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刀白凤站在一旁,垂泪道:“誉儿,我的誉儿,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娘亲”

    段誉反复听到刀白凤一贯担心的声音,心中的神智终于唤起了,难受的道:“娘亲,我不知道是怎么了,好痛苦,好难受啊”刀白凤见到手足舞蹈的段誉,担心得不得了,而这时段正明正好与朱丹臣等人走进来,看到崔建新在,大家都用微笑和眼神与崔建新打了一个招呼。段正明一进来的闻道了一种特别的味道,不禁喃喃自语道:这里的味道怎么这么怪异朱丹臣等人也闻道了,微微点点头,崔建新看上去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刀白凤却是满脸通红,只好低下俏首,不让大家看到自己的异样,急中生智道:誉儿,你觉得怎么样了段正明见到段誉这个样子,连忙问道:“誉儿,你怎么了”

    段小强见段正明进来,叫道:“伯父,我要死了”

    他的双手在空中不断的挥舞着圈子,和一个疯子无异。

    段正明看到在一边垂泪的刀白凤,还有那种憔悴的模样,心中能够体会她的心情,她刚刚死了丈夫,现在儿子也这样,是谁都会难过。刀白凤虽然是难过,是担心,但她的那种模样,却不是因为段正明想的那个原因,而是刚刚和崔建新欢爱而造成的。段正明看她发丝凌乱,一副惶恐的样子,不由安慰道:“弟妹不必惊慌,定是在万劫谷所中的毒未清,不难医治。”

    任段正明想破头脑也想不到,刀白凤发丝凌乱是因为刚才动作太猛了,惶恐是因为她在庆幸,好在崔建新和她一起**来得及时,否则就得好看了,她不敢想象,如果再欢爱多片刻,被大家都发现的那种尴尬会是怎么样,恐怕她连死的心都有了

    第099章

    段正明向段誉道:“你觉得怎样”

    段誉不住的顿足,极度痛苦的样子,艰难的叫道:“侄儿全身肿了起来,难受之极,伯父,你给我放一些血出来好不好我真的很难受,我的身体快要爆炸了。”

    段正明瞧他脸面与手上皮肤,一无异状,半点也不肿胀,这话显是神智迷糊了,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说道:“现在只好等太医来了”想起刚才的放荡,刀白凤的脸蛋情不自禁的悄悄浮起了两朵红云,掩饰轻声道:“希望誉儿不要有事,否则我也不想活了”大家等了一会,太医终于来了,众人立时松了一口气,暂时把希望寄托在太医的身上,然后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盯着段誉。

    一名太医细细为段誉把脉后,平静的作揖道:“启奏皇上,世子脉搏洪盛之极,似乎血气太旺,微臣愚见,给世子放一些血,不知是否使得”

    段正明心想段誉要我放血可能是他迷糊了,但太医也提议放血说不定此法管用,点头道:“好,你给他放放血。”

    那太医应道:“是”

    只见太医打开药箱,从一只磁盒中取出一条肥大的水蛭来,看到这里,崔建新很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太医会随身带着一条大水蛭难道这个太医会未卜先知,事先知道段小强需要放血想来想去,崔建新想到了一个词:剧情需要。崔建新心中默默叹了一句:连金老先生也不能免俗啊

    水侄善于吸血,用以吸去病人身上的瘀血,最为方便,且不疼痛。那太医捏住段誉的手臂,将水蛭之口对准了他的血管。那太医不会武功,体内并未练得有真气内力,和段誉的身子相触,反而并无任何感应。可是那水蛭碰到段誉的手臂,不住价的扭动身子,无论如何不肯将口咬上去。那太医大奇,用力按著水蛭,过得半晌,那水蛭一挺,竟然死了。那太医在皇帝跟前出丑,额头汗水涔涔而下,忙取过第二只水蛭来,仍是如此僵死。另一位太医脸有忧色,道:“启禀皇上,世手身上中有剧毒,连水蛭也毒死了。”

    他哪知道段誉吞食了蟒牯朱蛤后,任何蛇虫都是闻到邪气息便即远避,即令是最厉害的毒蛇也都慑服,何况是几只小小的水蛭

    段正明心中焦急,问道:“那是什么毒药,如此厉害”

    一名太医道:“以臣愚见,世子脉象亢燥,那是中了一种罕见的热毒,这名称么”

    另一名太医道:“不然,世子脉象阴虚,毒性唯寒,当用热药中和。”

    两位太医各偏一见,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段正明听他二人争论不休,而这二人乃是大理国医道最精的名医,见地竟是如此大相径庭,可见侄儿体内的邪毒实是古怪之极,段正明右手伸出食、中、无名三指,轻轻搭在段誉腕脉的列缺穴上。他段家子孙的脉搏往往不行于寸口,而行于列缺,医家称为反关脉。

    两名太医见皇上一出手便显得深明医道,都是好生佩服。一人道:“医书上言道:反关脉左手得之主贵,右手得之主富,左右俱反,大富大贵。陛上、镇南王、世子三位都是反关脉。”

    另一人道:“三位大富大贵,那也不用因反关脉而知。”

    先一人道:“不然。世子的脉象既然大富大贵,足证此病虽然凶险,却无大碍。”

    另名太医不以为然,心道:“大富大贵之人,难道就没有夭折的”

    但这句话却不便出口了。

    段正明只沉侄儿脉搏跳动既劲且快,这般跳将下心脏如何支持得住手指上微一使劲,想查察他经络中更有什么异象,突然之间,自身内力急泻而出,霎时便无影无踪。他大吃一惊,急忙松手。他自不知段誉是什么状况,只是列缺穴正是段誉吸力经脉中的穴道。段正明一运内劲,便是将内力灌入段誉体内,猛觉全身一震,丹田中一股烈火冲将上来,霎时间唇干舌燥,眼前火星乱迸,立时察觉不对,但觉体内真气源源不绝的被段誉吸了过去。他大吃一惊,喝道:“誉儿,你遇到了星宿海的丁春秋吗”

    要知修习内家武功之人,全身真气和性命息息相关,真气越是浑厚则内功越高,真气一去,就算不死,也是武功尽失,成了废人。段正明长年勤修内功,真气充盈之极,但和段誉手掌一接,全身真气如江河决堤,一泻如注,竟是不可收拾。他接连喝问两声,段誉已神智昏迷,全不知情。

    段誉叫声:“啊哟”

    全身剧震,颤拦难止。

    段正明退后两步,惊魂未定。段誉终于清醒了过来,道:“丁丁春秋侄儿不知他是谁。”

    段正明道:“听说是个仙风道骨、画中社仙一般的老人。”

    段誉道:“侄儿从来没见过他。”

    段正明道:“这人有一身邪门功夫,善消别人内力,叫作化功**,能令人毕生武学修为废于一旦,天下武林之士,无不深恶痛绝。你既没见过他,怎怎学到了这门邪功”

    段誉忙道:“侄儿没学学过。丁春秋和化功**,侄儿刚才还是首次听伯父说到。”

    段正明料他不会撒谎,更不会来化自己的内力,一转念间已明其理:“是了,定是延庆太子学过这门邪功,不知使了什么古怪法道,将此邪功渡入誉儿体内,让他不知不觉的便害了我和淳弟。嘿嘿,此人号称天下第一恶人,果真名不虚传”

    但见段誉双手在身上乱搔乱抓,将衣服扯得稀烂,皮肤上搔出条条血痕,竭力忍住,才不号叫呼喊,口中不住呻吟。刀白凤不住安慰:“誉儿,你耐着些儿,过一会儿便好了。”

    但见段誉双手在身上乱搔乱扒,衣服都扯得稀烂,段正明心中不忍,寻思:“这个难题,只有向天龙寺去求教了。”

    说道:“誉儿,我带你去见几位长辈,我想他们定有法子给你治好邪毒。”

    段誉道:“是”

    他越来越是难受,只盼早日治愈,匆匆换过一套农衫,跟著伯父出了府门,各自乘了一匹马,向西北驰去。

    一路上,刀白凤不时隐晦的看向崔建新方向,此时的两个奸夫yin妇当然是早已经整理好了衣着,而且神情泰然自若,一派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是崔建新心中嘀咕了几下:这段小强怎么会这样原书中他是因为练了北冥神功才吸了许多高手的真气,所以导致了这种情况,按理说他根本不应该再出现这种情况才对,此时他分明是功力暴涨,而控制不了的情况嘛,自己明明没有给他北冥神功,他怎么会突然学会了这个北冥神功呢

    崔建新只知道,段誉所服食的“蟒牯朱蛤”天生有一种吸食毒蛇毒虫的异能,却不知道“蟒牯朱蛤”乃是机缘巧合,数种蛇虫几代交配而生有着许多未知的功效。钟万仇夫妇和钟灵但知道这对朱蛤一叫,万蛇便闻声而来,却不知食在体内,竟会生出这种怪象。要知这对朱蛤本身已是千年难见的奇物,若不是段誉甘心求死,又有谁敢去吞吃这种能制毒蛇的恶虫段誉将这对蟒牯朱蛤吃在肚里,和那“阴阳和合散”的毒性起了生克变化,不但阳气之胜,沛然莫可或御,如果段誉没有内力还好,但学会内力的话,就会激发体内的“蟒牯朱蛤”与阴阳和合散的产生作用而生出一种吸取别人真气的特性来。

    当时段誉遇到了无量山的弟子,那弟子想要抓住他,却不料手掌和他手臂一接触,全身便如遇到雷电般的大震了一震,体内真气也是滚滚泻出,只吓得大叫:“啊哟,啊哟”

    本来段誉只是把“蟒牯朱蛤”吞下肚,也没有什么,但事情就是这么巧,他把崔建新留下的凌波微步修炼的时候,渐渐练出了一丝内力,最后体内因误打误撞而生成的“朱蛤神功”吸力无限,碰到甲,便吸甲,碰到乙,便吸乙,甚至第三者触到了被吸的身上,真气也连带被吸。无量山的那十来个弟子修炼了多年的真气都被他吸了个精光。看来有些事情是注定,谁也改变不了现在皇后娘娘也注定是崔建新的了,因为此去,段正明就会出家做和尚了

    第100章

    段氏历代祖先,为帝皇者,往往避位为僧,他们都是在这天龙寺中出家,所以天龙寺便是大理皇室的家庙,于全国诸寺之中,最是尊崇。

    崔建新的凌波微步奥妙非凡,速度也相当快,一路上轻松得很,不断的用眼神视奸刀白凤,刀白凤因为刚刚在电段正淳灵堂前的放荡,现在还是不能释然,仍然满脸通红,每次看向崔建新猥琐的眼神,刀白凤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到刚刚的撞击与刺激,那种突破伦理常理的刺激还有那种差点为发现的惊险都深深的让刀白凤欲罢不能。

    和原书记载的一样,段誉一路在马背之上,遵从段正明指点,镇制体内冲突不休的内息,烦恶稍减,段誉随著段正明来到寺前,但见阳光照射在寺顶的琉璃瓦上,金光灿烂,庙貌华严,壮丽之处直是不下于大理国的皇宫。这天龙寺乃保定帝常到之地,他虽是帝皇之尊,但寺中高僧不少是他的长辈,是以知客僧接待时虽是极尽礼敬,却也不至于战战兢兢的惊惶失态。这天龙寺乃保定帝常到之地,当下便去谒见方丈本因大师。本因大师若以俗家辈份排列,是保定帝的叔你,出家人既不拘君臣之礼,也不叙家人辈行,两人以平等礼法相见。保定帝将段誉如何为延庆太子所擒、如何中了邪毒、如何身染邪功化人内力,一一说了。

    本因方丈沉吟片刻,道:“请随我去牟尼堂,见见三位师兄弟。”

    段正明道:“打扰众位大师的清修,罪过不小。”

    天因方丈道:“镇南世子将来是我国嗣君,身系全国百姓的祸福。以你的识见内力,只有在我之上,既来问我,那自是大大的疑难了。”

    两名小沙弥在前引路,其后是天因方丈,更后是段正明叔侄,穿殿过舍的经过十余排房屋,来到一条长廊之侧。两名小沙弥躬身分站两旁,停步不行。三人沿长廊更向西行,来到几间屋前,只见那几间屋全以松木搭成,板门木柱,木料均不去皮,颇有天然质朴之致,和一路行来金碧辉煌的殿堂截然不同。板壁柱子,也有许多已然朽烂,这几间屋,倒似是山坳僻地的猎舍一般。

    本因方丈双手合什,说道:“阿弥陀佛,本因有一事疑难不决,打扰三位师兄弟的功课。”

    屋内一人说道:“方丈请进”

    本因伸手缓缓推门开来。板门便支支格格的作响,显是平时极少有人启闭。段誉随着方丈跨进门去,他听方丈说的是三位师兄弟,室中去有四个和尚分坐四个蒲团。三僧进外,其中二僧容色枯槁,另一个半大魁梧。东首的一个和尚脸朝里壁,一动不动。

    段正明认得两个枯黄精瘦的僧人法名本观、本相,都是本因方丈的师兄,那魁梧的僧人法名本参是本因的师弟。他只知天龙寺牟尼堂共有观、相、参三位高僧,却不知另有一位僧人,当下躬身为礼。本观等三人微笑还礼。那百壁僧人不知是在入定,还是功课正到紧要关头,不能分心,始终没加理会。段正明知道牟尼两字乃是寂静、沉默之意,此处既是牟尼堂,须当说话越少越好,于是要言不烦,将段誉身中邪毒之事说了,最后道:“祈恳四位大德指点明路。”

    本观沉吟半晌,又向段誉打量良久,说道:“两位师弟意下若何”

    本参道:“便是稍损内力,也未必便练不成六”

    他的话还未说完,本观突然打断道:“师弟,请慎言”

    说着斜眼若有若无地扫了一下崔建新,本参随着本观的目光也看了一眼崔建新,当即想到本观是在提醒他,此处有外人在场,不得随便透露寺中之秘。他思虑不周,这时被本观提醒,不免脸上有些不自然之色。

    崔建新一听本参的话中最后那个“六”字,就知道他要说的是“六脉神剑”本观突然打断他,显然是在意他这个外人在场。他虽然清楚知道是这么一回事,但被人这样提防着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心道:“你个老和尚还打什么马乎眼,不但老子早就知道你们天龙寺藏着六脉神剑的秘籍,而且那鸠摩智、慕容博也都知道,你却还当什么秘密似地遮遮掩掩的,嘿嘿,不但如此,而且我就学会了那六脉神剑威力最大的一招,要不是只顾着泡妞,否则一经全学会了也说不定”

    他知道接下来所要谈的话题就会要涉及到“六脉神剑”这一大理段氏武学的秘典,这帮老秃驴是绝计不会让自己呆在一旁听的,但自己也不是需要听他们啰嗦,自己根本就对六脉神剑了如指掌,那里想听了,自己来这里是另有企图的。算算时间,那人也应该快到了。

    此时是在天龙寺内,段正明却也不好做主,把目光看向了方丈本因。本因转过头来向崔建新合什含笑道:“施主所言甚是,老衲添为方丈,不能亲自接待,实是慢待施主了”

    他说完又向崔建新打了个稽首,然后出声招进来一名小和尚,叫他为崔建新安排一间禅房,并好生招呼。那小和尚领命向诸人合什拜别,崔建新也向各人告辞,然后随着那小和尚退出了牟尼堂。

    小和尚带着崔建新左转右转,便来到了一排僧舍之前,然后领他进了一间房内,请他安坐休息。来的路上,他又另召了一名小和尚,叫他守在门外听候崔建新的吩咐。他自己则回转牟尼堂向方丈复命去了,并在那里等候保定帝与段誉从牟尼堂出来,说是一出来他就立即前来向崔建新告知。崔建新那里会乖乖的听话,这不,那小和尚一出去后,他就变成了“梁上君子”爬到屋顶上去了

    段正明听到六脉神剑四字,心中不由得一震,寻思:“幼时曾听爹爹说起,我段氏祖上有一门六脉神剑的武功,威力无穷。但爹爹言道,那也只是传闻而已,没听说曾有那一位祖先会此功夫,而这功夫到底如何神奇,也是谁都不知。本参大师这么说,原来确有这么一门奇功。”

    转念又想:“本参大师这话之意,是要以内力为誉儿解毒,这样一来,势必累到他们修练六脉神剑的进境地受阻。但誉儿所中的邪毒、邪功,古怪之极,若不是咱们此间五人并力,如何能治”

    心中虽感歉仄,终究没出言推辞。本相和尚一言不发,站起身来,低头垂眉,斜占东北角方位。本观、本参也分立两处方位。本因方丈道:“善哉善哉”

    占了西南偏西的方位。

    段正明道:“誉儿,四位祖公长老,不惜损耗功力,为你驱治邪毒,快些叩谢。”

    段誉见了伯父的神色和四僧举止,情知此事非同小可,当即拜倒,向四僧一一磕头。四僧微笑点头。段正明道:“誉儿,你盘膝坐下,心中什么也别想,全身更不可使半分力气,如有剧痛奇痒,皆是应有之象,不必惊怖。”

    段誉答应了,依言坐定。

    本观和沿竖起右手拇指,微一凝气,便按在段誉后脑的风府穴上,一阳指力源源透入。那风府穴离发际一寸,属于督脉。跟着本相和尚点他任脉紫宫穴,本参和沿点他阴维脉大横穴,本因方丈点他冲脉幽门穴和带脉章门穴,段正明点他阴跤脉晴明穴。奇经八脉共有八个经脉,五人留下阳维、阳跤两脉不点。五人使的都是一阳指功,以纯阳之力,要将他体内所中邪毒、邪功,自阳维、阳跤两脉的诸处穴道中泄出。

    这段氏五大高手一阳指上的造诣均在伯促之间,但听得嗤嗤声响,五股纯阳的内力同时透入段誉体内。段誉全身一震之下,登时暖洋洋地说不出的舒服,便如冬日在太阳下曝晒一般。五人手指连动,只感自身内力进入段誉体内后渐渐消融,再也收不回来。段誉普未练过奇经八脉的北冥神功,但五大高手以一阳指手力强行注入,段誉却也无可奈何,内力一他膻中气海,便即储存。段氏五大高手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是惊疑不定。

    崔建新这来不是为了六脉神剑,因为他那天已经来把六脉神剑熟记于心,而且还练成了威力最大的一招少商剑,而这次来单纯的只是为了阻止段小强被鸠摩智带走而已,他想要让段小强在这里乖乖的做他的皇帝,因为段正淳死了,而后段正明就会按照原书中的那样为了对抗鸠摩智而出家去修炼六脉神剑的其中一脉。所以只要段小强不被鸠摩智带到王语嫣那里,段小强只能乖乖的在皇宫里做他的小皇帝,那样,天龙的美眉就全都是崔建新的了,没有人会和他抢,哪怕段小强会武功,在这种情况下,他也要乖乖的留在皇宫里做他的大理皇帝而且段正明出家之后,他的皇后就再也逃不过崔建新的手掌心,只能任崔建新享用了所以段正明的出家对崔建新真是有莫大的好处,崔建新现在才发现,原来鸠摩智挺可爱的嘛为自己做了不少“好事”啊最多待会自己出手轻一点,嘿嘿

    猛然崔建新听得“呜哗--”一声大喝, 要不是崔建新功力深厚,可能会被这一声震下来也说不定,就算如此耳中也被震得嗡嗡作响。崔建新知道这是佛门中一门极上乘的功夫,叫作狮子吼,一声断喝中蕴蓄深厚内力,大有慑敌警友之效。

    第101章

    崔建新还知道这一声就是枯荣长老所发,枯荣长老在天龙寺中辈份最高,面壁已数十年,天龙寺诸僧众,谁也没见过他真面目。就连段正明也是只闻其名,从来没拜见过,一向听说他在双树院中独参枯禅,十多年没听人提起,只道他早已圆寂。但现在为了对抗鸠摩智,枯荣也只得出关应付,不过枯荣武功虽然厉害,但距离鸠摩智还是有一段不小的距离的,崔建新非常清楚鸠摩智的武力值,他再天龙可是一个绝顶高手,与其他的绝顶高手乔峰,萧远山,慕容博等人也不相多让。枯荣如何对抗得了,所以才会让段正明加入充数。只听枯荣说道:“强敌日内便至,天龙寺百年威名,摇摇欲坠,这黄口乳子中毒也罢,著邪也罢,这当口值得为他白损功力吗”

    这几句话中充满着威严。

    本因方丈道:“师叔教训得是”

    左手一挥,五人同时退后。

    段正明听本因方丈称那人为师叔,忙道:“不知枯荣长老在此,晚辈未及礼敬,多有罪业。”

    原来枯荣长老在天龙寺中辈份最高,面壁已数十年,天龙寺诸僧众,谁也没见过他真面目。崔建新也是只闻其名,从来没拜见过,一向听说他在双树院中独参枯禅,十多年没听人提起,只道他早已圆寂。

    枯荣长老道:“事有轻重缓急,大雪山大轮明王之约,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