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甘宝宝为自己与崔建新合体找到了一个借口。

    崔建新心中一喜,终于等到她同意了,问道:“那你呢,难道你不希望我活着吗”

    甘宝宝道:“我们是不可能的,我是有丈夫的人,而且灵儿又这么喜欢你的,我救了你之后,就忘记今天的事吧。”

    崔建新没有说话,想要完全征服她,只有让她的身体完全屈服。他的抽动猛然变的颠狂起来,那情景就像奔驰的火车的活塞,通过他的腋下和甘宝宝大腿间的空隙,甘宝宝看到他身后高高翘起的的屁股像波浪一样不断的抬高坠落,而正面他那大鸡芭汹猛的捣击着甘宝宝的**,他那结实的胯部有力的撞击着甘宝宝光滑的大腿后面和圆润的屁股发出响亮的 “啪”“啪”“啪”“啪”的声音,他的每一次插入都尽力到达甘宝宝身体他能侵略到的最深处,甘宝宝绷紧了全身的肌肉迎接着他每一次凶狠的冲击。甘宝宝们的交合处早已春水泛滥,“噗嗤”“噗嗤”**的声音响成了一片。一时间甘宝宝只感到甘宝宝的身下一枪乱舞,yin水飞溅,甘宝宝难以压抑心房的狂跳,兴奋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胸脯剧烈的起伏着,痴醉的闭上了眼睛,而他却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潜力,持久的对着甘宝宝猛干不息,甘宝宝很快再一次被他逼上了**:努力的抬起腰部,让他的棒棒和甘宝宝的下身不留一点空隙的紧紧吻在一起,他浓密坚硬的荫毛挤磨着甘宝宝下面的阴di,阵阵快感让甘宝宝难以忍耐

    甘宝宝是郁积多年的抑郁再次得以渲泻,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自是尽情享受。在阵阵快感地刺激下,崔建新穿插得愈来愈快愈来愈用力。如此一来兼顾与幽谷四壁磨擦得更为强烈,令人神魂倒置,激悦耳心的快感,汹涌澎湃地一浪高过一浪,冲击着两人的心神。

    甘宝宝爽得头脑昏昏沉沉的,浑然进入了忘我的境界,处于这种境界来练功必定事半功倍,甘宝宝此时将伦理、道德、年龄、身份等通通抛弃之九霄云外,只知扭动纤腰,摇动丰臀随着崔建新的**而活动不已。她白嫩的芙蓉嫩颊,恍如涂了层胭脂红艳欲滴,春意盎然,花瓣似的朱唇,启张不断,吐气如兰,发出了近似低泣的呻吟声

    紧接着,她芳口一张,啊的一声低长地呻吟,幽谷一松,自幽谷深处涌出一股如膏似脂,浓稠无比的溪水,浇灌在龙头上,玉体一软,浑身娇柔无力地躺在床上,娇靥浮现出愉悦、满足的笑容,甘宝宝的阴精再次奔泻而出,甘宝宝向后仰起了头,兴奋的下巴高高抬起,甘宝宝几乎是窒息了一样的哼叫着。这时他忽然不顾一切的将甘宝宝的双脚从他肩头分开去,甘宝宝的脚后跟从他的肩头一直滑到了他的后腰处,他迅猛的**了十几下后,猛的趴到了甘宝宝的身上,双臂快速穿过甘宝宝的腋下,又从甘宝宝的肩头扳过来,甘宝宝柔软的身子再次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了,甘宝宝感觉自己的下身里面的荫茎前所未有的坚硬硕大,满满的填充了甘宝宝的身子,那灼热感胀满感坚挺感勃动感让甘宝宝魂飞魄散,甘宝宝的双腿好想并起来以协助荫道夹住那根插的甘宝宝欲仙欲死的荫茎,可他粗壮的身子却阻在甘宝宝的双腿之间,甘宝宝只有全力的夹住他粗圆的腰际,大腿内侧和交合处的酸麻感强烈却得不到抚慰,阵阵的快感逼的甘宝宝几乎要晕厥过去了。此时他的下身已是死死的顶在了甘宝宝的阴沪上面,全力的向甘宝宝的荫道的最深处抵去,将他的性具不留一点空隙与甘宝宝的紧密的交合在一起,而甘宝宝也用尽全部的力气挺高甘宝宝的腰跨,将他坚挺的荫茎完全吞没。“啊,啊”

    他张开的嘴在甘宝宝的耳边惬意的狂叫起来,塞在甘宝宝的身子里面的棒棒炽热如炬,坚硬如石,并开始了剧烈的勃动,同时他绷紧了全身的肌肉抱住甘宝宝的身子连连的打着冷战,而就在下面的交合处,一股股的jing液注入到甘宝宝的身体里面了。那一股股的jing液又如利箭一般直射的甘宝宝心旌激荡。甘宝宝知道这一刻的到来标志着自己已经彻底的被他给占有了。

    宝宝美么崔建新笑呵呵的道。

    “嗯,要死了”

    甘宝宝气喘吁吁。

    甘宝宝绷紧的身子一下子酥软了下来,随后木然的躺在冰冷的床上。甘宝宝能感觉到残留的jing液从甘宝宝的荫道口汩汩的流出,淌到了甘宝宝屁股下面的床单上。粘乎乎的jing液将甘宝宝原本干净柔亮的荫毛搞的湿漉漉乱糟糟的贴在甘宝宝的荫道口的周围。微风吹过来,甘宝宝的下身和大腿内侧顿感冰凉,遭受了一番劫掠。

    良久良久,崔建新拔出了他那已经开始有点发软的荫茎。甘宝宝默默的坐起身来。崔建新等甘宝宝扣好上衣的全部扣子,然后赤着下身,讨好似的帮甘宝宝拿过鞋,道:“宝宝,让我来帮你穿吧,呵,你的**真让人**啊 ”

    甘宝宝没有理他,看着他微微突出的小腹,还有那此刻象一条软蛇似的荫茎,甘宝宝感到了一阵阵的无奈。没想到自己一时冲动,居然被他占了身子,名誉上她背叛了丈夫,精神上她背叛了段正淳,实际上她更对不起她的女儿,因为她的女儿如此喜欢他。但她能够怪谁呵呵,她有点自嘲的笑了笑,怪女儿么虽然女儿是罪魁祸首,但说到底还是因为她而造成的,而且她是可以吗拒绝的,这根本不能怨钟灵。那怪崔建新么崔建新就根本没有强迫她。在最后更是让她离开,宁愿字的身死,试问她怎么能怪崔建新而且她是自愿献身的。那怪自己么是自己不堪引诱,在最后的一刻忍不住要和他发生关系,是啊,说到底还是自己的错。如果自己没有反对女儿的话,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不过就算遇到这种事只要自己坚定一点,狠心一点自己也是不会**的,那要怪他说得话太好听了,让她不舍得他死,最后用君卓淡淡贞操救了他。想到这里,她虽然恼怒自己这样不知廉耻,但却没有一点点的悔恨,甚至心里还是一点点是窃喜。或许她根本是不愿意他死的,就算是用自己的身体交换也在所不惜。

    崔建新看见甘宝宝这么一副复杂的神情,不为人知的邪笑了一下,似乎是达到了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似的。整件事,无论怎样得益人都是崔建新,要么得到钟灵小鬼头的献身要么得到甘宝宝的献身。不过那两者做比较,崔建新还是倾向于得到甘宝宝,因为钟灵本来就钟情于他得到是迟早的事,现在崔建新的心中大大的爽,甘宝宝的身体美妙无比,而且刚才还是她主动的,整件事他不要负任何的责任。

    “宝宝,谢谢你,要不是你挺身而出,我早就欲火焚身而死了,今生今世我都无以为报,只好以身相许了,希望宝宝你不要嫌弃”崔建新一本正经的道,而且语气极其温柔。

    甘宝宝心中一震,连忙道:“不行的,我们把今天的事忘记了吧,我不用你报答,只要你答应我对灵儿好一点就行了。”

    她心中惊慌不已,没想到崔建新竟会有这种念头,这不差点把她吓了个半死。要知道她可是一个有夫之妇,而且还有一个女儿,女儿更喜欢他,不说其它,她怎么可以和女儿抢男人说到女儿,每天就一阵无奈,搞出了这单事却要她来承受。难道她不知道这事不是谁都可以替代的么不错,钟灵不知道,钟灵对这些一点也不知道,如果不是木婉清说起,她还在以为是自己在和崔建新生宝宝,而不是由她的娘亲来代替。

    崔建新道:“宝宝,你的大恩大德,我怎能不报呢,相信我,我会让你幸福的。刚才你不是很幸福么我会让你以后都像今天一样幸福的”

    说到这个,甘宝宝就一阵娇羞,刚才她有多放荡,她完全知道,她以前和她的淳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放得开,更没有像刚才那样舒服,她从来都不知道这男女之事竟是这么的舒服,她简直觉得自己这些年都白活了,浪费了十六年的青春,如果十六年来她每天都能过上这种生活,那该有多幸福说真的,崔建新这样一说,她确定是意动了,她能感觉到崔建新的真心,就凭刚才崔建新不顾自己的生死也不愿意自己受委屈她就可以确定崔建新对她是真心的。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她有丈夫,有女儿,丈夫很爱她,女儿很喜欢这个男人,他还是自己的师侄女的男人,想这里她的脑袋就一阵晕乎乎的。如果早在十六年前她能遇到崔建新,她就不会如此烦恼了,而且她必然会过得很幸福的。

    “宝宝,相信我,我答应你,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崔建新突然抱着甘宝宝的酮体。反正刚才那样的事都做了,只是被他抱抱而已,抱这种她想法,她便顺从的由崔建新抱着她的娇躯。其实是她想依偎多一会,否则她的丈夫回来她就在也没有机会了。

    “楚郎,你不用劝我了,我是不会再对不起我丈夫了,而且我更不能对不起灵儿,你已经有了灵儿,我的师侄女现在也是你的女人了,不要为了我伤害了她们。你放手吧。”

    甘宝宝心中突然卷起无限愁苦,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段正淳。

    崔建新道:“我会对你们幸福的。”

    “我守了十几年的名节都坏在你的手中了,你还想怎么样你怎么能还想要打我们母女的主意”

    甘宝宝哭喊道,眼中泪光闪闪。

    听到甘宝宝居然这么强硬,他说了这么多,她都不肯答应做他的女人,一下子怒道:你是不是还在想着和段正淳重温旧梦

    甘宝宝一听此言,脸色惨变,颤身说道:“闭嘴谁对那个负心人念念不忘了”

    崔建新道:“你不要解释了,你扪心自问,你这些年来有过一天忘记他吗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和他重温旧梦段正淳有什么好他既然对你无情无义,娶了别人做老婆,你又何必还对他念念不忘何况他已经是有家有室之人,儿子也有我这么大了,你念着他又有什么用”

    甘宝宝身躯一震,呢喃道:“他竟然有了儿子了,而且都这么大了”

    甘宝宝十多年来,都没有出过万劫谷,自然是不知道段正淳的情况的,而且原书里面也写到,是段誉为了救钟灵来向甘宝宝报信的时候,甘宝宝才发现段正淳不但成婚,而且更是有了一个这般大的儿子了但那时钟万仇令她感到失望透顶,再见昔日情郎倾听段正淳的甜言蜜语,她到底还是沦陷了。不过,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而她也只能是崔建新的人

    很快,甘宝宝就从对段正淳淡淡回忆之中,清醒过来了,对崔建新道:“你真的能对我们母女俩好吗”

    崔建新没想到她转变得如此之快,竟是有顺从之意,不过想想这也说情有可原的,情郎已经有了儿子,她也有了女儿,于是她现在必是认为和情郎没有缘分了,此时崔建新闯了进来,占有了她的身子,而又愿意为她而死,她有这么的反应,的确是在情理之中。崔建新大喜道:“宝宝,我崔建新对天发誓,从今天起,我崔建新将永远保护宝宝和灵儿,为你们遮风挡雨,建立一个快乐的家庭。我要让宝宝成为一个只会笑而不会哭的女人,如有违背此誓言,我愿意受到从此生最痛苦的折磨宝宝今生今世都不再和我欢爱。”

    甘宝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嗔道:“坏蛋,哪有人像你这样发毒誓的。”

    崔建新委屈道:“可是,我觉得这是对我最大惩罚了,我觉得宝宝不理我就是我最痛苦的事情了”

    “可是,我已非完整之躯,蒲柳之身,如何能”

    甘宝宝一阵犹豫的道。

    崔建新给予坚定的回答:“我从来没有嫌弃你的过去和遭遇,我只爱你的现在和未来。做人难道不应该往前看吗”

    崔建新抓住她柔弱的双肩,道:“我们刚才不是在生宝宝了吗你们母女都是我心爱的女人,母女同嫁一人也不是什么丑事,你何必在乎这些流言闲语。我要的是你们毕生的幸福,知道吗”

    甘宝宝听完崔建新的话,全身震撼,道:“我真的可以不在乎吗”

    崔建新道:“如果上天要对我们的行为进行惩罚,就让我崔建新一个人承担好了,就算五雷轰顶,五马分尸,我也无所畏惧”

    “不不要这样说”

    甘宝宝动情的伸手捂住崔建新的嘴巴,不久才媚媚地对着崔建新说道:“我,如果你出事的话,灵儿会很伤心地”崔建新听完,心中暗喜,知道她已经对只见有好感,钟灵只不过是她的挡箭牌而已。

    甘宝宝幽幽道:“你给我点时间来适应好吗我我始终是灵儿的娘亲”崔建新明白,就算她不爱钟万仇,但只要钟万仇还在一天,她都解脱不了心中的枷锁,不说还有钟灵这个身为人女的身份。崔建新柔声道:“我会等你,就算是海枯石烂我也不会放弃你的。”

    “楚郎,今后姐姐的身心都交给你了,你不要向那个人一样辜负我。”

    甘宝宝既感动又忧心忡忡的道。崔建新没有回话,直接对着她那如成熟水蜜桃一般饱满红嫩的樱唇,用力的吻了上了去。顺着白天鹅般的脖颈,到高耸兀立的双峰,再到光滑如镜的小腹,舌头伸进小小的,圆圆的肚脐中舔了一圈。就到了尚梨花带雨,温润无比的桃花源中。细细的品味了一会那种成熟美妇的香甜。顺着光滑笔直的大腿向下,一直舔到如玉般秀气可爱的小脚,再顺着后面舔了上来,一直舔到美人的耳垂,看到她的眼皮轻轻的抖动,崔建新一笑,在美人的胳肢窝里轻轻一挠,美人咯咯的笑了起来,一边求绕,一边用力的贴上了崔建新。那种成熟**的味道,即使尝遍美女的崔建新,也是一闻之下,就迷失在**之中。一个成熟的**,是如此的yin荡和迷人啊她就是俏夜叉甘宝宝。

    崔建新道:“幸福吗我会天天都让你感受到这种幸福”

    甘宝宝嘤咛一声,便瘫软在崔建新的身上,细细的吐着兰气,喷在崔建新的身上,让崔建新一阵心猿意马。

    “灵儿做了这么多就是想和你在一起,所以你要答应我,我们的关系不能公开,我不想她受到伤害,好吗”

    崔建新先是一怔,接着坚定道:“放心吧,我灵儿的事,我会处理的,我会让你们姐妹俩幸福的。”

    甘宝宝一愣,道:“姐妹”

    崔建新微笑道:“你对啊,你们俩都不像是母女,第一次看见你时,我还以为你是她姐姐呢”崔建新突然含住甘宝宝的耳垂,温柔的说道:“宝宝,你真迷人。”

    甘宝宝羞红着脸,低下头摇了摇:“你就是油嘴滑舌,专说一些好听的话,来哄人家”“宝宝,我说的绝对是肺腑之言,你和灵儿一个是成熟大方,一个是青春可爱,而我更倾向于你。”

    甘宝宝甜蜜的嘤咛一声,又哪个女人不不喜欢听甜言蜜语呢知道你甘宝宝不就是被段正淳骗到手的么只不过现在骗的人换成了崔建新而已,而崔建新和段正淳不同的是,无论如何崔建新都不会抛弃自己的女人。

    崔建新心中狂喜,想不到这么轻易就征服了美人心,抱着她甜蜜地吻了起来,他双手从甘宝宝肩上滑向她的前胸,双手伸入甘宝宝撇露低开的衣领中,插入肚兜内,一把握住两颗丰满浑圆而富有弹性的大,是又摸又揉的,甘宝宝似乎触电似的打个寒噤,冷不防崔建新将头伸过去紧紧吻住她的香唇,甘宝宝被摸得浑身颤抖。连忙死死的抵挡住崔建新的大头道:“不要动了,我猜灵儿正在外面伤心哭着呢,她本来是要和你生宝宝的,现在把她的娘亲给赔进去了,还知道有多伤心的。说到钟灵,甘宝宝除了无语还能说什么谁叫她生了这么一个头脑晕乎乎的女儿。

    崔建新嘿嘿一笑,她真想好好的多谢钟灵,如果不是她,自己又怎么会成功夺得甘宝宝的身体,再得到她的芳心,有句号说得好,要想得到一个女人,就必须征服她的身体。如果没有崔建新给她的巨大享受,那种无与伦比的快感,要用真情来感动她还要花费不少功夫的。

    甘宝宝嗔怒道:你这是什么表情看我们母女笑话么

    崔建新道:我哪敢啊,我只是想好好谢谢灵儿,要不是她,我怎么会得到宝宝这么好的夫人的呢

    甘宝宝一阵娇羞,她也做不到女儿到底在想这什么,脑袋里究竟装了些什么,做出了这么牛叉的事来。

    “宝宝,忘了那个负心人,相信我,我会好好待你”

    既然我们有合体之缘,那么必是上天的安排,我们的事是天公作美,喜结良缘”  发现甘宝宝几近有情绪失控之象,崔建新极尽温柔的说道。

    甘宝宝固执的说道:不可以的,我们绝对不可以的

    “难道你还是忘不了他吗”

    崔建新问道,“他究竟有什么好他只不过是一个不断拈花惹草而又不断抛下那些女子的负心汉而已。”

    甘宝宝突然怒道:难道你就好吗你不一样是这样,有了我这么漂亮的婉清师侄还不满足,还想要我们母女,难道你就比他好多少吗

    崔建新道:不要那我跟他比,我不像他,因为我永远都不会抛下你们,我只会让你们幸福快乐。

    甘宝宝听到崔建新这样说,一下子大声哭了出来,她知道他说得不错,段正淳的确是抛下了她们,也抛下了自己。崔建新见她哭得这么伤心,怜意大生,极是心痛的轻轻将她的娇躯搂住。甘宝宝可怜兮兮的抬起头来,恳请道:你不要逼 我,好不好灵儿这么喜欢你,甚至要和你生宝宝,而且我是一个有夫之妇,我我真的不能这样

    看着她的恳请的神情,几乎要崩溃的心,崔建新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他知道这事对她来说的确是有点难以接受,无论在哪个朝代,母女共侍一夫都不是那么容易被世人接纳的。何况她还有丈夫,看来要让钟万仇挂了才行,崔建新心道。崔建新柔声道:好,我答应你,我不逼你,但我们已经有夫妻之实,这个谁也改变不了,在我的心里,我已经将你当作我的妻子了,我给你时间考虑,不代表我会放弃你。我说了,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我喜欢的女子的。

    甘宝宝听到崔建新愿意,不逼她表态,心情一下子松了下来,对于崔建新后面的话她也有不少感触,他应该是一个好男人,甘宝宝不由得闪过这样的念头。她用嘶哑的声音道:谢谢你。听到她说谢谢,崔建新一阵好笑,说道:我这样对你,你还对我说谢谢甘宝宝道:不管怎么说,你能不逼我,这证明你确实是一个很会为人着想的人,或许你说的很对,只是我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但我仍然要谢谢你给我安静的时间。

    崔建新痴痴地望着为他几度献身的成熟艳美的人qi人母,亲了她光洁的秀发,昵声道:“宝宝,刚才舒服嘛”

    承欢数次的甘宝宝被崔建新提及刚才的缠绵,此时已是忘了刚刚才说过的话了,一副小鸟依人般的依偎在崔建新身上,白净的脸上若隐若现一点绯红,像一个恋爱中的少女般羞涩可爱,不依捶打着胸崔建新的胸膛,娇嗔道:“都怪你,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这样冲动,早知道让你欲火焚身而死好了你就是整一个祸害”

    第062章

    崔建新轻柔着甘宝宝那双柔若无骨的素手,亲了亲乐滋滋笑道:“这那能怪我啊是宝宝你送上门的,如果你要怪就怪灵儿吧”“你还说,要不是你这个小坏蛋,我怎么会在冲动之下答应了你。”

    甘宝宝白了崔建新一眼,娇滴滴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她知道这一切是自家女儿促成,想到这里,她更是羞不可耐要她与自己的女儿争夫,她如何做得到但想到离开崔建新,她心中又隐隐作痛,她的确是喜欢上崔建新了

    崔建新听到一个成熟制服美妇在自己耳边说着这么悦耳的情话,还深埋在甘宝宝幽谷处的霸王枪又恢复了一柱擎天,一下就将她犹湿润的幽谷塞得满满的、饱饱的、胀胀的,吓得甘宝宝忙制止了崔建新的异动,求饶道:“楚郎,宝宝真的受不了,求你放过我吧”

    崔建新拍了拍甘宝宝丰满肥美洁白的双臀,只听得甘宝宝嗯的一声,大小适中的力度马上让甘宝宝珠圆玉润丰满的臀部颤抖了一下,千娇百媚的玉靥娇艳如花,眉目间浪态隐现,芳口半张,娇喘嘘嘘,“弟弟,别这样,姐姐会受不了的。”

    在崔建新的逗弄下,甘宝宝口中娇喘嘘嘘,还不时还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着微张的樱唇,似乎十分饥渴一般,泛红的肌肤布满了细细的汗珠,更显得晶莹如玉,纤细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正在迎合着崔建新的爱抚,浑圆笔挺的修长美腿,一张一合的缓缓夹缠,似乎还在享受的快感。

    “小色狼,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