,一点点的朝着瀑布中下挪移。

    面对这种全面性的压力,不但增加的是防御力,抵挡力,以及体质,同时崔建新的臂力也急剧加强,这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

    力量强悍了,好处是显而易见的,这让霸王令的威力更甚从前了。

    “喝”

    瀑布底下的崔建新一声爆喝,“轰”

    的一声,犹如天崩地裂,陡然之间,瀑布像是被炸开了一个洞,一道人影激射而出,不是崔建新还有谁

    当然瀑布不是像别炸开,简直就是被炸开,崔建新跳出来的时候,想试试自己这些天的修炼效果,便全力使出霸王令,击向瀑布中心那块最大的岩石,只见那被霸王令击中的千斤巨石立刻变成碎片,霸王令出,天下臣服,当真不是吹出来的,这霸王令果然有点看头,看得出,崔建新很满意最后一击,超一流级别的内力远远不是一流巅峰能够比拟的,可惜了,美中不足的是,使出这一击后,崔建新几乎耗尽了全身的内力,这霸王令不是现在这个阶段的崔建新能学的啊,照这样看,就算将内力修炼到绝顶高手的级别也未必能完全发挥出霸王令的威力。

    如此看来,当初的祖先西崔建新项羽该有多强大啊

    怪不得他能以一己之力灭了刘邦的一万精兵,还有不计其数的士兵,如果不是祖先项羽因为不及刘邦卑鄙输了这场战争,祖先项羽也不会心中有愧于兄弟们而导致自杀吧,就当时的情况来看,刘邦的兵一个二个都被祖先项羽吓破了胆,如何还敢与祖先项羽拼命,刘邦就更加不敢了,何况祖先还有宝马,只是他太重情义而已,自觉无颜面对江东父老,走上了绝境。

    正确一点来说,崔建新是死在自己的手上。

    “楚大哥”

    钟灵眼睛一亮,抓起青衫就跃下了巨石,朝着崔建新走去,就一眨眼的功夫,钟灵就来到崔建新上前了。

    崔建新亲善的看着钟灵,他的一对眸子似乎更加深邃了,犹如不着边际的黑洞。

    看到钟灵的进步,崔建新也是眼前一亮,笑道:“灵儿,你的天资很不错肋,你的凌波微步已经大成了,恐怕,现在楚大哥是比不上你咯了。

    可惜了,我现在没有适合你修炼的武功,否则,你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绝世高手的。”

    钟灵撒娇道;“我才不要学武功呢,像楚大哥那样那太苦了” “你啊,就是懒,不过楚大哥可不舍得让钟灵像楚大哥这般修炼,你若像楚大哥这般没有甚大效果的。”

    崔建新心中早就为钟灵准备好了一门功法,不错,就是小无相功,小无相功配合起凌波微步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小无相功与凌波微步都是逍遥派武学的基本内功,配合凌波微步一起练习可以速成。

    李秋水不就是凭借这小无相功纵横天下的么,就连那个秃驴也是靠小无相功才那么拽。

    “楚大哥,你的武功都已经这么厉害了,为什么还要这么辛苦的练功呢”

    钟灵闪了可爱的大眼睛疑惑的看着崔建新,她的确不明白这一点,在她的眼里,崔建新的武功已经是无人能敌了。

    对于钟灵的天真,崔建新只好无奈的笑了笑。

    他还算有自知指明,知道自己没有一点武功底子,内力也几乎是来自项羽金丹还有很小的一部分是来自打斗中用北冥神功吸收回来的,也有一小部分是吸收了众女的元阴被项羽金丹转化而来的,但这些都只是占很小的一部分,当然这是相对项羽金丹来说,如果是一个毫无内力的人,忽然间得到这些也足够让他成为一个高手了了就是因为如此,崔建新每次打斗的时候,总是不能得心应手,虽然最后都能化险为夷,但总是打得提心吊胆,而且崔建新自创的霸王抓以及来自金丹记忆的霸王令都对内力的要求极高,为了快速提高与项羽金丹的融合度,崔建新只好选择在瀑布的冲击下修炼内力,经过一个月的修炼,崔建新不但内力有了很大的提高,而且这一股来自项羽金丹的力量已经完完全全属于崔建新,被崔建新精炼得不能再精炼了,更是无比的精纯,使用起来得心应手,就像是自己千辛万苦修炼出来一样,以后,崔建新只要用这股内力带动金丹的力量进行转化,就可以非常容易的使用起金丹的力量,只是转化的速度还是很慢,金丹的力量非同小可,想要完全把金丹的力量化为己用还需要一段时间。

    不过,这让崔建新更加期待完全掌握金丹的力量后会是什么样子。

    “楚大哥,我们回去吧,木姐姐也等急了吧。”

    钟灵依恋幸福的拉着崔建新的手臂撒娇,似乎是已经忘记了今天是一个月的最后一天了。

    “好”话音一毕,两人就无声无息 消失了,就只剩下空荡荡的山谷,似乎本来就一个人也没有。

    见一边的秦红棉玉鼻挺直,明亮的双眼好象也迷蒙着一层湿润的雾气,娇艳的檀口微启,贝齿轻舐着樱唇,崔建新知道她是吃醋了,当然,他不会厚此薄彼,伸出另一只手搂住她的小蛮腰,秦红棉身体散发出芬芳馥郁的黑玫瑰香味,妩媚的连衣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