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崔建新脸一红,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实在有些过分,这里可是汝南王的灵堂啊,自己居然在这里,调戏他的夫人,哎真是不应该啊,可是又看到刀白凤那光滑白腻的裸身,崔建新心中又是一阵冲动,完全将自己的愧疚之心抛到九霄云外去,大手一张,又将刀白凤美妙的娇躯抱住。紧接着崔建新一把抓住刀白凤正在穿衣的手,将她的身子紧紧地搂压在怀中。刀白凤这次拼命地挣扎,但是仍是在崔建新的禁锢之下,难以脱身。发现挣扎无效后,刀白凤叹口气,将头垂在崔建新肩膀上,“你这坏蛋,在这里,我总觉得他在看着我们,怪难为情的,咱门到房间在做好吗”

    崔建新道:“有什么好难为情的我想他死后也想你得到幸福的,我要让他知道,我会让你更幸福。”

    刀白凤在崔建新的情话和手指的挑逗之下,终于还是慢慢地动起情来,动作慢慢的配合起崔建新的爱抚,口中喷出的气息也越来越灼热

    第097章

    崔建新察觉出刀白凤成熟**上透露出来的讯息刀白凤动情了,崔建新慢慢地将自己的大腿顶在刀白凤的两腿中央,刀白凤的双腿猛然紧闭,这就使得崔建新的霸王枪更加的贴近刀白凤的身体,崔建新顺势而为,不离不弃地坚持顶了片刻,刀白凤终于似乎是忍受不住下体传来的骚痒,急切地想要找个什么东西抚慰一下,最后终于还是半推半就地将两腿打了开来,让崔建新的霸王枪终于插入了刀白凤的两条**中央,尽管隔着一层裤子,还是明显地感觉到刀白凤的洞口正在发生的洪灾崔建新嘴上和身上的动作不停,伸手迅猛地将自己身上的衣物尽数除去,紧搂着刀白凤。 刀白凤见崔建新已经全身**,满脸通红,自己的脸蛋也是变得通红了起来,她与崔建新不同,她既是想要填满自己的空虚又是无比的害羞,虽然她现在急需崔建新的安慰,但在丈夫的灵堂前,还是有点放不开的,即使她很爱崔建新,即使她对崔建新予求予取,不顾任何场合满足崔建新的yin欲。崔建新崔建新刀白凤毕竟是一个传统的女子,实际上封建社会的女子都很难放得开,像刀白凤这样在别人的眼里绝对是不可思议的,被批评的。崔建新知道刀白凤也是动情了,他在刀白凤额头亲了一口,温柔说道:“他以前不理不睬的对你,总以为你会绕着他转,现在我要让他看着、让他知道,没有他,你会比从前更快乐、更幸福。”

    听到崔建新这样说,刀白凤深深的看了段正淳的灵位一眼,然后羞不可耐鼓起勇气迎上崔建新的目光,眼里充满了浓浓的爱意,还有那散发在整个灵堂的春情气息,然后如同第一次入洞房的chu女般,将头轻轻地埋在崔建新的怀中,轻轻道 一声:楚郎,爱我。 崔建新不禁心花怒放,如此成熟美丽的女子肯让自己随心所欲,实在是令人喜出望外。既然如此,也就不急在一时了。放开刀白凤的身子,痴痴地凝视着她,刀白凤也呆呆地回望着崔建新,一时间二人都忘了此刻都是浑身**。 崔建新看刀白凤,一张脸如新月清晕,如花树堆雪,可谓是秀丽绝俗,只是眼角几道淡淡的鱼尾纹,似乎也在诉说着此女经历的风霜。此刻刀白凤被崔建新挑逗的欲火已起,不期然便想到那**之事。二人相互凝视甚久,突然间同时前扑,便吻在了一起。 刀白凤这一吻来得情深意浓,崔建新顿时喜出望外,舌头贪婪地同刀白凤的香舌纠缠在一起,久久不愿分开。两人玉津交汇,一时竟不知人间几何。崔建新放倒刀白凤的身子,迫不及待地先行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刀白凤春色满布脸上,虽不言语,但是神情却已经将她内心的渴望表露无遗。崔建新动手解开了她身上的衣裳。刀白凤双目紧闭,不敢看崔建新的动作。崔建新见她期待万分的样子,也感到自己的霸王枪已经难以忍受,便也不再嬉戏,霸王枪对准刀白凤yin水点点的桃园禁区。

    “父王,我不要死”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差点把正在偷情的两人吓了个半死,循声望去,只见说话的人正在打着呼噜睡大觉,原来是段小强在做梦,应该是梦到段正淳死的那一刻吧

    看着儿子,刀白凤不禁打了一个激灵,羞不可耐,在丈夫的灵堂前以及在儿子的身前偷情,她有一种深深的罪恶感,只能用求饶般的目光看着崔建新,轻轻道:“楚郎,我们回房好不好”

    她最害怕儿子醒过来了,万一儿子真的醒过来,发现自己的母亲居然在父亲尸骨未寒的时候就和别人偷情,那就有得看的了或许,段小强再次说一两句梦话,也有得她受了。但崔建新怎么会放过他,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见他抬股挺腰一下便冲破玉门,直达到底

    刀白凤娇哼一声,痛得全身打颤,显然她没有料到崔建新如此性急,以前有那么多的前轴,她都承受不了崔建新的硕大龙身,现在没有任何欢爱前的爱抚,她一时又怎能承受崔建新的硕大巨蟒这一下可苦了刀白凤了,只见她冷汗直冒,银牙紧咬下红唇,豆大的汗珠子从额头猛流下来。崔建新左手轮番玩弄着刀白凤的丰乳,右手则在她那娇嫩的阴di上轻轻的按挪,此时霸王枪深深抵住花心,慢慢地研磨,刀白凤马上快乐地呻吟起来。

    崔建新见刀白凤如此媚态,胸中欲火也是难以抑止,一时yin性大发,便不顾一切地用力挺着霸王枪,一下一下地冲击着美穴的深处。

    刀白凤媚眼微闭,牙根紧咬,努力地不发出一丝半点的yin声。只是下体处传来的那种微微的刺痛,以及随之而来的一波紧接一波、无穷无尽的快感,带给她的是从未体味过的快乐

    霸王枪一下紧接一下的抽动不断地撞击着刀白凤的敏感部位,带给她的那种舒服感觉,实在是世间任何女子都难以抗拒的,更不要说刀白凤这种完全成熟中年女子。刀白凤实在受不了了,内心一股yin邪的强大力量,不断地冲击着她脆弱的神经,霸王枪单纯的抽动已经不能满足她内心中对xing欲的渴望。

    刀白凤腾两条丰满均匀的大腿死命的夹住崔建新的腰部,双手紧紧地环抱住崔建新的脖子,然后疯狂的耸动摇摆她那丰腴嫩白的臀部,随着她身躯的剧烈摇摆,忽而左右摇摆研磨,忽而上下挺耸抽动;更加令崔建新如痴如醉的,是她胸前那两个饱满丰硕、却又柔软如棉的硕大ru房,随着身体的动作,在崔建新的眼前上下抖动着,更加全面地冲击着崔建新的神经。

    崔建新张开口来,一口将刀白凤抖动在空中的一个淑乳含入了口中,用力地吸吮着。

    刀白凤的动作显得愈加的狂野,崔建新不得不使劲抱紧她的身子,使得她的嫩穴始终紧紧吸吮住霸王枪,不至突然脱出。此时的掌握主动反而变成了刀白凤,她便如同是一匹脱缰的野马一般,狂乱的在崔建新身下奔驰。

    刀白凤的疯狂浪劲,令崔建新大感吃惊,自己的霸王枪居然能令到这个外表严厉端庄、性格刚烈冷淡的女子骚浪放荡到如此地步。

    这时崔建新只觉得从霸王枪,传来一阵暖暖的气流。刀白凤乐到极处,**中层层叠叠湿暖的嫩肉,不停的挤压、研磨着霸王枪,那种舒服畅快的感觉,实在无法言喻。刀白凤**里的浪水,便如同是决堤的洪水般,不断地往外流著,沿着崔建新的大腿,一直流到地上,刀白凤此刻已经泄了两次身子,喉咙中只能娇柔无力地哼著,满头长发飘散,凌乱地散在空中,玉首也是不停地上下摇摆,姿态极为拂人。

    这时,段小强突然又大声嘶叫了起来,令刀白凤害怕的是,这一次她的儿子已经不再是在做梦了,刚刚发的一声梦呓已经把她吓了个半死,而现在儿子是真的醒了,而且他还站了起来,只是不知为何,只见他一番手舞足蹈,同时将桌子、椅子,以及各种祭皿陈设乱推乱摔。看到此种情况,刀白凤昏昏沉沉的神智恢复了一点点的清醒,急叫道:“誉儿,你怎么了”

    听到刀白凤的呼唤,段小强似乎是微微清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刀白凤担心段小强,于是出声相问,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处境,她可是正在儿子的父亲的灵堂前与人偷情,如何能出声询问这时刀白凤开始愣了,这种场景被儿子看见的话,她怎么还有脸面去见人她甚至还感到崔建新的霸王枪更加快速的冲击自己的花心,那种快感令她深深的迷恋,但现在的情况她如何能面对

    不过幸亏崔建新反应快,在刀白凤出声时就知道不好,连忙抱着她,凌波微步施展到了极致,一下子闪到了后面的大柱子,不得不说镇南王王府的柱子真的很大,大到了崔建新与刀白凤躲在那里,在正面的方向也看不见。虽然段小强醒了过来,也不知道他发的是什么疯,但崔建新都不想理会,他只想狠狠的鞭策身下的女子,也不理会刀白凤惊慌的眼神,此时刀白凤终于发现自己的情况,不再是担心儿子的异常,而是担心自己被儿子发现,但崔建新却丝毫不顾她求饶的眼神,而且还大力抽动了起来,速度也是前所未有的快,抽动时yin水发出一阵阵“吱吱”yin糜之声,听在耳中更是如火添油。

    “啊好深啊”

    刀白凤此时也是忍不住轻轻地呻吟一声。

    崔建新那一根粗长的庞然大物,带着春水不住抽出捅入,直把刀白凤弄得死去活来,娇喘不休。

    刀白凤舒坦爽快地喘息吁吁,呻吟不已,此时此刻的刀白凤秀发摇曳,美臀款摆,两条肉色透明雪白浑圆的**高高翘起,缠绕着他的腰臀,风骚地纵体逢迎,缱绻缠绵。

    刀白凤经不起崔建新的猛插猛顶,全身一阵颤抖,花蕊在痉挛着,不断吮吻着崔建新的龙头。

    这时刀白凤的身子微微弓了起来,玉溪的溪水浇得崔建新无限舒畅,崔建新深深感到那插入刀白凤幽谷花心的巨龙是那般的美妙。崔建新知道她快**了,于是双手抬高她两条肉色透明水晶的美腿放在肩上,他对准雍容美妇的花心用力一插到底,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更使得她娇躯颤抖。崔建新不时将臀部摇摆几下,使龙头在花心深处磨擦一番。

    饶是生了孩子,刀白凤被这阵阵的猛插猛抽,她直爽得粉脸狂摆,秀发乱飞,浑身颤抖般的却不敢呻吟,压抑的表情更能促使崔建新兴奋,更是大力高速行驶,应该是超速了感受了一会儿刀白凤下身潮水泛滥的感觉,崔建新手抚摸着刀白凤两个小小白白的脚丫,嘴唇从刀白凤修长匀称的双腿亲吻下去。

    此时的刀白凤好像已经忘记了一切,甚至连在一旁刚刚醒过来的不知为何要发疯的段小强也忘记了,只有眼前这个同样**裸的男人,心中的感觉仿佛只有一个,就是好需要好需要男人的霸王枪撞击撞击的花心白凤抬起自己的腿把正在亲吻自己双腿的崔建新拉得离自己近了,手拉着崔建新胳膊,半睁开妩媚的杏眼,呢喃的说着:“来啊,快再快一点”

    第098章

    崔建新当然明白刀白凤的意思,他抬起身双手支在刀白凤头的两侧,下身硬硬的顶到了刀白凤的荫部,那种肉肉的坚硬感觉更是燃烧起了刀白凤的欲火,刀白凤双腿在两侧屈起,微微的抬起屁股,用湿漉漉的阴门去迎接崔建新的荫茎,两人碰触了几下,没有找到位置,刀白凤也顾不得淑女的样子,手从自己下身伸过去,握住了崔建新的荫茎,虽然不是第一次握男人的荫茎,也不是第一次握住崔建新的荫茎,但是崔建新荫茎的那种硬度还是让刀白凤心里和下身都是一颤,硕大的gui头顶到了自己的阴门,刀白凤放开了手,崔建新顺势一挺,荫茎插入了刀白凤湿漉漉软乎乎的荫道,刀白凤小小的红嘴唇一下张开但是没有发出声音,脖子微微的向后挺,片刻后仿佛从身体深处发出一声长长的伴着喘息的呻吟。双手伸起来抱住了崔建新的腰,下身真切的感觉着崔建新的荫茎来回的**冲撞和摩擦,用娇柔的喘息和呻吟配合着崔建新的节奏。

    静静的屋内很快除了两人的喘息呻吟多了一种水滋滋的性器官摩擦的声音,伴随着崔建新快速的**,刀白凤下身已经是泛滥成灾了,连刀白凤自己都有点脸红听到这种yin糜的声音,但崔建新强劲的冲击所带来的快感让刀白凤这个大理王妃只得闭着双眼,侧歪着头,按捺不住的呻吟着:“啊啊哎哟嗯”

    而段小强还在灵堂之上疯疯癫癫的大喊大叫,看上去不会武功的段小强却给人一种走火入魔的感觉,不过幸亏段小强在发疯,头脑昏昏沉沉的,听到刀白凤发现的yin语只当是自己的幻觉,否则他定会发现刀白凤与崔建新正在苟合,他更想不到平时冷淡端庄的娘亲也会偷人,更是在自己尸骨未寒的父王的灵堂前与男人苟合。

    崔建新一插进去就感觉到一种极度的舒服感觉,湿润的荫道柔软又有一种丰厚的弹力,仿佛每一寸肉都有一种颤抖的力量,每一次拔出都在整个荫茎上有一种依恋的拖力,每一次插入仿佛每一寸都是尽头却又能深深的插入,而刀白凤娇嫩的皮肤那种滑滑的感觉和双腿在两侧夹着他的恰到好处的力量,让崔建新真的有一种欲仙欲死的滋味,几乎是插入的瞬间崔建新就有一种泄意,纵然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与刀白凤欢爱了,但每一次,崔建新都深深的眷恋她的水帘洞,就是这样,崔建新才会陪着刀白凤在她的道观颠鸾倒凤那么多天。

    段小强灵堂里疯狂的砸东西,朱丹臣等人都闻声而至,正在赶来,而崔建新还是躲在柱子后一贯的不断快速的抽送,刀白凤只是一会儿就已经承受不住了,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双腿都已经离开了地面,渐渐挂在崔建新的腰间,下身湿漉漉的几乎有yin水在从刀白凤荫道两人交和的下方流淌下来,小小的脚丫在崔建新身子两侧翘起,圆圆白白的脚趾微微有点向脚心弯起。那种极致欢愉的模样说多满足就有多满足,说有多yin荡就有多yin荡,认识刀白凤的人绝对不会想得到刀白凤会露出那种yin相。

    “啊啊楚郎不行了啊我受不了了啊”

    刀白凤双手已经扶住了崔建新的腰,两腿尽力的向两边叉开着,胸前荡漾的ru房上一对粉红的小**此时已经硬硬地俏立着同时分外的娇嫩粉红。

    崔建新紧紧的抱住刀白凤的美臀,嘴唇去亲吻刀白凤圆圆的小小的耳垂儿,感受着刀白凤丰满的胸部和自己紧贴的那种柔软和弹性,下身紧紧的插在刀白凤身体里,利用着屁股肌肉收缩的力量向刀白凤荫道深处顶撞挤磨着,深深的插入已经碰触到了刀白凤荫道的尽头,gui头每次碰触都让刀白凤下体酥酥的麻颤,“啊啊呀嗯楚郎啊嗯”

    刀白凤愈加的大声呻吟甚至叫喊起来,娇柔的声音在崔建新的耳边更加刺激崔建新的激情,修长的一对双腿盘起来夹在了崔建新的腰上,两个小脚丫勾在一起,脚尖变得向上方用力翘起,地上几汪水渍若有若无。

    崔建新抬起身子,两手各抓着刀白凤的一个小脚,把刀白凤双腿向两侧拉开拉直,自己半跪在地上,从一个平着的角度大幅度的**,每次都将荫茎拉出到荫道的边缘,又大力的插进去,崔建新低着头,看着刀白凤肥肥鼓鼓嫩嫩的荫部,自己的荫茎在不断的出入,从刀白凤湿漉漉的荫道传出“呱唧、呱唧”和“噗嗞、噗嗞”的水声,自己拔出的荫茎上已经是水滋滋一片,荫毛上也已经沾满了一片片刀白凤的yin水。“啊我嗯楚郎啊”

    这时,崔建新有换了一个姿势,让刀白凤上身竖靠在柱子上上,而双腿向前直直的立起来在崔建新肩头两侧,下身袒露着迎接着崔建新不断的**,一波一波不断的刺激冲击的刀白凤此时就已经是浑身发软发酥,浑身的颤栗一浪接着一浪,荫道里带来的酥麻和强烈的冲撞感觉让刀白凤仿佛忘记了一切,只是不断的呻吟,扭动着纤细柔软的小腰,头在用力的向后仰着,小小的鼻尖沁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尖尖圆润的小下巴向上挺着,白白细细的脖颈青色的血管隐约可见,胸前一对丰乳前后的颤抖着,舞出一个诱人的节奏和波澜。

    “啊啊不行了啊楚郎啊不要了啊啊”刀白凤双手紧紧的搂住崔建新的脖子,双腿也放到崔建新的腰间,两条白白的长腿夹住了崔建新的腰,随着崔建新的抽送晃动着,下身荫道的肌肉不断的抽搐紧紧的裹着崔建新插在里面的荫茎,仿佛一个柔软湿润温暖的肉箍包裹着崔建新的荫茎,随着崔建新荫茎的来回抽送,收缩吞吐同时不断的分泌着兴奋的粘液。

    刀白凤浑身不断的哆嗦,前所未有的**已经袭满了她的全身,一种迷乱的感觉在脑袋中回旋,眼前的一切都是模模糊糊,只有荫道里不断的兴奋刺激和痉挛在全身回荡,伴随着不断的呻吟和喘息,刀白凤柔软丰满的身子缠在崔建新的身上不断的扭动颤抖,嘴唇和嫩嫩的脸蛋不断在崔建新的脸上蹭着亲吻着,在崔建新的身下尽情的享受着**的兴奋。

    崔建新也紧搂着身下兴奋的近乎yin荡的熟妇,在刀白凤身体的紧紧纠缠下尽量的**着荫茎,感受着刀白凤湿漉漉的荫道紧紧满满的感觉,gui头那种酥麻紧裹的感觉不断刺激着崔建新兴奋的神经,经验不多的崔建新只是知道不断追求更强烈的刺激,以至最终达到she精的最**,费力的在刀白凤双腿的缠绕下起伏着屁股,**着荫茎,两人湿漉漉的荫部不断挤蹭碰撞在一起,粘嗞嗞的声音不绝于耳,在刀白凤娇柔的呻吟和喘息中更显得yin糜放荡。

    “啊楚郎嗯别动了啊啊”刀白凤浑身一阵剧烈的颤栗,双手双脚紧紧的缠在了崔建新的身上,下身和崔建新坚硬的荫茎紧紧的贴在一起,让崔建新只能在刀白凤柔软的身上缓缓的动着,而没有办法**,荫道裹着崔建新的荫茎不断的抽搐紧缩,和崔建新脸贴在一起的娇俏鼻尖凉丝丝的,火热的嘴唇不断的亲吻着崔建新的脸和嘴唇,娇柔的呻吟和喘息不停的在崔建新耳边回荡。

    刀白凤紧紧搂住崔建新时崔建新正不断的向兴奋的顶点进发,gui头上的酥麻让崔建新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崔建新每次zuo爱都是不断的冲激到she精为止,在马上要开始发射的时候,刀白凤来了强烈的**,紧紧地搂住了崔建新不让他在刺激自己,在停下的瞬间,崔建新能感觉到自己的荫茎还是跳动了几下,几滴液体从gui头流出来,崔建新尽力的运动着插在刀白凤身体里的荫茎,摩擦着刀白凤**中不断抽搐的荫道,虽然他没有抽动,但刀白凤柔软湿滑的荫道那种规律的颤动让崔建新同样感觉到强烈的刺激。

    “楚郎,抱抱我嗯”

    刀白凤喘息着在崔建新的耳边呻吟着说道,崔建新把手从刀白凤身下伸进去,感觉到刀白凤光滑的后背上有一层汗水,崔建新紧紧地搂住刀白凤,感觉着刀白凤丰满的ru房紧贴在胸前的柔软感觉,下身不由得往刀白凤荫道深处顶进了一下“啊”刀白凤发出一声带着长音的呻吟,盘起的双腿和屁股用力的向上顶了一下,崔建新的荫茎碰到了正在颤抖的荫道深处,gui头上受到的刺激让崔建新的荫茎紧紧地跳动了两下,喷射出滚烫的jing液。“啊啊”

    刀白凤感觉到身体里那种热乎乎的冲击, 崔建新的刚猛似乎要插穿那诱人的花心才甘心。她被插得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全身舒畅无比,香汗和yin水弄湿了沙发。这时刀白凤一阵痉挛颤抖,紧紧地抱住崔建新的腰背,热烫的春水一泄如注。感到龙头酥麻无比,崔建新终于也忍不住剧烈抖动,火山爆发一样,滚烫的岩浆急射而出,痛快的射入刀白凤的花心深处。

    刀白凤被那热烫的岩浆射得舒爽无比,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高亢的呻吟。崔建新剧烈的抖动,甬道的痉挛,滚烫的岩浆喷射而出,灼烫得刀白凤娇躯颤抖,紧紧搂抱着崔建新一起飞翔两个人同时到达了**,双双紧紧的搂抱着,**了之后,他们终于记起了此时的状况,不敢享受激情后的余韵。连忙整理一下襆un牛栋追锘购盟担灰奄艨愦┥暇秃茫皇谴藿ㄐ氯茨q栋追锬茄奖悖枰笊涎猜榉骋坏悖绕鸬栋追锫瞬簧佟br >

    欢爱过后,刀白凤终于想起走火入魔的段小强,连忙担心叫道:“誉儿,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娘亲”段小强第一次听到刀白凤担心的呼唤时,微微恢复了一点点的神智,他没有多久就被身上乱串的真气冲击得头脑发胀。体内真气内力太盛,便似要迸破胸膛将出来一般,若是挥动手足,掷破一些东西,便略略舒服一些,他双手在空中乱挥圈子,不一会儿隐隐约约又听到了刀白凤的叫声,而且这叫声还是那么的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