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甘宝宝松了一口气,看这样子应该半个小时能射出来吧。不一会儿,甘宝宝的右手开始发麻,速度慢了下来。

    甘宝宝咬了咬牙,突然身子一伏,弯腰低头埋在崔建新的腿间,小嘴一张便含住了差不多的霸王枪,崔建新如愿以偿,立刻感到自己的下体进入一个温暖湿润的空间,不由得呻吟了一声。甘宝宝含的辛苦,不由调整姿势,以便更舒服的把头埋在崔建新的胯间吞吐,甘宝宝埋头上下起伏,同时双手还配合着加速运动,这时候崔建新只能看见甘宝宝的秀发和一截白皙的脖颈。在钟万仇的家里,她的妻子在为自己kou交,光想便很刺激。

    甘宝宝的口舌虽然生疏无比,毫无技巧可言,但却可以让崔建新兴奋到极点,有种飘起来的快感,不过极度舒爽的快感,崔建新也只能忍住,否则呆会就不能享受甘宝宝美妙的娇躯嫩比了。

    甘宝宝为了自己不被侮辱,双手更是加紧运动,嘴巴猛然紧紧含着gui头,用力的吮吸着,甘宝宝双颊凹陷,仿佛一个抽水机般紧紧吸着霸王枪的枪头。崔建新的身子痉挛起来,忍不住抬起屁股,把霸王枪紧紧顶在甘宝宝的喉咙深处,同时将一股股将要喷射出来的jing液忍住。

    甘宝宝越来越急,每每以为就能成功的时候,却发现崔建新的霸王枪更加的彪悍了,难道她今天被凌辱的命运,真的不可逃脱么

    有了,甘宝宝轻轻的挺动腰身,用自己的荫唇贴着他的荫茎,开始上下的滑动起来,而甘宝宝的手则在他的gui头上轻轻的抚摩着。这着果然不错,崔建新爽得把刚刚睁开的眼睛又闭住了。

    像是受到了鼓励一般,甘宝宝动作的幅度也渐渐的大起来,可是这样一来的后果是甘宝宝自己下体的快感却变得强烈起来,没有几下,荫道里流出的水把崔建新的大荫茎弄得整个都湿了。甘宝宝乾脆用手把甘宝宝流在荫茎上的**均匀的抹开,有了**的润滑,甘宝宝的手和下体更加省力的动作着。

    这时甘宝宝的鼻尖和鬓角都累出了汗,脸上一片嫣红,可是崔建新的荫茎却不见一点要she精的迹象,反而越来越粗壮起来。完了,这可怎么办呀这时崔建新睁开了眼睛,嘴角露出嬉笑的神情。他的一只手离开了甘宝宝的纤腰,却握住了她的ru房,另一只手微微用力,将甘宝宝的上半身搂近他的身体,嘴巴吻在了甘宝宝的耳根上。甘宝宝的荫唇正好压在他的荫茎上面。“嗯你要干什么”

    甘宝宝感觉身上如遭电击,下体的水好象决了口的洪水一样流了出来。

    崔建新一边用手指捻动甘宝宝的**,一边轻舔着甘宝宝的耳垂,另一只手还伸进甘宝宝背部不停的划着圆圈,轻轻地对甘宝宝道:“宝宝,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我情不自禁想要侵犯你呢”

    虽然甘宝宝被崔建新这几句情话说得心里砰砰的跳个不停,女人是最感性的动物,他这几句简简单单的情话这会儿对根本就没有防御的甘宝宝来说简直是致命的。反正刚才他什么都做过了,而他要快要死了,他想要怎样,就随他吧

    崔建新的舌头突然攻入,卷住甘宝宝的舌头,甘宝宝被动的和他接起吻来,但是不一会儿,甘宝宝就沉浸在他的热吻当中,他不时的吸住甘宝宝的舌尖,又轻轻舔甘宝宝的牙床,还在甘宝宝的舌根底下轻轻打转,这还是甘宝宝这一辈子中第一次这么全身心地投入到一次热吻当中。甘宝宝已经不是那么反对他的侵犯了,双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下体也无意识的在他荫茎上轻轻的摩擦着,早忘了自己该干些什么了。

    良久良久,他的嘴离开了甘宝宝的唇,甘宝宝依然恋恋不舍的回味着刚才的快感。崔建新又对着甘宝宝yin笑起来,他指着甘宝宝的臀下道:“你看看”

    甘宝宝低头一看,不但脸上,连脖子上也红了起来。原来她流出的**不但把崔建新的大腿处全部弄湿了,而且就连崔建新屁股下的床单也给弄了好大一块。

    甘宝宝羞道:你怎么还不软她实在是难明,想当年她的淳哥一会儿的功夫就软下去了崔建新痛苦无奈的道:“可能是我中毒的原因吧,难道我真的不能享受一次宝宝给淡淡快感吗

    甘宝宝给他说得心都慌了,急道:那怎么办我真的帮不了你了,我已经尽力了,可是你还是**的,我她本来是想说,我很想帮你的,但她终究是不敢说出这么浪的话出来

    崔建新的神情越来越诡异了,看到甘宝宝为他着急的样子,他又提了一个建议道:宝宝,看来我是没有这个福气了,除非你能让我的龙头进去一点点,否则我现在中了春毒是很难发泄出来的宝宝,你不用理我了,我没事的虽然还是有一点遗憾,但我已经很满足了,真的,你肯这样对我,证明你对我也是有感觉的,对么

    甘宝宝脸色又开始苍白起来,内心激烈的做着斗争,终于,甘宝宝决定还是选择按照崔建新说的去做,她的心已经慢慢的从段正淳那里向崔建新移过去了。反正他没有全部插进去就好了,再说,刚才他的舌头不是也在自己那里面动了好久吗而且自己也飞了一次,现在让他进入一点点应该没有什么吧,就当作是报答他的恩情,就当作是为了女儿赔罪吧,谁叫女儿这么糊涂闯 了这么一个祸出来呢

    甘宝宝迟疑了一下,道:“我我帮你可是我好怕你那里太大了,我怕你进不去”崔建新感动道:“宝宝,你真好,不过你不要怕,你连灵儿这么大的人都生出来了,难道还容不下我吗”

    可是甘宝宝还是紧张的要命,却丝毫没有想到如果崔建新把gui头放进去以后不遵守约定了怎么办,也没有想到自己是否能承受得住那种快感

    这时崔建新已经抱着甘宝宝站了起来,甘宝宝赶忙用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双腿也紧紧夹住他的腰,他捧着甘宝宝的屁股靠近桌子,将甘宝宝放在上面道:“刚才的姿势不方便,等会我站着不动,你用一只手搂住我的脖子,另一只手动我的这里,一直到出来为止”

    甘宝宝又是紧张又是羞涩的点了点头。想到自己即将会被生命中的第三个男人插入体内,虽然只是个gui头,但他那里是那么的巨大,想到这甘宝宝心里竟然还有一丝淡淡的兴奋感,她十多年没有被人插过了。

    只是转念想到对她千依百顺的钟万仇,甘宝宝内心里又充满了重重的罪恶感,但最后想到自己一直记挂着的又抛弃了她的淳哥更是充满了背叛感,但是这种罪恶感却反而刺激了甘宝宝,使她本来就潮湿不已的下体变得更加的狼迹不堪。

    甘宝宝感觉到一个火热,巨大的东西碰触在甘宝宝的荫唇上。这一定是崔建新的那个gui头了,它并没有急着进来,而是在甘宝宝荫唇上来回的滑动着。好舒服啊。

    甘宝宝的心在剧烈的跳动着,紧张和不安,屈辱和罪恶,还有羞涩和痛苦,种种不同的感受一起涌上甘宝宝的心头,而这时甘宝宝的荫部却和甘宝宝意志相反的流出了更多的**,这已足足能够充分地润滑那根即将插入甘宝宝体内的荫茎了。“我要进来了”

    崔建新估计得逞,几乎要笑出来。

    崔建新他粗大的gui头开始轻轻撞击甘宝宝守护chu女禁地的城门。一下,两下,三下每一次撞击都会引的甘宝宝心房无比紧张的一阵狂跳,甘宝宝的大腿屈辱的张开着,任那根坚硬的rou棒在甘宝宝的私处耀武扬威的冲撞。很快的甘宝宝便娇喘连连,紧张的透不过气来了。将甘宝宝百般挑逗之后,他的两根手指最终还是很小心的分开了甘宝宝的两片娇嫩的荫唇瓣,将他粗大滚圆的gui头慢慢的塞了进来。阵阵刺痛让甘宝宝苦不堪言,甘宝宝分明的感觉到他强壮的荫茎蛮横的向甘宝宝柔软紧闭的荫道里面挤进去,放肆的开发着自己的荒废已久的田地地。甘宝宝只有咬紧牙关,默默的承爱着。甘宝宝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紧张的深吸了一口气,内心慌慌乱乱的,害怕崔建新不守信用完全插进去。

    第五十九六十章他那粗大gui头的侵入已经让甘宝宝痛的咬紧了牙,羞愧和疼痛中甘宝宝还能有什么话说下身里面剧烈的疼痛让甘宝宝难以忍耐,甘宝宝道:“慢一点,慢一点”

    自己现在是给人家兵临城下了,并且已然门户大开,只要他强壮的gui头再向前一点点,自己阵地就要失守了“嗯”

    甘宝宝感觉到崔建新的荫茎不再滑动,顶住了自己的荫道口,慢慢的插了进来。“啊不要动啊它它太大了楚求求你了”

    她只觉得私处的前端这时仿佛要被涨裂,而且进入的部分火热而坚硬,这种感觉甘宝宝不知道要怎么形容才好,那是一种让人舒服的快要窒息甚至感到可怕的感觉,这感觉让甘宝宝好象同时有在天堂和地狱的感受。甘宝宝实在无法忍受这种感觉,想让崔建新停下来。这真是太可怕了。

    崔建新停了下来,甘宝宝喘了口气,他突然又将荫茎抽了出去。在甘宝宝刚感到空虚的时候,他又顶了进来。这次他没有停,又退了出去,紧接着又顶了进来,只是每次都要比前次更加深入一些。 “啊停啊我不行停呀”

    快感源源不断的袭击着甘宝宝,甘宝宝双腿不由的分得更开,无意识的承受着。

    终于,在甘宝宝感觉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崔建新停了下来。甘宝宝无力的娇喘着,却突然想到这好象并没有甘宝宝想像中的那么疼痛,不由地松了气。可是,紧接着,甘宝宝又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好紧,此刻正不知廉耻地紧紧包裹住甘宝宝里面的荫茎,不停地蠕动着。而且而且崔建新的荫茎好象已经进入到甘宝宝荫道里一半的地方,甘宝宝心中黯然:难道他要不遵守诺言,全部插进来吗难道他全部是骗自己的么

    甘宝宝急忙慌乱地往下看了看,“吁”还好,下面粗壮的荫茎只是塞进去了一个gui头而已。看到是一回事,但当她真正被插入去时,才真正感受到崔建新青龙的威猛巨大,只不过一个gui头也占了她荫道的一半,要是全部的话那自己底下不被它顶穿了才怪。

    可是甘宝宝苦笑了一下又想到,这么一来,又和让他全部地插进来有什么分别呢只怪自己刚才没有想到这一点,现在已经迟了,灵儿啊灵儿,你可害死娘亲了灵儿啊,娘亲的贞洁都毁在你的手里了,可是,事已如此,自己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只好将错就错下去了,反正自己没有让他全部插进去,还没有失去贞洁吧。她此时怪起钟灵来了,而没有怪崔建新,毕竟崔建新的确是遵守承诺,只是把龙头塞进去。

    甘宝宝的表情被崔建新一丝不漏的看到了,邪异的嘿嘿一笑。

    下体的快感依然清晰的投入甘宝宝的体内,甘宝宝无奈地恨了崔建新一眼,从他的脖子上收回右手,握住了他露在甘宝宝外面的荫茎,套动起来,这次一定要让他射出来,可是,当甘宝宝试着要晃动自己的下面时才发现,此刻由于她的双腿大大的张开着,而且臀部坐在床上,根本就没有借力的地方。反而因为她这些的动作,下体内的荫茎又深入了一些。

    崔建新看见甘宝宝的窘态,深情款款道:“宝宝,你对我真好,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要娶你为妻,就算你是皇帝看上的女人我也要把你从他的手中抢过来”甘宝宝的确被感动了,段正淳哪里对她说过这样煽情的情话钟万仇就更加不用说了,她在想,如果十六年前她遇到的是崔建新那就好了,至少他有一颗敢于和皇上争女人的心,不像段正淳为了自己的皇爷之位而不顾自己母女俩的死活,让自己嫁给一个天下间最丑的人。崔建新正说到了她的心里去,当时段氏政权分裂,想要在大理这一少数民族聚居地站稳脚跟就必须与当地的固有势力打好关系,婚姻无疑是双方都认可的最佳方式,而刀白凤原先是摆夷族大酋长的女儿,为了段氏的发展,段正淳决定娶刀白凤为妻,而放弃了所有的情人不过他的确是一个多情的人,还是与他的那些情人藕断丝连。

    甘宝宝娇羞地道:“楚还是还是你自己动吧。”

    “宝宝,你的恩情教,我如何报答啊”

    说完,崔建新下面的荫茎已经迫不及待的缓慢动了起来,知道甘宝宝一方面是被自己感动了,另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已经累了,不想动了

    此时甘宝宝的下面又涨又痒,巨大的刺激让甘宝宝荫道里的**不争气的泉一般涌出来,这可真是恼人,怎么自己下面的水就这么多呢,羞死人了。“咕唧、咕唧、咕唧”

    水声连绵不断的传入甘宝宝耳中,更让她羞涩难堪

    渐渐的甘宝宝放下戒心,双手只是紧紧搂住崔建新的脖子,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让人快乐而又放纵的骗局当中之去。

    只听见甘宝宝下面传来“咕唧”一声,崔建新的大荫茎又插了进来,顶在甘宝宝的花心处。甘宝宝舒服的颤抖起来,迷离的双眼正好看到她的脚趾,又一根根的翘了起来。从甘宝宝嘴里发出类似于哭的呻吟声。

    崔建新的呼吸新变的急促起来了。他将头低下来抵到了甘宝宝,很自然的将他粗糙的脸面挨到甘宝宝粉腻的面颊上轻轻的磨擦。就在这时,甘宝宝感觉到身体里的荫茎开始动了,缓缓抽了下去,而且一阵酥麻的快感从甘宝宝们的交合处发出,电一样散布了甘宝宝的全身,那美妙的感觉是甘宝宝第一次感受到的难以压抑,可是那快感却愈来愈强烈,甘宝宝的心跳也越来越快,甘宝宝渐渐知道自己终究是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的反应了。等到数到一百九十的时候甘宝宝绝望的听到了自己们下身交合处传来了水响的声音,甘宝宝已经无法再掩饰了,可怕的是自己身体里的荫茎加快了**的频率而且变的更粗更长,虽然只是一个龙头进去但也已经占领了大部分的领土,那愈来愈强的鼓胀的快感顶着荫道壁强烈的冲击着甘宝宝的大脑,甘宝宝俩的呼吸都变的粗快起来,“嗯”“嗯”“嗯”“嗯”崔建新先忍不住张开了嘴一边插着甘宝宝一边哼着粗气,急促的气息不断吹到甘宝宝的耳鬓,奇痒难耐。甘宝宝赶紧咬住嘴唇,生怕也会禁不住像他那样呻吟出声,那样的话甘宝宝真的是无地自容了。之后他的抽动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甘宝宝的整个身子也随着他的冲撞剧烈的摩擦着床单,天呵,四百多下了,他仍然保持着猛力的频率亳无衰退之象甘宝宝知道自己跟本就不会是他的对手。甘宝宝渐渐的被他插的阴沪发烫,两眼冒着金星,胸脯剧烈的上下起伏,胸前的两个ru房活活跳跳的。“嗯”“嗯”“嗯”“嗯”甘宝宝的呻吟声脱口而出并且越来越响亮,他很适时的将灼热的厚唇按到甘宝宝的唇上,沉浸在春潮泛滥中的甘宝宝不由的张开口将自己的舌头迎了上去,两个人的舌头立即纠缠在一起了,由于是上位又在剧烈的抽动,他的口水不断的产生注入到甘宝宝的口中,到后来,他干脆将甘宝宝的舌头吸进他的嘴里,用嘴唇紧紧的含住,在他的口中肆意的玩弄着甘宝宝,而甘宝宝却无法用口呼吸了,阵阵的憋闷产生更加强烈的快感将甘宝宝瞬时推上巅狂的高峰,一股强烈的电流传遍了甘宝宝的每一处毛孔。

    “宝宝,你那里真**,我好舒服,又紧又热,还会自己动呢,噢你真是一个天生的尤物,想不到你竟会为我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我死而无憾了”

    “喔。嗯,你快点,我也很舒服”

    甘宝宝意乱情迷的道。

    崔建新将甘宝宝的腿放在他的肩膀上。此时,甘宝宝根本没有意识到她的危险即将来临。

    迷糊之中,甘宝宝感觉到他把荫茎退到了她的荫道口处,并且他把他的上半身压在了她身上,她的腿被强迫的压向自己的身体两侧,成了一个“v”字形。

    “嗯怎么不动了射出来了吗”

    “没有,还早呢。”

    “呜好舒服啊”

    甘宝宝荫道里面急剧的收缩起来,紧紧缠绕住崔建新粗大、坚硬的荫茎,连甘宝宝的花心也一吮一吮的吸住了崔建新巨大的gui头。“呜”

    一瞬间,甘宝宝仿佛飘了起来。**终于又来临了: “呵”

    甘宝宝张开嘴,无比舒畅的喊叫了一声,全身绷的紧紧的,荫道里面感觉一泉暖流奔涌而出,甘宝宝的荫唇自动的紧紧含住了他的玉茎,荫道壁一阵痉挛收缩夹住了里面的gui头,甘宝宝张着嘴,强烈的兴奋让甘宝宝的全身失控了一样不停的哆嗦。甘宝宝的两个肩头不住的在剧烈的抖动着。此时他很配合的停了下来,只是用两只有力的大手扣住甘宝宝的肩头,将甘宝宝牢牢的按在地上,耐心的等着甘宝宝的**慢慢逝去,按住甘宝宝的两个人已经松开了甘宝宝的手站起了身,而甘宝宝的手却一下子没有了力气,软软的摊在了床上。

    同时,甘宝宝的荫道里开始痉挛,一阵阵热流不受控制地喷出,浇在崔建新的gui头上、荫茎上,顷刻挤开甘宝宝的阴壁,流在床单上。

    果然,甘宝宝感觉到他的荫茎在自己体内正不安的脉动着,而且越发的粗壮。**刚过后的甘宝宝变得触感特别的灵敏,甘宝宝甚至连他gui头处坚硬的棱子,还有他荫茎上的每一根青筋都清楚感觉到了。这些都被甘宝宝充血的阴壁捕捉到,传送到甘宝宝的大脑之中。

    甘宝宝刚才那坚定的决心又开始动摇了,没想到自己都再一次泄了,他还是一点变软的痕迹都没有。想到刚才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甘宝宝的下体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甘宝宝咬着嘴唇,不想让自己发出声来,可在被崔建新插了才几下后就忍不住叫出声来,不,应该是哭叫起来,因为,那种快感实在是太强烈了,甘宝宝如果不这样,也许就要窒息过去。“呜插死我了”

    甘宝宝实在是不敢想象如果崔建新把整根都插进来,自己会爽成什么样子甘宝宝不敢看崔建新的眼睛,低着头用只有她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道:“你怎么还没有软 你快一点啊,我丈夫回来怎么办”

    顷刻间,甘宝宝下体的水声又传了出来,巨大、粗壮、坚硬的荫茎开始在甘宝宝下体内高速地抽动起来。

    不一会儿,崔建新将甘宝宝的小腿压在甘宝宝脸旁,使甘宝宝的臀部向上挺,这样他的荫茎就插得更深,他每次都将荫茎拔至甘宝宝的荫道口,然后又重重地插进来,虽然只是龙头进入,但崔建新也能得到巨大的享受。龙头最是敏感了,甘宝宝的幽谷不断的摩擦这崔建新的龙头,还有甘宝宝一个个**的呻吟,让崔建新兴奋无比。

    整个房间里都充满了甘宝宝的呻吟声、水声。“呜呀”

    甘宝宝是真的受不了了,崔建新实在是太厉害了。此时甘宝宝的脑海里已经没有了时间的概念,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达到了多少次**,流出了多少水来。只是一个龙头就能让她欲仙欲死,她真是不敢想象崔建新完全进入她的嫩小,自己会不会被插死了,这时她的心底深处居然有一种冲动,她想要崔建新完全进入她的嫩比。

    崔建新更加大力的动起来,每一下都插入都让甘宝宝忍不住大声呻吟。

    甘宝宝此时可怜得连话也说不清楚了,可是崔建新他并没有放过甘宝宝,反而更加兴奋的**起来。这可真是让甘宝宝快乐得要死掉而又痛苦极了的一次经历啊。

    甘宝宝脑海里突然清醒了起来,甘宝宝扭动着身子,崔建新的荫茎突然又涨大了许多,他死死按住甘宝宝,下面更加不停的冲刺起来。“呜呜啊”

    甘宝宝哀鸣了一声。

    荫道里涨大的荫茎开始有力的一下一下有规律地搏动,甘宝宝再也顾不了许多,仰起头,半张着嘴,身体不由得弯成了一个美丽的弧,荫道深处又喷出了一阵阵的热流,甘宝宝已经是第三次**了,崔建新还是没有软。

    良久,甘宝宝才从**后的余韵恢复过来,看着崔建新,心中的悲愤、委屈一下发不出来,忍不住哭了起来,没想到自己牺牲这么大崔建新还是不能得到发泄

    崔建新安慰道:“宝宝,你不用担心,你这样对我,我会感激你的,人总是要有一死的,死之前得到你为我付出这么多,我死有何惧”

    崔建新这样说,甘宝宝更加伤心的大声哭了出来,自己都几乎被他插进去了,但他还是没有发泄出来,难道真的要自己失去最后的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