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由于崔建新勤奋的工作,刀白凤越来越美丽,气质越来越出众。端庄贤淑和性感妩媚结合在一起的她散发出惊人的丽色,崔建新自讨苦果,为她神魂颠倒,不能自拔。

    而刀白凤对崔建新越来越依恋,崔建新也越沉迷于刀白凤美妙的**。两人一同沉迷下去。

    刀白凤的腰不大不小,可是摸起来却很丰腴轻盈,舒服无比,看起来也很有美感,鼻子里不断传来刀白凤这种熟妇的醉人芳香,这使得崔建新心中的**越来越盛,yin笑道:凤儿,我又想要了,可以么

    刀白凤这些天天天与崔建新极尽充满,已经被滋润得敏感无比,每次听到崔建新的求爱都想起充满的滋味竟是动情了起来,这时当然也不例外,她低下头羞道:我们回房间吧

    最迷人的恰是那一低头的娇羞,看到原书中这个杯具命运的女子现在被自己滋润得这么幸福,崔建新大大的自豪感油然而生,看着优雅贤淑的刀白凤温顺的的样子,崔建新情火飙涨,欲.望更加炽热,一把吻在了刀白凤的脖颈上,同时右手按在了她那高耸饱满的胸.脯上,使劲地揉搓起来。

    刀白凤又惊又羞道:“啊,你你坏蛋,不行,这里是屋子外的院子”看着挣扎的刀白凤,崔建新顿时有一种变态的兴奋感,这些天她都是半依半就地依着崔建新的意思,而且任他摆出各种姿势,每次都让她娇羞无比,同时又感到绝巨大的快乐,欲罢不能,不忍也不想拒绝这个情郎的无理要求。但那也都是在屋子里做的,刚刚开始的时候,崔建新让她在大厅做的时候,就已经受不了那种羞涩了,最后还是崔建新说了好多甜言蜜语,吻得她情动不已才在她不经意间插入她的蜜.穴,最后反正已经做了,她也忍住不快感,所以就羞怒交加的和崔建新的在客厅里做起来。但现在是在院子里,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头顶上有晴天,那太阳就像是老天爷的眼睛在看着她,她怎么不害羞,她怎么不紧张她怎能不害怕所以她比起以前挣扎的力度大量一些。

    这时崔建新的大手已经伸进她的衣服里面,更加亲密的接触美妇人的酥胸,大力的搓揉着,贪婪的揉弄着。刀白凤的娇躯更是剧烈地颤抖战栗起来,便似要瘫软在崔建新的怀里似的,她一边挣扎,一边气喘吁吁地道:“啊,楚郎,不不要不能在这里,我们回房好不好,太羞人了。”

    崔建新却已经不管她的反抗,刀白凤敏感的部份被崔建新肆意侵犯着,阵阵难言的酥麻快感让刀白凤的挣所声变了调:“楚郎,求求你,抱我回房,有人来怎么办羞死人了呢”

    崔建新和刀白凤都没有想到,在她们正兴起的时候,真的有人来了,还不是一般人

    第009章楚郎,有人来了

    刀白凤的挣扎让崔建新的欲火越来越盛,小腹的小建新已经撑起一个大大的帐篷,小建新顶在刀白凤的幽壑之间,并且随着她的娇躯的扭动挣扎而不断的摩挲着,使得刀白凤不由自主地想起那种欲仙欲死的无边快感,心灵防守一下子弱了起来,娇躯如水蛇一般在崔建新怀里扭动着,樱桃小嘴吐出连她也难以置信的呻吟,往日她听到有人叫出这种靡靡之音,她一般会大叫:yin妇但她没有想到此时她也这种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呻吟。

    突然刀白凤感觉下身一凉,向下看去时,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崔建新已将她的裙子撩了起来,他的手此刻伸进内裤里,抚摸着那里面的美妙风景。

    看着这个风情万种的端庄的熟妇,现在已经被自己调教成了迷人成熟的荡妇,崔建新舒爽无比,嘴中亲了刀白凤珠圆玉润的耳坠一下,笑道:“凤儿,美吗”

    刀白凤身体一颤,清醒了过来,听到崔建新的问话,想起刚刚自己身体乱扭,心中羞涩至极,娇嗔的啐道:“你,坏蛋”

    这一句话似乎是在骂崔建新,但怎么听都像是像情人间的撒娇。

    刀白凤本来就艳丽无比,而经过崔建新的滋润后更是风情万种,此刻这一番羞,眼睛水汪汪的,更是妩媚无比,崔建新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刀白凤那美丽的身体,但却是每一次看到的时候,他都迷恋不已。她的腰身不像赵飞燕那般纤细,也不像杨玉环那样丰满,但她给人一种适中而富有美感的感觉,整个腰身富有韧性,线条极其优美诱人,皮肤白腻如玉,柔嫩光滑,就如同婴儿娇嫩的肌肤一样,微微起伏的脊椎和光滑圆润的曲线透露着女性特有的柔和美。她的臀部圆润丰满,双腿浑圆结实,修长优美。在白雪银光的辉映下充满了无与伦比的美感那种成熟女人的风情只看得崔建新浑身是火,一下子将美妇人刀白凤的身体转了过来,紧锁着她的脸,狠狠吻在她那红润的樱唇上。

    不一会儿当中,美妇人已沉醉在崔建新的爱吻当中了,推拒的手也渐渐无边,口腔大开,任由崔建新在舌头在里面纵横驰骋。

    崔建新在品尝美妇人玉嘴时,双手同时也在美妇人身体抚摸着。虽然这一个月来他天天都在摸,但每一次的感觉都不一样,他依然毫不厌倦,可以说是百摸不厌,一双魔抚遍这个成熟女人的每一寸身体。

    突然刀白凤“啊”的一声惊,原来崔建新已经将她的内裤撕开,**雪白圆润的翘臀就那样颤巍巍地露在空气里,好不诱人但见那水帘洞隐隐约约露出一丝神秘,花瓣已经比平时红润了许多,里边两条细嫩的缝儿更是殷红如血,线条分明,尤其是洞口外芳草萋萋诱人之极。

    崔建新抱着刀白凤的娇躯,手臂收紧把她一对高耸的雪峰,压在他胸膛磨蹭,软磨的崔建新更加炽盛,连忙把她背过身来,使她背对着自己,双手同时往前探去,一手一个丰挺的ru房,便把她一对白乳握在掌中。把玩刀白凤那一对白嫩丰挺的好一会,崔建新嘿嘿一笑。一只手开始往下移,盖上了刀白凤迷人的花穴。两根手指,来回撩拨着,把两片发胀鲜艳的唇皮,弄得翻来覆去。刀白凤立时娇喘连连,忘记了挣扎,腰臀款摆,声腻语道:好痒,好难受

    崔建新的手指在刀白凤两腿之间的黑草丛里的花穴口飞速出出进进。剧颤不息,甘露玉泉决堤似的涌出,滔滔不竭,她的娇臀不断的扭动,娇颤不已。

    崔建新双眼放光地盯着那对丰满的美臀看着,看着刀白凤那骚媚的样子,数不尽的兴奋,yin笑道:“你不是说不要在这里做么我随你了,我们不做了好不好”

    刀白凤白了他一眼,知道他是在作弄自己,娇道:“你是存心气我的是吧还不赶快插进来,搞得我不上不下的,难受死了”

    听到她的浪语,崔建新受到刺激又硬了几分,青龙简直似是要裂开似的,当下吼的一声,将刀白凤的臀部提了起来,进入到她美丽的身体里。

    她的身体实在太美妙了,所以崔建新这些天沉迷在她的身体里,几乎忘记了其他的美眉了,刀白凤的花芯不停地自行吸吮、颤抖、蠕动,弄得崔建新峰舒服极了。而且她那丰满浑圆的**,有节奏地上下乱颠、左右旋转,而她的那一双硕大的雪峰之上的红葡萄,随着她的乳峰剧烈的上下运动,也有节奏地上下跳跃着,望着刀白凤这美妙的乳波臀浪,崔建新总是能够一柱擎天。刀白凤的**让崔建新深深的迷恋,其玉门狭窄、秘道细长,花心的位置不太深。当崔建新向前插进时,花心会突然膨胀得很大,而且先端突出,碰撞到崔建新rou棒的铃口,其形状就如巨龙在抢夺红光闪闪的珊瑚,那里头两粒银珠儿正好一上一下紧紧地夹着他的龙头,又硬又滑,一抽一顶,一进一出间,珠子刮到龙头肉上,划得他骨头都酥了,那种**滋味,他们已经配合太久,经过太多的疯狂,根本不需要前奏的柔情抚慰,只要狂风暴雨般的冲击,满足她的身体。果然在崔建新强力的冲击下,刀白凤岚爽得晕呼呼的。刀白凤完全感受到了,那种窒息的快感,令她感觉灵魂仿如要离体而出似的。在崔建新的冲击下,刀白凤长发飞扬,口中喷发出令人迷醉的呻吟。

    一时间,玉虚散人的玉虚观里上演了一剧春宫大戏。

    “建新轻点,我不、不行了,死了”

    一阵喘息之后,刀白凤慵懒的靠在崔建新怀里,她知道崔建新还没满足,正攒些力气应付崔建新下一轮的攻击。可是自己再有力气,还是无法抵御崔建新无穷无尽的攻击,就像长江之水滔滔不绝、永无止尽一样的。

    那说不清的奇妙快感顿时纷至沓来,让崔建新爽得无法自制,动作也越发得粗野粗猛起来。崔建新胡思乱想道:“段誉的老妈真是消魂无比,那与众不同水帘洞,让自己享受尽人间艳福,待老子一炮搞大她的肚子,生个小段誉出来,看看段正淳和段誉的反应如何嘿嘿”

    崔建新狠命挺动,死命的力顶,刀白凤的心颤颤然的似是要升天,仙境之门已是布满了甘泉雨露,忽见刀白凤娇怯怯的支起软绵绵的身子来,**处娇娇柔柔起起伏伏不断的蠕动着,与崔建新的龙根交接,不停的吞吐,柔弱无力的娇躯娇颤连连,一对丰挺的雪峰也是越颤越厉害,雪峰之上的果实更是在迎合跳舞。崔建新跳笑问道:“凤儿,在这里做的感觉怎么样了是不是爽的要丢了”

    刀白凤娇羞不答,美眸如丝,秀发飘扬,只顾着连连迎合情郎的动作,感到龙头越进去里边就越是爽快,心中大荡,娇嗔道:别停,快,深点。

    崔建新狠狠的揉着那对雪白的乳峰,不一会儿,就把那对挺拔的白乳掐捏个青紫通红,刀白凤脸若涂脂,嘤咛道:好痛,下面也使点劲儿,好舒服。

    霸王听了大爽,忙一下下狠命往上挺耸,只想狠狠地捅烂刀白凤的水帘洞,每至深处,龙头前端便顶到一粒嫩不可言的小东西,知道那是刀白凤的美妙花芯,每碰到一下,就见身上的刀白凤急急抬起美丽的来圆臀,**连连,但那神情甜美欢畅,十分享受,于是挺得更加卖力。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之声,如果换做常人,根本无法听到,但崔建新和刀白凤都不是一般人,自然能够听得到。

    “楚郎,有人来了,你快放开我啊”刀白凤惊慌失措的道。

    崔建新道:“没有人啊,你多虑了”

    “不是的,我没听错,楚郎你啊不要停啊”

    感受到崔建新大突然大力攻击带来的快感,她连忙改口,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崔建新的庞然大物在刀白凤嫩的阴沪中,抽**插,旋转不停,逗得刀白凤美穴甬道壁的嫩肉不住收缩痉挛。

    “啊喔好嗯”

    刀白凤果然开始大声呻吟起来,双眉紧蹙,二目微闭,嘴唇一阵哆嗦。

    随着崔建新的**,他庞然大物的包皮捋到了根子上,与刀白凤的蜜唇花瓣粘连再一起,崔建新的杂草也与刀白凤的芳草粘连着,刀白凤的蜜唇花瓣也因为强烈的冲动和剧烈的磨弄更加充血肿胀,一股粘滑浓热的液体喷涌而出。

    “喔豪爽我爽爽死了啊啊啊啊”

    刀白凤因崔建新龙头强劲的撞击,显得更为兴奋,她口里叫着受不了,而臀部却拚命地抬高向上猛挺,渴望着崔建新的龙头更深入些、更刺激些,浑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快感的波涛,让她浑身颤抖,崔建新的庞然大物给了她阵阵的快感,迅速地将她的理性淹没了,刀白凤子宫已经如山洪爆发似的,流出更多的春水蜜汁。

    此时刀白凤陶醉在亢奋的快感激情中,无论崔建新做出任何动作、花样,她都毫不犹豫的一一接受,因为在这美妙兴奋的浪潮中,刀白凤几乎快要发狂了。

    “喔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啊”

    崔建新的庞然大物不停的在美穴甬道打转,龙头一次次的撞击着刀白凤的阴芯,那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带,这使刀白凤的全身如触电似的,酥、麻、酸、痒,她闭上眼睛扭曲着身子享受那种美妙的滋味,看着刀白凤如癡如醉的样子,崔建新的欲火更加高涨,他一手搂着刀白凤的肩背,一手抓紧了床头的横梁,借助床头的力量向刀白凤的体内施加压力,刀白凤反射的夹紧了大腿,下体轻轻的颤抖着,刀白凤的腰部整个浮了起来,配合着崔建新的动作。

    “啊喔飞儿”

    刀白凤再次发出呻吟,她微微的伸直大腿,刀白凤摆动的腰肢已然颤抖不已,刀白凤的春水蜜汁早已溢满了美穴甬道,滋润得崔建新的庞然大物更加硬邦邦滑溜溜,每一次插入都达到美穴甬道的深处。

    “啊插到底了啊”

    刀白凤的春水蜜汁又再度的涌起,顺着崔建新的庞然大物再度溢出,浸湿了他的睾丸,流湿了刀白凤的屁股和刀白凤身下的床单,随着崔建新的抽动,从刀白凤身体内不断的涌出更多更热的春水蜜汁。

    崔建新更加用力的**着刀白凤的美穴甬道,磨弄着刀白凤的珍珠花蒂,插进去、抽出来,再插进去、再抽出来,抽**插,循环往复,愈来愈快,愈来愈深,愈来愈猛,愈来愈加有力。

    “啊楚郎我不行了啊”

    随着刀白凤的呻吟声,她的美穴甬道深处又涌出了一股滚烫的春水蜜汁,这会刀白凤不仅是蜜唇花瓣在颤动,连自腰部以下向左右分开的大腿都战栗了起来,她全身都在嗦嗦的哆嗦。

    刀白凤的下体再次起了一阵痉挛,不由自主的向上挺,迎接着崔建新的**,他的庞然大物不断地刺激她最敏锐的性感地带,他的小腹早已沾满了刀白凤的春水蜜汁,刀白凤已经完全的坠入了贪婪的深渊,他的庞然大物每一次向下插入,刀白凤就迫不急待的迎了上去;每一次向上抽出,刀白凤就缩紧双腿期望吸住他的庞然大物,刀白凤两只手更加无法克制的紧抓崔建新的头发,两脚用力蹬住床板,一头乱发左右摆动,整个身躯像一条垂死的蛇一样扭曲缠绕着。

    “啊我啊楚郎快我要爽死了啊啊”

    刀白凤的呻吟声刺激着崔建新疯狂的xing欲,崔建新完全沈浸在与刀白凤zuo爱的**快感中,他已经顾不得理会刀白凤的哀求,他一刻也不想停下来,崔建新弯下腰象公驴一样趴在刀白凤的身上,他松开刀白凤的屁股用手抱住刀白凤的腰,调整了一下角度,紧接着他猛的向上一纵,便开始了更加疯狂、更加有力的**冲刺。

    顿时随着崔建新的动作,更加强烈的刺激象波浪似的自下腹部一**翻涌而来,崔建新每一次的插入都使刀白凤前后左右扭动雪白的屁股,而丰满雪白的**也随着**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波动着,每一次的迎送都是那珠联壁合,恰到好处**速度的越快,刀白凤的身子前仰后合的幅度就越大,快感就愈加强烈,刀白凤只能被动的接纳崔建新的庞然大物,随着他**的快慢强弱扭动着身子。

    “啊啊啊”

    每当崔建新深深插入时,刀白凤就皱起美丽的眉头,发出yin荡的哼声,刀白凤yin荡的反应更激发了崔建新的xing欲,崔建新伸出双手扒着刀白凤的大腿根部,随着崔建新抽送的节奏,忽前忽后的推拉着刀白凤的身子,以增加他**的力度,崔建新后抽的时候,就用力推她,使他的庞然大物最大限度的抽出;崔建新前插的时候,就猛的拉她,使他的庞然大物更加深入的插进,他的抽送速度虽然缓慢,可是只要是来回一趟,在刀白凤体内深处的肉与肉相吸相压的刺激,都令刀白凤无法控制的发出呻吟声。

    “啊啊”

    刀白凤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呻吟,如同一个危重病人发出的哀号,颤巍巍的抖擞着拖着长音,令崔建新听了兴奋不已,庞然大物有力的**和龙头粗野的撞击让刀白凤难以忍受,庞然大物进出时的灼热和疼痛,让刀白凤获得了如冰雪要融化般的快感,而且随着崔建新庞然大物的**,快感更加剧烈深刻,刀白凤全身香汗淋漓,双手抓住崔建新的胳膊,两个饱涨的ru房就像两个圆圆的肉球一样,不停的抖动着;疯狂的快感波浪袭击着刀白凤的全身,她四肢如同麻痺般战栗不已,她淹没在愉快感的**之中,随着呻吟刀白凤浑身上下象散架了似的瘫软。

    “啊我啊楚郎我我不行了啊”

    第010章楚郎,真的有人来了

    “楚郎,有人来了,你快放开我啊”刀白凤惊慌失措的道。刀白凤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身体却兴奋的迎合崔建新的动作,心里也极为不愿意停下来的。

    崔建新当然知道有人,但这个时候那里还能熄火泄火就差不多,笑道:“哪里有人,没有人啊,你多虑了吧”

    “不是的,我没听错,我楚郎你啊不要停啊”

    感受到崔建新大突然大力攻击带来的快感,她连忙改口,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这时脚步声渐近,就算是普通人都能听到了。

    “建新好像真的有人来了”

    虽然刀白凤武功不怎么样,但也是练武之人,也修炼内力多年,六识当然比起常人敏锐,就是在欢好的时候,她也能听到百步之内的动静。更何况是现在她是在屋子外偷情,当然要时刻的注意外边的任何风吹草动声,否则更多人家来到门口时你才知道,岂不是被人听到自己的**刚刚只不过是崔建新的话和突然加大的快感让她暂时忘记了忽略了这些而已,但此时人家已经来到门口了,她也不是不知廉耻的人,在人前欢爱这种事情她还是接受不了的。

    何况这人还不是一般人嘿嘿

    “不要管他应该是路人吧,这里很偏僻不会有人来的,他很快就会走过的,我们继续。”

    崔建新舒爽得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刀白凤道:“如果有人来找我,那怎么办”

    崔建新道:“你又不认识几个人,又怎么会有人来这里如果不是贪图这里安静的话,你也不会跑来这里修道了,所以一定是路人,他很快就会走开的,再说了,你舍得我离开你吗你能够忍得住太下来的空虚么”

    崔建新为了自己的私欲,已经决定不管如何都要和刀白凤完成这一场战争了

    刀白凤心道:我之所以选择在玉虚观修道,就算因为这里安静,没有人打扰,外面的人应该是路人,楚郎说得对,我现在是不舍得停下来了,就算有人来我也不管了,我的心已经飘起来了,这种飘飘然的滋味,怎么能罢休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狂泻而出的情感,在崔建新再度的挑逗下,欢叫不已,居然浑然不顾向这里走近的人。

    嘚嘚嘚突然屋子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听到敲门声,崔建新和刀白凤面面相觑,这么小的几率还真的被他们这对奸夫yin妇给遇到了,但愕然归愕然,两人此时已是停不下来了,不,应该说是崔建新不愿停下来,而刀白凤多多少少是有一点羞耻之心的,古人嘛,除了几个名传千古的荡妇,有几个是没有羞耻之心的,光天化日之下在人前欢爱,就是说妓女也不愿意做的,毕竟妓女也是有尊严的,如果没有尊严的话,那么她已经不再称之为妓女了,她有有一个更加好听的名字:xing奴隶所以刀白凤立刻紧紧抱住崔建新不让他动,嘴上当下细细声劝道:楚郎,真的有人来了,而且似乎是来找我的

    崔建新心道:“难道是他,应该是他无疑了,刀白凤认识几个人除了他,应该是没有什么人来找刀白凤的了,但崔建新嘴上道:可能是一下路人渴了,想要进来喝杯茶吧”

    刀白凤到认同道:“嗯,你说得有道理。”

    她知道平时除了儿子段誉偶尔来几次,她都没有见过其他的人会来,一般都是一些路人口渴了过来讨水喝,或许是有些人想来借宿的,如此等等。她根本没有想到会有其他人来找她。对于某个人,她已经完全忽略了,特别是有了崔建新这短时间的安慰,她的心里就像崔建新要求的那样,连自己的儿子都没有想,一心想着崔建新,不过她想着崔建新做什么呢当然是zuo爱,崔建新给她最大的快乐除了这些,还真没有什么,当然她感到很甜蜜,因为崔建新很多地方,都对她千依百顺,只要她又撒娇,崔建新就会缴械投降了,但撒娇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她也明白,除了被崔建新狠狠的鞭策,别无他选。

    崔建新继承托这刀白凤的娇臀**起来。

    “嗯喔哦啊”刀白凤忍不住轻轻娇呼出声,她白了崔建新一眼轻声道:楚郎,轻点,会被人听见的。