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于是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的秦红棉本来是浑身肌肉绷紧,被霸王枪触碰后便离开瘫软了下来。

    崔建新另一只手即将秦红棉娇嫩柔滑的玉蜂收入掌心,一边肆意玉蜂的柔软丰满,一边享受丰满之上的欲滴果实。

    秦红棉嘴巴微张,脸色酥红,浑身发出轻微的颤抖,甚至双脚开始了轻微的啰嗦,可能是第一次在人前与情郎如此的亲密,也可能是想起了那天在小石屋里面的疯狂缠绵,只要想起那一次的撞击,她都会双腿啰嗦吧

    崔建新非常贪婪地玩弄秦红棉的玉蜂,似乎是上了痒,不能自禁,崔建新的指尖在轻抚轻捏,秦红棉能感觉到被玩弄的玉蜂尖已经开始微微翘起,玉蜂开始了发胀,秦红棉俏脸绯红,小手不知道往何处放。

    崔建新用胸膛紧贴住秦红棉那一对高耸柔嫩的傲人玉蜂,感受着玉蜂之上的那两粒娇小而勃起的可爱嫣红,实在是妙不可言。

    崔建新的大嘴从秦红棉的醇片一路往下滑去,先是吻住一粒稚嫩可爱的娇小嫣红,细细含住那颗娇艳欲滴的草莓,开始时,他舍不得齿咬,只是柔舔轻吮,含了又含,然后才忍不住用力咬住,留下了一滩口水后,便继续一路下滑,平坦光滑的小腹,修长结实而晶莹的**都留下了崔建新的津液,最后在她的水帘洞口口徘徊个不停。

    秦红棉感觉到崔建新的动作,又羞又痒,当自己的水帘洞口被崔建新的舌头轻轻贴住的时候,她不由得一阵阵的颤抖,她的娇躯在他的吻技下逐渐失去了控制,她那一双修长极具美态的晶莹**早已不自知的分了开来,而且是羞答答地越分越开,像是希望他吻得更深一点,但同时她的双腿还处于一种绷紧的状态,似乎是在挣扎,该不该拒绝情郎的爱抚,因为她看到了在一旁的师妹甘宝宝,虽然这些天两人相处得极为融洽,而且两人都知道自己都委身于同一个男人,但这样展示自己放荡的一面在姐妹的面前,她还是觉得有一点羞意,但害羞归害羞,心中那种真实的**让她战胜了害羞。

    崔建新将秦红棉吻吮得娇哼细喘,**轻颤,美眸迷离,桃腮晕红,冰肌雪肤也渐渐开始灼热起来,水帘洞早已是流水潺潺。

    终于,崔建新抬起头来,再次吻住秦红棉那娇哼细喘的香唇,动情的秦红棉丁香暗吐,主动伸出那嫩滑的玉舌与崔建新热烈地他缠绕,那甘美的感觉由舌尖的一点,散布到舌头以及口腔,各部位也都觉得热呼呼的。

    秦红棉将舌头又伸出了一点,而崔建新的舌尖则又更仔细的接触那正在发抖的舌头的侧面。

    两人如火如荼地接吻,而一旁的甘宝宝早已从刚才的害羞恢复过来,面对情郎与另一个女人亲热的镜头,任谁都会吃醋,但可能是甘宝宝太爱崔建新的原因,她虽然吃醋,但更多的是欣慰,崔建新没有喜新厌旧,因为她刚才看到了崔建新投向她的那种充满了爱意的眼神,于是她也进入了状态,幻想着自己就是秦红棉,幻想着自己就是那个在情郎怀中的女人。

    “嗯┅┅”秦红棉一声诱人的娇哼让崔建新的**更加高炽,崔建新轻按住她那含羞欲滴的娇嫩玉蜂,又是一阵抚弄、揉搓,秦红棉被那强烈的刺激震憾得心头狂颤,情不自禁中不断娇哼出声,马上又粉脸羞红万分,秀靥上丽色娇晕,她不断的看向师妹甘宝宝的方向,却发现甘宝宝可怜兮兮的看着她,而且甘宝宝的手指甚至已经伸到自己的私处。

    秦红棉不自觉地从喉咙深处发出呻吟般叫声:“啊啊”

    却是崔建新的手指再次回到了她的最敏感点。

    房间中三人的呼吸都越发变得粗重,尽管秦红棉想去压抑,可是内心兴奋的感觉却无所遁形。

    “嗯”

    秦红棉闭著唇发出更高的呻吟,“别摸那儿,羞死人了,宝宝在看着呢”

    秦红棉羞不可耐,特别时在旁边的甘宝宝露出的那种渴望的眼神又领她感到心颤,她可不能拒绝情郎的爱抚。

    她丰润柔滑的**极具诱惑力,美腿微微扭摆,娇躯轻颤,她直感到自己的私处麻麻的,说不出的难受,但也说不出的享受,好矛盾,她好想要,但也好想不要,她从鼻子中发出急切的呼吸,从嘴中发出诱人而压抑的呻吟声,她不敢完全放开喉咙去欢叫,因为她害羞被自己的女儿听见,在师妹甘宝宝的面前与情郎做出这样羞耻的事情对她来说已经是极限了,莫要说被自己的女儿看到,何况自己这是在抢女儿的男人呢

    这真是冤孽,自己竟然爱上了女儿的男人,而且是那样的不可自拔,不仅如此,连自己的师妹母女也同样爱上了这个冤家,真不知这个冤家前世走了多少狗屎运才能让这么人为他牵挂着。

    可是事到如今,她也只能认命了,谁叫她已经无可救药了呢

    秦红棉的红唇和舌头都一起被崔建新占据,醇片像是发高烧似的,那被蹂躏已久的玉门一样是特别的热。

    看着秦红棉那气喘吁吁的样子,崔建新是说不出的享受,她那娇挺的乳峰一颤一颤的,美丽极了。

    崔建新好像有种一双魔手,所到之处,似乎会留下一股股的电波,将秦红棉的娇躯电得毫无力气,全身麻麻的,似乎随时都要跌倒在地似的。

    崔建新的手指从秦红棉的腹部,来到她的腿部之间的沟壑,然后用中指来拨弄她的敏感点,就像在抚摸一件心爱的艺术品,眼神充满了爱,动作极度温柔,差点把旁边的乖宝宝给融化了,崔建新带来的电流已经由那最深处的一点扩散到全身,幽谷里面就像长江里面的水,源源不断,连绵不绝。

    “楚郎喔你我受不了了”

    秦红棉羞耻地低吟。

    崔建新知道秦红棉的**已经爆发到了极点,于是抓住她的一只嫩滑小手往之间的霸王枪上按去,霸王枪被那柔柔雪白小手轻轻触到,立即疯狂的长大,而秦红棉的小手就像一只缩头乌龟,娇羞慌乱一缩,闪电般速度,可是崔建新对她是了解的很,早在她缩回的路线里等待着她,于是她的小手又被崔建新抓住,让她再次握住霸王枪。

    感到着那羞人的东西一点点的长大,秦红棉一阵心慌意乱,触手的那一片滚烫让她突然害怕了起来:好大,好长

    我怎么容纳的下

    虽然心中极为好怕,但她的可爱小手还是娇羞怯怯地在那上面擦抹起来。

    崔建新渐渐被那双如玉般娇软柔绵的可爱小手无意识地撩拨弄得血脉贲张,他一把搂住秦红棉柔软的细腰,将她娇软无骨、一丝不挂的玉体搂进怀里,一阵狂搓猛揉,又低头找到吐气如兰的鲜红小嘴,顶开她含羞轻合的玉齿,然後卷住她那香滑娇嫩、小巧可爱的兰香舌一阵狂吮猛吸,他的嘴一路往下滑,吻住一粒稚嫩玉润、娇小可爱的嫣红,一阵柔舔轻吮,吻了左边,又吻右边,然後一路下滑,直吻进秦红棉那温热的大腿根中。

    一股电流传向秦红棉脑海深处,从下身芳心传来的那一阵阵令人愉悦万分的羞人快感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在这种强烈的快感刺激下,秦红棉脑海一片空白,但又恨享受地体味那一种令人紧张刺激得令人几乎呼息顿止、晕眩欲绝的肉欲快感,那柔若无骨的秀美**在崔建新身下近似痉挛的轻微颤动。

    第121章

    秦红棉丽靥晕红,柳眉轻皱,香唇微分,秀眸轻合,一副说不清楚究竟是痛苦还是愉悦的诱人娇态可以让时间所有男子为之而疯狂,怪不得当年段正淳说:修罗刀下死,做鬼也风流。

    只见秦红棉娇靥绯红,气若幽兰,香汗微浸,美若天仙的绝色容颜羞涩万分,花靥娇晕无限,见她完全情动,崔建新知道时机已到,霸王枪似是有了灵智似的,崔建新的身体还没运动,便进入了秦红棉的的身体。

    “啊”秦红棉娇躯一阵乱颤,同时发出了一声**,这叫声如同战场的号角,让崔建新顿时达到了兴奋的最高点。

    此时秦红棉已经是情动不已,双条玉手死命地搂住了崔建新的脖子,两座丰满高耸的玉蜂用力地和他的强健胸膛摩擦著,柳腰随著他的动作上下耸动了起来,同时,樱唇发出了浪荡迷人的呻吟 他扶着秦红棉的香肩狂野冲刺,小腹重重撞击丰满的屁股,发出清脆的声响粗长的荫茎在她荫道里不停抽送。

    荫道口的嫩皮裹住rou棒,顺着动势被带入带出,里面已经充满蜜汁,享受这舒服的荫道,柔软而富有弹性。

    崔建新将脸贴到她脚上慢慢闻起来,她的脚热热的,有点湿,但没有一点汗臭味。

    秦红棉的娥眉紧聚、秋水盈盈、樱唇颤动、发出yin浪的尖叫声。

    “唔噢唉哟哟唔唔唔唔”

    荫道的肌肉有力而均匀地夹着崔建新的霸王枪。

    大量的yin水在嫩皮和荫茎交界处的窄缝中一下又一下挤出来。

    “怎麽样

    很舒服吧。”

    秦红棉露出羞涩欲哭的表情,“我我不知道。”

    “这没有什麽好害羞的,这样做会不你们刚才那样更舒服的,不是吗”

    突然崔建新用力往上一挺,大荫茎在那细小的荫道里、大行程的**,犹如急风暴雨,电闪雷鸣,一连百十多个回合,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

    发出yin猥声音。

    “啊噢唉哟哟唔唔”

    秦红棉张开那丰满的小巧嘴唇,崔建新的嘴巴迎上去,舌头也探进她嘴里搅动起来。

    动作的空间大了许多,崔建新无所顾忌地**着。

    小姑娘的鼻子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双腿也不自觉地环绕住崔建新的腰。

    看见她那双丹凤眼露出迷离的目光,崔建新知道她也享受。

    毕竟猛男的rou棒是不一样的吧

    崔建新想。

    在崔建新着力摧残之下,秦红棉的这个yin妇本色终于被激发出来了,只见她被他操 “哦啊”

    粉脸绯红的她兴奋的扭动着,纤弱的美手紧紧的抓着崔建新的小臂,圆滚的臀部也随着崔建新的动作一挺一挺的,“嗯嗯喔喔”

    从她樱樱小口中传出浪浪的呻吟声。

    在这激烈的性茭战中,秦红棉感受着身体里痛苦和快感的交错袭击,从喉间发出喘息般的呻吟声。

    想要用理性压抑住亢奋的情感,但**不听使唤,她很快 yin水滴滴答答地从荫道里涌出来,顺着崔建新的荫茎直流下阴囊。

    崔建新的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剧烈,她的脸好像喝醉酒似的涨红了,表情十分亢奋,秦红棉薇娇美的面容扭曲着。

    此时崔建新却觉得这一刻的她是最美的。

    她尖声狂叫,急促地喘气,她的浑圆臀部快速用力地摆动,双手紧紧地抓住崔建新的屁股,催促崔建新加快**的速度和力度。

    崔建新感到了她达到了**,她的两个**因为刺激,呈紫红色的高高挺起。

    双腿不住地痉挛,屁股往上挺着。

    洞穴内的一泄如注,直觉得滚烫的蜜汁很快流湿了她的整个大腿根。

    “红棉,我的霸王枪比你刚才和宝宝一起要来的舒服吧”

    崔建新知道旁边的乖宝宝也是按耐不住了,他一边调笑,一边近乎粗野地舔弄着咬啮着乖宝宝雪白丰硕饱满圆润的乳峰,一边大力拉动身躯挺送撞击着秦红棉的熟美**。

    “好大,好大啊

    好深啊”

    秦红棉忍不住他近乎粗暴地咬啮乳峰,她压抑不住娇喘吁吁地呻吟道,“好人,不要再说这些话羞辱人家了,好吗

    求求你了,轻点啊”

    柔美纤长的雪滑**紧紧夹住崔建新的腰身,一阵阵难言而美妙地剧烈痉挛抽搐,丰姿姣媚娇艳迷人的玉靥浮现出如登仙境似的畅美春笑,凹凸有致香肌玉肤的娇躯透着晶莹的点点香汗,此时她的心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无比的羞意,秋水盈盈的杏眼不胜娇羞地一闭,螓首转而望向师妹甘宝宝,顿时羊脂白玉般的芙蓉嫩颊羞怯得醉酒一般红艳欲滴,就是白皙的玉颈都羞红了。

    崔建新故意戏弄这个美貌美妇,突然抽身出来,顶住秦红棉的花瓣肆无忌惮地研磨着。

    “楚郎,我,夫君,快点给我呀”

    秦红棉刚才虽然是和乖宝宝在自蔚,但得到**的是秦红棉,她早就欲火中烧春心荡漾,如今正在享受着那份充实饱胀的美妙感觉,突然一阵空虚,欲火难捺情不自禁地挺动粉胯迎合寻求爱郎崔建新的庞然大物,媚眼如丝娇喘吁吁地低声喃喃着哀求道,等到崔建新满意地再次挺身杀进深入到底,她舒服无比地摇摆着秀发,难以压抑地长长呻吟一声,“夫君

    好深啊”

    崔建新的律动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秦红棉虽然努力压抑,却也随着**的抖动,喘息和呻吟声越来越粗重急促。

    她已经完全被他的充实厚重跳动得春心勃发,春情荡漾。

    崔建新腰身使劲,双手环抱,将秦红棉的**整个搂抱起来,丰满圆润分量十足。

    秦红棉的一对丰硕饱满的娇挺**也紧紧贴在他胸前,那双雪白玉润的胳膊搂住崔建新的脖子,两条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纤滑修长的优美**更是本能地紧紧盘在他身后,死死夹住他的腰,因为一松她就会掉下地来,美貌怨妇秦红棉**的重量几乎都压在了爱郎的庞然大物上面,她心疼关切地温柔询问道:“小坏蛋,累吗

    放我下来吧

    好吗”

    “这么美妙的娇躯,我怎么舍得放下呢”

    崔建新双手抓住秦红棉丰腴滚圆的臀瓣,将她向上抛起,趁着雪白丰满的美臀下落之时顺势大力顶进,次次深入到底,连续猛烈耸动,秦红棉爽得头往后仰去,秀发摇曳摆动不停。

    崔建新就这样搂抱着秦红棉直接顶在墙壁上近乎粗暴地耸动撞击起来。

    此时此刻的秦红棉眉目含春,媚眼如丝,秀发散乱,柳腰挺动,美臀款摆,纵体承欢,婉娈逢迎,崔建新很难想象秦红棉这样冷若冰霜的女人居然也有如此风骚放浪的时候 “你坏死了”

    秦红棉喘息吁吁地娇嗔道,“你快点出来吧

    我不行了,我师妹还在等着你呢”

    崔建新暂时不管欲火焚身的秦红棉,一味按住秦红棉近乎粗暴地猛烈抽送挞伐,她美绝人寰俏丽娇腻的芙蓉嫩颊媚态横生,荡意隐现,一声凄艳哀婉的撩人娇啼,秦红棉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猛地紧紧缠着他的身体,一阵令人窒息般的痉挛、哆嗦,樱口一张,银牙死命地咬进崔建新肩头的肌肉中,高贵端庄的美貌人qi秦红棉接二连三在崔建新胯下体会到那前所未有的令人欲仙欲死的交欢**。

    “红棉,舒服么”

    崔建新更加凶猛地抽送着,猛烈地耸动着,粗暴地挞伐着,霸王枪在秦红棉花心深处膨胀到了极点,开始剧烈地抖动。

    “楚郎,啊,夫君,好舒服啊”秦红棉娇喘吁吁地呻吟哀求道。

    秦红棉紧紧搂抱住崔建新眸半睁半闭,桃腮上娇羞的晕红和极烈交媾**后的红韵,但她明显没有满足,只是羞意十足的地瞄了一眼甘宝宝的方向后便顾不着羞赧,妩媚地投进了崔建新的怀中,让崔建新转过身来,任凭他高傲的霸王枪一柱擎天般斜指向她的身子,上面还有自己的yin水,湿漉漉的晶莹发亮。

    她跪在地上用一只手握住崔建新的霸王枪,另一只手轻轻摩挲崔建新的生命种子袋,温柔羞红的脸颊和丰腴圆润的身体给崔建新的视觉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像是天使和魔鬼的混合体在崔建新的面前。

    崔建新闻着空气中淡淡的清香,看着成熟美妇终于为自己作着最夫妻间才有的爱抚,一种堕落的罪恶感更加强了胸中的**,崔建新的霸王枪勃起的越来越大,越来越粗,秦红棉的芊芊玉手已经无法包容得下,每次套动,都会带着一截霸王枪突破她的小手直指向她的头部,慌得她娇躯连颤个不停。

    秦红棉望着崔建新眼中火热的渴望,不由得羞涩万分地向甘宝宝的方向瞄了一眼,两腿略略伸展,便俯下身子,在崔建新的期待中,一手握住崔建新的霸王枪根部,张开红润的小嘴深深的含下去。

    “红棉,你的小嘴真是美呢”看着天龙最烈的女子此时就在为自己吹箫,崔建新心中说不出的受用。

    崔建新的gui头被吸进了她口腔的尽头,那股熟悉的快感再次涌遍了崔建新的全身,湿热狭窄的腔道将崔建新突入她唇中的部分紧紧包含,秦红棉滑腻灵活的舌头绵密的接触着口腔内硕大的霸王枪。

    在崔建新霸王枪的每一条脉络每一个突起上温柔的爱抚着。

    第123章

    当崔建新沈醉在这**的快感时,秦红棉的头部缓缓移动,将崔建新的霸王枪慢慢吐出,只留下gui头仍含在嘴里,再用她温暖滑腻的香舌亲密的在gui头的表面爱抚挑逗着。

    然后再次将崔建新的霸王枪深深含入,循环着运动。

    崔建新的身体在她的口腔内感受着她温柔缠绵的抚弄,快感一**袭击着崔建新大脑所有的知感神经。

    崔建新紧紧扣着她的肩头,身体随着她或重或轻的刺激阵阵颤栗。

    秦红棉握住崔建新下身的芊芊玉手慢慢下移,以便崔建新霸王枪有更多的部分进入她温暖湿热的口腔。

    在她如此温柔的刺激下,崔建新忍不住急促的喘息着,不时发出低低的哼声。

    秦红棉敏感的注意着崔建新的反应,逐渐加快了头部的动作。

    本已拢在脑后的秀发再次披散开来,均匀的洒在崔建新的腹间。

    随着头部的运动,与崔建新的小腹一次次轻柔的滑过,这种刺激混合着崔建新下身的快感形成一种奇异的刺激让崔建新立即就到了崩溃的边缘。

    秦红棉感觉到崔建新霸王枪异常的脉动和gui头的勃大,知道崔建新即将到达**,她改变了技巧,全力的吞吐着崔建新的霸王枪,让崔建新感受到象在女人幽谷**般的快感,一次次让崔建新的gui头插入她的喉咙,将崔建新的霸王枪近乎全根吞入她温暖狭小的口腔,然后多些口水涂抹在整个霸王枪身上,才依依不舍地吐了出来。

    秦红棉羞赧地说道,“怎么还没有泄

    而且变得比刚才还要粗大了

    待会人家还不疼死啊”

    秦红棉看见了那越发粗壮的霸王枪,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愈发紧张羞赧起来,芊芊玉手不自觉地抓紧了崔建新的胳膊。

    崔建新心中不禁一荡,伸手勾起了秦红棉的下巴,秦红棉脸一红,美眸一闭,红嘟嘟的小嘴噘了起来,崔建新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秦红棉立时火热的反应了起来,激情的回吻着崔建新。

    一番口舌之交后,崔建新放开了娇喘微微、媚眼如丝的秦红棉,将她放倒在了床上,秦红棉四肢大张,满脸通红的望着崔建新,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此时无声胜有声,**一夜值千金,秦红棉的凤眸、瑶鼻、樱唇、粉颈都留下了崔建新激情的热吻而留下的印记,崔建新最是留恋她的胸部,在她诱人的胸部,舔、扫、咬、吮等诸般武艺崔建新一一使出,使得秦红棉口中嘤嘤有声,娇躯也轻轻颤抖了起来,一双**也只能被动的无措蜷起,随着心中的那种不能抗拒的感觉不断的伸直、蜷起双手也只能是无助的抓紧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不知道是激动、是兴奋、是紧张、是害羞、还是害怕,崔建新在秦红棉的一只玉臂上抚摸着,殊缓她紧张的情绪。

    崔建新再次顶住了她娇嫩的花瓣研磨着,“啊”

    秦红棉一声娇啼,她娇羞万般而又暗暗欢喜,她为自己的反应感到骇怕。

    可是,一股邪恶yin荡的需要又从她腰间升起,她觉得芳心被霸王枪侵入后便有一种好充实,好舒服的感觉。

    崔建新巨大的gui头不放弃地凶狠顶入那天生紧窄娇小万分的幽深幽谷,稚嫩**、幽谷玉沟被崔建新这样再三yin弄、挑逗,禁不住一波又一波的肉欲狂潮涌上芳心,娇俏可爱的小瑶鼻不自觉地呻吟婉转,雪白**蠕动扭弯着,美丽眩目的雪臀随着崔建新在下体中的手的抽动而微妙地起伏挺动。

    身旁又有甘宝宝目不转睛地看着,娇羞万分的少妇芳心被那**蚀骨的肉欲快感逐渐淹没,娇美妩媚的小脸胀得通红火热,秀眸含羞紧闭,瑶鼻嘤嘤娇哼,她已经绝对无法把持。

    “你怎么不动”

    秦红棉被崔建新挑逗撩拨得春心萌动,又是害怕又是羞赧又是渴望,感觉到他暂停深入浅尝辄止,不禁媚眼如丝地娇嗔道。

    “红棉,不要急,我会让你舒服的”崔建新用胸膛紧贴住秦红棉那一对坚挺怒耸、滑软无比的傲人**,感受着那两粒娇小、渐渐又因充血勃起而硬挺的可爱**在胸前的碰触,崔建新的嘴一路往下滑,吻住一粒稚嫩玉润、娇小可爱的嫣红**,一阵柔舔轻吮,吻了左边,又吻右边,然后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