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的手在木婉清雪仿缎子一般柔滑洁白的肌肤上逡巡着,恨不得立即将这冰清玉洁的美体摸个遍。他首先兴奋的捉住了那一对梦寐以求的晶莹乳峰,揉捏着丰美的乳体,撩拨着细巧的樱桃,柔软和弹性令崔建新彷彿飞入了仙境。 这完美无缺的雪玉椒乳,柔滑温软的似乎能在崔建新的手中溶化掉一样。他真想大声的宣佈:这美丽的梦幻般的**,现在开始属於他崔建新了。情不自禁地抓住木婉清两颗坚实的玉峰,肆意的玩弄起来。木婉清朱唇轻启,柳眉微颦,下身一阵阵的刺激很快让她意乱情迷了,她不由得低声的呻吟起来。崔建新一把捏住了木婉清少女胸前保留了多年的果实,盈盈一握、绵软喷香,让人爱不释手。猝然遭到如此攻击,木婉清的chu女ru房,倍受细心呵护的雪白贞节胸乳,第一次被一只不属于自己的手摸到,是那么肆无忌惮,有是那么快活,真有一种利刃穿心的感觉。崔建新摸到一只受惊的白兔一样,感到手中的圣女峰的惊慌失措,胜利者的感觉油然而生,真好啊这样大号趐胸相滋味真好。

    木婉清的淑乳犹如天鹅绒般的光滑柔嫩,略有微颤,当手握紧时,又那么弹性十足,随着崔建新的蹂躏,木婉清的椒乳已经越来越大,在手中不停的变化着形状。崔建新一边恣情品尝美乳的丰挺和弹性,同时yin亵地抚捏毫无保护的木婉清那娇嫩**。

    崔建新神魂颠倒的注视着这一双完美无瑕的性感尤物,崔建新手中动作不断加大,双手急不可耐地捧住木婉清的**,木婉清感到那双粗糙的大手肆意的摸着她坚挺的**,确切地说不是那双手不是在摸,而是在攻击,那双骨节棱角分明的大手先从侧面握住了**,向中手先从侧面握住了**,向中心使劲的挤压,那双手从下至下搓揉着,接着又捏、挤、抓、扭、扯,似用是在揉一团准备,一只手从她深深的乳沟中插了进去,两只手合拢捏住她左边ru房,全力捏紧崔建新把自己对木婉清多年的渴望全部发泄在那对巍巍耸立的**上。

    “啊”

    羞耻的呻吟声再度响起。木婉清那贲起的酥胸完全裸裎在崔建新的眼前:尖挺的乳峰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两晕雪白的馒丘加上两点红色的胸尖,显得美丽无比。

    微凉的夜风轻拂着木婉清雪白丰满的**,在火热目光的注视下愈发坚挺,嫣红玉润的乳晕正因她如火的欲焰,渐渐染成一片诱人的娇红,圣洁娇挺的乳峰顶端,一对玲珑剔透的稚嫩**含娇带怯地挺立,像鲜艳欲滴、柔媚多姿的花蕊,正羞羞答答地期待着狂蜂浪蝶来羞花戏蕊。崔建新的手再次攀上木婉清丰硕饱满、柔软如棉的圆乳,情不可抑地一把握住那曼妙无比、柔软坚挺的右乳,用力地揉搓抚摩,食指、姆指夹捏起小巧微翘的樱桃,揉捻旋转,同时低头轻咬另一边樱桃,像婴儿索食一样,大力的吸吮着。

    “婉儿,我的好娇妻,你知道你那里长的是一对多么精致的乳峰吗”

    崔建新欣赏了一番之后,继续用手捏住木婉清淡红色的乳蒂,不停地捏弄揉动。 “啊啊”

    脸涨得通红的木婉清双目中似乎含着刻骨仇恨火焰,不过崔建新知道她是动情了。

    她坚挺的双峰在一轮蹂躏后并没有变形,那球形的丰乳呈现一种半透明的光泽,崔建新明白,只有chu女的ru房才会这么挺。

    “婉儿,你能告诉夫君,当夫君手摸你的**时,你有什么感受吗”

    崔建新笑道。

    “我我”木婉清不过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子,哪里禁不起崔建新这样的挑逗,对于这种事她又哪里会说得出口

    崔建新自然明白这一点,所以还没等木婉清回答,木婉清的**又被往内一挤,两颗蓓蕾般的**碰在一起,崔建新一口下去,把两颗已挺拔、滋润的**同时被崔建新吸在嘴里,崔建新又是舔,又是含,舌尖不停地在木婉清两**周围打圈圈,把木婉清弄地春心荡漾,胸脯激烈地起伏着木婉清眼看如此受辱,眼角不禁淌下泪来。 他将这雪玉似的宝贝含在口中细细的吮吸着,那晶莹洁白的乳峰不但细腻光滑、充满了弹性,还散发出一种沁人心脾的香甜,令他快活得简直要飞起来。

    崔建新吸了一会,将脸抽离开木婉清的**,只剩下双手揉捏她柔软坚挺的双峰,“只有chu女的ru房才会这么挺。

    “啊啊”

    木婉清痛得不停的呻吟,舒服得拼命压制自己的情感,不敢让自己呻吟出声。不过这样的压抑,迟早会爆发,而且一旦爆发就是不可收拾的那种。

    崔建新色迷迷的眼光在木婉清的美体上逡巡着,尽情地饱览着修长曼妙的身体曲柔软娇嫩的朱唇略略张开,木婉清露出那一排整齐洁白的皓齿,显得娇媚无比。

    崔建新被木婉清那艳若桃红的樱桃小嘴撩拨得色从心生,不顾木婉清的竭力反抗,一口吻了上去,粗糙的舌头野蛮的伸进了木婉清的小口。 木婉清只觉得眼前一暗,一张粗鲁的大嘴已经贴到了自己唇边,她本想羞涩的把脸向两边微微摆动着试图避开那张大嘴,但一只强壮的手臂一下子卡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让她无法动弹。最后只好畏畏缩缩一点一点的欢迎崔建新的进入,再次尝到那种滋味后,很快的迷失在那让人欲仙欲死的**之中。

    崔建新一条肥厚的流着唾液的舌头示威似的在她的粉脸上舔了一口,然后强行钻进了她的口内。崔建新的舌头放肆的在木婉清口中活动着,时而和木婉清的小舌头纠缠在一起,时而又沿着光洁的牙齿游走,两人的口紧贴在一起,在这之前,如果说让人把他的舌头伸进自己的口中咬着自己的小舌头,木婉清想想都觉得说不出的噁心和憋闷,而现在她却感到一种说不清的甜蜜以及沉醉

    崔建新的双手也没有空着,他顺着木婉清那粉嫩的颈侧滑到她光洁的双肩上不住的揉捏着,木婉清浑圆的肩头不由打起了寒战。崔建新的yin手还在往下挪动着,他清楚的感觉到了手指下柔软温暖而弹性十足的高耸双峰。

    “好一双诱人的尤物”

    崔建新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一双禄山之爪紧紧的握在木婉清的胸前,用力地松紧运动起来。 木婉清的胸前一阵的酸软发涨,不由得大声地呻吟起来。 一阵不间断的长吻后,崔建新的嘴离开了温柔的朱唇,在木婉清光洁的脸上和脖子上乱拱起来,双眼不失时机的欣赏着秀美的女体。

    “楚郎,不要这样”木婉清不堪挑逗了。

    木婉清很快就感到崔建新不规矩的手已经超过了肚脐,移向她的下体,抚摩着丽人那令人目眩神迷、珠圆玉润、晶莹雪白的裸露大腿。 贞洁的花唇被他左右拨开,将中心的入口处裸露了出来。他se情的手指在木婉清内侧的粘膜上轻轻重重地抚摩,她的身体在小幅度的抖动。 纯洁的幽谷已经开始泥泞,崔建新抚弄一下她的**,拨动一下荫毛。 她的两条雪白雪白的大腿轻轻的交叉在一起,挡住了**之下,两腿之间黑黑的树林里,那可爱的神秘园的入口,那里是进入她身体内的唯一通道,也是崔建新快乐的源泉。

    她隆起的**向下延续,在两侧大腿的根部形成了一条狭长的三角区,两侧是隆起的丰满的大荫唇,像两扇玉门紧紧关闭,只留下一条小小的深红色的缝隙,缝隙的上缘是的阴di,乌黑的荫毛分布在阴di的周围和大荫唇的上缘,大荫唇的下缘会合後变成一条细细的系带,一直连续到同样紧闭的菊门口,这里是一条险要的峡谷,两侧是圆浑丰腴的小山一样的臀部,洁白柔软如凝乳一般。崔建新的手指小心地放在她两片娇羞的大荫唇上,薄薄的嫩肤吹弹得破,狎玩着她的**和荫毛,手指不断地搓揉。

    见反抗无效,木婉清已平静地躺在床上,默默接受崔建新的爱抚,反正崔建新也是她将来的夫君,她只是碍于羞涩才微微抗拒的

    两人的肌肤紧贴着,轻轻的摩擦反而越发的刺激起崔建新的**来,木婉清皙的脸上、颈上和肩上都落下了一个个的热吻,崔建新猩红粗糙的舌头贪婪地舔吸着木婉清的玉肌冰肤,木婉清淌下两行幸福清泪,顺着光洁的面颊滑落到床单上。

    那雪白浑圆的山丘、淡红鲜嫩的花蕾和乌黑茂密的矮树林,全都一览无遗,简单的色彩构成了人体上最优美、最吸引的名画。木婉清一丝不挂地裸露在了崔建新的面前,极品美女的三角地带风光尽现。

    崔建新握着木婉清的足踝,拉开了她玉白晶莹小腿,他的视线贴着木婉清光滑柔和的下肢线条,不怀好意的往上延伸着,一直通向令男人们神往已久的隐秘花园。

    然后他用力的将木婉清娇柔的身子扳了过来,将她俯卧着摆在床沿上,婉清伸展着修长优美的肢体趴伏在松软床上,一双雪白的玉臂略曲着搁置在头部的两侧,柔美的肩头,娇嫩的腋部光洁细緻的背部都袒露着,还有那高高隆起的圆浑臀部,都显出一副诱惑的姿势。崔建新的视线从上往下,又从下往上的扫视了一轮,狠狠的吞了一大口快要流出的唾液。这是多么细滑白嫩的肌肤呀简直不像是人间的美色,仿似天上的仙女了。

    从身后看去,圆滑优美的身体曲线曼妙动人,如云的秀发在雪白肌肤的背景下格外的乌黑闪亮,丰腴白皙的臀部中间埋藏了一条令人着迷的深沟,足以平复每一个男人的**。

    从身前看木婉清柔软而微卷的荫毛下呈现出一片粉红色的丰饶平原,两瓣丰厚的贝壳下是一道神秘的裂谷──女性最宝贵的娇嫩花蕊就深藏在裂谷中央。

    现在床上的木婉清全身已完全裸露,情场高手崔建新不急于对**极品美女进行蹂躏,他跳下床,喝了口茶然后坐在床边细细品位着美女的**,只见木婉清皮肤细嫩,白净,酷似玉脂,骨肉匀称,浮凸毕现,曲线特美。丰腴的后背,圆实的肩头,性感十足,两条胳膊,滑腻光洁,如同两断玉藕。脖颈圆长宛若白雪,圆圆的脸蛋挂着天真的稚气,淡如远山的柳眉下,一对水汪汪的大眼,泛着动人的秋波,红嫩的嘴唇,像挂满枝头的鲜桃,谁见了都要咬上一口,她浑身散发着少女的温馨和迷人的芬香,缕缕丝丝地进了崔建新的鼻孔,撩拨着崔建新那阳刚盛旺的心弦。木婉清的**高而挺,似两座对峙的山峰,遥相呼应,玉峰顶两颗浅褐色的**红润透亮。 两座玉峰之间一道深深的峡峪,下面是一漫平川的、柔软的腹部,木婉清的三角禁区白光闪亮,粉红的两腿间,蓬门洞开,蜂珠激张,木婉清的荫毛乌黑卷曲,有条不紊地排列在小丘上,一颗突出的阴di,高悬在花瓣的顶端,细腰盈盈,身材丰满,一双**粉妆王琢,柔细光滑,十分迷人。

    崔建新双手紧抓着她一只高耸的**,口中含着木婉清弹性十足的乳峰,不住的舔吸着那嫣红娇嫩的小小圆点。 他的双腿像巨大的钳子一样夹住了木婉清的下体,粗大通红的rou棒高举着顶在她两腿间微隆的丘陵和黑森林间不停地摩擦着。怀中的温香软玉早已化作无边的春色,等候着他去拮取、去收获。 他不停地抚摸着木婉清细腻的肌肤,用他的身体对她进行一波一波的进攻。婉清的双臂被高高地举到头顶的位置,崔建新不住地舔着她鲜嫩无比的椒乳,然后逐渐的转移到光洁的腋下,他很享受的吻着,还轻轻的将她娇嫩的肌肤齧咬。顺着身体的两侧,他一直探索到了木婉清平坦纤细的腰腹部,看到美妙的身体曲线在这里形成了一双圆滑的弧线,崔建新的双手扶着这柔软的如同扶风弱柳的纤腰,整个脸都埋在松软温暖的小腹上,追逐和品味木婉清散发着淡淡的薰衣草香味的细腻肌肤。 他将木婉清紧紧的拥抱着,四肢和下腹尽量贴近她的身体,吸取着她温润如玉的精华。

    崔建新揉搓着木婉清的一双粉嫩**,胯下的rou棒已经等不及的插到了她一双亮丽修长的**间,通红的gui头一竖一竖的触向亮泽的黑森林下的神秘花园。 双手抚上木婉清光洁细嫩的小腹,准备探向木婉清隐秘的草地。

    “那里绝对不行啊”

    木婉清右手去推崔建新,左手要去救援,又被崔建新插入腋下的手拦住。 两手都无法使用,木婉清只有死命地把下腹向前挺。 木婉清根本无法抵御强悍的崔建新,崔建新的铁蹄顺利地践踏上从不对外开放的木婉清私有草地,又从容地在木婉清花丛中散步。崔建新猥亵地轻咬住柔嫩的耳垂、用力捏握丰挺的乳峰、小腹牢牢压住木婉清的腰臀、然后,右手向草地的尽头开始一寸寸地探索。崔建新的手感告诉崔建新木婉清神秘的三角地带,养植着片片的茵茵小草,珠珠造型优美,弯曲着、交叉着、包围着,那丰满而圆实、红润而光泽的两片荫唇,唇内还流浸着晶莹的yin液,花房酷似小山,高高的隆起在小腹的下端。粉红的阴di凸涨饱满,全部显露在荫唇的外边,阴穴沟下,肛门之上,也种植了一片小草茸茸。这些令人热血贲张的神秘领域,放肆地向崔建新逼进。崔建新的手穿过茂密的森林来到日思夜想的木婉清的桃花源头,崔建新轻轻的在木婉清宝蛤上爱抚。随后,崔建新分开木婉清微微并拢的双腿。

    真是造物主的杰作,崔建新敢打赌,上帝再也造不出比这更好的身体了,丰厚的**夹着圣洁的花瓣,上端隐藏着一颗诱人的相思豆,崔建新用右手轻轻分开木婉清花瓣,粉红色的少女秘部完全暴露了。两片鲜嫩的贝肉紧守着木婉清那少女不容侵犯的禁地。崔建新把木婉清粉腿腿分开,崔建新目光注视着木婉清大腿间神圣的花瓣对木婉清进行视奸。

    木婉清的身体十分柔软,很容易的把腿分开一个“一”字,她的花瓣最大限度地暴露在崔建新面前。 她的荫毛黝黑紧密,荫唇是鲜艳的粉红色,由于双腿过度地分开,大荫唇已微微地张开,可以看到里面的阴di,但小荫唇仍紧紧合在一起,让人不能看到里面最迷人的桃花洞。木婉清的菊花洞也在这种极度分开展露出来,粉红色的洞口微微有些润湿。崔建新对女人的菊蕾有一种特殊的爱好,因为他觉得菊蕾要比荫道要紧,当然疼爱木婉清他绝对要先攻击她的chu女膜。

    “楚郎,不要看了,羞死人了”

    木婉清羞得俏脸通红,她的**奋力挣脱崔建新的纠缠,双腿赶紧并拢。

    崔建新再次捉住木婉清的一侧温润的小腿慢慢向侧方分开,随著一双纤秀**缓缓分开,木婉清两瓣玉股间的令人向往的神秘桃园渐渐暴露在崔建新眼前。柔软而微卷的芳草下呈现出一片粉红色的娇嫩玉溪,两瓣微薄的贝壳勾勒围画成一道曲线优美的蜿蜒细缝──那里面深藏着木婉清最最宝贵、处子贞洁象征的娇嫩花蕊,神圣而未经任何生人的冒犯及触碰。

    “婉儿,你不给夫君看,难道还想给别的男人看吗。”

    “楚郎,那你只能看,不要碰。”

    木婉清当然知道崔建新在调笑自己,所以她只好娇羞地退而求次。 木婉清下身的伊甸园又从双腿的掩护下被完全暴露出来。 崔建新埋下头深入到木婉清的身前近距离的观赏起青春玉女的粉嫩诱人的会荫部来:木婉清平滑柔软的小腹下方,雪白的**勾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成为了美妙浑圆的**;在茵茵细软的绒毛之间,柔美的曲线在此陡然下落,和一双修长柔美、玉洁光滑的大腿共同形成了一片粉红色鲜嫩异常的三角洲;一条紧闭娇嫩的粉红细缝就羞答答的深藏于这春光明媚的三角洲之内。

    木婉清高耸的一双玉峰尖尖上,浑圆嫣红的小樱桃含羞答答的挺立在明亮的灯光下;平坦光滑的小腹上,一个浅浅的小隐窝镶嵌在白玉舞台的中央,挑逗的露出可爱的脸蛋;修长匀称、柔滑的大腿在膝盖的地方微微的弯曲着,似乎在遮掩两腿相合之处的亮黑森林;黑森林下的伊甸园虽然被死死的保护着,然而那一抹圆隆的爱之耻丘却无法隐藏自己毕现的美态;这是多么珍贵的宝藏啊在白皙光滑的大腿会合处,身体巧妙地创造出一处桃园胜景:细黑柔软的耻毛娇羞地覆盖在圆隆细滑的爱之丘陵上,一道粉红色润泽的玉门紧闭着守护在伊甸园的入口,柔软的玉门如同一双鲜嫩的蚌贝,蚌贝的顶端就是细圆夺目的宝珠。 玉门的附近形成了一道浅浅的山涧,崔建新蹲下轻轻拨开李琴的荫唇,木婉清花房内圆圈般的桃红色的chu女膜微微颤动,中间的小孔几滴阴液体亮晶晶。崔建新禁不住伸出舌头,舔那阴液,甜津津的,真是美味。 崔建新颤抖着将手掌试探地贴向木婉清的会阴,却由于佳人的肌肤过于滑腻又或者崔建新的心神过于激动,他的手指竟然不小心滑入了木婉清神圣贞洁的处子幽谷桃园。

    他手掌的边缘已经触及到木婉清的玉溪裂缝,并随着他心情的颤动而上下摩挲起来,柔软粉嫩的处子幽谷两旁细缝自觉地加紧吮吸着他的手,不时传来阵阵**蚀骨的快感。

    木婉清开始呻吟,但她身上的崔建新却无比兴奋道;“倒要看看世界上最美丽的美女的花瓣有多少的抵抗力。”

    两支手指拨开木婉清贞洁的花瓣,大拇指按住她毫无抵抗能力的阴di,手指开始快速震动。

    木婉清身体受此强烈刺激,不禁本能的一阵颤栗十几年保持冰清玉洁,今日被无耻男子如此恣意羞辱侵犯,更被崔建新随意刺激折磨自己身体,随意自己被他骑在身下轻薄,却只能不断地无力挣扎。

    崔建新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挡,索性扳开她雪亮的**,手指分开紧闭着如同贝壳一般的大荫唇,越发起劲的对着新鲜多汁的阴di挑逗起来。 他的手指分开了紧闭的玉门,巡视着那椭圆形的神秘通道入口,木婉清的全身在他手指的用力之下开始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凑下嘴去,崔建新灵活的舌尖在木婉清可人的花瓣缝上不断地游移。

    崔建新笑道:“婉儿,夫君待会让你欲仙欲死哦,忍不住就大声叫出来哦”

    崔建新的视线随着他亲吻的动作在颤抖的花唇间游移,愈来愈近,迷糊中仍有感于此的木婉清芳心更是不堪,花房深处一阵触电般的酥麻,难以抑制地溢出更多的花蜜。

    欲火焚身的崔建新一边亲吻一边腾出手来扯脱自己的衣衫,眼睛死盯着木婉清**间两瓣微微颤抖着的花瓣,口鼻间盈满流溢出来花蜜的清香,心中只觉得片刻也无法忍耐,只想着亲近那两瓣花蜜经浸润后愈显粉嫩诱人的花唇。

    木婉清察觉到崔建新的意图,娇羞嗔道:“不要,那里脏呢”

    崔建新笑道:“婉儿那里是最干净的呢”

    顷刻间,崔建新的头脸已经逼近木婉清佳人那湍湍流水的桃源,被风雨打湿的两瓣花唇仍紧紧地闭合,蜿蜒成一条粉红的细缝,守护着桃源最后的贞洁,不容肆意侵扰亵渎。

    木婉清又羞又急,隐隐又带几分难以名状的喜悦,她最贞洁的花园,也是最脏的地方此时被情郎用舌头舔弄呢,她甚至可以感觉到爱郎灼热而急促的呼吸,带来花唇和**间柔嫩的肌肤阵阵酥痒,那种羞人至极的场景,让她惴惴难安地紧紧地闭上了眼睛。星眸乍闭又启,骤然之间,一股难以笔墨和语言形容的酸麻快感闪电般由下体冲击而至,使她芳心剧震,欲呼无力、欲拒难当,只在鼻间发出一声短暂而急促的娇哼。

    原来木婉清那在空气中轻颤的花唇,被崔建新一口吻住,腻滑滋润的花唇入口,仿佛要融化在他嘴边一般,一股清香的花蜜流入口中,满嘴芬芳。

    双手来回抚摩着幼嫩洁白的**,崔建新爱不释口地步步进逼,他探出灵巧的舌尖,轻轻挤开两瓣紧密的花唇,舔弄着花房内的温暖腻滑的软肉,眼睛却是无法窥视到桃源内的美景,因为舌头一旦退出,花唇如斯响应,重又密合,显示出惊人的柔韧性。

    崔建新的kou交非常仔细。 他并非不顾一切的在那部位上乱舔,而是开始时以似有若无的微妙动作舔舐,待到发现木婉清某处是性感带时,就执意的停留在那里以舌加意拂弄。崔建新如此的口技,连毫无xing欲的石女、身经百战的荡妇也会产生xing欲。木婉清正值青春期,对男女之事又没经历过,自然没多久就被弄得有点情不自禁。 她口中虽未发出声音,但开始不由自主的摆头,雪白的肚皮不停的起伏,巨ru在空中随风荡漾。但羞涩的木婉清还是忍住了。崔建新的手轻轻的抚摸木婉清的荫唇,他用食指拨开了她的小荫唇,又是一片新天地,终于看到了木婉清的荫道,虽然腿张得很开,她的荫道口仍非常的小,比一支铅笔大不了多少。木婉清chu女洞内两三公分处,清晰可见浅粉色的chu女膜中央有个直径一公分左右的半月形小洞口,屏障般抵御着外敌入侵。忍不住把嘴了上去,伸出舌头吸吮她的荫唇。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