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崔建新手掌横梗住美妇人的腿间,继续伸手触摸拨弄着美丽少妇沾满雨露的娇嫩花瓣,恣意的揉捏爱抚,再轻柔地拨开湿润卷渠的黑色芳草,手指微微用力向下,已经探入渐渐张开的鲜香粉红蜜花房内,立刻,敏感地蜜壶初受刺激,迅速四处缩紧,蜜液更是潮水般涌出。

    美妇人此时已是情动如潮,欲焰狂燃崔建新手指只是略略逗留肆虐一翻就撤出重地,蜜壶的空虚令早已苛求充实的美妇人感到**难耐。崔建新用双手按住佳人**内侧向外分开,低下头伸出舌头,由下而上,分开细细地草丛,舌间缓缓地舔过粉红的花瓣,在上面轻旋盘弄。

    游遍花房周围每一寸娇嫩肌肤,然后,更用舌尖微微顶开花瓣,深入湿润的处子花房内,直接舔弄那已经膨胀突出的娇艳珍珠。

    最后还努力将那粉红珍珠吸入嘴里,以舌头轻顶微弹之余更张开牙齿,轻轻地咬住,感受它轻缩颤抖,同时伊甸园内深处的肉壁变的愈加滚热,收缩吞吐加剧,一阵剧颤禁脔之后,随着美妇人一声娇呤,紧窄的处子蜜壶急速涌出了大量的灼热花露蜜汁,由于蜜壶花瓣被崔建新大嘴堵个结实,无处流出的蜜露全部涌入他张开的喉间,只有少少些许溢出溅在崔建新的口鼻间,崔建新这才放过美丽少妇的蜜唇,仰头吞尽佳人的香露,连残留口鼻间的也没省下,悉数舔吸如口中。

    崔建新的gui头在神秘道的尽头找到了一处光滑柔软的温柔乡,这多年以来尚未开封的美少妇宫殿,现在正要打开了她紧闭的大门,迎接进一位尊贵而强大的客人。

    崔建新火热粗壮的荫茎顶在了美妇人的桃源洞口,跃跃欲试,马上就要闯关夺隘,直捣龙门。而美妇人桃源洞口鲜嫩的花瓣也已微微分开,含住了崔建新荫茎锐利的前峰,似乎也在企盼崔建新的雷霆一击。

    崔建新的大gui头轻轻地拨开美妇人覆盖在桃源洞口肥厚的花瓣,藉着她荫道里分泌的湿滑yin液,腰部用力一挺,将崔建新粗壮的大rou棒向前一挤,用力插进了美妇人早已泛滥不堪的嫩穴。 “啊”

    美妇人感觉下身鼓胀,还有些撕裂般的疼痛,很不舒服。崔建新扶着腰的手猛的将美妇人身体向下按去,“啊好痛啊好痛呜”

    痛入心肺的感觉差点使美妇人昏厥,她的身体拼命上挺,崔建新死死按住美妇人的身体,防止她摆脱,然后用力向下再一按,rou棒全部插进美妇人小小阴沪里。“哇哇”

    美妇人痛得大声哭叫,双手紧紧抓住崔建新的臂膀。

    美妇人只感到这次的痛苦简直比起自己的chu女膜被完全刺破的时候还要痛,一丝疼痛夹着一丝酥痒的充实感传遍全身,美妇人丽靥羞红,柳眉微皱,两粒晶莹的泪珠因破瓜时的疼痛涌出含羞轻合的美眸,一个美貌绝色的美妇人终于迎来客人。

    “唔”

    一声娇喘,美妇人娇靥晕红,星眸欲醉,娇羞万般,玉体娇躯犹如身在云端,一双修长柔美的**一阵僵直,轻轻地一夹那“蓬门”中的“採花郎”一条又粗又长又硬的大rou棒已把美丽少妇天生狭窄紧小的嫩滑荫道塞得又满又紧。

    崔建新玉茎终于冲破了秘道里所有的障碍,直接找到了心中女神最神圣的源头,成功的撞击在伊甸园深处鲜嫩的花蕾上。美妇人平躺在地上,洁白的双腿张开,屈曲地固定在崔建新的身前。下身的剧痛令她生不如死,轻微的活动都会带来无法忍受的痛楚,在极度的惊栗和痛苦下,美妇人蓉的身体就像是冰封的一样。

    那巨大的rou棒还在体内不停地翻腾滚绞着,每一次的扡插和提拔,都加重着疼痛的程度。

    第070章

    “啊你,求求求你不不要再插了,真的很痛痛”

    高傲与矜持也敌不过这撕心裂肺的痛楚,美妇人的双手紧紧抓在软垫上,连指节都屈曲得没有一丝血色,她连动都不敢动,只有胸部剧烈的起伏着。

    崔建新闭着眼,体会着棒身被又滑又紧的荫道强力套着的快感,“啊”

    崔建新不由舒爽的轻呼一声。崔建新知道自己霸王枪的巨大威力,崔建新自然是怜香惜玉之人,顾忌到美妇人的痛苦,离开缓缓的抽出荫茎,每抽一点就摇动鸡芭一圈,美妇人只得紧咬银牙,吸着气忍受下身传来的阵阵疼痛,这表情出现在她的妩媚的漂亮脸蛋上尤其让人感到冲动。让崔建新几乎忍不住又想要狠狠的鞭策美妇人,gui头退出特别紧窄的荫道口时尤其刺激,美妇人疼的脑袋后仰,上身几乎悬空。崔建新的荫茎终于整个退出了荫道,美妇人放松的出了口气,但这个过程对崔建新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是一个心理上的挑战。在美妇人放松的同时,崔建新下身猛力再向前一顶,巨大的鸡芭再次没根冲进紧窄无比的荫道,美妇人尖叫一声,崔建新不容她反应,再把鸡芭抽出来再插进去,崔建新感觉美妇人荫道口火热的肉唇紧紧地箍夹住自己的rou棒根部,崔建新的整个rou棒都被美妇人荫道口娇软嫩滑的荫唇和荫道里火热湿濡的粘膜嫩肉紧紧地缠夹着,整根rou棒被紧箍在美妇人那幽暗深遽的娇嫩**内。

    因为美妇人的花径紧窄,所以崔建新粗壮rou棒直抵尽头的插入给美妇人带来从未有过的充实感的同时,一阵有如破处般的痛楚也着实让毫无心里准备的美妇人柳眉微皱、轻咬贝齿,但因为是少妇,曾经有过深藏记忆中的经验,所以她知道短暂的痛楚之后就会迎来无尽的快乐。

    美妇人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尖声哭叫,用力扭动身体。崔建新抓住她纤腰的双手牢牢控制着她的身体,不给她以丝毫的机会脱出控制。下身拼命的**着,每次**都没根而入,全根而出,他一面欣赏美妇人痛苦的表情,一面感受她每一处娇躯的美妙,沾满鲜血的鸡芭更在她最宝贵的地方疯狂进出。gui头顶在荫道尽头的子宫口上,感到子宫口微微的搏动,他用gui头前端重重抵着磨动,美妇人的荫道里面满布微微突起的颗粒,gui头被磨擦着酸麻万分,使他兴奋难挡。他拚命**,把美妇人娇小的身躯撞得拋起来。小腹拍打着美妇人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声响。 美妇人的荫道因痛楚而收缩,gui头像伞状突起的菱边强力的刮着幼嫩的荫道壁,直把嫩肉擦破似的,随着荫道强烈的抽搐,gui头一阵酥麻直透脊髓,很快,一阵奇妙的感觉向崔建新袭来,他本想运气忍住,但看到美妇人痛苦的挣扎表情,痛不欲生的惨叫声,任由那强烈的快感传输到下腹,他把鸡芭努力抽出美妇人的身体,再凶猛的冲破洞口一举冲到花心,在美妇人的尖叫声中用力扭动她的腰肢,迫使她的花心摩擦着gui头。

    渐渐的,美妇人已经适应了崔建新的巨大了力度,身下的美妇人“啊”

    的一声长叹,一种释然和解脱感油然而生,她只觉一股酥酥、麻麻、痒痒、酸酸的感觉,夹杂着肉欲满足与失贞羞惭的复杂心情,随着崔建新荫茎的插入从她的心里冒出来,然后向四肢蔓延。多少年了,那里终于得到充实了

    美丽少妇感到体内rou棒的运动越发的成熟起来,经过起初的热身,rou棒开始有节律的攻击她的身体:每次经过秘道的中间部份,rou棒都停下来来回的研磨,美丽少妇就会被一阵迅猛的浪潮所完全淹没;然后rou棒迅雷不及掩耳的冲向秘道深处,直接吻在光滑的宫颈上,美丽少妇於是又会感到全身被狂烈的风暴所笼罩。

    美丽少妇尽管还在微弱的作着反抗,不过是身体的剧烈颤动而已。

    崔建新的上身向前伏在了她身上,双手又一次抓住了她洁白挺拔的雪峰,舌头也深入到她的口中四处的舔着。很快,她的肌肤已变得白里透红,玉峰间的乳沟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除了喘息和呻吟的声音外,美丽少妇已任崔建新摆布佈。

    反复的**下,美丽少妇的伊甸园内溢满了琼浆玉液,伴随着大rou棒的每次往返都发出响亮的声音。 美丽少妇彻底的迷乱了,她的十指深深的掐入崔建新粗壮的肌肉里,所有的记忆里只剩下了失贞带来的耻辱,但又在期待着这种耻辱带来的快感

    绝色玉人犹如在承受首次承欢、新瓜初破的巨痛,而后经过崔建新这一番温柔呵护、轻怜蜜爱,才慢慢退去。同时渐渐有另一种奇妙的感觉取而代之。

    崔建新不再压抑自己的**,不断地将自己坚挺的玉茎挺动**,轻柔而有力地抽送起来 崔建新很快为身下的美娇娘变换了体位。 他将美丽少妇翻转身,让她身体的重量都落在弯曲的双膝上,把她摆成跪伏的姿势。

    他仔细地看着美丽少妇高高翘起的浑圆雪臀,用力地将她们分开来,暴露出深藏在臀沟间的蜜壶,然后从后面继续着**动作。 新鲜美丽,充满生机的裸裎**,最终逃不过被玷污的结局,更有甚者,美丽少妇被玩弄的花瓣早已脱离了她自己的控制。

    她的**开始高涨,只见个艳冠群芳的美丽少妇仰起头,裸露的身体不停向上抬动,努力忍受著如火烧般的强烈插入的快嘎巴感。性感却无力的嘴唇在死敌对她身心两面的无情折磨下,终于放弃抗拒,不自觉的随著崔建新的性茭动作开始**。 深深插入美丽少妇体内的崔建新将舌尖滑入她嘴里,用舌头缠绕她的舌尖,然后猛烈吸吮。 美丽少妇感到舌根像要断裂,同时感到深入的荫茎慢慢向外退出,却竟是奇妙的不舍感觉。

    美丽少妇用迷惑的目光看着崔建新,崔建新知道这是极品美女美丽少妇对自己遭遇强jian的默许,更准确地说此时的美丽少妇期盼被崔建新奸污,希望与崔建新尽情疯狂地作爱。

    崔建新再度深深插入了美丽少妇的花瓣时,强烈电流般的感觉直冲向美丽少妇脑顶,使她发出哭泣般的悦耳**声。

    当rou棒再次开始不断的猛烈**时,她几乎失去声音,红唇微张,下颌微微颤抖,从樱桃小嘴内不断分泌出来的唾液尽情地送往崔建新的口内,同时美丽少妇也不由自主尽情吸着崔建新的唾液,两人在下体交融的同时,嘴巴也缠绵在一起。

    美丽少妇的舌头变得灵活疯狂,美丽少妇的接吻技术迅速提高。

    崔建新见到美丽少妇已经顺从了自己便得寸进尺,步步高升,张开他那喷着臭气的大嘴,开始在她的嫩脸蛋上亲、吻、啃,咬,坚硬的胡渣,在她的两颊上、前额上、玉颈上不住地刺弄着,直刺得美丽少妇百爪挠心;咬得她心惊肉跳,啃得她浑身发抖,吻得他身心激荡,亲得她筋骨发麻。

    “啊别不不”

    美丽少妇面部掀起的惊涛骇浪,遮掩了花瓣的剧烈疼痛,**的强力挤压又使美丽少妇产生了酥痒的感觉,这种新的感觉,在不断地加剧、不断漫延、不断扩展、以至全身的每一块肌肤,每一个部位都骚动起来,活跃起来,形成了一股巨大的热流直向下身压去。

    美丽少妇感到剧痛消失了,紧张的神经松驰了,全身的肌肤酥软了,体内的血液奔涌了,花瓣内由疼痛转为酥麻,由酥麻又转为骚热,接着便出现了刺痒的感觉;一种连想都不敢想的**,整个攫住她的全身。

    美丽少妇感觉到自己的嫩穴已被崔建新深深地顶入了,那rou棒顶的之深,酥的她连呼吸都热了起来。

    看美丽少妇舒服的美眸半开半闭、满脸红潮、媚眼如丝、樱唇微张,美的崔建新的**直冲脑际,他只手顺着美丽少妇薄薄的汗水滑下,从纤腰溜到她的圆臀上,只手撑着美丽少妇的臀后,用力将她抬起少许,随即重重的放下, 崔建新胜利地yin笑着,一面不住地**着rou棒一面欣赏着美丽少妇春潮初起的娇容秀眼,欣赏美丽少妇着**起伏、**凸涨的激情,欣赏着美丽少妇细腰轻扭、圆臀摇摆的美姿,欣赏着美丽少妇**丰腿的舞动。

    第071章

    崔建新运起内力,巨大而火热的棒棒在美丽少妇如丝缎般柔滑的荫道中,以远超过常人的速度快速进出,gui头如奔马一般,摩擦著美丽少妇美丽花瓣般的荫唇以及神秘圣洁的阴di。

    美丽少妇只觉得说不出快感从自己的下体扩张到全身毛孔,说不出的舒服,说不出的好受。 她大声呻吟,尽情**,双腿使劲圈住崔建新的腰杆,双手无处借力只得使劲额紧握这粉拳,香汗淋漓。

    美丽少妇觉得有些口渴,当胸部和蜜洞愈是受刺激的话,那口渴就愈严重,美丽少妇好像被什么引诱似地轻舔娇嫩性感的焦渴红唇。

    一瞬间理念似乎有所恢复,美丽少妇本能地挣扎了一下。崔建新粗挺的灼热rou棒立刻加力抽动,美丽少妇那丰盈弹性的臀峰被压扁,翘立的**被捏住拉起。有闪电在眼前炸开,电流直击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美丽少妇已成了崔建新的女人,美丽少妇已经无法分辨自己身在何处,已经到了无法忍耐的地步了,她甚至希望崔建新来夺取她的嘴唇。

    但崔建新好像很陶然的样子,恣肆地品味著美丽少妇那张虽然被甜美所醉,但仍然很有气质的满面红潮的俏脸。

    美丽少妇觉得好像对方是一块石子一样,除了贯穿自己的粗长rou棒,那搓揉自己胸部的手以及覆在自己身上的上体,也非常的厚重强壮。而且又是那样不忙不乱的冷静,并且意志又是如此的强固,这些都使得美丽少妇原谅了自己的雌服。

    “啊啊啊”

    美丽少妇好像被偷袭似地发叫。达到结合状态的大rou棒,一点也没有事先通知一声,就开始抽出来。原本在暗暗期待接下去更大的快感,美丽少妇的身体已经不习惯被抽离的空虚感。抽出来的大rou棒又再次的送入。

    “哦哦”

    虽以慢速度,但比起先前的爱抚都要来得强烈,使得美丽少妇的官能开始彻底恍惚。在此同时,被抚弄的二个**,也似乎快要溶化开来了。剩下的只有唇,由於大腿间和**都已经被烧著的**点燃了起来,娇嫩的红唇特别显得饥渴。

    崔建新将插入的速度放慢。随著律动所燃起的欢愉,美丽少妇的身体更强烈地追求快速的插入,变成一种很贪心的样子,而**也有这种反应。在身体内抽送的rou棒,则像机器那样的无情。

    美丽少妇张开眼睛时,嘴唇已经和我只差几公分的距离而已。

    只要一次就好,只要一次就好了,美丽少妇出奇地将身子抬起,送上自己的娇嫩樱唇。当唇被接触的一刹那,好像散出火花的快感急速地奔驰著。反抱著崔建新腰的手更移到背後去,美丽少妇微微颤抖,但仍将唇温柔地贴上。

    “嗯嗯”

    口腔中强烈的被搅动,美丽少妇的手指紧抓崔建新的後背。而在此时,崔建新仍将那大rou棒,在美丽少妇紧夹收缩的身体内**挺送。要淹溺在快感的波涛中,将唇送上去。大概是太强了吧,甚至觉得脑髓的中心,有一点甘美的麻痹状态。

    美丽少妇过去跟本不知道自己对**居然如此贪心,现在居然在肆无忌惮的蹂躏下消失迨尽。美丽少妇伸出小巧的香舌。以自己的舌去舔男人则是第一次。唇和唇相接後,舌头就伸了进去,而崔建新的舌也急急地出来回礼。

    崔建新rou棒插的更深入,产生一股股惊心动魄的快感,如闪电般击着美丽少妇每一吋神经,比刚才那充实感更强烈,更刺激,美丽少妇几曾嚐过这种滋味她美的声甜音软,娇吟声中纤腰不住扭送,妖冶绝伦,美丽少妇的香氛犹如爆发般地喷发出来,登时满室皆春。

    此刻的美丽少妇已完全没有了反抗的念头,眉梢眼角已烧起了娇红的媚色,水汪汪的媚眼艳色无伦,菱般的樱唇微微蹶着,那娇柔的轻呓更是若有似无地在屋内轻吟着。

    崔建新一边用力的在美丽少妇的桃源洞里**,一边继续抓捏她的丰乳。她高翘着丰盈雪白的大腿,连续不断的向上蹬踹,紧窄的荫道包裹着崔建新的小弟弟,异常猛烈的痉挛收缩,让崔建新觉得**很快就要来到了。

    崔建新心神一凝,暗想自己还没有玩够,绝不能这么快就丢盔弃甲,连忙停下了正勇猛冲杀的武器,谁知美丽少妇竟似有些迷糊了,浑圆的屁股就像上足了发条的机械一样,仍是有节奏的自动向上耸挺,一次次的撞击着崔建新的腹部。崔建新惊讶之下,发现她的面容上早已是一副舒畅放荡的神情,似乎已是欲仙欲死、欲罢不能了。

    当崔建新放开紧搂她的娇躯时,她忽地伸手抱住了崔建新的脖子,一双修长的美腿歇斯底里般的抖动了起来,然后主动的、力道十足的勾在了男人的腰上,将崔建新的人牢牢的夹在了臀股之间崔建新狠命的咬着美丽少妇勃起的乳蒂,拧掐着她嫩滑的大腿,在她娇贵的身躯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印记。

    奇怪的是她反而不叫痛了,只是忘情的吟唱嘶喊着,迎合扭动着。两个**裸的**在床上拼命的翻滚厮缠,仿佛已彻底的放纵了自己,彻底的融合在一起,彻底的沉溺在这刺激的交合中。

    崔建新巨物每一个动作都深深地撞击著美丽少妇的子宫,粗大的rou棒将极品美女美丽少妇带往欲情的高峰。强烈的快感,使崔建新不顾一切地用尽全力**。同样强烈的快感,却让娇嫩的美丽少妇完全放弃了精神反抗,美丽少妇滑嫩的臀部在用力扭动,配合着崔建新rou棒的抽动。

    终于美丽少妇再也忍不住了。“啊,不行了”

    美丽少妇,脑中模糊的段正淳,一下混成了眼前崔建新邪恶的俊脸,那霸道的轮廓是那么的清晰

    雪白丰满的臀部不自觉的用力向前挺,柔软的腰肢不断地颤抖著,魂魄彷佛在三界中快速的交替往返,最后只有极乐世界快速扩大。粉红的荫道夹紧抽搐,晶莹的**一波一波的流出来,同时无法控制的发出了悠长而清脆、喜悦的高声**声,只觉全身暖洋洋的有如要融化了般,时间好似完全停了下来。

    美丽少妇泄身了,崔建新也极度兴奋。疯狂地操着身下梦寐已久的极品美女,美丽少妇每一次悦耳的**声都几乎令崔建新she精,但崔建新还是忍住了,崔建新的rou棒积极挺进,猛烈抽动,身下的美丽少妇全身有节奏的扭动,不顾一切地高声**,美女的**左右猛烈晃动,双手抱紧崔建新,快乐地与崔建新颠鸾倒凤,共渡巫山,作爱的无比快感令美丽少妇的手指把崔建新的后背抓出条条雪痕,樱桃小口无比兴奋地狂咬着崔建新的肩膀。

    由於受到佳人**蜜津的浸泡,那插在美丽少妇荫道中的rou棍越来越粗大,越来越充实、胀满着chu女那初开的娇小紧窄的“花径”肉壁。

    崔建新开始轻抽缓插,轻轻把rou棒拨出美丽少妇的荫道,又缓缓地顶入那火热幽深、娇小紧窄的嫩滑荫道。他已深深地插入美丽少妇体内,巨大的gui头一直顶到佳人荫道底部,顶触到了佳人娇嫩的“花蕊”才停了下来,当美丽少妇女娇羞而不安地开始蠕动时,他就开始奋勇叩关,直捣黄龙了。

    美丽少妇那娇小滑软的荫道本就紧窄万分,他插在佳人的体内不动,就已经令佳人芳心欲醉、玉体娇酥、花靥晕红,再一**起来,更把美丽少妇蹂躏得娇啼婉转、死去活来,只见佳人那清丽脱俗、美绝人寰的娇靥上羞红如火。

    啊唔哦喔唔”

    美丽少妇开始柔柔娇喘,娇滑玉嫩、一丝不挂、娇软雪白的美丽**也开始微微蠕动、起伏。

    在佳人那美妙雪白的**玉体娇羞而难捺的一起一伏之间,崔建新逐渐加快了节奏,下身在佳人的荫道中进进出出,越来越狠、重、快

    美丽少妇被他刺得欲仙欲死,心魂皆酥,一双玉滑娇美、浑圆细削的优美**不知所措地曲起、放下、抬高最后又盘在崔建新的臀后,以帮助“采花郎”能更深地进入自己的蜜壶深处。

    绝色清纯的美丽少妇那芳美鲜红的小嘴娇啼婉转:“啊唔哦喔唔哎唔唔噢唔请唔你唔你轻唔轻点唔唔唔轻唔哦轻点哦唔唔”

    美丽少妇花靥羞红,粉脸含春,忍痛迎合,含羞承欢。

    当大rou棒到达子宫时,美丽少妇的青春的身体由花芯开始麻痹,烧了又烧。身体内感受到那充满年轻生命力的大rou棒正在无礼地抽动,全身一分一秒的在燃烧,美丽少妇高声**。崔建新用手包住美丽少妇乳峰,指尖轻轻捏弄美丽少妇柔嫩的**。

    「啊」

    两个**在不知不觉之中,好像要爆开似的涨著。被崔建新粗糙的手指抚弄,快感就由乳峰的山麓一直传到山顶。

    「喔喔」

    无意识地发出陶醉的声音,美丽少妇苗条的身体摇摇晃晃,花谷里充盈的蜜液已经使小蜜壶彻底湿润。

    当最快乐笼罩时,女人的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