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灵儿笑道:“楚大哥说得有道理。”

    崔建新苦笑,以这丫头的崇拜情况来看,恐怕是无论自己说什么,她都会说是有道理的了

    甘宝宝这时已进来,她已经从木婉清那里打听到了崔建新的事,其实也没有什么事,也就是问起了崔建新和木婉清自己还有钟灵之间关系而已

    甘宝宝对崔建新沉声道:“我知道我们灵儿对你有意思,但既然你已经娶了我的师侄为妻,就不应该打扰我女儿”

    崔建新道:“夫人请放心,我只是把灵儿当作是自己的妹妹,并没有其他的意思的”

    听到崔建新这么说道,钟灵花容失色,不过看到崔建新给你她一个安慰的眼神,她才安静的站在那里。她心中是极为相信楚大哥的

    甘宝宝悦色道:“那就好”

    崔建新这样说根本就是屁话,他这样说无非是想让甘宝宝相信他对钟灵没有不轨之心,然后自己才好对她下手,反正钟灵对自己已经是情根深种,绝对是逃不了的,现在只要让甘宝宝相信自己对钟灵没有意思,那么自己的成功率想必会大很多的这就是崔建新打的小算盘

    晚饭过后,木婉清走向甘宝宝的房间,而钟灵正想去劝说她娘亲,没想到看见木姐姐也走到她的娘亲那里,便追上去,待走到门口出,便听到甘宝宝和木婉清在谈论自己的事,不由在门外偷听

    木婉清看见甘你宝宝如此反对崔建新和钟灵的事,她非常替崔建新和钟灵担心,她是知道崔建新和钟灵的感情,她才是第三者,现在钟灵不怪她,她已经很满足了,所以她还没有和崔建新商量过,就自作主张的跑来劝说甘宝宝道:“师叔,你真的要拆散钟灵妹妹和楚郎么”

    甘宝宝不解道:“那你不是把姓楚的妻子吗为什么还要撮合她们”

    木婉清幽幽道:“其实楚郎和钟灵妹妹才是最早相识的,弟子不过是第三者,师叔是知道的,弟子的面纱如果被让揭开,那么不杀了那个人,就要嫁给他,所以我就只好嫁给楚郎为妻,但楚郎和钟灵妹妹是最好的一对,师叔不应该拆散他们的,这样最伤心的恐怕是钟灵妹妹了”

    在门外偷听的钟灵心道:灵儿这么喜欢楚大哥,楚大哥也喜欢灵儿,娘亲为什么不让灵儿和楚大哥在一起呢楚大哥是好人啊哎呀,灵儿好烦哦听到甘宝宝说起自己,她不禁屏住呼吸,像做贼一样趴在门外偷听,看来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她的脸蛋红红的,心儿砰砰跳个不停,任她怎么平息心情都没有用,这可是关乎到她和楚大哥的幸福呢

    甘宝宝哼道:“灵儿那丫头这次自作主张跑出去,我还没有怪她呢,不过我看她也还是小孩子心思,再过些日子,她就会忘记这一切的,你现在已经是他的妻子,就不要再管她了,要灵儿嫁给一个有妇之夫我是万万不可同意的。”

    木婉清道:“可是但,钟灵妹妹如果已经有了楚郎的宝宝呢”

    想到钟灵经常把和崔建新生宝宝的事挂在嘴边,她就好笑不已,还有在山上的那一次,两人都对生宝宝半知半解,钟灵以为接吻就是生宝宝了,这差点就让自己相信了,这更加让她苦笑不已,后来和崔建新一起,才明白生宝宝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钟灵心道:对啊就生宝宝,我是最先喜欢楚大哥的,也是最先遇到楚大哥的,我如果再不快点和楚大哥生宝宝,那我就排到最后了到时候大妇做不成,做小妾那怎么办不行,我一定要尽快让楚大哥和我生宝宝可是我该怎么做呢

    甘宝宝惊道:灵“儿,这丫头不是说她没有被人占便宜么”

    木婉清道:“师叔不要担心,楚郎没有对灵儿做出越礼之事,只是他们的感情是很深的,迟早会这样的。”

    甘宝宝哼道:“如果姓楚的敢碰我女儿一根汗毛,看我不撕了他”

    甘宝宝自己也知道自己是说说而已,就算她有这个心思,她也都不过崔建新,崔建新的凌波微步不是吃素的。

    木婉清道:“师叔”

    甘宝宝泄气道:“好了,你不用说了,如果灵儿想要把身子给她我也没有办法,只好看着点了,谅那个姓楚的也不敢对灵儿不礼。”

    钟灵不断的回想甘宝宝和木婉清的话:娘亲为什么不让灵儿和楚大哥在一起呢爹爹那么痛爱灵儿他肯定会同意的,可是娘亲不愿意,灵儿该怎么办灵儿一定要让楚大哥和灵儿生一个小宝宝出来,那灵儿就可以和楚大哥永远的在一起了,到时候宝宝生出来后,娘亲也无话可说了吧,嘿嘿我我要把生米煮成熟饭把灵儿和楚大哥的小宝宝生出来。爹爹的房间,好像有什么yin贱不能移,趁爹爹不在家,待我拿来给楚大哥吃了,他就会与灵儿生宝宝的,到时候灵儿已经有了宝宝,娘亲和楚大哥都无话可说了吧嘿嘿

    想到就做,钟灵小心翼翼走到钟万仇的药房,然后找到了那个劳什子yin贱不能移的春药,只见她将那药粉用小纸包起来,然后再用自己的手绢包了起来,揣进怀里,极度心虚的四周环顾一下,这才露出得意的笑容。

    “哼哼哼”钟灵很高兴,笑得露出了一对小虎牙。蹦蹦跳跳的来到镜子面前,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下自己脸上,喃喃自语的道:“楚大哥,灵儿就要和您生宝宝了好紧张哦,嘿,等灵儿和楚大哥把宝宝给生下来了,看娘亲还反不反对嘿嘿”

    想到得意处,钟灵眉飞色舞的做了一个鬼脸。钟灵长年生长在万劫谷之中,可以说只有她的娘亲甘宝宝和钟万仇有懂这些事,但两人又从来没有告诉过钟灵这方面的知识,所以说钟灵是个性白痴也不为过,看当时她以为激吻就能够怀疑生宝宝,就可以看出。而刚才她听到娘亲说如果自己和楚大哥生米煮成熟饭,就让自己和楚大哥在一起,她怎能不心花怒放她心道:如果灵儿把饭给煮熟了,把宝宝生下来就可以永远的和楚大哥在一起了。楚大哥那么出色将来肯定会有很多人喜欢他的,我要第一个得到楚大哥,我要生宝宝,我要做大妇。钟灵不知道她的木姐姐早已经和崔建新开始生宝宝了,她现在已是迟了一步不过她当然不知道,她正为自己的小聪明得意呢

    第049章

    钟灵只知道只要自己把宝宝生下来,那么娘亲就不能阻止她和楚大哥在一起,她就可以天天都躺在楚大哥温暖的怀抱之中听楚大哥给她讲白雪公主的故事。不过说到宝宝是怎样生出来的,钟灵自然是不知道滴。而到底她的那个yin贱不能移到底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钟灵更加的是全无所知。她唯一知道的是,yin贱不能移是生宝宝的工具,所以她就把药给偷来了

    而这个时候,正在想着如何把钟灵她老娘弄上床的崔建新是不知道钟灵的歪主意的,女人心海底针,而钟灵的心思更是古灵精怪,就算崔建新看过原著,但也未必能把钟灵的心思猜个透。

    “我要做大妇,我要生宝宝,我要和楚大哥在一起,桀桀”

    钟灵在房间里翻捡着自己的衣服,然后一件件的往身上比刮,似乎在考虑,究竟穿那一身衣服,她不知道生宝宝要不要穿好看的衣服,所以她现在正为这个而伤脑筋”      钟灵欢天喜地找好看的衣服,打算与楚大哥生宝宝,突然身后门帘一掀,一股熟悉的淡淡芳香扑鼻而来,却是木婉清到了。木婉清知道甘宝宝拒绝了钟灵与崔建新的好事,怕钟灵伤心,于是就打算过来看看她的情绪怎么样,她的确是很愧疚的,如果不是她意外闯入的话,她的师叔就不会反对了。钟灵今天一整天都在想着如何生宝宝,想着想着,心有点乱了,嘴里不停的呢喃着道:“灵儿要生宝宝,灵儿要生宝宝”

    “钟灵妹妹,你说什么”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正沉浸在美梦之中的钟灵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是事情暴露了,啊的一声惊叫。慌忙的转过身来,惊慌失措的道:“木姐姐,你怎么来了,你也要那药生宝宝吗”

    钟灵说出来后,便发现自己说漏嘴,最后的“生宝宝”三个字却是不敢说出口,卡在口中了。

    “药什么药难道是楚郎伤势还没有痊愈”

    木婉清有点担心崔建新的身体。 “哦”钟灵顿时松了一口气,小手一阵后怕的拍拍胸口,心犹有余悸的道:“我还以为你是来跟我抢着和楚大哥生哦,原来不是,还好,幸好不是。”

    “生宝宝”三个字她还是没有说出口。

    “抢楚大哥”

    木婉清想了想,随即愧疚的道:“钟灵妹妹,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事情竟会这个样子,是我抢走你的楚大哥。”

    “没事,呵呵嘿嘿,灵儿从来都没有怪木姐姐的,真的,灵儿知道木姐姐也是喜欢楚大哥的。”

    钟灵大方的道,她的神情有些慌乱,心虚地摸了摸胸前衣襟中那个小布包,心中稍微定了定,然后她抬起头偷偷的看了看木婉清,嗫嚅的道:“对了,木姐姐,楚大哥现在在哪里”

    “他现在应该在房间里休息吧” 想起昨晚崔建新在自己的身上驰骋的时候,木婉清不禁脸蛋了起来,那种感觉真的好美难道我是一个yin荡的人吗怎么我这些天都是想着和他做那些事坏蛋想到崔建新她就一阵甜蜜

    钟灵听到楚大哥就在房间里,心中泛起淡淡的喜意,暗暗叫道:天助我也随即却是突然没来由的满脸通红,小心肝砰砰的乱跳个不停,半天还都没有恢复过来。

    木婉清问道:“钟灵妹妹,你是要去见楚郎吗”

    木婉清看见钟灵这个样子,担心不已,以前她都不是这样的,以为是自己和崔建新的事影响了她,搞得她整天胡思乱想的,也不知道那小丫头在琢磨些什么。

    钟灵笑呵呵道:“是啊,我要找他去生,哈呃”

    钟灵察觉到自己差点说漏嘴,连忙用小手掩住嘴巴,满脸通红的低着头揉捏着自己的衣角。然后吱吱唔唔的娇羞道:“木姐姐,你和楚大哥生了宝宝没有”

    木婉清一听不禁脸红耳赤,这钟灵妹妹什么事都能说出口呢,她幸福的摸了摸小腹,羞道:“还没有呢”

    心道:哪有这么快如果真有钟灵妹妹想得怎么简单,我现在已经怀了楚郎的孩子了吧而且楚郎都不射给我,我怎么生啊她现在是懂很多了,这都多亏了崔建新的教育。

    钟灵脱口而出道:“太好了”

    木婉清奇道:“什么太好了灵儿,你是不是还在怪你木姐姐”

    钟灵吱吱唔唔道:“啊,没事,我先出去了,灵儿没事的,真的没事,哈,你看,灵儿一点事都没有。哈哈哈。”

    钟灵局局促促的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自责,钟灵啊钟灵,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若是宝宝计利泄露了,被木姐姐发现了什么来个先下手为强,那可怎么好

    木婉清担心不已:看来钟灵妹妹是和介意自己和楚郎的事呢,不行,我要去劝劝甘宝宝师叔,我让她答应钟灵妹妹和楚郎在一起否则我于心何安

    “师叔,你就答应楚郎和灵儿的事吧,我看见灵儿现在这个样子,很难受”木婉清不遗余力的劝道。

    甘宝宝道:“婉清师侄,你就不要劝我了,我是不会同意的,我相信灵儿很快就会忘记那个姓楚的,对了,你师傅很快就要来了,你和你师傅回合后,就和姓楚的一起走吧,要不是看在她救了灵儿的份上我是不会让他在这里呆着的,免得他让骚扰灵儿。”

    木婉清担心道:“可是我看见灵儿强颜欢笑的样子,我心里真的很难受,本来她和楚郎在一起多快乐,但”

    甘宝宝道:“好了,我心意已决,你不用再劝了,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让灵儿嫁给他的。”

    甘宝宝因为被段正淳抛弃过,所以觉得花心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而且她觉得崔建新是用卑鄙的方法得到木婉清的。所以她对崔建新不放心。

    木婉清幽幽道:只是委屈了钟灵妹妹,刚才看见她那个神经兮兮的样子,我都愧疚死了

    甘宝宝问道:“灵儿现在在哪里”

    木婉清道:“她去找楚郎了”

    甘宝宝怒道:“混账,我不是说过不准去找那个姓楚的吗”

    木婉清道:“可能是钟灵妹妹太想念楚郎了吧”

    甘宝宝道:“这丫头就是喜欢做些有辱门风的事情,不行,我要去把她带回来。木婉清师侄,你师傅来后,你还是尽快把姓楚的带着吧,他就一天灵儿这丫头就不会安心。”

    甘宝宝怒气腾腾的去找钟灵了

    崔建新这些天都在琢磨这怎么样才能把甘宝宝搞上床,看样子甘宝宝对自己是有极大的反感的,崔建新明白,被段正淳抛弃的女子,没有一个是对三心两意的人男人有好脸色的,一个二个都因为段正淳而恨死了天下间所有的男人,段正淳的罪过简直是不可原谅。闲来无聊,崔建新唯有练练功打发时间了,他的伤经过这几天的治疗,几乎已经没有送上门大碍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微微闭上眼睛,意念一动,体内的“金丹”瞬时发动,透过经脉,运转到了全身器官,一丝丝的金丹气体在滋润着体内的器官,不但把伤势一点点的治好,还能改造体制,使之趋向最完美的体质。崔建新渐渐进入了深层的练功之中去,周身隐隐散发出淡金色的光芒闪烁,突然,光芒蓦然大亮了一下,接着又消失无踪,一阵淡淡的青烟一现即逝,崔建新睁开了眼睛,原来是钟灵这丫头来了,看见钟灵他心情顿时好了起来,笑道:“灵儿有事么”

    但见钟灵歪着脑袋琢磨了一会儿,心道:现在是白天,要不等到晚上再来生宝宝别人不是说洞房花烛夜么不,不对,娘亲说过她是白天把灵儿生出来的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白天还是晚上不管了,先把宝宝生下来再说,管他白天还是晚上。

    “嗯,我来生”

    听到崔建新的问话,她差点那心里话说出来,狂猛转而道就:“哼,你是不是有了木姐姐就不要灵儿了”

    崔建新笑道:〃怎么会呢楚大哥最喜欢灵儿了〃钟灵娇道:“那你说一个生宝宝的故事给灵儿听”

    崔建新笑道:“好,楚大哥这就说,可楚大哥渴了,怎么办”

    钟灵欢喜的道:“那灵儿给楚大哥倒茶。”

    钟灵欢喜的去倒茶,想着待会有故事听,她就高兴了起来。倒茶钟灵心道:我怎么忘记了生宝宝的事了嘿嘿,现在正是机会,待我把要放进茶里,楚大哥就会和灵儿生宝宝了,桀桀她偷偷摸摸的在怀里摸出那包阴阳和合散,然后蹑手蹑脚的往茶壶里面倒。心道:坏了,我该倒多少呢她正在犹豫着。

    “灵儿,好了没有”

    听到崔建新突然问话,钟灵以为事情败露吓了一跳,慌慌忙忙连药带纸包一起倒进茶壶里,转过身来,吱吱唔唔倒:“好好了没事,呵呵,没事,真的好了”钟灵的心儿怦怦的跳个不停:好紧张,好紧张哦灵儿就要生小宝宝咯桀桀

    第050章

    “楚大哥,快喝茶,快啊”

    钟灵兴奋的端着茶对崔建新说道,脸蛋红扑扑的,小脸笑盈盈的,她已经忘记了茶里面被她倒了全部的春药了,只是以为崔建新喝了茶就会和她生宝宝了。崔建新看着钟灵开心的笑容,真不知道她的脑袋想了什么接过茶来,一饮而尽。钟灵害怕药力不够劲,于是又倒了几杯在桌面上,带崔建新饮完了一杯之后,慌忙拿起桌上的另一杯递给崔建新道:楚大哥,快,再来一杯。哈哈她得意的笑了起来

    崔建新见钟灵这么积极,也不忍拒绝,他知道甘宝宝是少不了对她说教的,以钟灵的性格肯定是烦的不得了了,为了得到甘宝宝,现在之后暂时委屈一下钟灵了,等到把甘宝宝弄上床后,谅甘宝宝也不敢反对,如果反对的话,嘿嘿,大棍伺候。

    钟灵心中忐忑的道:〃楚大哥,好喝吗〃其实她是想问有他什么感觉,但她不敢这么问就改了口。

    崔建新以为她是在谁关于茶道的事情,笑着称赞道:〃灵儿泡的茶真不错,楚大哥希望天天都能喝到灵儿泡的茶呢〃实际上崔建新真就什么也没有品出来,对于茶道崔建新并没有什么兴趣,这么说也只是为了让钟灵听了开心而已,不过他倒是觉得这茶有点怪怪的样子,越喝越渴似的,不过他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他对茶的定义是:茶本来就是用来喝,渴了就更要喝了,于是他又喝了几杯。心道:味道,的确还行,有点像绿茶的感觉飘飘然的

    钟灵心道:天天都喝那不行,那灵儿不是天天都要生宝宝吗只有猪才会生那么多宝宝,呸灵儿才不是猪呢灵儿生一个,两个,三个,灵儿要为楚大哥生三个宝宝就好了想到这里钟灵连忙摇摇头道:“不不不行的,楚大哥你只能喝三次哦,这茶是用来生”

    钟灵发觉自己差点说漏嘴后,慌慌忙忙掩住自己的小嘴,可爱的眼珠子转了几圈,不知道打着什么鬼主意,然后定定的盯着崔建新,既是希望崔建新不知道自己的宝贝计划,也是想看楚大哥有什么异样,看看是不是要开始生宝宝了

    这时崔建新也感到今天的钟灵搞怪的,语无伦次,像是在做贼的感觉。崔建新问道:什么只能喝三次,用来生什么灵儿你到底在说什么

    啊哈呵钟灵干咳了几声道:“这个是用来用来给楚大哥补身子的,娘亲所说楚大哥只要喝了三次就会好的,灵儿不想楚大哥再受伤,所以灵儿只想楚大哥喝三次就够了,三次真的够了,不能再喝了哦”

    钟灵小手轻轻拍着自己的胸口,小心肝还在不停的怦怦乱跳,心道:“幸亏灵儿聪明,否则楚大哥就知道了”

    她也不想想如果崔建新不知道她的企图,怎么去和她生宝宝

    崔建新渐渐觉得身体发热了,不过他还是没有怀疑钟灵,只是觉得现在比起刚才更渴了,于是想拿起茶壶直接喝。一直注意崔建新一举一动的钟灵发现崔建新想要喝完那壶生宝宝的茶,慌了:糟了,刚才灵儿连药包都倒进去了呢啊好像灵儿把全部生宝宝的药都倒进去了呢

    实在是太强悍了神经无比大条的钟灵居然到现在才知道自己把整包阴阳和合散都放进去钟灵连忙从出崔建新的手中夺过茶壶,小手紧紧的拿着茶壶放到背后,无比心虚的她笑呵呵道:“呵呵,楚大哥,你今天只能喝这么多哦不能再喝了哦真的不能再喝了哦”

    钟灵欲哭无泪,这可如何是好那可是整整一包生小宝宝的药都融在里面了呢那灵儿要生多少个小宝宝啊呜呜,刚才灵儿还让楚大哥喝多几杯呢钟灵丫头实在是太牛逼了,不得不说一声:我服了你。居然连自己把春药全部放进去都给忘记了,本来她是打算只放一点点的,然后让崔建新喝几杯试试看,看看情况再说。没想到她把药全部给下了,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怂恿崔建新喝多几杯。现在她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了,想到自己要生那么多的宝宝,她心里就发慌,她后悔死了

    “灵儿,你是怎么了”

    见到钟灵神情颇为怪异的样子,崔建新奇怪的问道。钟灵今天的确是有点问题,说话吞吞吐吐,语无伦次,看上去慌慌张张的样子,明显三十有事瞒着他。

    “没,没什么,真的没事。”

    钟灵心慌意乱的看着崔建新,想要从他的身上看看,他到底有没有什么异常,不过盯住崔建新看了一会儿后,她才小心翼翼期待问道:“楚大哥,你你没什么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多亏了灵儿为楚大哥泡的茶呢,现在楚大哥感到舒服多了”

    崔建新感到莫名其妙,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的感觉,怎么今天钟灵不停的问他有没有事不过他现在的确是感到温度上升了

    “嗯,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钟灵的心才刚刚定了下来,又心道:没事怎么会没事没事,那灵儿怎么生宝宝她忍不住问道:“楚大哥,你有没有一种其他的感觉”

    崔建新更加奇怪了,以往钟灵虽然会问些奇奇怪怪的问题,但是还算挺靠谱的,但现在说的话完全不靠谱的,崔建新奇问道:“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灵儿哪知道啊啊灵儿知道了,幸福,就是幸福的感觉,娘亲说怀宝宝是很幸福的”钟灵想到之后立刻开心的回答道:“就是幸福的感觉啊,楚大哥你有没有感到一种幸福的感觉快快告诉灵儿”

    钟灵这大头鬼已经把生宝宝的对象给搞混了,甘宝宝是说过怀孕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但甘宝宝说的是自己很幸福,而钟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