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难道

    难道你说的是王妃

    天啊

    王妃居然是你的女人”

    第109章

    皇后这次是真的惊呆了,她没有想到刀白凤居然在她之前就与崔建新勾搭上,怪不得了,怪不得,段正淳下葬时,她还是一脸的冷漠,好像段正淳之死与她没有什么关系似的,原来是另有新欢

    想到这里,皇后念头一转,是啊

    既然王妃可以去追求自己的幸福,那自己为何不可以呢

    自己虽然享尽了荣华富贵,但唯独在房事上未曾得到过快乐,想到崔建新给她强烈的冲击,她心动了,也情动了,如果能再让他给自己一次欲仙欲死的撞击,自己就是死,也值得了吧,皇上既然出家做了和尚,他心里是没有自己的,而且这些年来他的心里一直都没有自己,说出家就出家,完全没有想过自己的感受。

    皇后虽然是在胡思乱想,但她也明白,大理国的历代皇帝都以武功和国家社稷为首要,但段正明太过分了,他几乎每天都是在练功中渡过。

    以前还没有分居的时候,他和自己同寝时,他都是打坐一夜的。

    这样的同房有什么意义,他难道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女人吗

    自己也是需要男人疼爱的,深宫是那么的孤寂。

    以前自己贵为皇后就已经那么孤寂了,而现在自己已经是皇太后了,难道还要过那种独守深宫的生活吗

    成为了皇太后,对别人来说是一种荣幸,但那和打入冷宫又有什么区别,须知道,打入冷宫的妃子为什么会生不如死

    是因为冷宫很冷吗

    那绝对不是,那是因为被打入了冷宫,就意味着再也不能享受男女之间的欢爱,此次远离了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

    作为一个皇后,那最起码还有一点盼头,有盼头就要希望,可是现在对于一个皇太后来说,她还有什么

    越是想下去,皇后越是觉得悲哀,越是觉得哀怨,不知不觉的眼中开始流出晶莹的泪水。

    明哥

    你为什么如此的狠心,为什么不给我说说一声就去当了和尚。

    难道你对我真的对你没有半点留恋么,难道你不知道一个女人多么的需要男人的疼爱。

    既然你这么狠心,我为何还要为你守活寡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安分守己,没有做出半点越轨之事,但换来的是什么

    段正明,是你对不起我,我要去寻找我的幸福了,从此以后,我们就毫不相干

    只是,自己还真笨,居然为他守了这么多年的活寡

    皇后娘娘如此想着。

    正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的皇后娘娘忽然只觉自己被一双大手给抱紧了,娇躯融入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她的神色一怔,愕然的看着抱着自己的崔建新,她惊愕的是崔建新哪深情的眼神,因为她根本没有想到他也会有如此充满柔情的眼神。

    一时之间,屋里陷入了沉默。

    崔建新猛的注视着眼前这个俏丽华贵的皇后,道:“皇后,我会好好爱你的。”

    “你既然有了王妃,那为何还要来招惹我”

    皇后幽幽的道,虽然她嘴上这么说,但她知道自己已经快要堕落了,因为她的心中早就已经有了主意

    崔建新坚定而温柔的看着皇后道:“凤儿她不会介意的,而且也是凤儿告诉我,我才知道原来皇后并不是我们想象过得那么好,当我见过皇后娘娘后,我就下了一个决定,一定要给皇后娘娘幸福,段正明不能给我就统统让我来弥补吧”为了更好的征服她的心,崔建新不介意用刀白凤来做挡箭牌,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皇后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她没想到崔建新来招惹自己,刀白凤才是罪魁祸首,她现在终于明白,崔建新能够猜出自己的心事了,那分明就是刀白凤告诉她的,自己和刀白凤是闺中密友,也只有她这么一个好友,当然是无话不谈,却没想到被她出卖了

    她更没有想到,这是崔建新骗她的。

    “皇后娘娘,让我来弥补段正明带给你的伤害吧,我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的”崔建新深情款款的再说一次,深深撞击了她的心房,崔建新知道,她的心即将是自己的了

    而她美丽的娇躯也即将任自己驰骋,虽然自己早已得到了她,但还没有征服她的心,现在终于是时候了

    皇后娘娘幽怨说道:“弥补

    幸福

    我还有资格幻想这个得到这个美好的梦么”

    她知道她只是残花败柳之身,所以,并没有奢望过祈求过多的幸福。

    “你当然有资格,刚才你不是很舒服的欢叫着么

    我以后会让你叫得更舒服”崔建新抱着她,将她那充满了成熟女性气息的身体压在了床上。

    听到崔建新这些,再加上娇躯被崔建新抱住,更是犹如身临其境的回到了那天的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而且刚刚的热水带来的**还没有退去,这让她一下子软倒在崔建新的身上,娇羞道:“你就是个坏蛋,yin贼。”

    “宝贝儿,你真的太美了”

    崔建新有点痴呆的吻上了皇后娘娘的樱唇。

    皇后却突然抬起了头,叹道:“我已经老了”

    她再一次说起了自己的年龄,看来年龄就是女人最大的天敌。

    “你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就像是一个小姑娘,美丽极了。

    难道你不相信自己的美貌吗

    而且,就算将来你老了,我也会一直爱着你”崔建新讨好般的赞美道。

    “你就是会哄人家开心,虽然正明他出家做和尚,但我们的事情如果被人知道,就是死罪,我我不能害了你。”

    皇后担心道。

    她这样说,崔建新已经知道她的心已经在自己的身上了,否则也不会担心自己的安危了,想到这里,崔建新摇头道:“我的皇后娘娘,难道我和凤儿不是犯了死罪,为了我的爱人,就算是死那又何妨,如果不能让自己心爱的人得到幸福,那才是生不如死,何况天下间有谁能够要得了我的命”

    他的话里充满了王者的霸气,却又让人不能不相信和折服。

    “我我”

    皇后已经情动了,也感动了,有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郎君可以为自己去赴死

    看到皇后情动的娇艳欲滴的模样,崔建新食指大动,往她的嘴唇吻了下去,并把的舌头伸进皇后的嘴里搅拌。

    皇后脸庞突然拂来男人的鼻息,尚未搞清楚两片嘴唇已被紧紧的贴住。

    “唔你”

    被崔建新这样双臂环绕,皇后的身子无力的虚软下来。

    她扭动的娇躯,微微挣扎着说:“不行,我我怕真的很怕”

    崔建新紧紧地抱在怀中,热烈地吻着她,吻着她差点儿喘不过气来,娇羞怯怯的说:“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你不但要毁灭你自己,还要毁了我”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哪里还有皇后的那种威严,完全一副受到惊吓的小女孩样。

    崔建新心一手改变紧搂着她的屁股,使她的敏感部位紧紧贴在自己的大宝贝上,然后轻吻着她的脸,yin笑着说道:“只要能够带给你幸福,我就算上刀山下火海都愿意”废话,就凭这区区大理王国,如何能奈何得了崔建新

    皇后听到崔建新的坚决的话语,不禁心中一动,**顿生,是啊,如果能为了自己的幸福奋斗一回,就算是死也无憾了吧

    霸王静静的品尝着她那玉满清香的美唇。

    男人独有的气息传来,皇后脑中如遭雷殛,仅有的一点灵智也将被崔建新的吻吞没。

    若是别的男人,她还可以利用这最后一刻清醒时击做出特别的举动,保住皇后尊贵且清白神圣的身子,但眼前的却是崔建新,这个已经夺取了她的清白的崔建新,而且她这些天不断的做梦,都是那天和她缠绵的春梦,每次睡醒都让她害羞了好久

    她没有了抵挡的意思,香舌再不受自己的控制,主动伸出和崔建新的舌头紧紧的缠在一起。

    这是主动和没有任何意识的迎合,这一举动却大大鼓励了崔建新的行动。

    崔建新紧紧的和皇后酥软无力的香舌纠结在一起,舔舐着皇后檀口中每一个角落。

    皇后双眼露出凄迷神色,樱口中的香舌和崔建新的舌头缠绕在一起。

    刚刚的痛苦都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兴奋,两人互相吸吮,两唇相合,热烈的吻、吸、吮、含,交换彼此的唾液,仿佛对方口中的唾液包含了彼此亲密无间的之爱。

    良久的纠缠,他们彼此使劲的拥抱着对方,死死的纠缠着

    第110章

    这时崔建新感觉到皇后浑身已经香汗淋漓,崔建新的动作已经练得十分娴熟,皇后还没有来得及羞涩的反应,美妙的身体便再次展现在了崔建新的眼前,看得崔建新欲火越发炙热,皇后娘娘如瓷器般光滑的裸背、细致白皙似绵雪的玉手、纤细小巧不堪一握的柳腰、美丽到极点而饱满的双峰、淡淡而欲要蹦出的两点嫣红,皇后稍稍清醒过来后便看得崔建新那令自己感到心寒的眼神,那是一种只有在狼 的身上才能看得的眼神,她感觉她现在就像一只小兔子,而崔建新就像一只大灰狼,不过皇后娘娘看得崔建新为自己着迷的样子,还是挺甜蜜的,同时也是十分的害羞,双手赶紧移到双峰之上,掩住自己外泄的春光,整张俏脸红的像出血一般,低下羞惭无奈的娇靥的道:“求求你,不要这样看我。”

    皇后娘娘的玉.峰急剧地起战伏着,雪白俏丽的脸上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一直蔓延到她的粉颈之上。

    她美目微闭,细致的睫毛不停的颤动,她双手环上崔建新的颈项,扭动着丰腴成熟的身体。

    崔建新一手搂住她的腰肢,右手迅速地攀上她的胸前,一把握住了她滑腻的玉.乳。

    可是皇后娘娘却娇羞无限地用手臂挡住了男人的下一步动作

    “我的皇后宝贝,乖,让为夫看看,你的身体实在是太美妙了” 皇后娘娘娇羞的看了崔建新一眼,十分乖巧的把手臂微微抬起以方便崔建新的动作。

    随着崔建新的动作,一具几乎完美的仙女胴.体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他的眼前。

    崔建新不觉有点不可思议,这么一具完美的娇躯以后就只属于自己了

    皇后娘娘得天独厚的身段,雪白柔嫩的肌肤,此时在灯光下的映射显得无比的润滑动人。

    那饱满怒耸的ru房硕大柔软,挺而不坠;圆润修长的**白光洁,丰盈匀称;浑圆挺耸的臀部,肌理细致,曲线柔和。

    她端庄秀丽的面庞美艳动人,隐含风情,充满成熟的风韵。

    动了情的皇后娘娘,周身更是焕发出一股慵懒的风姿;她的双眸泛起一层朦胧的水光,眼波流转之际,真是荡人心弦,勾人魂魄。

    崔建新简直看到目瞪口呆,叹为观止,皇后娘娘的酮体当真是美妙无比,虽然已经享受过一次,但崔建新这一次却比上一次还要来得兴奋,因为现在是她心甘情愿的为他付出,有情有爱的结合才是最完美的欢爱。

    崔建新双手绕到皇后背后,开始解开她肚兜在脖子上与腰、背上的细绳结。

    皇后本能想要阻止,但想到自己不是已经决定了做他的女人了吗

    于是便放松了下来,而且由崔建新接触到自己身体的地方传来一阵热流,只感到全身软绵无力的要倒下,崔建新急忙扶住她的腰,将她抱在怀中。

    此时绳结也被解开,肚兜随之松落,皇后慌乱中做最后的补救,向前贴在崔建新胸膛,让那松落的肚兜夹在中间,遮住胸前的一对傲人玉峰。

    崔建新觉得皇后的身体又柔软又温暖,他将无力抗拒的皇后拉开,那两座坚挺、柔嫩的双峰挺立着,是那么的合乎比例的和充满匀称的美感,还有淡粉红色的乳晕娇媚,微微挺立的红豆显得异常的诱人,平坦的小腹上镶嵌着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儿,叫崔建新看得血脉贲张。

    崔建新此时已是欲罢不能,非要看遍皇后的全身不可,双手紧张的伸向皇后的亵裤,比他更紧张的皇后颤抖起来,无奈自己根本无法抗拒崔建新的举动,就连抬起手来都难如登天。

    纯洁的雪白亵裤终于被褪至膝上,在雪白的肚子下,青葱似的雪白修长双腿与曲线优美、浑圆高挺的臀部,不论色泽、弹性,均美的不可方物。

    皇后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快感涌上心头,慧黠眼神也已然露出媚波荡漾,她不但没责怪崔建新的无礼,反而带着一点期待。

    她不是放荡的女人,可是她是一个有着正常生理需要的女人,一个需要爱、需要疼的女人。

    她有理由去期待,因为崔建新是值得女人期待的男人

    皇后娘娘秀发凌乱的散落在她的香肩两边,眉眼如丝,睫毛如弯月,俏脸如火,粉腮飞霞,胸前一对雪白饱满的玉峰颤抖的露在空气中,而雪.峰上的两朵娇艳花蕾绽放出两点嫣红仙果

    平坦的小腹毫无一丝赘肉,完全不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

    越过高山,越过平原,双腿之间的仙境之门已经为崔建新的进入而奏响了潺潺的流水声。

    “小坏蛋

    看什么呢”

    皇后娘娘娇羞着用双手掩盖住自己裸露出来的春光,她别过头去避开崔建新那吃人的目光,幽幽的说道:“我们这样究竟是对还是错”

    崔建新伸手扳过她的脸蛋,吻着她的小嘴,道:“我们没有对与错

    有的只是爱与欲

    告诉我,你的心里有我吗”

    “可是,我们毕竟身份有异、年龄有别啊

    我们不能啊”

    皇后娘娘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感觉到胸前一痛,其中一朵蓓蕾已经被崔建新捏于指尖之间了。

    “好痛

    你你轻点”

    皇后娘娘搂着他,红润的嘴唇时开时合,娇喘吁吁,满面红霞,那暗含的纯情早已经为了男人而开始激情荡漾着

    她媚眼如丝,小嘴呵气如兰

    “嗯坏蛋啊”

    “反正你这个混蛋已进化过污辱了我的身体了

    你想要怎么样都随你好了”

    皇后娘娘突然放弃了挣扎,幽幽的说道。

    崔建新揉捏着她紧翘的美臀,道:“我的皇后娘娘,我真的好激动,你终于要属于我一个人的了。”

    就在皇后对崔建新充满着那么一点期待之余,崔建新的行动也变得激烈起来

    皇后躺在床上,娇躯蜷缩着,用迷迷糊糊的鼻音,低吟着,任由崔建新的作弄。

    皇后的粉脸含春,娇躯微微发抖,羞怯之情,表露无遗四目相现,传着春情与欲火,两个被欲火燃烧的人,都无法支持了,猛地拥抱在一起,吻在一起。

    崔建新捧起皇后的脸,吹弹可破的娇嫩肌肤,瑶鼻桃腮,美丽的眼睛轻阖,樱桃小口,诱惑非常,再一次吻上她小巧性感的嘴,她的嘴唇柔软俏薄,舌头灵活甘甜,追逐着她滑嫩的舌尖吮吸,舌头闯进她柔嫩的口中挑逗着。

    皇后一对坚挺的酥胸,丰硕浑圆的**涨鼓鼓的似要破衣而出,开口处露出粉红色的蕾丝花边胸罩和白嫩深邃的乳。

    沟显示着乳峰的丰满高耸。

    令崔建新心神迷醉,看得崔建新头晕目眩。

    被崔建新一番亲吻,皇后也有那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也逐渐热烈的反应着,双手动情地勾在他的脖子上,吐出香甜的小舌,任由他狂热地纠缠吮吸,吮吸得她舌头根子都疼了,一种酸麻爽快的感觉迅速传遍全身,传向**深处。

    崔建新的色手也不休闲,娴熟地抚摩着揉搓着她的丰满浑圆的大腿,抚摩着揉捏着她的丰腴翘挺的臀瓣,柔软滚圆,滑不留手。

    皇后娘娘细细的喘息着,亮若晨星的眼睛盈盈的闪动。

    酥胸起伏,一对纤美修长、玉润浑圆的雪白美腿含羞紧夹崔建新,闻着皇后发散发的淡淡香气深深的呼吸,轻吻着她雪白脖颈上滑润的肌肤,抱着她丰腴温软的**,崔建新陶醉了。

    崔建新使出全身解数,皇后被揉弄得全身伸缩不已,说不出的麻、痒、刺激,只感到他的手,像火似的在自己的身上游动着,有时又像触电般,春情荡漾时,只得张开那双钩魂的双眼,凝视着崔建新。

    崔建新同时被攻击女人两处最敏感的部位,使皇后的身体逐渐火热,有无法形容的痛痒感,扩散到整个下体,舒畅的感觉让她羞涩的心道:“被他爱抚太快乐、美妙了,我以前的日子都是白活了,皇上从来没有带给我任何像样的快乐,我却辛辛苦苦的守了这么多年的活寡,我的确是太笨了,为什么我没有早点遇到他呢”此时,皇后一直想在众人面前保持的端庄形象整个崩溃,可是她全身的酥痒让身体反应激烈,她彷佛被推上了九霄云外,情不自禁的呻吟声从樱口中放浪而出:“啊”

    同时皱起眉头,脚尖也跷起,微微颤抖。

    这是狂潮开始喷发的前奏,就像火山即将爆发前的震动,其实也预示着一场风暴的不可避免,就像火山爆发一样不可阻挡和遏制

    第111章

    听到皇后叫出的声音充满愉悦、娇媚的语调,崔建新狂喜不已。

    皇后甚至可以感到自己的身体内正无耻的潺潺流出了一些蜜汁,顺着大腿内侧及股沟流到了床上,那滴滴的落地水声,一次又一次打击她的尊严,终于下体也无意识的扭动挺耸,像极了久旷的怨妇。

    火山终于在爆发之前开始了点滴的熔浆喷发,那屡燃烧的青烟,已经从火山口飘荡起来,就像浴火喷发时候那对媚眼如炬翠微居小说 不知道崔建新是真不知道皇后的火热难耐,还是假装看不见、听不到,他一如既往的继续挑逗着皇后。

    皇后的意识都有点儿模糊了,她已经被崔建新作弄得神智不清,再也忍不住的娇呼道:“楚郎我要你你快快呀”后面的话皇后娘娘已是说不出口,但这已经够了,听到皇后命令,崔建新当然不会无动于衷,当下向她展示了自己的魅力,那结实而极有魄力的健壮肌肉,一双强而有力的臂弯,全身像充满爆发力一般,虽然还没有动作,但皇后娘娘已经能感受到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整具娇躯在轻轻的颤抖着,是紧张,更多的是期待,期待崔建新的进入,去开荒那尚未完全开发的荒地。

    这时,崔建新的动作突然停止了下来,皇后微微疑惑,睁眼一看,赫然映入眼前的是崔建新那其势汹汹的所向披靡的无敌霸王枪,整具枪头犹如一双怪异的眼睛,怒目横睁,霸王枪的枪身青筋不断跳动,更稀奇的是霸王枪的表面还隐隐泛着金光,真是世间难得的一等一的神兵利器。

    皇后直看得又害怕又羞涩,连忙闭上了眼睛别过头去,不敢再看,但娇躯的反应却是比刚才更加的剧烈,颤抖的幅度大了不少,而且娇躯微微弓起,形成一个极美的幅度,这摆明是快到极乐巅峰的现象,崔建新大喜,**更盛,皇后娘娘的身体当真敏感,这么快就受不了了。

    皇后樱唇微启,身体的温度不断的在递增,就像是在发高烧一样,桃花源裡已是泉水汨汨,源源不断向东流,崔建新搂住了这端着高贵的古典美女,一手托住她的娇臀,感受着她恟前的结实饱满玉蜂翠微居小说皇后差点呻吟出声,本想用手推开他,却是身体发软,全身无力,手脚连轻轻抬起都是那么的费力,如何去拒绝崔建新的动作,拒绝自己最真实的感受

    崔建新于是将皇后的娇躯紧紧抱住,挤进自己的胸怀,自己的雄厚的胸口紧紧抵着她的饱满高耸玉蜂,口唇不住地吻舐着她的肩颈处,落下了一个接一个的印跡,崔建新的动作稍微有点粗鲁,皇后娘娘的身上顿时被崔建新留下的口水弄得湿湿的,再加上两人的汗水,此时的皇后娘娘看上去就好像一个刚刚从浴盆里走出来的出浴美人,美丽到了极点,看得崔建新兴奋异常。

    在崔建新高超的手法的刺激下皇后如丝媚目茫然一转,脸红耳赤、颊润眼媚,纤手更不住在自己胸前轻托缓磨,爱抚得火热。

    感觉到怀中的皇后娇躯愈发火热,喘息无比**,崔建新也不忍拖延,手掌在她桃花源口几下时轻时重的轻揉,扣的皇后呼吸又乱了几拍,见这皇后股间湿滑柔膩,桃花源已然开放,知她已然动情,他将她**轻分,挺着粗壮的霸王枪向目标出招,招法独到,毫不留情。

    “哎”

    咬着银牙一声轻吟,皇后似苦似羞地闭着眼儿,娇躯一阵颤抖,虽说此刻体內已被浴火占满,桃花源也早已湿漉漉地等待着他的光临,可毕竟空旷多年的她忽然进入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粗壮的灼热火辣辣地将桃花源撐了开来,强烈的刺激让皇后甚至没法闭紧樱唇,一声哀啼已脱口而出。

    崔建新一边缓缓突入,缓慢而坚持地一寸寸撐开窄紧的桃花源,动作虽慢却不是没有好处,可以压抑强攻猛打的本能,崔建新双手在皇后滑嫩柔软、曲线玲珑的娇躯上下游走,逗的皇后愈发难以忍耐,轻轻启的唇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