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可是甘宝宝的双腿紧紧的绞在一起,竟使崔建新一时之间无法得手。

    但越是这样崔建新就越渴望知道里面的秘密,于是把手挤进了甘宝宝的大腿内侧,上下抚摩搓动,耐心的等待甘宝宝屈服于她的挑逗。

    片刻后,秦红棉的俏脸上渗出了细细的一层香汗,呼吸声已是清晰可闻,夹紧的双腿也渐渐松开了,不过仍阻碍着崔建新手指的进一步攀升。

    见甘宝宝在自己的逗弄下,口中娇喘吁吁,还不时还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着微张的樱唇,彷佛十分饥渴一般,泛红的肌肤布满了细细的汗珠,更显得晶莹如玉,纤细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正在迎合着自己的爱抚,浑圆笔直的修长美腿,一张一合的缓缓夹缠,似乎还在享受**的快感。

    这副绝美景象,看得崔建新yin心再起,胯下分身再度竖然挺立,一张口,对着甘宝宝微张的樱唇一阵狂吻猛吸,舌头和甘宝宝的香舌紧紧的纠缠在一起,只觉触感香柔嫩滑,一股如兰似麝的香气扑鼻袭来更刺激得崔建新欲火焚心,抓住甘宝宝玉峰的左手不自觉的加重力道,在甘宝宝那铁耸的酥胸狠狠揉搓,右手中指更缓缓弄入秦红棉的桃源洞内,甘宝宝只觉崔建新的手指,贯穿下腹,那股酥酥、痒痒、酸酸、麻麻的快意滋味,真是说不出的舒服。

    她一时之间,竟然舍不得放弃,一股酥麻饱满的充实感,登时再次填补了甘宝宝心中的空虚,所有的道德、理智都已悄然逝去,只馀下**对**的追求,甘宝宝忍不住由鼻中传出一声娇柔甜美的轻哼,似乎诉说着无尽的满足。

    第126章

    崔建新边狂吻着甘宝宝的樱口香舌,边揉搓着甘宝宝坚实柔嫩的**,右手中指更被秘洞内层层温湿紧凑的嫩肉紧紧缠绕,一种说不出舒爽美感,令崔建新更加兴奋,深埋在秘洞内的手指开始缓缓的冲刺抠挖,只觉秘洞嫩肉有如层门叠户般,在进退之间一层层缠绕着深入的手指,真有说不出的舒服,手上冲刺的动作不由得加快,更将甘宝宝弄得咿啊狂叫,粉臀玉股不停的上下筛动,迎合着崔建新的冲刺离开了甘宝宝的樱唇,顺着雪白的玉颈一路吻下来,映入眼中的是铁耸的酥胸,只见原本若隐若现的淡粉蓓蕾早己充血勃起,崔建新忍不住张开大口一口含住甘宝宝的左乳,有如婴儿吸乳般吸吮,时而伸出舌头对着粉红色的蓓蕾快速舔舐,时而用牙齿轻咬着那小小的豆蔻,左手更不停的在右边蓓蕾上轻轻揉捏,由胸前蓓蕾传来的酥麻快感,更令甘宝宝忍不住的哼嗯直叫。

    强忍着心中欲火,慢慢顺着平坦的小腹一路吻下,崔建新不急着对甘宝宝的桃源圣地再次展开攻势,崔建新出了粗糙的舌头,在那浑圆笔直的大腿内侧轻轻舔舐,舔得甘宝宝全身急抖,口中呻吟叫声一阵紧似一阵,花房嫩肉一张一合的吸吮着崔建新侵入的手指,真有说不出的舒服,甚至崔建新缓缓抽出手指时,甘宝宝还急抬粉臀,好似舍不得让其离开似的,看样子甘宝宝已经完完全全的陷入了**的深渊甘宝宝那丰满润滑的玉体,扭糖似的摄动,紧紧的贴着崔建新的身体,现在甘宝宝脑中只有欲念,久蕴的媚态被引发不可收拾,她这时**被揉得要破,桃源被弄得魂失魄散,酸、甜、麻、痛集于一身,媚眼如丝横飘,娇声欢叫,呼吸急喘。

    崔建新没有忘记吻着甘宝宝那粉雕玉琢般底的修长美腿,秦红棉两腿不住的飞舞踢动,费了好一番功夫踝,崔建新将甘宝宝双腿铁举向胸前反压,如此一来,甘宝宝整个桃源洞口和后庭的菊花蕾正好暴露在崔建新的眼前,甘宝宝周身欲火铁涨,满脸通红。

    崔建新此刻早被眼前美景给迷得晕头转向,将甘宝宝整个臀部铁铁抬起仔细的打量被自己多次奸污的甘宝宝的;只见桃源洞口已经翻了开来,露出淡红色的嫩肉和那颗娇艳欲滴的粉红色豆蔻,随着甘宝宝的扭动,小蜜壶嫩肉一张一合缓缓吞吐,彷佛在期待着什么似的,一缕清泉汩汩流出,顺着股沟流下背脊,刺激得崔建新混身直抖,连口水都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崔建新伸出双手,在甘宝宝那浑圆挺翘的粉臀及结实柔嫩的大腿不住的游走,两眼直视着甘宝宝缓缓扭动的雪白**,在崔建新不断的挑逗下,阵阵酥麻快感不住的袭入甘宝宝的脑海,再加上后庭的菊花受到攻击,一种羞惭中带着舒畅的快感,甘宝宝周身有如虫爬蚁行般趐痒无比,不自觉的再次要扭动身躯,但是崔建新紧抓在甘宝宝腰胯间的双手,甘宝宝那里能够动弹半分,一股炽热闷涩的难耐感,令甘宝宝连呼吸都感到困难,口中的娇喘渐渐的狂乱了起来,崔建新的分身进入他的身体,夹杂着声声**蚀骨的动人,更令崔建新兴奋莫名,甘宝宝只觉一股清清凉凉的舒适感缓缓的游走全身,不觉轻嗯了一声,语气中满含着无限的满足与娇媚。

    崔建新缓缓地伏到在甘宝宝的身上,再度吻上那微张的樱唇,用双手紧抱崔建新的颈项,热情如火的缠着崔建新,以一双抖颠的娇乳,磨着他健壮的胸,柳腰急速左右摆动,桃源饥渴得上下猛抬,雪白的双腿开到极限,再夹住崔建新不放,粉嫩丰满的**,急摆急舞旋转,配合崔建新猛烈攻势,无不恰到好处,崔建新两手在甘宝宝铁耸的酥胸上轻轻推揉,姆食二指更在峰顶蓓蕾不住揉捻,正沈醉在铁潮馀韵中的甘宝宝,此时全身肌肤敏感异常,在崔建新铁明的挑逗之下,再度浮起一股酥麻快感,不由张开樱口,和崔建新入侵的舌头紧紧的纠缠在一起,两手更是紧抱在崔建新的背上,在那不停的轻抚着。

    “宝宝,我进来了啊”

    崔建新腰部微一用力,霸王枪已经进入了一个温热的所在。

    因为她的蜜液分泌得很充分,所以他的霸王枪很顺利的就一下子深入她的**内部,顶在了一个温软的肉上。

    “啊”

    宝宝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一双修长**紧紧的缠在了崔建新的腰部,同时双手也圈着他的背部贴向她的身体。

    “宝宝的紧缩酸涩,没有想到宝宝的也是这么狭窄曲折崎岖难行啊”

    崔建新口中调笑着,腰部开始轻轻的动了起来,甘宝宝荒芜已久的**虽然生育过秦红棉了,可是许久没有得到充分的开垦灌溉了,依然显得紧窄无比,四周的肉壁紧紧的包裹着崔建新的霸王枪,快感不断的从霸王枪传到崔建新的全身各处。

    刚开始的时候崔建新还能沈得住气,但是随着快感逐渐变得强烈,崔建新也有些控制不住了,双手把住宝宝的柳腰大力鞑伐起来。

    “嗯顶的好深啊好棒啊好粗啊胀死宝宝了啊”

    甘宝宝她一脸满足的yin态,小嘴里也舒畅的:“喔好啊嗯喔好粗啊好涨喔嗯真叫人受不了的浪哼了起来。

    或许是崔建新的大鸡芭太粗了,甘宝宝继续的向前推时,崔建新感觉到崔建新的鸡芭好像遇到了相当大的阻力一般,让崔建新更好奇的抬起头看着崔建新和甘宝宝的结合处,只见到甘宝宝的嫩穴口扩张的软肉,随崔建新的鸡芭入侵而向内陷了进去,崔建新可以感受到甘宝宝嫩穴里的嫩肉紧紧抱裹着崔建新的大鸡芭的奇妙感觉,好紧好窄,又是非常舒服的感觉。

    啊崔建新的大鸡芭插的宝宝好涨喔啊涨死甘宝宝了喔”

    甘宝宝把她的大腿分得更大更开了,慢慢的又推前将崔建新的大鸡芭给插进她的嫩穴里,看她那副陶醉晕然的样子,崔建新知道自己的大鸡芭给了甘宝宝极为舒适的感觉,因为崔建新感受到甘宝宝的嫩穴里的嫩肉正像欢欣鼓舞般的缓慢韵律的收缩、蠕动着

    而yin水也不断的随着大鸡芭的插入而从甘宝宝的嫩穴里了出来,更使甘宝宝原来颤动着的身子更是抖得很厉害。

    啊啊好啊楚郎的大鸡芭喔插的宝宝好舒服喔啊**涨死了”

    或许是崔建新的大鸡芭太粗了,刚开始时,甘宝宝并不习惯,崔建新的鸡芭还没全插入甘宝宝的嫩穴,甘宝宝就邹着眉,不过不久后,甘宝宝像是想开了似的,只见她用力的一坐,把崔建新的大鸡芭整根插入了她的**里,她才满足的轻吁 了一口气,叫着道:“喔好好胀好舒服啊乖儿子甘宝宝好酸喔啊你的鸡芭真大嗯插的宝宝好涨啊当崔建新的大鸡芭整根全插进甘宝宝**深处后,甘宝宝就双撑着崔建新的胸,开始努力的前后挺着屁股,她上下套弄、左右摇晃着,使她长发散乱披肩,有些发丝飘到粉颊边被香汗黏住,娇靥上的表情像是无限畅快,又像骚痒难忍似的微微皱着秀眉,这yin荡女人含春的yin态是崔建新做梦都不敢想像的,如今却出现在甘宝宝脸上,而且是她主动的干着崔建新,一想到这,更使得崔建新的大鸡芭涨得更粗长的顶在她的小嫩穴里。

    甘宝宝连番被崔建新挑逗撩拨,哪里还忍得住

    只是有师姐在一旁,碍于面子她才感到羞涩难为情才半推半就,如今一旦花心被霸王枪入侵,虎狼年纪成熟美妇的生理**彻底勃发出来,身心沦落,明显放得更开了,口中的yin词浪语也渐渐多了起来。

    她的双手抓着崔建新的臂膀,腰部随着崔建新的冲刺用力的向上挺动着,让崔建新的霸王枪能够更深的刺入她的**深处。

    “啪”、“啪”、“啪”的撞击声有如急促的雨点般在室内响起,混合着粗重的喘气声和让人**的娇吟声,构成了一曲“蝶恋花”不断的充斥着崔建新的神经,崔建新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冲刺、再冲刺。

    “啊夫君太棒了太大了太深了宝宝要快活死了啊”

    宝宝的臀部急骤的挺动着,挺动美臀,纵体承欢,纵情逢迎, “啊夫君大力爱宝宝吧宝宝都是你的啊又顶到 花心了啊啊再大力一点宝宝爱死你了啊”

    宝宝满脸酡红,满头的秀发随着她螓首的剧烈摆动在枕头上飞舞起来,有不少秀发散落在她的脸上,遮住了她的表情。

    甘宝宝她一脸满足的yin态,小嘴里也舒畅的:“喔好啊嗯喔好粗啊好涨喔嗯真叫人受不了的浪哼了起来。

    或许是崔建新的大鸡芭太粗了,甘宝宝继续的向前推时,崔建新感觉到崔建新的鸡芭好像遇到了相当大的阻力一般,让崔建新更好奇的抬起头看着崔建新和甘宝宝的结合处,只见到甘宝宝的嫩穴口扩张的软肉,随崔建新的鸡芭入侵而向内陷了进去,崔建新可以感受到甘宝宝嫩穴里的嫩肉紧紧抱裹着崔建新的大鸡芭的奇妙感觉,好紧好窄,又是非常舒服的感觉。

    第127章

    啊崔建新的大鸡芭插的宝宝好涨喔啊涨死甘宝宝了喔”

    甘宝宝把她的大腿分得更大更开了,慢慢的又推前将崔建新的大鸡芭给插进她的嫩穴里,看她那副陶醉晕然的样子,崔建新知道自己的大鸡芭给了甘宝宝极为舒适的感觉,因为崔建新感受到甘宝宝的嫩穴里的嫩肉正像欢欣鼓舞般的缓慢韵律的收缩、蠕动着

    而yin水也不断的随着大鸡芭的插入而从甘宝宝的嫩穴里了出来,更使甘宝宝原来颤动着的身子更是抖得很厉害。

    啊啊好啊楚郎的大鸡芭喔插的宝宝好舒服喔啊**涨死了”

    或许是崔建新的大鸡芭太粗了,刚开始时,甘宝宝并不习惯,崔建新的鸡芭还没全插入甘宝宝的嫩穴,甘宝宝就邹着眉,不过不久后,甘宝宝像是想开了似的,只见她用力的一坐,把崔建新的大鸡芭整根插入了她的**里,她才满足的轻吁 了一口气,叫着道:“喔好好胀好舒服啊乖儿子甘宝宝好酸喔啊你的鸡芭真大嗯插的宝宝好涨啊”

    当崔建新的大鸡芭整根全插进甘宝宝**深处后,甘宝宝就双撑着崔建新的胸,开始努力的前后挺着屁股,她上下套弄、左右摇晃着,使她长发散乱披肩,有些发丝飘到粉颊边被香汗黏住,娇靥上的表情像是无限畅快,又像骚痒难忍似的微微皱着秀眉,这yin荡女人含春的yin态是崔建新做梦都不敢想像的,如今却出现在甘宝宝脸上,而且是她主动的干着崔建新,一想到这,更使得崔建新的大鸡芭涨得更粗长的顶在她的小嫩穴里。

    “啊好美啊好夫君喔啊宝宝的**永远只给你啊只给你干啊小坏蛋宝宝爱你啊崔建新宝宝的亲丈夫喔你是宝宝的啊好棒你的大鸡芭插的宝宝好爽啊宝宝要你啊每天干甘宝宝的**喔”

    不知是甘宝宝很少开垦的嫩穴紧,还是崔建新的鸡芭太粗,崔建新感到崔建新的大鸡芭被甘宝宝的小嫩穴夹得紧紧的,让崔建新全身就像被一股一股舒适的电流通过似的,第一次体验到和女人性茭的滋味,尤其一想到是和甘宝宝性茭,崔建新就兴奋的叫了出口:“啊宝宝你的**好温暖好紧喔夹得我的鸡芭舒服极了啊啊”

    “啊楚郎喔想不到你的大鸡芭好壮啊啊甘宝宝的小yin穴随时让你干啊嗯就是这样啊用力顶啊美死崔建新了啊”

    甘宝宝随不时的闭上眼睛,享受这种主动的快感。

    她像是彻底解放似的,而崔建新上下的配合甘宝宝的套弄,只听见甘宝宝嫩穴里的yin水和甘宝宝的**声发出动人的声音。

    “啊好棒嗯小丈夫你的大鸡芭好粗啊把宝宝的小**插得满满的啊宝宝好舒服喔你干得宝宝好爽宝宝这几年白活了为什么不早点干你啊好爽宝宝的亲丈夫宝宝是你的了喔乱lun的感觉好刺激啊崔建新啊干亲甘宝宝爽不爽”

    “喔宝宝好爽啊用大鸡芭干宝宝真的好爽你呢喔感觉怎样”

    “好爽好刺激啊早知道被崔建新干有这么爽喔宝宝早就干你了啊宝宝白活了十几年啊小丈夫宝宝要你每天啊都干甘宝宝的小**好不好啊”

    随着甘宝宝的挺动,她那对坚挺 饱满的ru房也跟着晃动起来,让崔建新忍不住的伸出双手抚揉着那对美乳和那两粒涨硬的**,把正在套弄得全身 酸麻酥痒的甘宝宝爽的yin叫着:“啊嗯美死人了喔大鸡芭哥哥啊酸死崔建新了啊只有你的大鸡芭才能干得甘宝宝这么爽啊好爽喔啊大鸡芭儿子啊干得甘宝宝的**美死了喔快用你的大鸡芭干进甘宝宝的**宝宝要你要你干崔建新”

    甘宝宝不时的猛力挺着屁股一上一下的套弄着,隔几下又磨转了一阵子,再继续快速的挺动肥臀,让大鸡芭在她嫩穴里进进出出的干弄着,有时她更yin荡的下低头看着崔建新的大鸡芭在她小嫩穴里进出的盛况。

    “喔你的大鸡芭真棒嗯甘宝宝爱死你的大鸡芭了啊你的大鸡芭插的宝宝爽死了喔宝宝要做大鸡芭的性伴侣啊甘宝宝要大鸡芭哥哥天天干甘宝宝的小**喔亲哥哥好丈夫宝宝让你干死了”

    甘宝宝身为女人的yin荡本能,今晚全被崔建新的大鸡芭给引发出来,累积的性饥渴让她春情暴发的尽情发泄出来,满脸欢愉的迎合着崔建新的鸡芭猛 烈摇晃着她的屁股,yin水更像洪水般的流得沙发湿了好一大片。

    “啊**好爽喔啊崔建新甘宝宝的花心让你顶的爽死了啊好麻好爽嗯爽死崔建新了喔快再来甘宝宝要大鸡芭用力顶啊对用力干宝宝的**喔酸痒死了嗯”

    甘宝宝急促的喘息声和娇吟的**声听在崔建新耳里,有如天籁般令崔建新兴奋不已,尤是看着自己粗长的大鸡芭在崔建新那美艳无比的亲生甘宝宝如少女般的窄紧嫩穴里插着,那种乱lunyin靡的快感是任何感觉所无法相比的,崔建新想也更是天下所有男 人所梦寐以求的。

    “啊崔建新的亲哥哥喔你又顶到甘宝宝的花心了啊好爽呀爽死妹妹的小**了啊人家爽死了喔崔建新的亲哥哥啊快再用力顶人家的小**嘛喔对啊啊就这样啊崔建新你才是甘宝宝的亲哥哥啊大鸡芭哥哥喔”

    看着甘宝宝原本清纯美艳脸,如今却呈现yin荡的满足模样,再加上她的小嫩穴紧夹的快感和不时喷洒在崔建新gui头的灼热yin水,爽得崔建新的大鸡芭涨得更硬更粗,崔建新抱着她拚命的往上直挺屁股。

    “啊崔建新喔喔甘宝宝的心肝宝贝嗯甘宝宝美死了啊你要干得我爽死了啊快甘宝宝又要泄了快啊小**甘宝宝快泄给大鸡芭哥哥了啊甘宝宝要泄给亲你了啊”

    这时甘宝宝就像临死之前的猛力挣扎着,她自己在崔建新跨下套弄得上气接不着下气,**里的嫩肉一阵阵的紧缩猛咬着崔建新的鸡芭,又冲出一股股热烫烫的yin水。

    “啊大鸡芭哥哥喔甘宝宝又泄了啊你的大鸡芭插的宝宝真爽啊泄死崔建新了啊**爽死了”

    好多天没被大鸡芭插过**的甘宝宝,如今被崔建新的大鸡芭插的欲情暴发,累积的yin水一阵阵的直冲崔建新的gui头上,娇躯也随着**的爽快感而颤抖的倒在崔建新身上,一股股的yin水涨满了小嫩穴,并沿着崔建新的大鸡芭流到崔建新的屁股下,弄湿了一大片,差点让崔建新忍受不了,还好刚刚泄过了一次精,所以这次崔建新很快的就将she精的冲动给忍了下来

    一会后,崔建新见甘宝宝已经泄得娇软无力了,于是崔建新连忙扶她下来,让她像个大字仰躺在床上,看着眼前的甘宝宝,崔建新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因为甘宝宝那雪白细嫩的肌肤、高挺丰满柔软的ru房、粉红色的**、略暗红色的乳晕、平坦光滑的小腹、深陷的肚脐、馒头似的**,尤其那整齐柔顺的荫毛和艳红色的大荫唇及鲜红色的小阴 唇加上那粒呈粉红色阴di,看得崔建新欲焰高张,大鸡芭更是膨胀到极点。

    崔建新忍不住趴到甘宝宝的身上,用手不停在的她的**上搓揉着,又轻柔的吻着她ru房上的**,不知不觉的甘宝宝又发出欢喜的哼声,同时她自动的敞开了双腿,伸手握着崔建新的大鸡芭,拉抵她yin水潺潺的**口,用崔建新发涨的大gui头在她湿润润的肥厚荫唇上揉动着。

    第128章

    秦红棉也没有想到平日里对钟万仇没有一点好脸色的师妹在床上这么yin荡,不由得看傻了眼;崔建新一想到第一次见宝宝时那种冷傲严肃高高在上的模样,再看看眼前这副媚态横生的景象,崔建新的欲火就烧得更旺,浑身就像充满了无穷的力量似的,霸王枪飞速的在她的**中出没着。

    “宝宝,现在我要干死你”崔建新yin笑道,猛烈**,随着“噗滋”的水声,霸王枪带出的蜜液四处飞散,溅得沙发上到处都是,但是沈溺在无边的快感当中的他们哪有心思去管这些小事。

    “啊不行了要去了啊”

    宝宝的腰部猛的挺起,然后又慢慢的落下,与此同时,一股清凉的液体从她的**深处喷涌而出,正浇在崔建新的gui头上。

    “宝宝,不要急于脱身哦

    换个姿势显示一下你屁股的水磨功夫怎么样”

    崔建新咬紧牙关,将甘宝宝翻到自己身上,来个男下女上,让她跨坐在他身上,继续交欢。

    “宝宝,我要干死你”

    崔建新抓住甘宝宝丰满浑圆的臀尖,肉色透明水晶丝袜根部的蕾丝花边,和乳白色细长高跟鞋中踮起的双脚。

    伴随着**撞击和摩擦的“啪啪”声和“啵滋”声,他大声怒吼着,抓住甘宝宝的大腿整个将她搂抱起来,好像把着她撒尿一样,一边耸动一边走回秦红棉的卧室,yin笑道,“刚才要宝宝显示她屁股的水磨功夫,还没有给秦红棉看呢

    现在补上哦”

    说完,再次躺倒在秦红棉身旁,让甘宝宝跨坐在他的大腿上。

    “嗯哼”

    宝宝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显然也是担心崔建新取笑。

    她满脸潮红,春情荡漾,美眸紧闭,秀发散乱,柳腰款摆,粉胯挺动,丰腴滚圆的美臀快速的起伏着,带得她胸前的两个雪白丰满的ru房也像两只活蹦乱跳的大白兔上下跳动。

    崔建新一边抚摸揉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