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崔建新冷笑道:“想要我不说出去,也可以,你不是说你为了玄慈做什么都可以么现在就是考验你有多爱他的时候了,如果你的表现让我满意的话,我或许会大发慈悲不说出去”

    崔建新轻轻抽出了下身又缓缓插进去。叶二娘立时不能自制的舒服地娇吟了一声:喔崔建新并不知道,叶二娘已经不爱玄慈了,更不知道叶二娘这么在乎这个消息都是为了虚竹着想。所以崔建新对叶二娘如此在乎这个消息的时候,是无比的愤怒。

    叶二娘的表情非常的具有侮辱性,她知道崔建新的意思,没有加多思考就脱口而出道:“你别妄想了我不会答应你的”

    崔建新邪邪的道:“嘿嘿,刚刚才说做什么都可以,现在有反悔了不过我可不止要你答应我这么简单,就算你不答应我,现在也不是你说了算,我要你好好的服侍我,如果让我舒服的话,或许我可以选择不说,但你不能让我满意的话,就不要怪我多嘴了,反正玄慈也是罪有应得。”

    叶二娘大声的反驳道:“你没有资格这样说他我也可以告诉你,我不会答应的。”

    崔建新不屑道:“哼,你喜欢他是吧,我就是要已经你在我的胯下呻吟,说着崔建新胯下大力的挺动了几下。叶二娘恢复神志后,已经是被逼接受了崔建新的凌辱,所以此时她能够感受到了极大的快感,不像刚才那样的麻木的去承受,刚才她只是当趴在她身上的崔建新是一个畜生而已。而她就感到了崔建新给她的比起玄慈给她的还有大上十多倍的快感。

    崔建新冷笑道:“怎么样舒服吧是不是很想要是不是很想叫啊”

    叶二娘无声的落泪,漠然的将头摆向一边。

    看她又是这种表情,崔建新就一阵火气,但他没有继续攻击,而是瞬间停止挺动,叶二娘立时非常了一声难受的呻吟。娇躯小幅度的扭动着,她的身体极为希望能够得到崔建新的安慰,因为她已经有二十四年没有被男人爱抚了,现在重温了当年的那种**的感觉已是欲火暴涨,虽然她的心并不想这样。但不但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有时候女人也是用下半身来思考的。女人能够得到的快感比起男人要大一些。

    崔建新道:“你如果再是这样,就不要怪我了而且你身体不是在渴望我的进入么你为什么要抗拒自己的感觉呢”

    叶二娘眼神仇恨的看着崔建新道:“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崔建新道:“我要你配合,我要你主动,我要你笑着和我做,我要你在做的时候能大声呻吟出来”叶二娘冷笑道:你认为这有可能么你强jian我,还要我去迎合你,我被人强jian,还要笑着去承受么

    崔建新道:“如果你做不到,那你就忘记玄慈吧因为很快他就会没命了”

    叶二娘道:“要我迎合你,绝对不可能”

    她闭上眼睛思索了一会后,娇躯顿时软绵绵的瘫倒在地上,紧抓住崔建新双肩的双手也无力的垂到在地上,洁白的牙齿咬著下唇,像泄气的皮球道:“我答应你,但你不可在这里做,席天幕地、光天化日之下,只有禽兽和那些不知廉耻的人才会如此,你若要我从你,便寻个隐秘的地方,如果你在这条路上将我占有的话,我是说什么也不会随你的。”

    崔建新此时才发现他强jian叶二娘的位置竟是在山路的中间,如果有人经过肯定会看见的。一时汗颜不已,看来强jian这门职业并不适合自己,选择的地点竟然没有一点科学性,如果是在现代,恐怕早就声名鹊起了吧来一个强jian门也是不错的。不过自己恐怕是逃不了进警察局喝咖啡的命运了

    她这样要求,崔建新当然不会拒绝,现在可是在路的中间,虽然人烟稀少,但一天之中总是有不少人会经过的,被人看见了,崔建新还是有一点点的不好意思的,毕竟谁会愿意别人看啊发现处境不佳的他也是想换一个隐秘的地点的,而且他知道木婉清和钟灵刚才就在这条路上的,路上残留的那黑玫瑰的马蹄印已经说明了一切。如果被她们看见自己的这一幕强jian戏,钟灵或许被自己哄一下下就会没事,但木婉清必会喊出一声:yin贼送死然后就是几支暗箭向自己飞来了,以她的性格应该是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了,他可不想因小失大,木婉清可是一个极美的处子呢,再说了他也是极为喜欢木婉清敢爱敢恨的爽朗性子的,有什么事都不会放在心里,而且喜欢一个人就会全心全意的对他好,这正是崔建新喜欢的那种类型。不止是崔建新,我想没有男人不会不喜欢这种温柔婉约的女子的。原著里面的木婉清后来也没有怪段誉娶了那么多的女子,也嫁给了他,说明现在的木婉清如果爱上他的话,也是不会介意他多娶几个美眉的。不过如果自己搞上了她的母亲幽谷客的话,恐怕就不是她能接受的了,再怎么说,她还是一个传统女孩,是万万接受不了这种乱lun的事的,对于这个,崔建新真的很头痛。

    崔建新道:“我答应你。”

    崔建新捡起两人的衣服后,都没有穿上,而是竖抱起她,使自己的火热已然插在她的鲜嫩里面,施展凌波微步四眼瞭望,希望找到一个隐秘的地方,奔走的时候,叶二娘的娇躯一颤一颤的,下体的小幅度的蠕动着,叶二娘媚眼如丝,双眼半开半合,小手搂住崔建新的颈项,红潮布满整张俏脸,她没想到崔建新竟会这样抱起她,在路上让她小小的**了一下。终于崔建新找到了一个山洞,此时叶二娘已经叶而娘婀娜多姿的身姿眉目含春,娇喘吁吁,呼吸急促,刚才的奔走她得到了不少的快感,现在她的下体已经开始泛滥了,溪中的溪水潺潺流过,顺着**滑下。

    第033章霸王硬上弓 终

    崔建新找了一个干净的位置,然后将两人的衣裳铺在上面,把一切做好了后,崔建新把挂在身上的叶二娘的娇躯放下,只是此时两人的身体已经分开了,崔建新注视着她含春的眸子道:“现在我把我们的衣服做为我们洞房的席子,在山洞里做也不算是光天化日之下了,这可以了吧”

    在路上,虽然崔建新没有动作,就是因为崔建新没有动作,当崔建新抱着她奔波时,她感受到的快感才是她真真正正的需求,是她内心最真实的感受,她也明白这一点,这绝对是她的感受,她感受到了巨大的快感,现在她已经欲火渐起,变得情动了起来,听到崔建新无赖的说辞,她当然不会反对,反正都是要做,只要不被人瞧见就行了,现在她正难受着呢,于是她害羞的白了崔建新一眼,娇道:“你来吧,我做好准备了”

    看到她的这个媚眼,这般动情的模样,崔建新非常的受用,立即**爆发。现在她已经不再表现出那种呆然的表情了,这说明她已经不是很排斥崔建新了,虽然崔建新是在威胁她,但崔建新也很高兴。看到崔建新因为她的一个眼神而高兴起来,她顿时有一种错觉:其实他看起来很可爱呢叶二娘现在舒展着的雪白晶莹的绝美**更是让崔建新欲火大涨:长髮如云、美顏如玉、柳眉如黛、樱唇如朱;乌黑亮泽的披肩秀髮散落在胸前背后,发丝缠绕在雪白的肌肤上构成了惑人的图案;美丽的大眼睛因羞辱而紧闭著,俊俏迷人的容貌格外的娇艳抚媚。

    她那光洁的脸蛋有着鬼斧神工的五官:那弯弯的秀眉、那小巧的鼻子、那完美的樱桃小嘴,构成了一副摄人心魄的绝美容颜,配合著乌黑柔顺的披肩长髮和雪白细嫩的脖子,简直就像天使一般的美丽。而且她的面颊是那麼的光滑娇嫩,与戴上面具的那个样子简直是天渊之别。看着她的抚摸的脸蛋、性感的红唇,崔建新忍住不俯身不停地亲吻着,连胯下的rou棒飙涨起来,崔建新只是将龙天进入了一点点她的嫩小顿时因为太充实而被微微胀破,溢出些少血丝,她痛呼出声:“好痛”

    哦接下来的这一声是舒服的呻吟了。崔建新没想到她生了一个孩子还是那么的嫩小,这可能与她二十年来没有被男人开荒过有关,据说女人是那里久久没有被开荒的话,慢慢的就会收缩直至变回原来的大小和恢复原来的弹性。

    看着她的发情的模样,崔建新食指大动,看着她的大人娇躯,崔建新并没有急着提枪上阵,他现在才发现全裸的叶二娘也是如此的具有诱惑力,简直是一个绝世尤物,美得不可方物。冰肌雪肤毫无瑕疵,欺霜赛雪凝脂般滑腻;爽滑而傲挺的一对绝世好波丰满雪白柔软弹性十足,长在上面的红扑扑的似是含苞待放的蓓蕾,纤纤柳腰,美臀翘拔圆滑,一双**晶莹修长,因为长年练武的原因,**富有弹性,而且充满了线条的美感,虽然她已经答应了崔建新让他占有自己的身子,但她的两只大腿之间还是毫无一点空隙地紧紧的合并在一起。

    这极美的风景让崔建新忍不住俯下脸葡伏在那深深的乳沟间,入鼻处是一种浓烈的**,夹杂著她与生俱来的体香。崔建新的嘴唇不住的吮吸著她细腻光洁的肌肤,吻著她尖挺高耸的乳峰。崔建新握住她的两座坚挺、柔嫩的双峰,她那合乎黄金比例的雪峰充满匀称的美感,淡粉红色的乳晕无比娇媚,微微挺立的草莓非常诱人,平坦的小腹上襄著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儿,一看得崔建新血脉賁张,崔建新把舌头伸到叶二娘柔软的耳垂下,用舌头从耳垂舔到颈,然后到脸上慢慢的舔过去,双手握住了她的玉峰,手掌迴旋抚弄她那满具张力的双峰,揉捏著她晶莹剔透、白玉无暇的一对椒乳,崔建新觉得触手温软,有说不出的舒服,左手更进一步去攀上叶二娘玉峰蓓蕾,轻轻揉捏,美丽的粉红色乳晕虽还未被触及,却已圆鼓鼓地隆起,崔建新嘴巴一口含住她右乳,低头吸吮,兹兹作响,还不时以牙齿轻咬玉峰,以舌头轻舔蓓蕾。

    叶二娘面红似火,却没有反抗,只是开始粗重的喘息起来,洁白的牙齿咬著下唇,此时崔建新一只手在那巨大的双峰逐渐发力的搓揉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明明生了虚竹出来,竟然没有被崔建新捏出一丝奶水,要知道刀白凤被他捏出了不少奶水品尝呢。崔建新将嘴唇贴在她的颈上,亲吻著她的肌肤,她的娇躯颤个不停,心中羞涩不已,玄慈当年那里会这样对她,洞房的那天玄慈只是直接把他的rou棒放进去一会儿就泄了,不像崔建新那样大,也不像崔建新那样持久,更不像崔建新那样玩弄她的身体。她心中有说不出的羞意,娇躯轻颤,多年来没有人进入过得 身体敏感无比,她闭上了双目,似是在享受崔建新的爱抚。差别握住她结实饱满的ru房,来回地搓揉著,并不时捏捏她的**,感觉是又软又滑,而叶二娘双颊似火,浑身瘫软,ru房原本是软绵绵的,也渐渐发涨变硬,尽管她从心底感到屈辱和不堪,但是生理机能上的变化是她无法控制的叶二娘甜美的面庞上满是掩饰不去的羞意,那柔弱无助的神情更激起人摧残的xing欲。阵阵的快感涌上她的心头,也把永难忘记的屈辱深深印在她的心底。崔建新的右手慢慢放开了她的ru房,往下移向小腹,在柔软平坦的小腹上抚弄了一阵子后,再一寸寸往下探去,崔建新吻向了她诱人的两腿之间。

    她长长睫毛遮盖下的双眼娇羞屈辱无限的看着崔建新在她胯下忙碌着,头左右地摇晃著,身下传来的甜美感觉让她不时张开性感的小嘴,发出一串串诱人的呻吟,也刺激得崔建新欲火更盛。崔建新喘著粗气,手掌按在她的私处,手心的热力让她全身都轻轻颤抖起来,当女人的这里也已被人恣意玩弄时,她已彻底丧失了反抗的意识,崔建新趁机用舌头把她的小嘴顶开,她的双唇和香舌也告失守,崔建新为顺势将舌头伸进她嘴里。嗯嗯嗯滋滋嗯她彻底放弃抵抗了,任由崔建新的舌头在她的口中翻搅,甚至不自主的吸吮他伸过去的舌头。崔建新狂烈的吻著她,一手搓著她的ru房,一手在她散发著热气的荫部搔弄著,逗引得叶二娘双腿绞来绞去,而yin水一直不断的流出来,湿了荫毛和沙发,也弄湿了崔建新的手指。也许是长期空旷的原因,崔建新彻底挑起了叶二娘内心中寂寞已久的**。

    在崔建新高超性技巧的挑逗下,原本成熟端庄的叶二娘那隐藏于内心深处的yin荡本性渐渐散发出来,双颊晕红,媚眼微张,性感的红唇微张,她的肌肤细腻光滑得如同象牙一般,成熟少妇的**果然迷人。崔建新放开气喘吁吁的叶二娘,起身跪到她身边,将叶二娘修长的腿扛到肩上,一手搂着她性感的屁股,去舔她yin水淋淋的肉穴。

    当崔建新触碰到她娇嫩的荫唇时,能够感觉到她荫部的收缩,轻颤。将嘴紧贴在她散发出陈陈热气的穴口,紧咬住两片肿涨的荫唇吸吮着,这样的刺激让她忍不住大声呻呤着。崔建新紧搂着她性感的臀部,将舌头向她穴中深抵,舌尖去挑磨嫩滑的阴壁。

    叶二娘的呻吟越来越大,穴中yin水已将整个荫部弄得湿滑不堪,我将沾满她yin水的手指伸到她面前,叶二娘羞得将红着脸扭向了一边。

    崔建新扒开她的两条嫩白滑润的粉腿,盯视她柔黑荫毛掩映下的私处,鲜艳得像成熟的水蜜桃。叶二娘微微睁开俏目,看我正盯著她的**之处,那里没有一个人这样大胆仔细地看过,一阵躁热涌上了她的脸,她又紧紧闭上了双眼,仿佛这样可以使自已忘记眼前的窘态。可是丰满结实的双腿却暴露了她内心的想法,此刻正羞耻地死死夹在一起,不住地哆嗦著,细嫩的腿肉突突直跳。此刻的她,头发披肩,俏脸绯红,全身**,yin态诱人,崔建新已经再也忍不住了,握住自己怒挺起来的rou棒,对准仰卧的人qi狠狠插入。

    粗大坚硬的rou棒顺著湿热的肉穴重重地插了进去,顺利地一插到底叶二娘感到自己隐秘湿热的**里忽然被插进一根粗大火热的家伙,一种难以形容的充实感和酸涨感令她立刻发出一声尖锐的悲鸣,身体猛地剧烈扭动起来

    她的屁股要往后缩,崔建新一手支在地上,一手握住她纤细的肩,使她无法逃脱,接著就是一阵紧似一阵地在她温暖紧密的肉穴里重重地**起来

    天啊,她那紧密柔嫩的密处,是那么的舒服,简直是男人一生梦寐以求的乐园,崔建新兴奋得飘飘欲仙,感到她紧密的肉穴死死包裹住了自己的rou棒,加上她此时没有反抗,而且丰满的屁股一拱一抬的随着自己的**而挺动,更加深了两人的快感,崔建新将叶二娘的双腿曲起到胸部,让她整个臀部抬高,然后整个身体压向娇弱的叶二娘,rou棒奋力地**奸yin来。

    在崔建新狂暴粗鲁的奸yin下,端庄妩媚的叶二娘几乎是毫无反抗地任凭崔建新奸yin著,在她丰满**的身体上大肆发泄著。她娇嫩丰满的**非常柔软,被插得陷下去又弹上来,一对丰满的ru房也像活泼的玉兔似的跳跃著。

    如此美味,崔建新不想草草结束,更要摧残她的尊严和贞操,让她乖乖地对自己俯首贴耳,起身坐在床上,拉起叶二娘让她坐在自己的胯上,叶二娘见事已至此,只想快快结束这场噩梦,脸红似火地站起来,任由崔建新拉著分开丰满的大腿,坐在自己的老二上,两个人重新连成了一体,崔建新一挺一挺地向上攻击著,白嫩的ru房跳跃著。双手环抱著叶二娘丰盈肥厚的屁股,叶二娘怕向后跌倒,不得不主动伸出双臂环抱住崔建新的脖子,摇摆著纤细的腰肢用她美妙的**满足著崔建新的兽欲,半闭著美丽的眼睛发出哀婉yin荡的呻吟。

    她一双雪白的大腿垂在地上,极为性感。就这样,她被操得终于难以抑制地自喉间发出了甜美的呻吟声。

    操弄了一阵,崔建新一边抚摸叶二娘光滑的背部,一边躺向地上,叶二娘双手支在崔建新胸膛上,扭动屁股套弄着崔建新的rou棒,大rou棒上传来的舒爽感觉,让崔建新欲火进一步高升,将叶二娘搂向自已怀中,一手紧搂住她浑圆的屁股,挺动下身,将涨硬的rou棒在叶二娘紧密的肉穴中快速**着,“啊啊啊啊”叶二娘发出了一阵阵快乐的呻吟。

    此时崔建新让叶二娘转身背对着崔建新躺到崔建新身上,叶二娘和玄慈当然也没试过这种姿式zuo爱,所以红著脸,怯怯的转过身,噘起白嫩丰满,浑圆隆翘的肥臀,握住沾满yin水的rou棒,缓缓的将**对准套坐了下去,“哦”

    那种rou棒层层剥开穴中嫩肉的感觉真爽。她肯定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动作生硬而不自然,臀部小心地扭动著,因为这样羞人的举止,她的脸蛋一下子烧的通红,就像是黄昏的晚霞般俏丽迷人。望著骑在自已身上的美丽少妇,崔建新不禁欲火大炽,老二急剧的膨胀,崔建新将她的整个上身搂住,大rou棒的穴中快速**,“啪滋啪滋啪滋”

    性器磨擦的yin水声不断从身下传来。

    “啪啪啪啪扑滋扑滋”

    崔建新再也按捺不住,rou棒在穴中越插越猛,越插越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yin荡的叫声回荡在屋中,像在宣誓着一个人qi的坠落。

    连续的**几十下后,崔建新将叶二娘香汗淋淋的**入下,侧身从后面进入她体内。她美丽的螓首高高地向后仰起,娇美可爱的脸颊顿时充满了羞涩和无助,抚摸著叶二娘大白屁股上的粉嫩肌肤,享受著女性身体特有的馨香和光滑,叶二娘不自然的扭动著屁股,那坚硬火热的老二箭一样在她娇嫩的穴中穿刺,高贵美丽的人qi柔若无骨地承受着又一波攻击。崔建新的大老二扑哧扑哧地插进拔出,在年轻人qi的肉穴里寻求著至高的快感,美丽的女人微张著小嘴,满脸的娇媚,秀气的眉毛哀怨中透著一丝兴奋,已经呈现半昏迷状态了。

    叶二娘**的诚实反应更使她的心底产生了极度的羞耻和罪恶感,她感到对不起深深爱著自己的丈夫,可是同时,她已不由自主地陷了进去,无法自拔,一种绝望的念头迫使她努力使自已忘却目前的处境。崔建新转身将她放成正常位,此时,她浑圆肥美的臀部和丰满鼓涨的阴沪完完全全的呈现在了崔建新的眼前。黝黑浓密的荫毛沿著阴沪一直延伸到了幽门。崔建新已没法再欣赏眼前的美景,俯身紧压在叶二娘性感的**上,大rou棒无需引导“滋”

    的一声,又钻进这熟悉的**中了。

    少妇那鼓胀突起的洞口中老二像打桩机似的顶弄著。叶二娘只觉得穴口的嫩皮娇羞的包着rou棒,二者的摩擦连一丝缝隙都没有了,“啊啊啊,再深一点,我受不了了。啊啊好爽,啊啊要啦呜呜我要死了”

    呻吟声越来越大了,她的肥臀左右摇摆,“啊啊啊啪啪啪啊啊啊呜喔啊”

    崔建新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勃发的激情,粗大的rou棒已经涨到了最大限度。火辣辣的大老二把小**填得满满当当,没留一丝一毫空隙。“嗯嗯嗯嗯嗯嗯”

    叶二娘发出了无意识的吟唱。崔建新清楚的感觉到她的穴中的嫩肉缠绕,吸吮着著rou棒,火热的rou棒每次抽动都紧密磨擦著肉壁,让这位美女发出“唔唔唔唔”

    的呻吟声,这是多么美妙的乐章啊,低头看著自已乌黑粗壮的rou棒在她的浑圆白嫩的**间那娇小细嫩肉缝中进出著,而这位高贵美丽、端庄优雅的人qi人母却沉落其中,真的太爽啦,滋味实在是太美妙了崔建新一次又一次使劲抽送著自已的荫茎,让它在她的紧窒的空里频繁的出入。美丽的人qi承受著崔建新的狂风暴雨,并开始大声地呻吟著:“啊啊唉唉啊啊啊我穴快爽死啦干死我呀啊啊啊啊啊啊太爽了”

    “哈哈,开口求饶了吗求我,求我啊,求我快些射出来,射进你的身体”崔建新得意地命令道。同时rou棒也越干越兴奋,猛烈的**,飞快的重复著同一个动作。“啊唔”

    她不断的呻吟。粗大的rou棒不断顶进穴中。“啊”

    她终于配合地呻呤“求你,求你,干我,干我吧,干我的我的身体,快些给我吧,啊我受不了啦”

    崔建新用尽全力加紧干著,“啊啊啊啊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啊快给我射给我”

    崔建新一边亲吻着她娇叫的小嘴,一边挺动屁股快速**,快意渐渐涌上来。

    “快,求我射给你,快,快“叶二娘凭著自已的性经验,感觉到穴中的荫茎更加粗大,间或有跳跃的情形出现,知道这次真的要泄啦,不得不提起精神,抬起头,张开红润的小嘴,喊起来:“求你好好人我的好哥哥射给我,射进我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