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崔建新做出一副痛苦样,哀叫道:“婉儿千万不要这样,如果你不理我的话,我还不如去死了算了,所以你千万不要不理我,我的婉儿好么”

    木婉清听到崔建新的情话,心情舒服了许多,幽幽道:“楚郎,谢谢你”

    崔建新道:“以后我们之间,不要再说谢谢了,我为你做什么事都是应该的。”

    木婉清甜蜜的应道:“嗯”

    钟灵翘起小嘴道:“楚大哥你说了那么多好听的话给木姐姐听,一句都没有说给灵儿听,我要你也说给灵儿听”

    看着钟灵嘴嘟嘟的样子,崔建新不忍心拂了她的心意,笑着说道:“好,好,我就说给我的灵儿听,楚大哥天天说给灵儿听也行。”

    钟灵听到崔建新这样说,开心的想要飞起来,当下道:“那说定了哦,打勾勾。”

    崔建新心情大好,钟灵就是他的开心果。

    看到这么温馨和谐的一幕,木婉清幸福的笑了,似乎和别的女人一起分享自己的情郎身边那么难以接受了,她想了想貌似这样也是很幸福的,她开始期待以后的美好日子来

    崔建新心道:一定要让钟灵现在就走才行,否则自己要忍到何时啊,如果她不走的话,自己就算是给她一番“性教育”也是在所不惜了

    崔建新道:“灵儿,你出来这么久,你爹娘应该是很担心的了,楚大哥还有些事要办,不如你先回去,待楚大哥把事办好,然后楚大哥再去你家找,好不好”

    钟灵道:“可是灵儿还不想回家,而且灵儿也不想这么快离开楚大哥。”

    木婉清这时居然也劝道:“灵儿,你是应该回家了,否则师叔又要为你担心了,你出来这么多天音信全无,师叔一定是担心死了”

    木婉清纯属好意,不过这正称了崔建新的心意,也加速了她自己成为一个女人的时间。

    钟灵道:“那楚大哥一定要尽快来找灵儿,灵儿会很想很想楚大哥的。”

    她表达对崔建新的想念,“很想很想”已经是极度想念的代名词了

    崔建新急不可待的道:“灵儿,你现在就回去吧,楚大哥答应你,只要事情一办完,楚大哥就去接你,给你讲故事。”

    钟灵听到崔建新这样说,心情才好了一点,欢喜道:“那说定了,我要楚大哥给灵儿讲喜羊羊与灰太狼的故事。”

    “还真是小孩子脾气呢”崔建新心道。

    崔建新应声道:“当然咯,楚大哥怎么会忘了给可爱的灵儿讲好故事呢”

    钟灵不舍道:“那我走咯”

    楚大哥装作不舍道:“灵儿你回去吧,楚大哥会想你的,你要在家等楚大哥啊”

    钟灵道:“嗯,我会的,楚大哥,我真的走了”

    崔建新道:“灵儿,你一定要小心点。”

    钟灵非常不舍的道:“楚大哥,木姐姐,灵儿真的要走咯”

    看见钟灵这样一步三回头的不舍神情,崔建新真想把她留下,但想到自己压制了已久的欲火,他就忍住了这种冲动,何况他也想品尝一下木婉清的滋味。看见木婉清美妙的酮体,他只好使点小手段让钟灵先行回家了反正他也是会去万劫谷,原因无他,因为那里有甘宝宝,甘宝宝为段正淳过得太苦了,崔建新决定要把她从水深火热之中拯救出来,不再让她收到段正淳的伤害。崔建新已经把自己当成美女救世主了。不说甘宝宝深爱着段正淳,就说甘宝宝是崔建新的丈母娘,他已经是很难成功的了。不过崔建新知道古代人对于甜言蜜语也是较为受用的,不然段正淳也不能嬉戏花丛而如鱼得水了

    木婉清道:“你为什么要钟灵妹妹回家”

    额,没想到木婉清看出来了还以为她是无心的呢,没想到她是帮自己赶走钟灵,看来待会应该是顺风顺雨了嘿嘿

    崔建新反问道:“你难道不知道”

    “我我知道什么”

    木婉清吱吱唔唔道。

    崔建新没有说话,直接挽住她的细腰,大嘴张开对着她的樱桃小嘴吻了上去,他已经人了好久了,现在钟灵终于不在,他还不下手更待何时

    出乎崔建新意料的是,木婉清出奇的没有挣扎,竟然是主动回应他,就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猫咪一样。

    木婉清感到被男人紧抱着,小嘴再次被侵犯,娇躯不由自主的娇颤了一下。崔建新身上散发灼热的雄性气息熏得木婉清的欲.火猛然爆发她双臂紧紧地抱住了男人的虎背熊腰,火热的娇躯紧贴在男人的胸膛之上用力扭动摩擦,使胸.前高耸的傲挺玉.乳在他身上挤压着。

    这使得崔建新不禁感觉到有点飘飘然,酥酥麻麻的电流袭击着他的身体。

    木婉清再次尝到接吻的那种飘飘然的滋味,不禁忍不住心中的感觉嘤咛一声,随后察觉到自己的不堪后,连忙道:不要,放开我。

    崔建新听到这一声的呻吟,就像是吃了奇银合欢散一样,大嘴继续堵住木婉清那正在不断吐纳着娇声浪语的小嘴,双手用力把她的娇躯揽得实实的,大舌头急切地汲取她檀口之中的仙津蜜汁。至于放开我的那句话,崔建新应该是没有听见的,应该这样说,他故意假装是听不见的。

    不一会儿,木婉清脸蛋酡红,樱唇闪闪发光闪烁着**的光芒,樱桃小嘴发出细细的娇喘。一阵有一阵的处子幽香从她的娇躯传了过来,崔建新的心也不禁酥软了起来。崔建新对着木婉清那晶莹剔透的可爱小耳朵吹了一口热气,让她产生一种酥痒的感觉,眼睛迷恋的望向她那绝美的容颜,此时她的三千秀发已经被崔建新放下,披散在雪白的双肩上,很是性感,性感和清纯结合的木婉清才是最具诱惑力的,高耸诱.人的酥.胸随着呼吸轻轻起伏,凹凸而又优美的身体曲线也在轻柔地颤动。

    第042章木婉清唱征服 五

    木婉清绝对是一个绝色尤物,倾城美女,论身材,论样貌,她无疑可以迷倒千千万万个男人的心,让人们随着她的心情悲伤而悲伤,随着她的心情难过而难过。高挑的身材千浓合度,初长成的玉峰竟然也丰满了起来,有点成熟了的味道,仅堪一握的柳腰柔软滑腻,修长而雪白的双腿结实晶莹,她的身上一切的一切都可以牵引这万千男性的心激发所有男性心中的涟漪。

    闻着她淡淡而透人心脾的处子幽香,不禁了令人精神一振,却更加的为她迷恋,看着她秀丽出尘的容颜,竟是怎么看也看不腻,双手抚摸着她凹凸有致,婀娜多姿的玉.体,触碰白胜雪而又弹性十足的冰肌雪肤,竟是恋恋不舍。

    崔建新立刻被巨大的xing**充斥着,他已经开始不顾不木婉清那微微无力的抵抗,双手移向那深深吸引自己眼球的美妙酮体,一双咸猪手沿着那美丽的曲线尽情的游走起来。

    崔建新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子,低头亲吻那两片令他回味无穷的红唇,柔嫩香滑的触感令他荡然魂销,也令他不由自主地想索求更多。崔建新激动地吮吸着红唇的芬芳,舌尖却尝试着顶开那两排整齐闭合着的皓齿,寻找到那芬芳花蜜的源泉,唇与唇的接触间玉液滋生,香津暗渡。

    “呼”

    一声轻微喘息声之后,他毫不费力地攻克了木婉清樱唇脆弱的防线,进入了她的檀口之中,并且含住她的粉嫩丁香,两人的舌头呼吸交结痴缠,芳香盈口,气息如兰,都足以令崔建新沉醉**两人痴缠良久,方才恋恋不舍地分开,意犹未尽的是木婉清,那凝血欲滴的艳娇红唇微微翘起。

    木婉清的脸蛋布满红晕,深陷出两朵深深的梨涡,那似乎是心灵深处散发的喘息声,从那盈润纤巧的俏鼻间发出的,感觉格外荡人心魄、撩人心神。

    崔建新再次俯身,亲吻她,用舌轻轻舔弄她的鼻尖,同时头紧贴着她的前额温柔摩挲着,久久无法停止,嘴里呢喃道:“婉儿,你真美”

    这句话令木婉清感到羞涩之时还有深深的甜蜜,不由自主的“嘤咛”一声后,娇躯便瘫软在崔建新的胸前。

    木婉清身上散发出的淡淡幽香如兰似麝,而她本来清灵如水的的风华,眼角凝结的春情替她添了风流的妩媚,在她绝美惹人珍惜的轮廊上,隐透了一种令人怦然动心的风姿妖娆,使她如一朵空谷幽兰繁华地绽放在他眼底。

    这样惹人的风情,令他情不自禁地想在她容颜上渐渐添染上一阵桃红,桃花一样的笑颜逐风而生,迎风处化作绮丽的春梦。

    而那原本晶莹如玉,圆润如霜的乳峰,也淡淡地现出粉红隐约其中,浅色的乳晕并未曾随酥乳的涨大而向四周扩张,反而更加紧密地包围着乳峰顶端中央,那令他触目惊心、鲜红得莹润欲滴的乳珠,相思的记认般烙印于心底,令他休想片刻忘记

    一对裸露的手臂垂落身侧,白皙而纤弱,十根春葱般娇嫩的兰花玉指,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不着蔻丹的圆润指甲,是自然地玫瑰红,散发出令人心动神怡的靡靡春情

    春意如潮。他无可自持地将伊人的一只手捧起,直至她指尖触碰到他的脸,随着他微微用力、微微颤抖,嫩滑的指尖在他脸上若即若离地随意拂动,令他心痒难熬。

    崔建新无法抑制住激情荡漾,伸手执住她的玉腕,将那五截指尖逐个地、完全含入嘴中,温柔地吮吸着、用舌尖舔弄着,只觉入口芬芳,圆润柔腻,如痴如醉,爱不释口

    “嗯”

    感觉到指尖被他舌头舔弄得微痒,木婉清忍不住鼻间轻哼出声。

    谁又能抗拒自己心爱人儿的爱抚挑引呢,此时的木婉清心中认定在自己将来给嫁的夫君就是崔建新,自然不堪情挑,已是娇喘细细,**暗生。

    崔建新的手沿着她光洁裸露的手臂由玉腕处顺势而下,一路轻抚摩挲着滑落至她柔弱细削的香肩,停住那里,用手掌感觉伊人圆润手臂柔若无骨的触感,同时腾出另一只手,再次握住伊人的玉腕,恋恋不舍地将伊人的春葱玉指从自己的嘴里轻轻抽出,只见纤巧粉嫩的指尖上面犹自连着丝般水线,益发显得晶莹润泽,兰花滴露般秀色诱人

    牵引着这只玉手在自己的脸颊上继续抚摩的同时,他弯曲着腰,俯下身躯,低头亲吻她光洁的额头、青翠的柳眉,舌头顺着她长而微翘的黑亮睫毛向外梳理舔弄着,逐渐转移到晶莹圆润的耳珠,牙齿轻啮着,舌尖顶入优美曲折的耳洞,满意地看到粉红的艳进一步扩散,迅速蔓延遍了伊人整个臻首。

    崔建新炙热的嘴唇盘旋而下,寻上她的香唇,两人唇舌纠缠间,各自心中盈满着汹涌的爱恋春情,木婉清更是不堪,已经意乱情迷呼吸急喘,情不自禁地让娇羞**烧红了自己的双颊,乃至每一寸裸露的肌肤。

    同时他原本停住伊人肩窝处的手指慢慢地向她酥胸移动,抚上了她从未经人触碰的贞洁乳峰,手掌感受着接触她乳峰时刹那的颤栗,可以想见一股触电般的酥麻,正袭向木婉清敏感娇嫩的处子躯体,而后蔓延至她整个心胸,潮水般将她淹没。

    他的手指继续在她胸前乳峰处游移,手指抚遍了整个乳峰与**,感受它们在自己掌中壮大突起,从她白皙的胸肌,香滑的乳沟,娇嫩的乳峰,乃至乳峰上红润的凸起口鼻间盈满如兰似麝的芬芳,触手却是棉絮般柔滑轻弹,奇怪以木婉清的玉洁冰清、冷傲孤清,遍体肌肤竟是如此的柔若无骨,温香腻人,每个不经意间的轻喘娇吟,都足以荡人**

    崔建新双手握住那对丰硕的玉.峰,并且极有技巧地挑逗着木婉清。

    此时木婉清那一双娇嫩挺拔的圣女峰第一次被男人这样肆意揉搓着,只感到一袭从来未曾有过的电流迅速的径流全身。这种快感使得她逐渐沉沦下去而不能自拔,只看她的小手按住崔建新那在自己胸前放肆使坏的咸猪手,樱桃小嘴断断续续吱吱唔唔的说道:“楚郎,不要喔”

    虽然口中说不要,但是她却没有一丁点儿的反抗,甚至她引导着崔建新在她的胸间抚摸了起来,刚才还能看出她是在抵抗,现在却似是在求爱了

    舒淇曾经说过:女人一开始总是说:“不要不要”

    但到最后她比谁都兴奋,口中就只剩下:“我要我要”

    请不要怀疑此话的真实性,舒琪的确说过,在拍戏的时候说过不要就是要,崔建新非常明白女人这种心里,女子的矜持使得她无论如何都只会说出“不要”这两个字,实际上是很想要了,舒琪说的话是对的。不过此时崔建新是不能停下来的了,哪怕他她师傅秦红棉也就是她的娘亲亲临捉奸,他也是不会停下的了,如果秦红棉不识时务的话,到时候最多把她的娘亲也一起强上了就是,得到了她的身体后,看她还不乖乖的听话如果不听话,那就把她弄得死去活来,被自己占有过,哪怕是道士也绝对会心甘情愿的随自己。玉虚散人不就是这样么玉虚散人是指刀白凤想想前些日子和刀白凤在她的玉虚观颠鸾倒凤的时候,崔建新更是一阵火起,欲火膨胀到了极点。他再次狠狠的吻上那诱.人的唇片,双手离开已经占领的圣女峰。

    木婉清双手与崔建新的魔爪不断纠缠着,似乎是在企图保护自己。木婉清银牙紧闭,应该是抵御着崔建新的进攻。

    见她如此奋力抵抗,崔建新便离开她的小嘴,然后双手缠住她的腰,在她还来不及反应之前,身体重心前倾,屁股四十五度朝天,把她的身体压到在床塌之上。

    崔建新看着她紧紧锁闭着的眼帘,暧昧一笑,道:“婉儿,你想要么”

    她的肌.肤因为刚刚出浴的缘故,看起来光洁、柔滑,散发出一种奇特的淡淡的光芒,当她因为身体的扭动而摩擦着的崔建新的身体时,她光滑的肌.肤会突然如同一池吹皱的春水一样,荡起阵阵的涟漪,披肩的长发四下飞散,再加上口中娇喘连连,这让崔建新身体内的欲.火越来越旺盛。

    “楚郎我好难受”

    木婉清此时已是**渐起,身躯不住的扭动,希望能减少体内的空虚感,她这么一个青春少女,哪里禁得起崔建新这般挑逗现在不自动向崔建新求爱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了

    崔建新道:“我会让你舒服的。”

    说着崔建新迅速脱掉身上的障碍,轻轻的伏在木婉清那迷人的娇躯上。当他们的嘴唇再次碰到了一起时,积淀已久的热深情突然如同火山爆发般涌现出来。

    木婉清也从对方温柔的动作中体会到崔建新对自己的情意,动情任由男人亲吻自己。她的嘴唇柔软,湿润,香甜,小小樱嘴中呼出的热气带著甜甜的清香,令人迷醉不已。两人都热烈地回应着,他们的舌头激烈地在一起。

    木婉清小嘴不断发出令人魂牵梦萦的呻吟声:“嗯楚郎不要楚郎好难受”

    第043章第044章 木婉清唱征服 六 七

    木婉清的极品**羞涩在耸立在空气中,活泼地在那充满春情的娇躯之上颤栗着,她的那一双玉桃般娇滴滴、水灵灵的**,在微微的颤抖中无所遁形了。木婉清的ru房十分硕大,线条格外的柔和,肤色格外的洁白,光滑细嫩的肌肤闪动着白莹莹的光泽;尖尖的**微微的向上翘起,那**顶上小巧浑圆的嫣红两点,犹如漫天白雪中的两朵怒放的红梅傲然屹立在耀眼的灯光下。

    木婉清**是如此的洁白、丰满、坚挺、微微上翘,乳沟很深,极其性感,木婉清这对**是崔建新所见过的最丰满、最坚挺、最洁白细腻、最精致的玉峰,两个淡红色的乳蒂是那么的娇小、柔软、羞涩、滋润,含苞待放。

    崔建新尽情地欣赏着木婉清的**,只见木婉清一身莹白如玉的肌肤,宛如玉美人般闪闪发光,胸前两座高耸坚实的乳峰,虽是躺着,仍如覆碗般高高挺起,胸前那两颗淡红色蓓蕾般的**,只有红豆般大小,尤其是周边的一圈如葡萄大小的乳晕,呈现出淡淡的粉红色,不细看还看不出来,看了更是叫人垂涎欲滴,再加上那纤细的柳腰,只堪一握,玲珑小巧的肚脐眼,看得崔建新快要发狂,那一双晶莹的**骄傲地耸立在崔建新眼前,那么的雪白,那么的柔和,那么的娇嫩;粉雕玉琢的半球上,两点细巧的**宛如原野中雨露滋润后的新鲜草莓一样,让崔建新产生了咬上一口的冲动。天下竟然有这么完美的身体,木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每一处凸起,每一处凹陷,都是那么完美,那剔透的娇嫩**,那半球型完美的形状、象牙雕刻般莹白的肤色,细巧浑圆的殷红**和微微颤抖的动人姿态,都让崔建新看得神旌心动。那一双少女的鲜嫩ru房不但硕大,而且不管是色泽、形状和弹性都是珍品中的珍品。

    圆锥形光滑的乳身不但肤色晶莹洁白,肤质光滑细密,而且外形还十分的挺拔匀称;**上的鲜红两点细小浑圆,光彩夺目,一看就让人联想起树林中初熟的樱桃;一双美乳弹性十足,轻轻的触碰都可以带来曼妙无比的微颤;虽然美女无疑还保持着自己娇嫩可口的处子之身,可是这一双美丽得可以让所有男人都疯狂的**却散发着无限的妩媚、成熟的韵味,仿佛是一双美味多汁的果实等待着有心人的采摘。崔建新的双眼一直不舍得也不能合上,直盯着美女圣女峰尖端两颗颗挺立的相思豆,红红的,娇嫩无比。一想到自己那从来没有人见过包括自己的师傅也没有见过的娇美酮体正**裸地袒裎在崔建新眼中,木婉清就不由得娇靥晕红、俏脸含春,芳心娇羞万般,美眸羞合,“嗯”

    一声娇羞万分的嘤咛,木婉清羞红了双颊,赶快闭上美丽多情的大眼睛,并本能地用一双雪藕似的玉臂捂住了自己那正娇傲坚挺、雪白柔美的圣洁椒乳以及那芳草萋萋涓涓流水的幽谷小溪。

    看着这个丽色娇羞、清纯绝色、冰清玉洁的木婉清那洁白得令人头晕目眩的晶莹雪肤,是那样的娇嫩、细腻、玉滑,那双优美纤柔的雪白玉臂下两团饱满雪白、丰润玉美的半截chu女椒乳比全部裸露还人诱人犯罪。

    “婉儿,让我看看好么”

    崔建新合时宜地柔声道。

    “你你还未看够么”

    木婉清羞不可耐的应声道,她的小脑袋早在她说话之前转到另一边了,她完全不敢与崔建新对视。

    这一切都令崔建新怦然心动,崔建新伸出一双手,分别拉住木婉清的雪藕玉臂,轻柔地抚摸,由於已被挑逗起狂热饥渴的如炽欲焰,正像所有情窦初开的怀春chu女一样,木婉清也同样又娇羞又好奇地幻想过那魂消色授的男欢女爱,所以在崔建新口水请求时木婉清已经是半推半就了,现在被崔建新用力一拉玉臂,她只好羞涩万分地一点点分开了优美纤柔的雪白玉臂,一双饱满柔软、美丽雪白、含羞带怯、娇挺圣洁的chu女椒乳娇羞地像“蓓蕾”初绽一样巍巍怒耸而出。

    只见木婉清chu女椒乳的顶部两粒流光溢彩、娇嫩无比、嫣红玉润、娇小可爱的美丽樱桃像一对娇傲高贵的美丽“公主”一样含苞欲放。木婉清纯情圣洁的椒乳是如此娇挺柔滑,堪称是女人当中的极品,显示出珠穆朗玛峰那世界第一高度的风采。 她的圣女峰一动不动,就像是一朵刚刚发育成熟的花苞幼蕾正娇羞地等待狂蜂浪蝶来採蕊摧花、行云播雨,以便迎春绽放、开苞吐蕊。崔建新双手开始在木婉清娇躯上大肆活动起来。 贼眼自然也不肯闲着,乘机饱览绝色佳人身躯无限胜景:饱满的椒乳不堪一手可握,顶上嫣红的一点如豆,正在闪闪抖抖。

    崔建新搂住木婉清,只觉胸前拥着一个柔嫩温软的身子,而且有木婉清两座柔软、尖挺的chu女峰顶在胸前,是那么有弹性。 崔建新的手握住了那娇挺丰满的**,揉捏着青涩玉峰,感受着翘挺高耸的chu女椒乳在自己双手掌下急促起伏着。占据雪山玉峰的五指大军则轻柔地搓揉着柔嫩丰润的**,更不时地用温热的掌心摩挲着木婉清圣洁玉峰,未曾缘客采摘的雪山仙桃。让那玉峰在指间跳跃,樱桃在掌心成熟,樱红突起。

    崔建新望着木婉清那晶莹雪白的滑嫩玉肤上两朵娇羞初绽的花苞幼蕾,心跳加快,他低下头,张嘴含住木婉清一颗饱满柔软、娇嫩坚挺的**,伸出舌头在那粒从末有异性碰触过的稚嫩而娇傲的少女**上轻轻地舔、擦一个冰清玉洁的神圣chu女最敏感的花蕾;一只手也握住了木婉清另一只饱满坚挺、充满弹性的娇软椒乳,并用大拇指轻拨着那粒令人目眩神迷、嫣红娇嫩、楚楚含羞的少女草莓。崔建新粗野地狂吻木婉清的朱唇、粉颈,鼻间呼吸着令人心仪的处子体香

    木婉清这完全**的雪白**马上被崔建新身体包围了,他紧紧的拥抱着木婉清,胸部贴着她光洁平滑的玉背,小腹紧靠着柔软的丰臀,两人的身躯紧紧地搂在了一块。

    他低头吻在木婉清脖子后肌肤上,然后轻轻的咬了一口,娇嫩的肌肤微微的带着夏天盛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