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被打断的崔建新和刀白凤再次面面相觑起来,刀白凤望向崔建新的眸子,似是在征求他的意见。崔建新轻声道:“没事,他待会发现没有人,他就会自行离开的,我们继续吧,我要你承受我的爱,我要你为了我生一个小段誉出来,你要努力哦

    刀白凤抚媚的白了他一眼,羞道:“你坏蛋,就知道拿我儿子来作践我。”

    崔建新浑然不顾外面越来越急促的敲门声,笑道:“我可是说真的呢难道你不想为了我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小段誉么”

    每一个女人都想为自己心爱的男人生儿育女,刀白凤当然也不例外。刀白凤憧憬的道:“我真的可以这么幸福么”

    崔建新道:“难道你现在不幸福吗”

    刀白凤甜蜜的道:“嗯,楚郎,爱我,我要为你生一个儿子”

    难得刀白凤这么大胆,怎么主动,崔建新怎么会拒绝抱起美臀,继续开战,但因为有人在外面,刀白凤还是不敢呻吟出声,只好银牙紧咬,憋得小脸通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受到非人的折磨呢

    此时的刀白凤看上去却美得不可方物,嫩红的肌肤粉嫩的像是天山之雪,微张微闭的双眼更现出她那长长的睫毛下透露出的灵气;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部,也有部分散在胸部,她的嘴唇紧紧闭上,脸蛋酥红,却更能显出她的抚媚;傲然挺立的饱满高峰不时与崔建新摩擦,弹性十足。雪白的肌肤上,泛著一片嫣红,柔滑细嫩的成熟躯体显得丰润之极;柔软的小腹平滑白腻,纤腰似柳,随着崔建新的活动,茵茵柔毛下渥丹未吐的消魂地带时现时隐。崔建新能够明清晰的感受到她圆臀这柔软滑腻,因为他的手就在那里捧着,下面修长的**紧紧的缠在崔建新的腰上。

    听到门外的敲门声似乎是停了下来,崔建新忍受不了轻抽慢插,突然加大攻击力度,刀白凤受到突袭,突如其来的巨大快感,让她忍不住欢叫出声:啊啊

    “夫人,是你吗你开门啊,咱们有话好好说”以为刀白凤不在而正打算离开的段正淳听到刀白凤的声音,很是高兴,他以为是刀白凤出声挽留他了

    正在和崔建新zuo爱的刀白凤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愕然了,愣了什么人都想过,就是想不到段正淳来找自己,刀白凤脸蛋一下子变得通红,花靥羞红,桃腮娇晕,芳心含羞脉脉,真的是又羞又气。崔建新心中则是感到大大的刺激。

    “夫人,你一定是还在吧,你不让我离开,但也不开门是什么意思你是还在生我的气吧,夫人你开门啊,让我跟你解释。我知道你是嘴硬心软,否则你也不会在我离开的时候出声挽留我了”

    屋子外面又传来了一个段正淳的声音。

    崔建新知道,称呼刀白凤为夫人的,那一定是段正淳无疑了,想到自己正在段正淳面前干他的夫人,心中就一阵难以抑制的兴奋,胯下挺动的速度快了许多,没想到一个多月前刚刚在段誉的面前干了他老娘,现在就在段正淳的面前干了他老婆。嘿嘿崔建新觉得自己挺有幸运的。这样的事也碰到。不过应该说是段正淳倒霉吧,居然碰到崔建新穿越怎么离奇的事,而且一穿越就躺在他老婆的床上,这么好的机会,崔建新当然要好好把握了。如果按照崔建新的设想,应该第一个是收了钟灵和木婉清的。

    刀白凤一时也忍不住在段正淳面前大声呻吟出声:啊啊随后便觉得到自己的不堪,立刻把自己的嘴巴掩住,牙关紧咬,小脸憋得通红,香汗直流,发丝乱舞。

    第011章

    崔建新想到自己正在段正淳的娘亲干他的老婆,情.欲大涨,兴奋无比,胯.下的挺.动速度和力度都大大的增加。

    被崔建新这样一来,刀白凤一时顾不着段正淳是否会发现了,忍不住大声呻.吟出声:啊啊

    “夫人,你不断的“啊”是什么意思,你倒是说话呀不如你先开门,让我们好好谈谈,今天我来是有事找你的”段正淳听到刀白凤什么都不说,只是“啊啊”几声,以为她还在生他的气。

    听到段正淳这样说,刀白凤羞不可耐,一只手搂着崔建新的脖子,另一只手紧紧的掩住自己的嘴巴,牙关紧咬,小脸憋得通红,但她还不忘记了狠狠地白了崔建新一眼。

    崔建新不但无视她,而且越来越兴奋,胯.下更是狂猛的挺动了起来,让刀白凤又痛苦又舒服,忍住不欢.叫的滋味极其不好受,而丈夫在外面让她更加的容易兴奋,她喘着气悄悄道:“楚郎,快停下来,我我他会发现的”

    对于“我会忍不住叫了”这种话她还是羞于说出口的,刀白凤并不是一个不知羞耻的人。

    崔建新诡异的神情一闪而过,道:“好,如你所愿。”

    他说的同时,将两人的身体分开。只见他将依然一柱擎天的青龙从刀白凤的仍然在流水潺潺的仙境里拔出来,并且握着自己的巨无霸在刀白凤光溜溜的浑圆娇臀之上敲打着,巨龙上沾满了从仙境里带出的琼浆玉露,并在刀白凤雪白的翘.臀之上留下一道道爱的痕迹,似乎除此之外别无他意但崔建新真的会这么安分么当然不会。他只不过是打算在刀白凤和段正淳谈话之际,来一个突击。想想,崔建新都觉得兴奋异常,胯.下的青龙更是抬头挺胸在向世人耀武扬威,好不威风

    而刀白凤自从体内失去了崔建新的青龙时,则是感到身体内的充实一刹那变成空虚,更是难受的很,一下子瘫软在地上,眉头紧张,明显是在忍受欲火的折磨,就像是中了极品春药而没有男人安慰一样,她刚才说得很理想,她不想让段正淳知道自己背叛了他与情郎在光天化日之下偷情,所以暂停欢爱。但她没有想到崔建新一离开她的身体,竟是如此的难受

    看到刀白凤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崔建新嘿嘿一笑道:“难受吧”

    刀白凤羞怒道:“你故意的”

    崔建新笑道:“我怎么故意了,我不是按照你说的做了吗”刀白凤语塞,她说不过他,只好屈服,羞涩万分道:“我现在后悔了,行了吧还不快点进去但你可不许在里面动了,他真的会发现的。”

    她只是想崔建新的巨无霸留在里面,让她感到到体内的充实,不再那么空虚

    崔建新二话不说直接把自己憋得怒气腾腾的老二从背后深深的捅入,感到体内被充实的刀白凤忍住不一声娇呼:喔

    段正淳的耳朵是如何的灵敏,当然听到自己的妻子的声音,问道:夫人,你怎么了他虽然疑惑,但他非常相信自己的妻子,因为他认为以她的性格是不会勾人的。而且他也相信自己的魅力,刀白凤对自己情根深种,试问怎么会背叛自己呢所以他只是有点疑惑,自己的妻子为什么会发出这种声音,而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妻子。殊不知刀白凤不止是现在在他的面前给他戴上了一顶大大的绿帽,早在二十年前已经背叛了他,而且段誉也不是他生的,而是别人的种。

    刀白凤没有想到崔建新说进就进,说出就出,弄的她无论是进还是出都是那么的矛盾。不过她还是给了崔建新一个求饶的眼神后,她是真的受不了的崔建新这样的整蛊。

    “夫人,你倒是回答我啊”段正淳的声音又传了进来。

    崔建新从后面放肆的把玩着刀白凤丰腴的臀瓣和深邃的股沟,刀白凤被他抚摸的娇躯颤动,但又配合的翘起她的滑腻浑圆的美臀。刀白凤感受到崔建新的动作并没有阻止,她见他没有做出其他的动作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如何还敢向他要求安安分分。

    她虽然是压抑着喘息声,忍住快感,努力试着让自己保持正常的发音,但还是有点断断续续而且有点颤抖的说道:“你你来干什么我不是说说不准你来这里的么”

    段正淳道:“夫人,你在这里这么久也应该消气了,我知道是我不对,但我们回家说好不好”

    “啊”刀白凤感到体内的充实瞬间变成空虚的强烈感觉,不由难受的呼叫出来。原来是崔建新突然把自己的青龙从他的体内抽搐,速度如电。刀白凤感到可惜之后翘臀也是猛地往后一冲,企图追回崔建新的青龙。而崔建新见她这么“配合”又把青龙深深的进入。刀白凤不由得又啊地了声叫了出来,随即突觉不对,后面的声音被硬生生地卡在了喉咙里。

    “夫人,你怎么了”

    段正淳也觉察到刀白凤这一次的叫声是“痛苦”的叫声了,不由紧张的询问道。刀白凤已经被崔建新被撞击的心神摇荡,呼吸急促,身体也不受控制的配合着崔建新的动作。

    听着段正淳关心刀白凤的问候,崔建新一阵火起,动作更加地猖狂,使劲地挺起自己的巨无霸,对准刀白凤春潮泛滥的幽谷,动作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猛,双手在雪白娇嫩的双峰上用力揉按的同时,还用手指夹住红葡萄揉擦着。刀白凤的娇躯如大海中的小船颠簸不已,完全不受控制。

    但这样巨大的快感叫刀白凤如何能忍受,当下大声欢呼出声:“啊啊”

    刀白凤觉得到这次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了,羞不可耐,简直想要一死了之,记得快要哭出声来。一时间脑海中想到以前段正淳对自己的绝情和给自己的痛苦感受,而崔建新给自己的是甜蜜和快乐,这些日子让她过得很充实,很幸福,鲜明的对比,巨大的落差竟是让她一下子再也忍不住,竟是大声哭了出来:呜呜啊啊一时分不清那种声音是呻吟声,那种声音是哭喊声,混合起来的声音像什么,那就要看外面的段正淳是什么样的心情和什么样的想法对于崔建新来说,这无疑是一种靡.靡之音,具有巨大的催.情作用,因为越发来得兴奋,力度更是生猛了起来。

    第012章

    段正淳听到刀白凤的哭声,一时也释然了,想来夫人还在怪自己,但她应该心里也是有自己的,否则她也不会为自己哭得那么伤心,那么凄然,那么尽兴了,似乎是把多年来的愁苦都哭出来似的,闻着落泪,见者伤心段正淳想起自己多年来到处拈花惹草,也觉得很对不起妻子,被刀白凤的哭声搞得心都酥软了,一时把自己要时的目的也忘记了,只想好好的安慰她的凤凰儿,温声温语道:“夫人,我知道错了,你给我一个改过的机会好么,你跟我回家吧,我保证以后我会全心全意的对你的。”

    崔建新现在终于知道段正淳是怎么样夺得这么多女子的欢心的了,实在是有他的过人之处的。不说他本身的条件:一表人材,地位尊贵,为人谦和,能文能武。而且段正淳将每个女子都当成是有心思有性格有自主权的人,他每个都珍惜宝爱,每一个他都愿意为她舍弃性命。他最牛逼的地方就是看他见了刀白凤,眼中全然是凤凰儿;见了秦红棉,又只知道世间上有一个红棉;见了甘宝宝,一心一意又只想着对宝宝好。怪不得十大情种上榜人物中,段正淳排名第一,的确是实至名归。如果是崔建新来之前,或许段正淳刚才的一番话会让刀白凤感动不已,立刻收拾行李跟他回王府,做他的王妃,但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段正淳注定是悲剧,不但自己所有的情人都将要被崔建新夺走,而且连自己的儿子也不是他的。风流一生落得如此下场对于崔建新来说是应该的,因为崔建新认为以他的条件不应该让这么多女子为他牵肠挂肚十多年他完全可以让她们得到幸福。

    崔建新的动作越来越来猛,**的速度越来越快,刀白凤很享受的随着崔建新的抽动快速迎合,察觉到自己的哭声有利于掩饰,她更是急中生智,越哭越大声,最后连呻吟生成功的转化为了哭声道:“你别妄想我原谅你”

    段正淳问道:夫人,你没有事吧怎么声音听起来怎么难受似的

    刀白凤道:你别假慈悲了,说吧,你有什么事我相信你没有事是不会来找我的,是不是让我劝誉儿练武

    段正淳道:夫人怎么能这样说呢,难道我们没有事就不能好好的谈谈吗

    崔建新换了一个姿势,使两人面对面,他抱起刀白凤的娇臀,突然加快速度,力道也快了许多,刀白凤忍住不一声长长的欢叫:啊发现自己的不堪后她芳心娇羞万般,一双柔软雪白的如藕玉臂羞羞答答地紧紧抱崔建新宽阔的双肩,如葱般的秀美可爱的如玉小手紧紧地抠进出不去的肌肉裡。出不去万那粗壮无比的棒棒越来越狂暴地刺入她幽深狭窄的娇小荫道,崔建新的耸动**越来越剧烈,出不去那浑圆硕大的滚烫gui头越来越深入木婉清那火热深遽的幽暗「花径」内。

    看向崔建新,正看见他满脸yin笑的看着自己,不由白了他一眼,然后急中生智大声怒斥道:你给我滚,那几个狐狸精早就把你给迷晕头转向了,哪里还记得我,你立刻给我滚。她大声的尖叫哭喊着,让段正淳以为她是在吃醋了,连忙道:夫人,你误会了

    段正淳以为一切的理所当然殊不知她是借此来掩饰刚才的呻吟以及发泄心中的快感,一时间她感到舒服多了,于是再次尖叫道:你不要假惺惺的了,我算是认清你了,你再不走,我就叫了,啊救命啊快来人把这个登徒浪子给我赶走啊

    刀白凤这样的反应倒是在他的意料之中,因为眼前她就不少这样吃醋过,也经常会娘家,不过过了段时间就没有事了,所以他这次也不是专程来探望刀白凤的。段正淳道:好,好,我走,我走还不行吗那天誉儿来找你,但一直都没有回去,他是不是在你这里

    刀白凤还是很关心段誉的,下意识问道:誉儿怎么了他那天就回去了,难道誉儿他出事了

    段正淳道:他一个多月都没有回家了,我以为他是想你了,在你这里住一段时间,所以就没有去找他,但已经这么久了,我也怪想他的,所以过来看看。如果他不在这里的话,那他去哪里呢

    刀白凤担心道:肯定是你逼他练武,他离家出走了,他一点武功也不会,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啊却是崔建新顶到了她的花芯,让她忍住不欢呼出声。

    段正淳没有疑心,只以为她是担心儿子,问道:可是他从来没有出过们,会去哪里呢

    刀白凤大声道:那你还不赶快去找感受到花芯每每被攻击的她忍不住一声声的欢呼:誉儿,誉儿,誉儿,啊最后一声是尖叫,原来是她达到了**了,下体涌出一股滚烫的花蜜,娇躯一阵抽搐,便瘫倒在崔建新的身上,娇喘不已,吐气如兰。

    洩身后的刀白凤呼吸仍非常急促,她俏脸酡红,媚眸半闭,樱唇微张,芬芳热气从性感的檀口呼出,胸前那雪白、饱美、膨胀、高耸入云的玉峰正有规律地随著她急促的呼吸声起伏著,魔鬼般娇嫩雪白的**亦因**的餘韵而一下下抖动段正淳见刀白凤这么担心段誉,为了讨好她,连忙安慰道:好,好,我这就去找,你不要担心

    段正淳走后,崔建新轻轻搂住刀白凤无力的娇躯,一只手轻轻的在她的酥胸之上轻拢慢捻抹复挑。刀白凤轻轻的呻吟着,狠狠的白了崔建新一眼, 微红的脸颊宜喜宜嗔的埋怨道:“楚郎,你这个小坏蛋,想害死我啊要是被他在这里看见我们做的羞事,那可怎么得了啊你怎么又来插到我花芯了”

    第013章

    刀白凤虽然刚刚泄过,但在崔建新的**之下,小腹就很快就剧烈的宫缩起来,崔建新又快速的**了几百下之后,在一阵酥麻的冲动下将液体倾泄到刀白凤灼热的身体里之后。趴在她的身体上。温柔抚弄她地身体,附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凤儿,你真美,你下面夹了我小弟弟有上百下多下”

    “你还有心思数这个我现在都一阵后怕”刀白凤娇怨的横了叶飞一眼,**余韵犹在,风情妩媚无端。

    崔建新道:你现在是我的娇妻,已经跟他没有关系了,就算让他知道又何妨

    刀白凤道:可是他终究是我现在的名誉上的丈夫,我只觉得难为情的。

    崔建新道:有什么难为情的,他对你绝情,你就对他绝义。难道你还爱着他吗

    刀白凤快要哭的声音道:我都这样了,你还这样说我你是不是嫌弃我了你是不是得到了我的身体后就会像他一样不理我

    崔建新知道她在胡思乱想了,段正淳欺骗过她一次后,她便觉得其他的男人都是一个样的,都是负心之辈。其实不止是她,天下的女人何灿不是这样,不说别的,就说段正淳的其他女人不都是这样吗崔建新深情道:这些天我是怎样对待你的,你感受不到我对你的爱吗

    刀白凤道:我知道,但我就是害怕,你会一辈子对我好吗

    崔建新道:我崔建新对天发誓,如果我将来抛弃我的凤儿的话,就崔建新还没有说完,就被刀白凤掩住嘴巴,她感动的说道:你不用说了,我相信你,就算你将来真的要离开我,我也不愿你受到誓言的诅咒。

    崔建新柔声道:你真好如果以后不能让你天天都幸福快乐的话,那就是我的不是了

    刀白凤幸福道:我觉得这些天就是我过得最充实的。

    啊她突然惊叫起来道:我的誉儿。

    崔建新见在这个时候,居然想起不由暗暗吃醋,也皱起了眉宇,看到崔建新这个神情,刀白凤解释道:誉儿终究是我十月怀胎的儿子,如今他失踪了,我不能不担心,你不要怪我好不好

    崔建新知道她对段誉的感情,在书中的记载,她也是极为关心段誉的,可以说段誉就是她能够一直呆在段正淳身体这么久的原因。于是他道:我怎么会怪你呢,他是难道儿子,如今出事,你关心他是应该的,崔建新想到了一个问题,难道是天龙世界开启了天龙开启后,段誉就是离家出走,然后才在无量山学会了凌波微步和北冥神功。

    刀白凤道:我答应你,等誉儿平安归来,我就把心全给你,不再想任何人。崔建新知道刀白凤是爱煞了自己了,竟然真的会不再想段誉,一心想着自己,想到这里他不由一阵感到,柔声道:你真好。我大概知道段誉在哪里,我帮你去找他吧其实崔建新也想想去看看那个玉像是否具有那么大的威力,让段誉为它着迷。而且他也想学那个凌波微步,他看了天龙这么久,最想学的就是这个逃命第一的步伐了,至于北冥神功他没有多少兴趣,因为就算他吸别人多少内力也比不上项羽留给他的金丹厉害,而且金丹之中蕴含的内力更有强大得多,试问自己的一身力量还没有掌握,他学北冥神功有什么用不过最重要的是,如果去迟一步的话,要损失的就多了,首先有钟灵,再有木婉清,这两个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啊,这叫崔建新怎么舍得让给段誉这个便宜儿子,有好东西还是让给自己这个“老爹”吧

    刀白凤感动的道:建新谢谢你。

    崔建新道:有什么好谢的,你的儿子你就是我的儿子,我去救儿子有什么问题么

    刀白凤羞道:你强词夺理。

    崔建新道:以后我们也生一个小段誉出来,给段誉找一个弟弟,你说好不好

    刀白凤感受到崔建新对自己的柔情,一时心情幸福不已,她很憧憬和崔建新以后的生活,她也非常希望能为崔建新生一个儿子,于是动情的道:建新爱我

    崔建新诡异一笑道:你让我爱你,我就爱你,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刀白凤白了他一眼,明明是他最想要了,当自己求他时,他又装作不要,不过她知道这是崔建新的性子所然,她也很喜欢这样的**,不由贴在他的身上娇嗔道:我很想要嘛,你给我好不好

    听到美人这样渴望的求欢语气,以及娇躯不断的挑逗自己,崔建新哪里忍得住,小建新一下子就变得凶狠起来,让刀白凤有点心惊的感觉,心道:我是不是做的太过了,刺激他变得这么大不是自找罪来受吗

    崔建新道:你不是说不能在这里做吗是不是在这里做很刺激,很兴奋

    刀白凤的脸蛋一下子红透半边天,她确实是感到很刺激,刚刚开始她是很羞涩,而被崔建新进入后,就感受到这其中的快乐了,特别是刚才段正淳来的时候更是让她兴奋不已,娇躯特别敏感,崔建新轻轻的抚摸都能让她一阵娇颤,如果摸到敏感的地方,更是会小小的**一下,小溪也小小的泛滥一下。

    刀白凤嗔羞道:我改变主意了我要和霸王在院子里zuo爱

    崔建新再也忍不住欲火,挺直了身子,将巨大滚烫的gui头向著她娇滑的下体中心直戳进去,硕大无朋的gui头划开了丰美柔嫩的玉门,在持续不断的压力下渐渐地将嫣红粉嫩的蜜壶口扩大,强行闯入了她鲜嫩而矜贵的禁区。坚挺的肉柱一感受到刀白凤暖煦的体温,立即高度亢奋起来,通红的棒身好像突然又涨大了一圈,毫不留情地向著玄妙神秘的玉体深处直鋌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