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风平浪静之后,崔建新无限满足的搂着美妇人的娇躯,看着她那么抚摸的脸蛋,崔建新这才想起自己还知道怀中的美丽少妇是什么身份,不由温柔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听到崔建新的这句话,美妇人一下子大声哭了出来,显然是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她竟然和一个陌生的男人欢爱了两次,不知道泄了多少次。虽然第一次是自己中了阴阳和合散,情有可原,但第二次完全是自己受不了那种折磨,自愿接受的,她很清醒自己的感觉,她是清醒的,但她拒绝不了那种欢爱的滋味。

    崔建新再次用力把美妇人拥在怀里,嘴唇重重地覆压在她的朱唇上。一刹时,美妇人变得慌乱起来,她把头往后仰,想从崔建新怀里挣脱,但柔软的身子却被崔建新有力的双臂抱得紧紧的,动弹不得。 崔建新的一只手按在她饱满丰挺的酥胸上,一种触电般麻酥酥的感觉迅速传遍了美妇人的全身,怀中的美妇人四肢发软,她感觉大脑一阵昏眩,四肢有些瘫软,情不自禁地,美妇人开始回吻崔建新。 开始仅仅是嘴唇碰着嘴唇,然后崔建新们的舌尖缠绕到了一起。美妇人的双唇是那么的柔软芳香,崔建新们吻得浑然忘崔建新,美妇人始终紧闭着双眸,意乱情迷地听凭崔建新摆布。

    当两人再次从充满激情的热吻中苏醒过来,美妇人已然全身瘫软在崔建新怀里,她的双臂紧紧勾住崔建新的脖子,发烫的脸颊紧贴在崔建新火热的胸膛上。崔建新用一只手轻挑美妇人的下颌,亲吻美妇人光洁的额头,仔细的端详着这个怀里任自己轻薄的美丽少妇。

    此时的美妇人秀丽的脸庞楚楚动人,及肩的秀发黑亮顺滑,两颊象染了胭脂般绯红,双眸里含**滴,鲜艳的朱唇微启,白皙的脖颈细长优美,随着呼吸不断起伏的酥胸饱满而挺拔。 眼前的秀色让崔建新看得心中一荡,不由的再次紧紧地把美妇人揽在怀里,崔建新抱着满怀的软玉温香,一边亲吻着美妇人芬芳的柔发,一边让美妇人饱满坚挺的ru房酥软地贴在崔建新的胸口,同时开始用崔建新男性膨胀的**有力的顶触着美妇人平坦柔软的腹部。

    此时的美妇人已经意乱情迷,她抬起头,用她那双仿佛要滴出水来的媚眼凝视了崔建新一小会,然后把她那娇艳欲滴的地双唇再次奉上,崔建新们重又深深地长吻,这次崔建新吻得更加的轻柔,好像生怕打碎了珍贵的瓷器一般。

    崔建新抬起头来了,轻声道:和我在一起吧,我会对你好的。

    美妇人听到崔建新坚决不让的言语,感受到崔建新深情和火热的的眼神,不由的愣怔了一下,没等反应过来,崔建新又一次深情而温柔的吻上了她的香唇。

    良久,崔建新突然仰起身子,抿抿嘴唇,笑道:“你香口中的唾液真的甜美芬芳”美妇人先时一怔,继而又怨又恨,举起玉臂,一拳擂去,恨声道:“你坏蛋大坏蛋得了人家的身子还这样”崔建新哈哈大笑,将她的粉拳一把握住,继而搂住她的娇躯,柔声道:“我这是喜欢你才这样的,如果我不喜欢你,我才懒得理你呢”

    崔建新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痴痴地望着美妇人露出温柔的微笑。

    美妇人微怒道: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只知道说些花言巧语来骗人,他是这样,你也是这样

    崔建新听到这句话,顿时想起了一个人,难道是她崔建新问道:你是婉儿的师傅崔建新这样问不是没有道理,天龙说这句话的,不是木婉清就是秦红棉了,只是崔建新想不到,段延庆抓不到木婉清居然想到用她的母亲来充数,实在是厉害,高手始终是高手不过想到自己居然把木婉清的母亲给睡了,心中免不了一阵兴奋,本来还不知道如果自己搞了秦红棉,木婉清会怎样看自己,现在有了春药这个借口就好办多了,这绝对是一件好事啊

    婉儿难道美妇人怒道:你美妇人已经被崔建新的话惊得说不出话来,如果真的是那样,那她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崔建新道:没错,婉儿是我的女人。

    听到崔建新的确认,她一时愣了,没想到竟会这样,泪水不住的涌了出来。

    崔建新道:不止是婉儿,而且你的师妹,甘宝宝也是我的女人。

    美妇人彻底被震撼到了,一时怒气飙了出来,猛地想推开崔建新,但崔建新紧紧的搂着她,不让她动弹。崔建新无限轻柔地用舌头轻舔美妇人纤细光滑的颈项和双臂裸露的肌肤,美妇人则在崔建新的怀里仰着头,小嘴微张,轻声呻吟,胸前饱满浑圆的双丘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崔建新用左手轻揉美妇人丰满高耸的酥胸,崔建新舔弄着美妇人上身丝绸一样的肌肤,舔弄已经凸起的**,美妇人开始急遽地娇喘,娇躯绵乱滚烫,崔建新的手顺着美妇人的裸背游走抚摩,那对尖挺饱满的双峰挺立在暧昧的空气中,当崔建新用嘴趁势含住美妇人胸前那颗已然傲然翘起的、殷红的樱桃时,美妇人突然“啊”

    地一声呻吟了出来。

    崔建新道:红棉,不要在逃避了,你是喜欢我的。

    秦红棉怒道:你根本就是一个混蛋,你知不知道婉儿是我什么人

    崔建新装愣道:我知道啊,她不不就是你的徒儿吗但只要我们是互相爱着对方,这些又有什么关系

    秦红棉哭道:可是,她还是我的女儿你这样,叫我以后这么做人

    崔建新装作震惊道:什么婉儿竟然是你的女儿

    秦红棉哭道:其实我的真名是秦红棉,婉儿是我和大理镇南王段正淳的女儿,你还是放开我吧,我们是没有结果的。

    崔建新道:我不会放弃你的,而且,我也不会让段正淳再动你一根汗毛的,刚刚我们已经洞房了,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而且我是为了救你才这样的,婉儿会原谅我们的。

    秦红棉道:不行的,真的不行的,而且我的年纪比你大那么多,你还那么年轻。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她发现自己真的抵挡不了他的甜言蜜语,段正淳已经渐渐的淡出了她的脑海中,而代替的就是面前的这个男人。她也不知道他究竟有什么样的威力,让她才见过他一面就不能自拔了。崔建新的手就犹如一只富有魔力的魔手,他手掠过的地方都让秦红棉发烫。她想要推开崔建新, 可是却又怕崔建新被自己推开了,会伤心难过,一时矛盾不已。

    崔建新道:我说了,我不会放弃你的,红棉,相信我,有我在,你只会幸福。

    美妇人喃喃问道:你是真的喜欢我么我们才刚刚

    崔建新深情道:我对你是一见钟情呢,现在已经是不可自拔了,你的温柔让我欲罢不能呢。

    美妇人听到崔建新说起这个,羞不可耐,脸蛋立时浮起了两朵红云,嗔道:你还说,刚才也不懂怜惜人家,人家现在还痛着呢

    崔建新道:红棉,我们会幸福的。

    秦红棉看崔建新信誓旦旦的样子,幽幽叹了一口气,道:“为什么,我没有早点碰到你呢”

    她知道,如果自己早在段正淳遇到崔建新,那么她的命运也许会改变,但她现在青春已逝,女儿也长大了,她真的很难面对这一切。崔建新趁机将她再度搂紧,感受着那成熟女人的风情,呼吸着她身上香味,再她耳朵边上说道:“现在碰到了也不迟啊你刚才不是很幸福吗而我会一直都给你这种幸福。”

    “你就是个色胚子,有了我女儿,还不够,还想要我的女儿。”

    秦红棉虽然感觉到崔建新的手在自己的身上动作, 但她没有拒绝,刚才都那样了,现在拒绝这些还有什么用即使是这样她的心跳也加快, 她现在的心其实好乱, 当年段正淳抛弃她,她是伤心难过, 可是更多的却是幽怨。不过这都是她惹下的祸,如果她这一次不是去联系师妹甘宝宝,一起杀光了段正淳的情人,企图与段正淳重温旧情这个美梦,她也不会被四大恶人之首的恶贯满盈抓住,更不会**于崔建新,而现在更是被他迷住了

    崔建新道:“我们就是上天给的缘分,我们在一起是上天的安排。”

    秦红棉听到崔建新这样说,也想清楚了,也许真的像他说的那样,这是上天的安排吧,是他将自己从那个人的深渊里拉了出来。如果他没有出现,没有夺取自己的芳心,那么当自己被那个人的儿子侮辱了,想必自己真是痛不欲生了,自己怎么接受得了这个结果

    秦红棉幽幽道:楚郎,你不要负了我们母女才好

    听到秦红棉这样说,崔建新真的她是屈服了,大喜道:你终于答应做我的夫人了

    秦红棉不依不饶道:真是个小坏蛋,你都把人家那样了,我还能不答应么

    崔建新深情道:红棉,你放心,以后无论我有多少女人,我都不会忘记你的。秦红棉道:只是我怕婉儿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她一直以为我是她的师父,而现在她最敬重的师父居然和她的男人睡在一起,她会崩溃的。如果她知道我是她的娘亲,我更不敢想象她会怎么样想了

    崔建新柔声道:不要怕,你只要放心做我的小娇妻就行了,其它的事都交给我,知道吗“嗯”她发现和崔建新在一起,真的很温馨,很温暖,很踏实。

    渐渐的,小石屋里面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外面等候的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听着这么动听的音乐,没有几个人不受感染的,特别是云中鹤这个采花贼是最难受的了。众人皆紧握兵器,因为他们知道是时候开战了

    哈哈哈段延庆达到目的,忍不住一阵快意,大笑了起来。

    正在此时,只听轰的一声,那块堵住了小石屋洞口的大岩石被震到一边去,众人只觉一阵地动山摇,待稳定了身躯之后,齐齐向小石屋的洞口望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见里面走出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男人抱着女人。众人皆一副惊愕的眼神看着他们,特别是段延庆,脸色不知道有多难看。女人确是段正淳的情人之一不假,但男人却不是段誉,而是除了四大恶人之外谁也不认识的崔建新,此时段誉还在小石屋里面昏睡着。看到出来的一男一女的身份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样,众人惘然,皆出声哇然询问,里面的人不是段誉段世子么此人是谁如果里面的人不是段誉,那他又如何了这里的人,除了四大恶人,还真没有一个是认识崔建新的,更不要谈知道为什么崔建新从里面冒出来了。不过,段延庆倒是认出了崔建新,心中一惊,说道:“是你”

    云中鹤羡慕不已的惊道:“怎么又是你”

    云中鹤是羡慕崔建新的艳福啊,前些天他想染指木婉清和钟灵两女,却想不到被崔建新阻止,崔建新都已经有木婉清与钟灵了,现在又得到了一个人qi人母,这可是云中鹤的嗜好啊这不,大家的眼光都集中在崔建新身上,而云中鹤却双眼发光的盯着崔建新怀中的女人。南海鳄神再次见到崔建新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身体有点后退的倾向,想来是被崔建新的霸王令打怕了也是,连老大段延庆也不想与之为敌,何况他“岳老二”这次,段延庆看到崔建新确实有点震惊,没想到自己费了这么大的劲,却人算不如天算,竟被崔建新碰巧撞上了,而且崔建新还是一个色胚子,怎可让段小强得手

    但段延庆现在不敢动手,因为他发现崔建新的武功,比那天看起来厉害多了,不由心道:看来那天他确实没有出全力,刚才那一手隔空搬走这块大岩石,他自问做不到,他也相信,武林中没有几个人能做得到。云中鹤和南海鳄神看见崔建新也齐齐惊问道:竟是你不敢他们有点惧怕崔建新,所以一时齐齐聚到段延庆的身边,特别是云中鹤,他的眼神有点闪烁,似乎在做好随时逃跑的打算。

    段正明等人明显都不认识崔建新,但未了段誉,段正明还是问道:在下大理段正明,请问我的侄儿段誉怎么样了

    崔建新淡然道:他被我打昏了,此时还在里面昏睡。秦红棉没有想到外面居然有这么多人,一想到自己刚才在这么多人面前欢叫,她就羞得无地自容,只好紧紧的把脑袋塞到崔建新的怀里,已经是完全不敢见人。

    段正明知道崔建新为什么要打昏段誉,所以他并没有责怪崔建新,而是道:打得好,搁下挽救了我们大理段氏的声誉,在下不胜感激

    崔建新淡然一笑道:你是那大理皇帝吧,须知道,碰到这种事,是个男人都会抢着去做的,所以你并不用谢我

    段正明道:不管怎么说,你确实对我们大理段氏有恩,这一点,我们不会忘记的。

    崔建新并没有回话,而是抱着她走出去但段正淳看见当年在自己怀里撒娇的秦红棉此时在别的男人怀里依偎着,他怎么受得了

    段正淳大声叫道:红棉,红棉,你不记我了吗

    听到段正淳的声音,崔建新察觉到秦红棉的娇躯不由自主的轻颤,知道她只是感到害羞而已。此时就算她已经不爱段正淳,但想到刚刚自己在昔日的情人面前和另外一个男人欢爱,她就一阵害羞。崔建新将她放下来,让他微微靠在自己的怀里,柔声道:红棉,你要和说所清楚么秦红棉幸福的看了崔建新一下,知道她是极为为自己着想,心中当下甜蜜无比,坚决道: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我的心中只有楚郎。

    段正淳听到秦红棉的话,一时感伤不已,暗道:为什么为什么连话都不想再和我说一句,为什么看也不看我一眼想到这都是段延庆造成的,他狠狠的盯着段延庆,但发现段延庆鸟也不尿他,然后只觉自己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发疯似的向段延庆奔去,连一阳指也没有使出,只是像普通人那样挥着拳头像段延庆打去,毫无章法可言,甚至连内力也没有用上多少,十足一个莽夫所为。段延庆被崔建新破坏了自己的好事,正一肚子气,现在有人送个出气筒给他那是最好不过了,追魂杖竟是全力出击,毫不费力的闪过段正淳的拳头的同时追魂杖也打中了段正淳,竟是一杖穿心。

    “淳弟”“皇爷”“爹爹〃,众人齐喊,段誉也在此时醒了过来,看见段正淳死在自己的眼前,一声痛呼,段正淳死得悲剧了看到段誉醒了,段延庆一把将他抓住。而秦红棉看见段正淳死在自己的前面,多多少少也有一点感触。但也扭过头不去看她,有点感伤的依偎在崔建新的怀中。

    看到段正淳因为一时冲动而死在自己面前,崔建新也有很大的感触,他的确属实是一个多情种子,而且他也是极爱秦红棉的,否则他也不会这样冲动了只不过他的冲动是一种愚蠢,当时得到了,但要把人家抛弃,而现在失去了才会感到痛苦。口口声声说爱人家,却给人家带来了痛苦。崔建新不讨厌多情的人,只要你有能力给爱你的女子幸福,多情又何妨如果你没有能力给深爱着你的女子幸福,你专情有何用而段正淳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他给不了深爱着他的女子幸福,总是藕断丝连,害得那些女子对他又爱又恨,恨他二十年也爱他二十年。

    段正明忍住巨大的悲痛问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如果你放了誉儿,我愿意把皇位让给你。 高昇泰走上一步,伏地禀道:“先父忠君爱民。这青袍怪客号称是四恶之首,若在大理国君临万民,众百姓不知要吃多少苦头。皇上让位之议,臣昇泰万死不敢奉诏。”

    巴天石伏地奏道:“适才天石听得那南海鳄神怪声大叫,说他们四恶之首叫作甚么恶贯满盈。这恶人若不是延庆太子,自不能觊觎大宝。就算他是延庆太子,如此凶恶奸险之徒,怎能让他治理大理的百姓那势必是国家倾覆,社稷沦丧。”

    段正明摇头道:“皇位本来是延庆太子的。当日只因找他不着,上明帝这才接位,后来又传位给我。延庆太子既然复出,我这皇位便该当还他。”

    转头向高昇泰道:“令尊若是在世,想来也有此意。”

    高昇泰是大功臣高智昇之子,当年锄奸除逆,全仗高智昇出的大力。

    段正明见两人皆是一面固执,挥手道:“两位请起,你们所说的也是言之成理。只是誉儿落入了他的手中,除了我避位相让,更有甚么法子能救誉儿”

    段誉决然道:“伯父,自来只有君父有难,为臣子的才当舍身以赴。誉儿虽然不懂事,但也知道什么是重,我们是轻千万不要为了誉儿把皇位让给他,否则誉儿纵然脱险,却也成了大理国的罪人。”

    听到段誉这样说,段延庆紧抓住段誉的脖子,让他喘不过气来。

    段正淳死了,崔建新想到日后接收他的女人相必回容易不少了,于是为了报答他的“恩情”崔建新觉得有必要救回段小强,于是对段延庆道:段延庆,你放了他吧

    段延庆惊道:难道你要插手我们的家事么段延庆将家事一词说得很重。崔建新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不外乎就是不想让自己插手而已。

    崔建新道:你要做什么,我不管,但他的命,你得给我留着

    段延庆忍住火气,以崔建新刚才的那一手,他知道自己想必打不过崔建新,也就是说,那天他说自己只用了六成功力极有可能是真的,如果他用了十成功力再使出那霸道的掌法,自己万万不是他的一合之敌。可是一旦没有段誉,手上就没有可以威胁段正明的筹码,想到崔建新总是破坏自己的好事,一时心恨不已,却奈何自己打不过他,虽然功亏一篑但也只好忍住怒火对云中鹤和南海鳄神道:我们走

    这时突然传来“啊”

    的一声惨叫,原来是云中鹤离开之前趁钟万仇不被,日后对他下毒手。钟万仇引来四大恶人对付段正淳的确是成功了,但他也死在四大恶人的手上,也算得上是“有始有终”了对于钟万仇的死,众人并没有多少感冒。

    反而是段正明见崔建新吓走了段延庆,一时感触不已,不过想到崔建新出来的那一手又释然了,能够隔空将一块数百斤的大石头凌空搬走,武功自然石深不可测,看样子段延庆也必然是在崔建新的手上吃过亏,才会被崔建新逼走。

    看到崔建新正要离开,段正明道:少侠,请问高姓大名日后我们也好报恩啊

    段誉介绍道:伯父,楚兄是娘亲的朋友,叫崔建新。

    段正明道:楚少侠今天对我们大理段氏的大恩大德,我们没齿难忘,希望楚少能够移步舍下,一来,我们好报答少侠的恩德,二来,也好让我们尽一下地主之宜。

    崔建新笑道:段老师言重了,在下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况且玉虚散人是在下的好友,而段誉又是玉虚散人的儿子,在下自然不能见死不救。

    段誉忍住悲伤,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楚兄,今天你虽然没有做什么,但对我们来说却是救了大家的命,如此大恩岂能不报呢

    这时,巴天石等人也极为热情的向崔建新发出邀请。

    崔建新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于是说道:既然大家都这么热情,那我不答应也不行啊

    听到崔建新终于答应,大家纷纷笑了起来,将悲伤的气氛冲淡了不少。

    钟灵哇的一声扑在崔建新的肩上大哭了起来,双手抱得很大力,似是害怕崔建新随时会飞走似的。崔建新能理解她的心情,毕竟谁死了父亲也不会开心,就算钟万仇对她不是很好。崔建新知道她还没有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世,更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也死了。如果钟灵知道自己的身世的话,她可能会更伤心吧,所以,崔建新打算瞒着钟灵一辈子一天之中死了两个父亲,何其壮哉

    “灵儿别哭了,你还有楚大哥,只要你不哭鼻子,楚大哥什么都答应你”崔建新看着钟灵那伤心的模样,心中也是大大的不爽,钟灵应该是那种无忧无虑的快乐精灵,那个快乐精灵突然哭的这么伤心,崔建新还真的适应不过来,心中甚至有一口闷气,他知道钟灵在他的心中占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已经是他的身体的一部分。所以他还不想这么早破了钟灵的身子,不想让她这么早就成为应该女人,他希望钟灵永远都这么快乐不过虽然崔建新是这样想的,但不代表钟灵也是这样想“真的吗真的什么都答应灵儿吗”

    钟灵的神情突然变得期待了起来,而且刚才的伤心也立刻淡了,神色之中隐隐有一种惊喜。

    崔建新虽然不知道钟灵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转变,但也不想弗了她的意,笑道:“当然咯,楚大哥何时骗过灵儿了”

    听到崔建新的肯定回答,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