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缺乏耐性的他索性放弃,他一味地强攻到底,舌尖最大限度地深入花房里,肆意驰骋,忽然舌尖触及一物,滚烫滑溜,还未来得及仔细品味,耳边传来一声如泣如诉的娇啼,花房内的软肉立时不堪刺激地一阵痉挛、颤抖,紧缩吞吐间,高架于他肩头的一对修长柔美的**蹬得笔直,花枝乱颤间玉液横流,竟然已经小小地泄了一回身。

    好一会了他才抬起头,满意地咂了咂嘴巴。木婉清的荫唇沾满了崔建新的唾沫,看上去似乎非常湿润。木婉清的大荫唇比刚才张得更大,由于生理的反应,荫唇已微微充血,比刚才看上去更大一些,也更红润一些,但小荫唇还是顽固地并在一起,保护着桃花洞,毕竟此时的木婉清无一丝一毫的xing欲。木婉清感到全身无力,她的双手无力支撑身体,崔建新的目光在木婉清的**上瞄来瞄去。雪白丰满的玉峰,用力捏的时侯好像会挤出奶汁一样,充满诱惑感。欣长的双腿,充满了青春感,肌肤白嫩,好像用手指弹一下就会破开的样子。在大腿根部的草丛和雪白的**形成强烈对比,散发出神秘的美感。崔建新看到木婉清雪白的屁股,几乎就要she精了。崔建新一边和木婉清热烈地接吻,一边抚摸着她丰挺的玉.峰,轻柔的揉捏。崔建新的亲吻如狂风暴雨般落下,吻向身下美人的性感的樱唇、抚媚的脸蛋、雪白的颈项,崔建新双手同时握住她傲人的圣女峰,触手一片滑腻柔嫩,充满充满着属于她的所特有的体香。而她由于女人本能的抗拒而扭动所产生的摩擦,更是为两人带来无比美妙的刺激与快感。

    木婉清的呼吸很沉重,呼出的热气不断地喷在崔建新的脸上,弄得他几乎忍不住要释放心中的原始兽欲,狠狠的蹂躏身下的少女娇躯。木婉清一对修长秀美的**伸得笔直,并拢的双腿间游离出几根乌黑柔细的轻丝,在微风中飘摇间荡漾,一朵粉嫩的桃花在那簇丝草丛中,堆成一抹黑色的妖红,分外绮丽娇艳。

    大量浓稠的花蜜灌入口中,崔建新照单全收,一点不剩地吞咽入腹,只觉得异常甜润甘美,意犹未尽的他咂咂嘴唇,望着那对粉嫩花唇仍自无意识地启合,丝丝花蜜沁出,要命地诱惑着他忍不住再次低唇相就。

    品味再三,仍未满足的他身躯迫不及待地逼近木婉清张开的玉股间,顿时,昂扬勃发的男根直直地顶在两瓣已经充血肿胀得异常娇艳的花唇间隙中,蓄势待发。

    勉力忍住两瓣花唇轻吮着茎头带来的酥痒,他喘息着粗声道:“婉儿,我可以么”

    声音因为过度激动而显得有些含糊不清。

    木婉清此时早沉沦在无边的欲海中,无力自拔,理智已被焚身的欲火燃烧怠尽,根本就无从理会,整个身心都感觉到下体花房深处强烈的饥渴,濒临灭顶的欲潮一**汹涌而至,意乱情迷中在心底下意识地回应着:“嗯,请夫君呵护宠怜”

    木婉清在前所未有的快感中已是欲仙欲死不能自拔,自然的弓起自己美妙的娇躯,俏首微微抬起,木婉清身体上和心理上的都同意了,崔建新哪里还受得了

    “婉儿,我要占有你”

    说着,崔建新再按耐不住吸气提臀,腰部一发力,胯下男根直捣黄龙,破体而入,穿越木婉清最后一道贞洁屏障,穿过了那仙境之门,进入了那美妙的瑶池仙境 深入花房尽头,彻底占有了她圣洁的处子娇躯。

    啊,chu女膜被破产生的辣痛,让木婉清忍不住痛呼出声,痛楚的眼泪飙出来,她猛地睁开那双美丽的眸子,委屈的责怪的盯着崔建新道:“混蛋,痛死我了”

    崔建新已经得到了美人的身体,自然会顺着她的意思,柔声道:“婉儿,第一次是会很痛的,你忍着一点,待会就会舒服了”

    木婉清似乎是不相信崔建新的话,仍然迟疑的看着崔建新,但她没有说话,眼神里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明显:我明明痛死了,怎么可能会舒服

    崔建新道:“难道你不相信为夫吗”

    木婉清委屈的要哭出来,眼睛还是红红的道:“但人家真的很痛啊,都怪你,人家还没有做好准备就占了人家是身子,师傅说要洞房的那一天才可以给你的。”

    崔建新道:“迟享受不如早享受,反正我们迟早都是要做的,还不如早点做,那我们也可以早一点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宝宝出来,将来我们一家人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我们一起教他们读书认字,教他们学武,将来做一个文武状元,你说好不好 ”木婉清已经被崔建新营造的美好生活吸引进去了,现在明显已经忘记了下体法辣痛,她憧憬的对崔建新道:“我们将来真的能那样幸福吗”

    崔建新柔声道:“当然咯,我对你说过的话,一定会实现的。”

    木婉清笑道:“钟灵妹妹一直都想和你生个孩子呢,她一直对您情根深种。”

    想到那天钟灵以为接吻就是生宝宝她就一阵好笑,不过想到自己对这事也是一知半解,竟然差点迷迷糊糊的认为钟灵的话是对的,更是娇羞不已。

    崔建新笑道:“我一直把灵儿当成妹妹来看待,我也很喜欢她,但我却是从来都没有过这种心思”

    崔建新这话是违心之语了,不过在木婉清面前还是说得好听一些,其实他只是想着先把钟灵养着,等到熟透了再采摘还不迟

    木婉清嘿嘿一笑:“你没有这种心思,但不代表钟灵妹妹没有啊”

    崔建新听木婉清这样一说,汗水直飙,转换话题说道:“好了,不说灵儿,你现在还痛吗”

    他还真没有想到钟灵的眼光竟是这样的“远大”她才认识自己几天而她就想到生孩子的事情了,实在是令他无语。不过崔建新是打死也不知道钟灵以为生宝宝就是接吻的。

    木婉清幸福的嘤咛一声,看到崔建新忍住欲火痛苦的样子,她紧张的咬着牙关道:楚郎,你来吧,我已经没有那么痛了。她心道:“为了楚郎,就算自己那里再痛也值得了”

    崔建新温柔道:“我会让你幸福的。”

    她现在没有期待崔建新能够给她幸福,她只觉得崔建新能够从她的身体之中得到快乐,而自己不要承受那么多的痛苦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

    崔建新开始轻轻挺动下身,龙头在她的不久前还是chu女的幽径口进进出出研磨著,使木婉清产生更大的瘙痒,刮得她柔嫩的花瓣如春花绽放般的吞吐,翻进翻出。

    她的修长的**已经放下,崔建新和木婉清皆将手环到对方腰后搂住彼此的臀部,将两人的下体没有一丝缝隙的贴合。

    崔建新将下体用力一顶,火热的龙身以齐根没入,龙首立即撞到她子宫深处的花芯,木婉清不禁全身一颤,抱住崔建新臀部的纤纤玉指下意识的扣紧,充满yin液蜜汁琼浆玉露的瑶池仙境本能的急剧收缩,关上大门不准凡人入内,于是崔建新的神龙被她的仙境之门紧紧吸住动弹不得,崔建新就这样被卡在那里,没动一下都需要废极大的功夫,而没动一次双方都能得到极大的快感。

    “轻点痛”

    随着崔建新的冲击,木婉清立刻改变了自己的看法:真的很舒服呢,楚郎没有骗了,楚郎对我真好。她没有多想,因为崔建新已经容不得她多想,强烈的刺激使木婉清在轻哼娇喘中,纤细的柳腰本能的轻微摆动,似迎还拒,嫩嫩的花瓣崔建新的冲击下,颤抖的收收放放,似乎在吮吸著崔建新敏感的龙头,龙头冠被她粉嫩的花瓣轻咬轻添,加上崔建新胯间的大腿紧贴著她胯下雪白如凝脂的**根部肌肤,舒爽得崔建新汗毛孔齐张心中大呼:爽快木婉清的花瓣被崔建新撞击得开开合合,身体像是要飞起,不管周围是否有人,只顾得大声喊出心中的快乐。木婉清已经陶醉在情天欲海中,这时身心都沉浸在那种交合的无上享受之中。

    “楚郎你慢点婉儿受不了了”木婉清双目清波流转,媚眼如丝,全身肌肤微微渗出香汗,娇喘吁吁,白玉般的柔软酮体如水蛇般蠕动著,两只美腿紧紧的缠绕崔建新不断挺动的身躯,摇耸著雪白娇臀迎合崔建新的攻势。

    “楚郎不要突然那么用力啊楚郎我要飞了”花房深处的空虚被完全充满,近乎疯狂的快感刹时淹没了她所有的感官。这种满盈的快感无法找到任何宣泄口,只能在身体内越积越多,四处蔓延开来,以至于全身的肌肤,甚至连每根脚趾头都快乐地痉挛起来。

    心底积聚着浓得难以化开的春潮,下身花房里羞人的空虚在一瞬间被填满充实,旋即又化作一种奇特难耐的酥痒,随着心中爱郎挺弄的动作,一**潮水般冲击着花房尽头,那恼人羞人的撞击声,仿佛响在她芳心深处,神魂飘荡间,只觉得幸福得欲仙欲死。

    无法言语的狂喜在他心中肆虐张狂,情怀激荡间,他疯狂地挺动着愈发昂扬的男根,在木婉清娇嫩的花房里纵横驰骋,幸好花径虽然缘客初至、紧密幽深,但到处充斥着滑腻的花蜜,便于他大块朵颐,却也使得原本泥泞的花径更是一片狼藉,汹涌的花蜜如洪水泛滥般溢出。

    崔建新耳闻着胯下仙子愈渐急促的鼻翼间喘息声,虽限于形式,仙子无法婉转承欢、娇啼逢迎,但紧密幽深的花房深处,芬芳灼热的花蜜浸润着他深入的男根,花径一路泥泞,颤抖的花芯包合夹弄,每一下挺动,都带给他直入灵魂的**快感。

    何况,虽然一时无法仙子情动的娇颜,但目光所及,月光下仙子横陈**的娇躯,不由自主地随着他的动作轻摇微晃,酥胸处高耸的一对玉峰朱红点缀,春风荡漾间婷婷化作并蒂莲。

    目光迷离的他,心中又是圈圈涟漪激荡,他原本抚弄仙子腰臀的双手游移而上,分别掌握住那对乳波荡漾的玉峰,触手酥软而弹跳、腻滑无比,令他情不自禁地放柔放缓动作,温柔地将它们爱抚、摩挲,随心所欲地变幻出自己想要的形状。

    星眸紧闭、樱唇微抿,如果忽略满布脸颊间的桃红,眼前的木婉清就宛若熟睡中的仙子,玉洁冰清不染凡尘,然而,急速翕动的鼻翼泄露了仙子的天机,而声声若有若无的娇哼更是撩人心魄般告知于人,仙子谪凡、春情无限。

    望着木婉清那张艳丽远胜于落英桃红的仙颜,崔建新爱欲横生,胯下不知疲倦肆虐于处子花房的男根再胀大伸长几分,硕大的茎头乍然顶到一物,滑溜酥软却又弹力十足,感觉妙不可言。

    倍感有趣的他自然不肯轻易错过如此妙物,他发狠似地频频出击,寻找着那潜藏于仙子花房深处的妙物,一旦击中,茎头立时触电般酥麻,畅快难言,更惹得他穷追不舍、欲罢不能。

    他这头尽情尽性,却是苦了木婉清,原本那滑溜妙物正是仙子娇嫩的花芯,平日里潜藏于幽深的花房深处,此刻情动欲生至极处,方才浅浅显露,之前被崔建新舌尖轻轻舔弄,已是不堪,小小泄身一回,此刻被爱郎如此这般发力采摘,自然更加抵挡不住。

    偏偏此刻又是闪躲不得,只得苦苦忍受,只觉得刻骨的酸痒伴随着电击般酥麻潮水般侵袭而来,羞喜慌急之下,这原本就极其敏感的仙子再无法压抑,只觉得头晕目眩,魂儿都似长翅膀飞走一般。

    神魂飘摇的瞬间,紧闭的星眸猛然睁开,眸光滴水、春潮迷离,眼中是熟悉的容颜,濒临灭顶的快感追随缠绕着她。

    第045章

    此刻,木婉清只觉得通体酥软无力,**痉挛着、抽搐着,花房颤抖,大量的花蜜一涌而出,与此同时,鼻间溢出一声**的呻吟,几度缠绵之下,木婉清终于禁受不住崔建新的巨无霸法攻击,最后瘫倒在床上,娇喘连连,紧张的问道:“楚郎,婉儿刚才是不是很放浪,羞死人了”

    崔建新笑道:“我就是喜欢婉儿刚才那放浪的样子呢”

    “呸。”

    木婉清娇嗔道:“你们男人就是坏。”

    崔建新笑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这个道理难道你没听说过吗”

    木婉清啐道:“你就是强词夺理,尽说些歪理,我说不过你。”

    崔建新道:“婉儿,你告诉我,你刚才美吗”

    木婉清满足地道:“嗯,刚才我美死了”

    她突然羞红着脸,说不下去。

    崔建新道:“有什么好害羞的,以后我们还要经常做呢”

    木婉清惊呼道:“啊,以后还要做啊”

    崔建新对古人真是无语,都是一代雷人啊,看木婉清那无知的模样就一阵好笑,木婉清看上去似是很成熟的样子,实际上却是完全不谙人情世俗,崔建新微笑道:“难道婉儿不想在享受受那种消魂的味道么”

    木婉清红晕满布,羞道:“人家才不想呢”

    崔建新知道木婉清就是口是心非,并不反驳。

    感受到体内那依然没有变化的充实,木婉清心悸的白了崔建新一眼,娇嗔道:“你怎么还那么硬”

    “因为夫君天赋异稟,百战不疲啊”崔建新得意洋洋的道。本钱雄厚,崔建新当然是得意无比。

    木婉清惊道:“那怎么办我真的受不了你的勇猛了”

    过了一会,她道:“人家现在那里还和痛的呢,都怪你,一点都不懂怜惜人家”

    崔建新道:你这可不能怪我,我刚才都是按照娘子的吩咐做的,是你让我不要停下来的。

    木婉清羞道:“人家说的反话,你听不懂么”

    崔建新知道她嘴硬,笑道:“那我下次听你的,我忍住,我停下来,这可行了吧”

    木婉清想到如果崔建新在紧要关头突然停下来的话,自己会是多么的难受啊,所以她便脱口而出道:“不要”随后察觉到自己的不堪,不禁又羞又急道:人家怕你难受嘛你还是不要停下来了

    崔建新笑道:“不不不为了我的婉儿,就算是再难受,我都会忍住的,我怎么舍得让婉儿难受呢”木婉清一听,就急了,她哪里想崔建新停下来了如果做到一半停下来,可不难受死她了,她可是很喜欢那种飘飘然的感觉呢,可崔建新就是不顺她的意,不禁气得娇躯乱颤,她大发脾气道:“谁要你假惺惺的了,下次我可不许你停下来。”

    看到崔建新揶揄的眼神,她立刻明白自己是上当了,一双粉拳向崔建新飞敲过去,怒道:“我打死你,我打死你,叫你作弄我”

    虽然嘴上说是打死崔建新,但崔建新感觉到那力道连一只蚊子都打不死,她到最后就只剩下抚摸了,整个人依偎在崔建新的怀中,幽幽道:“我现在已经把身子给你了,你可不能负我,否则我不想活了”

    崔建新知道她是情根深种了,古人说得对,得到一个人的心,就必须得到她的身体,如果在这之前,木婉清对崔建新的是好感加喜欢的话,那么现在就是深爱了。

    崔建新温柔道:“你不相信我,你也应该相信你自己的容貌啊,你这么漂亮,我怎么会负你呢”

    木婉清突然道:“如果我长得不漂亮,你就会不要我了么”

    她的眼睛紧紧的盯住崔建新,女人心海底针,女人变脸的速度之快远远超乎人的想象

    崔建新轻轻搂住她的娇躯,柔声道:“傻瓜,你是我最爱的腕儿啊,你为什么会这样想呢你忘记了吗你还没有摘下面纱的时候,我已经喜欢你了呢那时候我怎么知道你长得是不是一个丑八怪但我不是一样喜欢你么”

    崔建新说的根本就是违心之语,试问,有谁会喜欢丑八怪的没有吧当然是有特殊情况发生的,但不会发生在崔建新的身上。因为看见了恐龙,崔建新第一件事就是逃跑,他是这样想的:“我的魅力无限,如果她看上我怎么办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而且崔建新只不过是预先知道木婉清长得貌似天仙才会这样说的。

    木婉清甜蜜的道:“嗯,楚郎,我相信你”

    崔建新征服了木婉清,心中大荡,灵儿这丫头一天不见如隔三秋,虽然是离开一天,但想来她是很想念自己的了,崔建新明白她的心的,但为了得到木婉清只好委屈一下她了,都怪自己的心软,每次看见钟灵那娇小玲珑的身材,总是不忍下手,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原来他是在意yin的时候就是打算第一个就收了钟灵的,但没想到来到真正这里之后,第一个收的竟是刀白凤,而且在遇到钟灵的时候,竟然是没有忍心下手。这也是钟灵太乖巧的原因,让他觉得钟灵就像他的妹妹一般。崔建新有这种感觉纯属是项羽金丹的影响,西崔建新项羽顶天立地,力拔山河气盖兮,如此一个人物怎么会对钟灵这种女童感兴趣,不但如此,如果他看到他的手下这样做,也定会重罚的。所以钟灵之所以还能保存处子之身还真要多谢项羽了,问题是钟灵如果知道真相的话,不但不会多谢项羽,甚至还会诅咒他:要不是那个什么项羽,灵儿已经为楚大哥生了一个乖宝宝了呢

    木婉清突然大叫道:“楚郎,你你”

    崔建新见木婉清这么久都在吱吱唔唔的说不出话来,问道:“我什么我们已经是夫妻了,你难道有什么话是不敢对我说么”

    木婉清娇羞的道:“人家害羞嘛,哪像你就是无耻之辈。”

    她停了一下才羞声道:“楚郎,你有没有感觉,你那儿好像越来越大,我都感到那里被你胀痛了”崔建新不是浑人更不是雷人,木婉清的话,他当然听得懂,也当然知道她所指的“那儿”是“哪儿”崔建新闻言不由哈哈大笑道:“肯定是婉儿那里不断浇水助它生长的原因,否则它怎么会长大这么快呢”

    “坏蛋,你就是个坏蛋,人家跟你说正经事啦的,你却又来取笑人家”

    木婉清娇羞埋怨的道了一句后,又见她担心道:楚郎,你那样会不会不舒服的“我记得我师傅说: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他们千方百计都只是想把那那根东西塞进我们的尿尿的洞洞里撒尿,如果男人不尿尿出来,他是不会舒服的,我看你都没有鸟出来,你是不是很不舒服啊”

    木婉清娇羞无限地一口气把话说完,然后不断的喘着气。崔建新听得汗颜无比,古人对于性的解释让崔建新无语,太雷人了不过崔建新却很是感动,如果不是木婉清对他极好的话,她怎么会说出这种羞人的话这种事,崔建新不打算解释,只能让她慢慢的了解了,如果要解释的话,不知道又要话多少时间才能教会这连小学一年级都不如的木婉清呢

    崔建新只好道:“其实那不是尿尿。”

    木婉清无比娇羞的啐道:“那是什么。”

    崔建新看木婉清一副问题宝宝的样子,一阵好笑,这让他想起了钟灵,钟灵也是经常问他这些小白型的问题,例如:楚大哥,白雪公主为什么叫白雪公主啊她是长得很白么看到钟灵歪着头认真的问道,崔建新一阵无语,最后只好回答道:因为王子都喜欢的人都叫白雪公主啊

    崔建新回答道:那是可以让你生宝宝的东西,只要把这东西射进你的身体,你就可以生宝宝了。木婉清哭道:我是不是很没用,连生宝宝都不会崔建新道:我的婉儿怎么不会生宝宝呢木婉清哭道:我都不能让你把那生宝宝的东西射进去,这不就是生不了宝宝了么呜呜,我不想没有宝宝,我想为你生一个宝宝。

    汗崔建新穿越之前还真的没有想过,木婉清竟是这么雷的一个人,只好笑道:“婉儿不用怕,我会让你为我生一个宝宝的。”

    木婉清哭道:“你不要骗我了,我都不能让你射出来,呜呜,我是不能为你生宝宝了”

    崔建新柔声哄着木婉清微笑道:“你第一次不能,不代表以后都不能啊,等你那里不痛了,我们就可以生宝宝了。额我怎么觉得自己有一种犯罪的感觉”

    第046章

    木婉清道:“真的么我真的可以生宝宝吗我真的可以让你射进去吗可是你那里还是那么硬,你别安慰我了”崔建新信誓旦旦道:“当然是真的”

    汗崔建新今天真是被雷到了,你听说过有一个极品美女这样对你说话的么:“我真的可以让你射进去么”

    听到这句话有什么反应当然是欲火焚身,如果不是深有同感的话,很明显,兄台不举本人不相信有柳下惠这个人。

    “但是”木婉清忽然娇呼一声道:“楚郎,你那里又大了把我那里搞得涨涨的,有点痛”

    崔建新道:“你是不是又在为它浇水了要不然它为什么会长得这么大呢”

    木婉清娇羞道:“我哪有是它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