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崔建新来到打斗彻场地的时候,只见此时的两个老妪,空着双手与黑衣女子交手,而其余十余名男女都手执兵刃围成一个圈,似是在防范黑衣女子逃走,而地下横着一人,颈中鲜血兀自汩汩流出,已然死去。

    木婉清早已经力不从心,渐渐落入下风,只有不时发出袖中的暗器才能回过气来,挽回一点优势,但此时她的暗器也所剩无几,几近发完了。她刚刚挡住那个满头白发,身子矮小的老妪的一招后,正想转过身来对付另外一个老妪,竟看见那个老妪的手掌已经来到眼前,一时大惊失色,不由认命的闭上双眼。就在她等着死亡的命运的时候,便发觉自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包围着。不由睁开了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映入眼前的是一个身形修长、气息柔和的男人,整个人有一种让人很舒服很安全的感觉。他的手如璞似玉,虽然要比女子之手大上很多,可是质地色泽和竟和自己的玉手也毫不逊色。

    来人正是崔建新钟灵还在后面,只是崔建新害怕木婉清出事,便抛下钟灵全力施展凌波微步先来了,不过幸亏他来了,不然木婉清就要消失在天龙世界了,看来因为自己的到来,天龙世界已经发生了一些改变,原书中,木婉清根本没有被她们逼到这个地步,不过没有所谓,美人还是美人,木婉清依然是绝色美女,对崔建新来说这就够了

    崔建新不理会任何人的目光,温和地对还在惊疑不定的木婉清道:“你知不知道如果没有我,你已经命丧黄泉了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你不是有马,你可以骑马逃走啊,为什么要和她们拼个你死我活的”

    木婉清听到崔建新的话,神色不由闪过一丝异样,她明明不认识这人,但为何他这般担心她呢不过有人关心总是好的,心底闪过一丝甜蜜,但口上却说:“放开我,臭男人,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她话说出口后,已经是微微有点后悔了,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么关心她,她不应该这样说的,不过自己的娇躯被他抱住,那怎么可以所以她不停的挣扎,不断的扭动娇躯企图从崔建新的怀中挣脱出来。但崔建新并没有如她所愿,手上的力度不但没有放松,甚至还收紧了不少,木婉清的娇躯还真是柔软呢,他都舍不得放开了,所以他打算抱久一点。她说话的声音清脆动听,但语气中却冷冰冰地不带丝毫暖意,听来说不出的不舒服,似乎她对世上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又似乎对人人怀有极大敌意,恨不得将世人杀个干干净净。崔建新知道她的这种性格是秦红棉培养出来的,因为秦红棉被段正淳抛弃了后,就偏激的认为世间上没有一个好男人,而秦红棉从小到大也是这样的对她进行教育,久而久之她也自然认定了这个“真理”而这时钟灵已经赶到,听见木婉清这么说,不由心中大是疑问:楚大哥不臭啊,而且是个很好的东西呢,不,不是,楚大哥是个很好的人啊怎么木姐姐这样说呢她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那老妪满头白发,身子矮小,嘶哑着嗓子喝道:“喂,小子不要多管闲事,否则惹祸上身就不好了”这老妪甚是肥胖,肚子凸出,便似有了七八个月身孕一般,头发花白,满脸横肉,说话声音比寻常男子还粗了几分,左右腰间各插两柄阔刃短刀。

    崔建新道:“我还没有怪你差点打伤了我的夫人,你倒是追究起去的责任来不但如此,你还敢来威胁我你算个什么东西”崔建新果然无耻,这么快就把木婉清内定了。不过在这个场景下,木婉清并没有说破,不知道为什么她害羞的低下头去。

    在旁边的另外一个老妪喝道:“臭小子,这等不识好歹瑞婆婆亲口跟你说话,算是瞧得起你小子了你知道这位老婆婆是谁当真有眼不识泰山。”

    她的脸阔而短,满是皱纹,白眉下垂,一双眯成一条细缝的小眼中射出凶光杀气,不住上下打量崔建新,思考着崔建新到底是何方人也,刚才崔建新救走木婉清的那一刹那把她给吓着了,因为就当她以把木婉清毙于掌下的时候,竟然发现目标不见了,而接着就发现她被崔建新救走,她完全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而她看向身边的同伴是皆是一副茫然相。崔建新见到她们这个样子,不由在心中暗暗嘲笑她们:我的凌波微步岂是你们这些临时演员能看得清的

    不过听到老妪的自以为是时,他也不由暗笑:听她这样说,好像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货色似的,其实不过只是王夫人的几个不成器的手下,年纪倒是很大,但武功二流。

    崔建新道:“我救我的娇妻是不识好歹,那你要杀了我的夫人就是一等一的好人是么”

    听到崔建新这种歪理,钟灵顿时忍不住笑意啧啧的笑了起来,而木婉清本来也是有了一丝笑意,但随后想到他一连对自己称呼为娇妻,夫人,不由微微害羞起来,但她又想起她师傅的话,所以又摆出了一副冷酷的表情。但她此时已经没有挣扎了,而是静静的看着事情的发展。木婉清安静下来,崔建新也微微放开手臂,轻轻搂住了她纤腰,只觉触手温软,柔若无骨,不愿放开。

    老妪听到崔建新的话,立时知道这事是不能罢休了,但见崔建新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心下倒不禁嘀咕,刚才他的那一手轻功,我自问远远不及,不仅如此,就算是自命不凡的慕容复那厮应该也比不上,这样说来,他的武功比起慕容复那厮也差不到那里去,她可是万万打不过慕容复的。她奉命率众自江南来到大理追擒这黑衣女郎,没想到会杀出这么一个人来,而且还称呼自己的目标为黑衣女郎夫人,实在让她自己的觉得理亏。但打又打不过,理又说不过去,一时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第024章

    崔建新知道她们在畏惧什么,当下道:“你们是曼陀山庄的人吧,你们走吧,回去告诉王夫人,我会去曼陀山庄给她一个交代的”

    嘿嘿,王夫人可是他内定的老婆,这些人是她最得力的手下,崔建新并不想杀了她们,否则以后泡王夫人的话会增加一点点的阻力的,崔建新并不想为自己的泡妞大计增加阻力,他也不想动手,动手多累啊,说话能解决的,还是用说的好,毕竟这样舒服多了俗话说得好啊,君子动口不动手,看来老子也是个君子了

    老妪心中一惊:这人竟能一语道破自己等人的身份,看来并非简单之辈,而且听他的语气,好像他认识夫人,似乎相交不浅的样子,反正自己等又打不过他,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两位老妪互视了一眼,然后那个肥婆老妪装逼道:“臭丫头,别以为我们怕了你,居然敢杀我们夫人,我看你是不要命了,不过看在这位公子的份上,今天我们就放过你,不过还请公子告之名号,好让我们回去有个交代否则我们是绝不会罢休的。”

    “真是个死要面子的人,不敢打就不敢打,说得冠冕堂皇的,还以为她很宽容大量似的”钟灵心里嘀咕道,然后一双眉目定定的投向崔建新,里面全是星星“哼师傅说那贱女人该杀,那她就该死,这次我没有杀了她,我以后还会去杀她的”

    木婉清倔强的道。木婉清果然与原书中记载的一样,都是一样的倔强,一样的美丽这离不开修罗刀秦红棉的教育啊

    崔建新道:“我叫崔建新,不过请你不要这样称呼我的夫人,否则,就算是阿箩亲临我也不会给她面子,如果是一般人辱骂我的妻子的,她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我现在看在阿箩的份上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如果再有下次,后果很严重,你懂的。

    崔建新的强势,让老妪不敢与之对视,本来还想说两句狠话的她,连木婉清的话语也不敢回了,匆匆忙忙的带着手下灰溜溜的走了,连与崔建新开战的勇气都没有,由此可想,人的劣根性就是欺弱怕强。

    “不许走,我要杀了她们”

    木婉清突然道。

    崔建新道:“你不要倔强了,你以为你是谁,要不是我及时感到,你就会永远的倒下,你知不知道”

    木婉清不服气的道:“谁倒下还不一定。”

    崔建新知道她的脾气,没有跟她多说。

    老妪带着手下走后,木婉清又开始在崔建新怀里挣扎了起来,嘴上冷冷淡淡的道:“臭男人,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

    感受着美人在怀的气息,感受着她娇躯的柔软和滑腻,他怎么舍得放开,所以崔建新不但没有听话放开她反而双手抱得更加的紧了。他可是知道木婉清可是对男人很有排斥感,对男人的感觉几乎已经被秦红棉给同化了,秦红棉自己被段正淳抛弃之后便以偏概全,认定全天下的男人都是负心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而且自小就这样教育木婉清,导致木婉清那种敢爱敢恨的牛脾气性格,许多人都是很喜欢她的这一点。要不是段誉运起好,也轮不到他得到木婉清的心,不过现在段誉就更不可能得到她的心了,有了自己在,他将一个老婆都没有嘿嘿

    崔建新想起刚才木婉清差点遇险的事情,就一阵后怕,怒道:“不是我说你,而是你刚才太冲动了,明知道自己打不过人家,还不赶快骑着你的黑玫瑰逃跑”

    木婉清听到崔建新这么多次关心的话语,当然很感动,但她已经认为世间上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所以并不领情,淡淡的道:“我怎么做关你何事”

    顿了顿,她问道:“咦,你是怎么知道我的马叫黑玫瑰的”

    这个崔建新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避而不谈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是我的夫人哪,而我作为你的夫君,难道连关心你的权利都没有吗”

    崔建新还真当自己是她的夫君了

    木婉清大怒道:“登徒浪子,放开我,谁是你的夫人了”

    木婉清听到夫君两字,想到自己刚才权宜之计之下没有揭穿他的话,默认了他自称夫君,又看看崔建新那英俊的脸庞,修长的身材,刚毅的气质,小心肝情不自禁的怦怦跳动着,不由感到一丝羞意。但只是见她那冷酷而又抚媚的俏脸微微一红,便又大声骂道:“你是个坏蛋,你这个登徒浪子,快放开我,色狼,流氓。”

    崔建新面不改色道:“婉儿,你怎么可以这样骂你的夫君,你再骂,夫君可要打你的小屁股了。”

    木婉清慌忙挣扎道:“臭流氓,快放开我,我没有夫君”

    听到要被打自己的屁股,她既害怕,又害羞,果然是个色胚子,居然要打人家那里,太羞人了想到这里她挣扎的力度也大了起来。

    崔建新笑道:你刚刚不是默认了吗

    木婉清道:“谁默认了”

    她想起刚刚崔建新称她为夫人、妻子的时候,她并没有出声反驳,不过当时是权宜之计,她只能沉默,没想到崔建新居然当真,而且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这件事,如果早知道他是这样厚脸皮的人,刚才还不如和那些人拼个你死我活,也好过被他作弄。

    崔建新继续调笑道:“反正当时你是默认了,我已经把你当作是我一生不离不弃的妻子了,但我现在还不知道你长得怎么样如果你是长得很可怕的话,我也只能自叹倒霉了,看你遮住脸蛋不敢见人,应该长得不怎么样吧你一定长得很丑吧不要怕,夫君不会不要你的,就算你长得再丑,夫君也不会嫌弃你的。谁叫我是你的夫君呢”

    听这个恶可恶的人,居然说她长得丑,她顿时气得不行,反驳道:你说谁丑了她师傅可是说她长得倾国倾城呢,她对她师傅秦红棉的话深信不疑,所以她也一直很自豪自己长得美,没想到今天居然有人说她长得丑不过当听到崔建新说就算她长得丑也不会嫌弃她,心底深处也升起了一丝甜蜜,他可能是个好男人她突然又一个这样的念头

    崔建新理所当然的道:“如果你不是长得很丑的话,你为什么要遮住面巾呢所以你不但长得丑,而且是特别的丑,因为你是害怕吓到大家,所以才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我说得对吧不过你绝对放心,无论你长得多么的丑,我都不会嫌弃你的,因为在我的心中你已经是我的夫人了。

    木婉清听到崔建新前面的话,真是气得不得了,但只能在崔建新的怀中挣扎,什么也做不了她虽然从来都没有在人前展示过她的样貌,但他师父说她美,那她就是最美的人,对于她的样貌,可以说,除了她就只有她的师傅秦红棉看过。所以他是绝对不知道自己长得怎么样的,正如他所说的,自己可能是个丑八怪,但此人居然说不嫌弃她长得丑,也要把她当作夫人,所以她不得不怀疑师傅的话,他虽然是个男人,但他也可能是个好男人呢木婉清的心中第一次对师父的话产生了怀疑,并非天下所有的男人都是坏人吧而且他刚才救了自己,虽然是个登徒浪子,但也不失光明磊落,他光明正大的非礼自己,也比哪些猥琐的男人好多了

    木婉清哪里知道,崔建新已经很肯定的知道她是一个绝世美人了,在他的心目中除了玉像,她就是天龙中最美丽的一个人了,而且在新版的天龙八部里面,木婉清就是天龙第一美女。说到玉像,与玉像最相似的无疑是王语嫣和李秋水,而玉像本人就是李沧海。李秋水和天山童姥巫行云都喜欢无崖子,后来李秋水趁童姥练功入静时在其背后大吼一声,使童姥走火入魔,从此  一辈子都是长不高的“矮美人”李秋水才得偿心愿,和师哥无崖子共浴爱河,在无量山石洞中隐居,参研天下武功绝学。但李秋水没想到虽然她为了无崖子生了一个女儿,但无崖子总是对她不冷不淡,若即若离,她以为无崖子变心了,而且还认为是师姐巫行云惹的祸,所以就恨了巫行云。而李秋水自无崖子变心后,找了无数的美男子来刺激无崖子,见无崖子无动于衷,便迁怒于那些男宠,将他们一个个杀死。后来更勾引无崖子二弟子丁春秋,两人为保命合力将无崖子打落山崖。后来李秋水厌烦丁春秋,独自跑去西夏,凭美貌媚术当上西夏皇帝的王妃。而最后她才发现自己和师姐巫行云都错了,原来无崖子一直喜欢的人竟是她当时只有十一岁的妹妹李沧海

    这一个秘密,是天山童姥巫行云和李秋水临死前才发现的。所以童姥临死前仰天大笑道:“不是她,不是她”而李秋水临死前苦笑道:“是她,是她”正所谓“同一笑,到头万事俱空”两人争风吃醋了一辈子,原来却都是爱情上的输家,两人本是情同姐妹,但为了无崖子反目成仇,最后还是一场空,此一意外的结局极具讽刺意味。

    第025章情窦初开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

    李秋水、李沧海以及经巫行云的名字都是来源于这句话,从这个诗句来看,无崖子真正喜欢的也是李沧海。其实崔建新也非常佩服金老先生的,取名字的用意颇深啊

    只是金庸没有交代李沧海的去处,李沧海也没有在剧情中出现过,我们对她的了解都是通过李秋水和巫行云的话语和无涯子的回忆。虽然我们无法从书里得知李沧海的去向,可是有一个人却给了我们一个线索。就是那个扫地僧,第一,扫地僧从年龄上看,和李沧海的年龄很相仿,基本一样。第二,扫地僧一眼便看出鸠摩智用的是逍遥派的小无相功,而逍遥派连名字都少让人知,他若不是精通小无相功,或许是熟悉小无相功,又怎能仅凭出手既知其源。第三,扫地僧精通医道,深明医理,由现象看到本质,明显比苏星河高明,苏星河函谷八友之师,并被江湖上的人称为医圣,医术比苏星河高明的,除了他的长辈不作他选,而苏星河的长辈除了李沧海都死光了,如此看来,无名老僧绝对与李沧海有关系,崔建新猜想,无名老僧就是李沧海易容的。她可能是得知无崖子最爱的人是自己,但他已经和姐姐成婚育女,为了姐姐李秋水的幸福,她只好跑到少林寺度过余生,至于她为什么知道,可能是无崖子曾经向她表白过,但她不想抢姐姐李秋水的男人,所以成全了李秋水,但无崖子却因此冷落了李秋水。书中说到,无崖子自从李秋水有了自己的孩子,也就是王语嫣之母,王夫人之后,无涯子再也不去看李秋水一眼,而是转而关注自己朝思暮想而雕刻出来的李沧海的玉像。而这时候,可能就是李沧海离开之时,无崖子与李秋水成婚也有可能是为了见李沧海,当无崖子向李沧海告白之后,没想到李沧海竟然没有预兆的一声不出的离开,无崖子知道李沧海因为自己而离开后,只好把自己的爱寄托在她的玉像之上,然后就有了后来一连串的悲剧。李沧海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番好意导致了后来的悲剧,在少林寺的她完全没有期待到姐姐李秋水因为自己的离开而幸福,而是与师姐巫行云打生打死,最后无崖子、李秋水和巫行云都死了,呆在少林寺的李沧海可能都不知道。

    木婉清被崔建新理所当然的话气得小脸通红,忍不住反驳道:“我一点也不丑,我师傅可是说我长得最漂亮了”

    她说出这话时,小脸就更红了,哪有人说自己长得美的,而且还是说得那么理直气壮不过说真的她的确很美,新月清晕,花树堆雪,秀丽绝俗,活色生香,娇媚万状,比起玉像来是可爱得多了,她的下颚尖尖,脸色白腻,光润晶莹,一张樱桃小口灵巧端正,嘴唇甚薄,容光清丽 ,虽然只有一半相貌,便已经是世上少有的美人。就算崔建新没有事先知道她是一个绝世美人,凭此,就也不会认为她长得丑。而且她周身一阵香气,似兰非兰,似麝非麝,气息虽不甚浓,但幽幽沉沉,矩矩腻腻,崔建新闻着不由得心中一荡,只想细细体会,所以他并不想放开木婉清。

    “我不相信,看你也不像一个美女,我看你十足是一个丑八怪,除非你解开面巾给我看”

    崔建新说了这么多,终于露出了狼子野心了。他非常了解木婉清,知道她曾在师傅秦红棉面前发过毒誓,谁看到了她的样貌,就是她的夫君,如果自己不喜欢的话就要按照师傅的嘱托,杀了看了她样貌的男人。所以第一个看到木婉清的样貌的,要么是被她杀死,要么享受到木婉清极尽柔情的温柔。崔建新知道其实木婉清是一个天真纯洁而又敢爱敢恨的女子,她犹如浑金璞玉,全然不通世故人情,她外刚内柔,总是用冰冷的外表包裹自己单纯善良的内心,聪慧灵巧,爽朗大方,直率明快。这一切和她生长的环境有很大的关系,不过影响最大的还是秦红棉的扭曲性的教育。不过现在她遇到了崔建新,木婉清的命运就要改变了

    木婉清听到崔建新说这话,脑袋一片空白,她是气得糊涂了,没有多加考虑便冲动的解开了自己的面巾,同时脱口而出道:“丑男人,你看清楚了,我怎么是一个丑八怪了。”

    面巾被她迷迷糊糊的揭开后,一个国色天香的女子立刻吸引住崔建新的目光。虽然崔建新已经做好准备,知道木婉清是一个绝色美人,但真正看到木婉清的真实美貌时,也免不了一阵惊艳,她竟是如此的美她下颏尖尖,脸色白腻,一如其背,光滑晶莹,连半粒小麻子也没有,可以说是洁白无瑕,脸蛋泛起如玉般的淡淡的光芒。一张樱桃小口灵巧端正,嘴唇甚薄,两排细细的牙齿便如碎玉一般;一张脸秀丽绝俗,如新月清晕,如花树堆雪。

    崔建新不由脱口而出道:我的娘子真美我这次是赚大了,老天爷对我不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